再读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2468章 马儿跑了
  千钧一发之际,霍海帆大喊一声:“秀秀小心!”就扑了过来!

  他的站位是权衡过的,不管从什么方向而来的攻击,都能为方秀秀挡下,加上他速度飞快,单手撑在马背上,身体横扫过来,距离极长,穿着黑色靴子的脚,重重地踏在猛虎的脸上,方秀秀清楚地见到猛虎的脑袋扭曲起来,随即更大的声响出现,那是猛虎被霍海帆给踹飞了!

  她惊呼出声,之前霍海帆都是射箭打猎,没想到他的力气竟然这样大。

  霍海帆比她还意外,他习武多年,已经卡在这个瓶颈两年多了,用尽办法也不能突破。

  刚刚他看到方秀秀要遇害,身体比心思更快,且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护秀秀不能受伤!

  方秀秀没有被咬到,但她还是被厉风席卷,摔落在了地上,段若君迅速下马,将她给护了起来,和霍海帆点点头,示意他不要担心。

  方秀秀的马儿也受惊了,凄厉地叫了一声,撒蹄子就狂奔起来,这要是没有了马,方秀秀得怎么回去啊?

  段若君把方秀秀安置好,就想去追她的马,谁知道手腕被人给拉住了,是同行的男人。

  男人对她细微地摇摇头,可惜段若君没反应过来,还焦急地盯着马儿跑掉的方向,道:“你松开我啊,一会儿追不上了!”这深山老林的,连路都没有,马儿跑掉了可找不回来!

  男人手上的力气更重了,一个劲儿地给段若君使眼色,背对着方秀秀,语气却很焦急:“当务之急,是解决了这头猛虎!”

  段若君不傻,愣了一下,虽然不懂男人的意图,却顺着他的说法:“对,咱们的性命更重要!”

  方秀秀张了张口,后来发现她实在是没有立场,毕竟拖后腿的人是她。

  唉,这次围猎,她就不应该跟来的,为了一己私心,害这么多人深陷险境,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自己肯定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的!

  霍海帆还在同猛虎搏斗,内力和猛虎的蛮力冲击到一起,周围一阵地颤,树木噼啪噼啪断了数根,战斗还没结束,这里就和狂风过境一般了。

  方秀秀紧张地盯着霍海帆,生怕他出什么意外,另外两个男人见霍海帆迟迟没有解决了这猛虎,也准备上去帮忙,谁知道霍海帆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大喝一声:“不要过来!当心你们也受伤!”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齐齐在心中竖起了中指来。
敢情不是这猛虎太厉害,而是霍海帆想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耍耍威风!就是不知道,方秀秀能察觉到么?

  她当然是察觉不放霍海帆在溜着那老虎跑,只觉得他此次都和老虎的利爪牙齿擦身而过,非常凶险,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最后她实在是不敢看了,央求段若君和另外两个男人:“你们快去帮帮他吧,太危险了。”

  四个人合力,应该能很快就把这猛虎击杀的吧?她保证:“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你们别担心我!”

  段若君听了这话,也知道霍海帆耍酷也差不多了,再耍下去,方秀秀真的要哭了,于是她喊了一声:“表哥你快点!秀秀害怕!”

  霍海帆没控制住,转头看了方秀秀一眼,她那双眸都是担心,全部被自己充满的模样,真是让他移不开眼睛!

  他想现在就奔到方秀秀的身边去,告诉她,不过是一头老虎,他还不当成对手。

  在他眼中,方秀秀的担心又变成了惊恐,她尖叫地指着霍海帆的身后:“海帆小心!”

  霍海帆这才回神,猛地一个翻滚,虽然躲开了猛虎的大部分攻击,但后背和肩膀还是被它给划伤了。

  他的神色登时更冷,站定住,勾勾唇,凛冽地道:“乘人之危可不好。”

  猛虎不懂人言,依旧咆哮,霍海帆不再隐藏实力,战局瞬间改变。

  方秀秀还是呆呆的模样,也想不通,刚刚还和霍海帆势均力敌的猛虎,怎么忽然像是小猫似的,被霍海帆摁在地上摩擦。

  她也没想到霍海帆的心思是那样的,只是由衷地为他高兴。

  突破了瓶颈之后,霍海帆明显察觉到他对内力的运用更加随心所欲了,只是这头猛虎,弱了一点,让他还没检查出他到底是比之前强了多少,它就败了。

  猛虎倒下的时候,身子如同一座小山,轰隆隆,掀起了一阵灰尘。

  霍海帆从它身边走过来,方秀秀也迎了上去,眼圈通红:“你受伤了!对不起,都是我太无能了,不然你也不会为了保护我而……”

  霍海帆摁住她的肩膀,手心温暖有力:“秀秀,这怎么能怪你?再说了,我是队长,保护队员,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方秀秀低着头,还是被悔恨和愧疚所填满,再多的道歉,和霍海帆的伤比起来,都是苍白的。


  霍海帆也不想听她道歉,同样埋怨自己,刚刚耍什么酷,干脆利落地把那猛虎解决了不就好了?现在害得秀秀差点哭出来了。

  两个男同伴给霍海帆简单地处理伤口,方秀秀和段若君不好意思看,就背对着他们。

  段若君不断地宽慰方秀秀,说那点伤不碍事的,让她别担心,方秀秀却还是胡思乱想。

  因为她很专注,也没注意到,远处有两个人骑着马,还牵着一匹马过来了。

  也真的是很巧,方秀秀期待了那么多天都没遇到卫楚秋,今天他竟然主动过来了。

  卫楚秋远远一扫,这里有五个人,却只有四匹马,就知道丢的马是他们的了。只是他要过来的时候,耽搁了一下,因为暮烟认出了方秀秀的背影。

  她霸道地抓着卫楚秋的胳膊,不开心地说:“夫子,我不想你过去。”

  卫楚秋无奈:“我和方家小姐早就没瓜葛了,他们的马丢了,肯定不方便,你乖一点。”

  “我就不乖!你说没瓜葛了她就死心了呀,这两天吃晚饭的时候,她总偷偷看你呢,还以为我不知道!”

  因为他们俩隔得远,方秀秀自然也是听不到他们讲话的,但是霍海帆却听到了,他的伤口刚包扎好,示意两个同伴停下,然后他自己走去了卫楚秋身边。

  方秀秀没听到指令,也不敢回头,就是在心中琢磨,包扎个伤口竟然这么久,看来他伤得真的是很重。

  卫楚秋认识霍海帆,既然他过来了,自己也就不用过去了。

  他指了指身边的马:“这是你们丢的么?”

  霍海帆想起了他两个朋友叮嘱的话:“你小子可有艳福了,方秀秀的马跑了,回去只能和你共乘了!还不好好谢谢我们!”

  他瞪了两个人,现在心里却浮现了可耻的渴望,他不想要这匹马回来。

  于是霍海帆淡淡一笑,说:“这并非我们的马。”

  暮烟不大懂感情上的事,也不是很理解人类社会的弯弯绕绕,她疑惑地说:“可是你们有五个人,只有四匹马,确定不需要它吗?”

  霍海帆坚定地点头:“确定。”

  暮烟也不想带着这个马啊,上路多麻烦啊。

  卫楚秋深邃的目光落在霍海帆的身上,多少明白了什么。
他将马儿的缰绳往自己的手腕上缠了两圈,道:“那这马儿我们就带着了。”

  霍海帆很是感激,给卫楚秋行礼:“多谢卫大人。”

  有方秀秀这么个炸弹在,卫楚秋最终也没靠近这些人,带着马儿走了别的路。

  霍海帆回去后,见方秀秀害羞地不敢看过来,笑得灿烂:“秀秀,我已经好了,咱们继续上路吧。”

  “嗯……”方秀秀说完,却犯了难。她忧愁地看着霍海帆说:“我走着回去也是没关系的,但马上还有很多猎物呢,都丢了,要不要去找找?”

  霍海帆应该很想获得第一名吧?

  他是很想,但什么能比“和方秀秀共乘”更让人激动?于是他挥了挥手:“怎么能让你走着?林子太深,那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就不找了,咱们换条路走吧。”

  方秀秀想道歉,霍海帆已经骑马过来,让大家重新分配东西了。

  他将五个人的东西,全部都安排在了三个人的马上,自己的马儿空着。

  方秀秀还不解呢,霍海帆对她伸手:“你跟我走。”

  方秀秀第一反应不是她怎么能和一个男人共乘,而是她怎么和货物是同一个待遇。

  好在她有理智,拒绝了霍海帆:“这……不太好吧。”

  霍海帆自然不会退让:“可你也看到了,别人的马都已经满了,只有我这里有位置。”

  方秀秀还是站在原地不同:“我坐在上面,会耽误你打猎的。”

  “出来狩猎还是散心最重要,再说了,你在这里,我也能更好地保护你。”

  保护?这两个字太美好,听的方秀秀有些呆了。

  她最后挣扎了一下:“那我也可以和若君共乘啊,我们都是女孩子……”

  段若君不同意了:“不行不行,我骑马不会带人的,而且我这也不是千里马,耐力差,坐不下咱们两个人。”她推了方秀秀一把,“你就乖乖去和我哥坐吧,这件事我们帮你保密,绝对不让第六个人知道。”

看过《宁王妃:庶女策繁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