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无上战名!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四十九道战痕!
  
      山谷崖壁上,很多开天境大能相视一眼,他们当中,有人也凝聚出来了一道乃至两道战痕,也正因为如此,才明白一道战痕的凝聚,在寻常时候是何等艰难。
  
      通常而言,凝聚出来五道战痕,就能够衍化战名雏形,而传说中,一名人族,最多可以凝聚出来四十九道战痕。
  
      战痕的多寡,衍生出来的战名雏形,自然强弱神妙之处也有差异,但四十九道战痕何其难,一般来说,能够以十道战痕衍化战名雏形,就已经绰绰有余,十道战痕之上,就难能可贵,遑论凝聚巅峰极境的四十九道战痕。
  
      事实上,如非是此番石界碎片的争夺,如鹊山五子等人,如何能够如此轻易凝聚出来十道以上的战痕,这是一场搏命之争,同样也是一场惊人的机缘造化。
  
      因为眼下不是浩瀚星空第一纪元,百界破碎之初,百界碎片众多,经过整整两个多纪元的争夺,真正还游离,漂浮在宇宙星空中的百界碎片已经所剩无几,此番能够在鹊山星河出世,不得不说是一种偶然,寻常至强师部数以万年,也难以碰到这样的机会。
  
      人界星空气运降临!
  
      苏乞年显化四十九道战痕,接引纯青色气柱没入神庭。
  
      关于无上战名,此前身在石界碎片中,苏乞年心中早已定念。
  
      滂沱气运加身,苏乞年念动间,眉心处,四十九道战痕就开始交织纠缠,渐渐化成了两个古朴的篆字。
  
      这篆字如青铜浇铸而成,虚幻透明,缺少一种真实感,但每一笔都铿锵如刀,似铁画银钩,仿佛可以听到金戈铁马之音,乃至随着这两个古朴虚幻的篆字成形,整个鹊山灵星的天空,都变得晦暗了,如同末日降临,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落到众人的心头,哪怕强如鹊山氏圣者也不例外。

  
      那是……
  
      有人看向苏乞年眉心处两个古朴、未知,却可以清晰洞悉其意的篆字,忍不住一字一顿道:“诛……神!”
  
      战名诛神!
  
      山谷沉寂,数息后,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如鹊山五子,更是有人喝道:“苏兄,气运之道非同小可,慎行!”
  
      战名由气运凝聚而成,牵扯太多,映照天地星空,无尽岁月,是以立战名需谨慎,一些战名所牵扯到的因果太深,若是己身孱弱,多半承受不住这种因果反噬,很容易在此后的修行路上道途多舛,凶险重重,有极大的可能陨落。
  
      而神之一字,向来是禁忌,自远古洪荒之末诸神黄昏,蛮荒时代神迹少见,到百界岁月,神祗已经成为了神话传说,即便如此,但凡能够牵扯到神的人或物,都非同小可,遑论战名之中牵扯到神,这在过往岁月中,并非是没有先例。
  
      “曾有人一心剑道,立战名剑神,未能活过一年,就死于乱剑之下。”
  
      “有骨书上记载,百界岁月之末,有人立战名刀神,最后被异族千刀万剐,魂骨剥离。”
  
      “还有人以皇为名,皆未能活过两三年,就身死道消。”
  
      一些开天境大能彼此交谈,意志交流,这些都是有迹可循,被确认的先例,不用说在神之一字前,加上一个诛字。
  
      问世间万灵,谁敢诛神?这是一种大逆不道,是对于神祗的轻视与亵渎。

  
      “他怎么敢……”
  
      就是鹊山镇海,也霍地起身,喃喃自语,又一次失态了。
  
      身为圣者,他比寻常大能知道更多常人难知的大秘,如那中域祖地锁天一脉,那位震古烁今,寿元将尽的存在,其战名亦有一个诛字,也正因为这战名,即便其战力盖世,皇者也难以俯瞰,却始终难以成皇,被这天地摒弃。
  
      而据鹊山镇海所知,锁天一脉战名,自百界岁月之末,皆以诛字起,这也愈发令得其肯定,眼前这个年轻人,为锁天一脉传人不假。
  
      除此之外,关于无上战名的忌讳还有一些,但都不及这两三种,堪称是九死一生。
  
      诛神!
  
      随着这泛着绚烂青铜光的古朴战名雏形衍化,苏乞年只感到整个人精气神在这战名雏形映照之下,暴涨了一大截,对于己身战力的提升,堪称惊世骇俗,他战意炽盛,人族战血沸腾,若四方皆敌也不惧,无敌心坚若神铁。
  
      等到所有的人界星空气运皆被吸纳,苏乞年观眉心神庭处,诛神两个古朴篆字,已经有三成凝若实质,宛如青铜铸成,古意盎然。
  
      而诛神二字非是苏乞年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而是人界星空气运先天衍生,契合人族战血,烙印下来的一种战文。
  
      这一刻,天光晦暗,冥冥之中,苏乞年分明感到,属于己身的气运上空,一片阴霾浓稠如墨,如黑云翻滚,渐渐朝着他笼罩而来。
  
      在那黑云之上,隐现神兵神将,众神虚影,四方有万灵在膜拜,焚香祷告,虔诚信仰。
  
      苏乞年看到了一双眼睛,黢黑如墨,在那黑云之上,俯瞰下界,落到他的身上,冰冷而沧桑。

  
      神祇的注视吗?
  
      苏乞年眼中泛起一抹冷意,这世间伪神太多,如玄黄大地也同样如此,一些元神人物就敢在民间立神庙,令百姓供奉,自封为神,汲取众生信仰,气运归一,洗涤增益精神意志。
  
      在而今的苏乞年看来,就算是传说中远古洪荒年间的诸神,也不过是在生命进化的道路上走出了很远,可以敬畏这些所谓神祇的力量,却不能奉献自己的灵魂与信仰。
  
      苏乞年从来都以为,没有任何人,可以肆意践踏他人的性命,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奴役别人的灵魂,获取他人的信仰,每一个生命的个体,都有不断向上进化,直至超脱于上的可能,最根本的就是,需要保持己身灵魂念头的完整。
  
      轰隆隆!
  
      此时,不仅仅是苏乞年感应中的气运之上,就是真实界,鹊山灵星上空,也有阴云密布,银电如龙,雷音轰鸣,震天动地,似末世之劫。
  
      神劫吗?
  
      鹊山镇海深吸一口气,此子实在是不知轻重,神明不可轻辱,即便已经消失在天地间,但星空浩瀚,这世间依然存在着一些与神明有关的人或物,只是相比于蛮荒时代,乃至百界岁月,神迹几乎销声匿迹,但并非是消失殆尽。
  
      就算是诸天百族的皇者,对于神明,也是颇多忌讳,要知道蛮荒岁月之前,远古无皇,直到诸神黄昏之后,百族崛起,方有皇者出世,威压蛮荒大地,支撑起一族之气运。
  
      数息后,诛神两个古朴战文隐没于苏乞年眉心深处,同时,苏乞年也明白,在接下来的时月里,恐怕有诸多劫数在等待着他,是源自冥冥之中不散的神明威严的气运杀伐。
  
      ……
  
      而从苏乞年衍化战名雏形,到地榜战台争锋尘埃落定,也只过去了半炷香,如鹊山五子都败了,哪怕是一些老辈尊者,积蓄深厚无比,也不过令那位巽风剑多出了一剑而已。
  
      半炷香后,九位地榜高手最后深深看苏乞年一眼,自战台上消失不见,被地榜接引离去。
  
      这三年,鹊山星河又无一人登临地榜之上,虽然出了一个执掌禁忌的年轻圣禁之王,但任谁都明白,其不属于这片鹊山星河,这一位终将走上浩瀚星空,走出东极星天,乃至走出人界北域。
  
      苏乞年离去,连成辟两人随行于后,直到这一刻,两人还感到有些如梦似幻,这片刻之间,到底生出了多少变故,比之他们过往数十年的岁月所看过与见证的,都要更加恢宏与灿烂,终将深深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中,直到漫长岁月之后再回忆,弥足珍贵。
  
      半个时辰后,鹊山灵巢一角。
  
      一座幽静的山谷中,苏乞年看眼前一方如琉璃金玉般的大茧,神圣气息弥漫,瑞气与霞光交织,可以听到清晰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
  
      在苏乞年归来后不过一炷香的光景,这心跳声如同擂鼓一般,震得这片山谷都隐隐摇晃起来。
  
      苏乞年念动间,一只脚抬起,落地无声,而那心跳声响起,再难撼动这山谷分毫。
  
      连成辟与连海山相视一眼,明白是这一位以对于力道出神入化的掌控,将那源自光茧的震荡之力,生生抵消。
  
      咔嚓!
  
      终于,那神圣光茧裂开了一道口子,两道夺目炽盛的金色光束如两道神电,直冲斗牛。
  
      嘶!
  
      连成辟二人倒吸一口凉气,那分明就是一双眼睛,自那光茧中透出,宛如两盏金色神灯,而后,一道嘶吼声响起,初始还很稚嫩,但很快拔高,有穿金裂石之势,那光茧上的裂纹,顿时如蛛网般弥漫开来,最终交织缔结。
  
      嘭的一声巨响,光茧炸开,那嘶吼声化成实质。
  
      吼!
  
      如金色涟漪般的音浪扩散开来,所过之处,虚空壁垒都生出了扭曲的迹象,有淡淡的涟漪衍生,两种涟漪混杂,难以分辨,但透出的可怕杀伐气息,足以令两人胆寒,远远避开,不敢碰触。(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二更晚点,要补些字数。)

看过《纯阳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