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头号佳妻:名门第一暖婚> 第1058章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52
  

  徐子牧在医院找不到何箐箐之后,原本不敢相信的,都瞬间成了肯定。

  他当即打电话给梁洛,同时迅速坐上车让吴迪开车去梁洛的住处。

  电话那端响了很久,一直没有人接听。

  徐子牧的心瞬间收紧,他让吴迪速度快点。

  吴迪虽然还没明白徐子牧心里想什么,但他隐隐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

  一脚踩上油门,车子瞬间提速。

  徐子牧这边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梁洛接电话,终于,在响了很久之后,电话被人接听。

  “喂?”

  “没有想到你打来的这么慢,看来这三年多的交情,不算毫无用处!”

  徐子牧的眉头皱了起来,问:“所以,箐箐真的在你那儿?”

  身边的吴迪看了一眼徐子牧,见徐子牧握着手机的手指瞬间收紧。

  因为梁洛说:“是,她在我这儿!”

  徐子牧抿着唇,过了会儿才道:“你别伤害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包括你的命吗?”

  徐子牧笑:“我的命不值钱,你想要,你拿去便是!”

  “那么大方!”梁洛语气轻松,很爽快的样子,她说:“那好,我在家,你过来吧,用你的命,来换何箐箐的命……我等你,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电话很快挂断!

  徐子牧收起手机,脸色跟着沉了下来,对吴迪道:“速度再快点!”

  吴迪道:“已经是我能开的最快了……”

  吴迪被他爸打发到这儿反省之前,也算是个挺爱玩儿的纨绔子弟,还是一个业余的赛车手。

  车技,算是不错的。

  他说没法再快,徐子牧只能沉住气,不在多说。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梁洛答应了用他的命去换何箐箐的命,他心里的不安感,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梁洛想要他的命,过去的三年时间,有无数次机会。

  在a县时,他伤得的确不轻,若是梁洛在抢救时用一些小手段,几乎可以让他死的神不知鬼不觉!

  可她没有!

  现在,她却提出以命换命,这不得不让他好奇!

  一阵手机铃声就在那时传来。


  徐子牧一怔,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是常墨琛的名字。

  自从上次电话之后,为了以后方便联系,他们互相保存了号码。

  徐子牧接起电话:“喂?”

  常墨琛的声音传来:“子牧,是我!”

  徐子牧“嗯”了一声,目光始终望着前方,目测还能多久到梁洛的家。

  他问:“怎么了?有事?”

  常墨琛应声,说:“的确,唐腾和阿展都查出了一些关于梁洛的事情,当年子夜主动申请去参加任务的原因,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点……”

  徐子牧的眼眸深了一下,然后说:“我知道了!”

  “还要一个事……”常墨琛继续道:“我和阿展正在前往你们所在小城的路上,已经快到了!”

  ……

  梁洛家里。

  接了电话之后,她继续慢条斯理的吃持着意大利面。

  徐子牧要来了,她居然不见丝毫的慌张。

  何箐箐看着她,说:“你的目的是杀死我,为什么跟子牧说要用他的命,换我的命?”

  梁洛挑眉:“知道人什么时候最绝望吗?就是在你以为有希望做到一件事,但最后实际却什么都做不成时……

  我告诉他,你别来救了,何箐箐今天我杀定了,他应该会马上想办法组织营救吧,说不定还会报警,到时候,可是会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

  而我如果给他点希望,他现在只会愣头青的马上冲过来,只要能第一时间救下你,牺牲他自己,他估计不也在所不惜,我傻了才会实话实说……”

  何箐箐咬着唇,说:“可是你该知道,就算你杀了我,你自己也是活不成的!”

  “呵呵!”梁洛笑了起来,看向何箐箐,问道:“在何护士眼里,我是个怕死的人吗?说真的,今天我所做的一切,如果可以圆满完成,我会很开心,特别开心。三年多,我的痛苦终于将在今天结束,但徐子牧,他的痛苦,却在今天真正的开始!”

  “你简直是神经病!”何箐箐忍不住骂了一句。

  梁洛原本还算柔软的表情瞬间变得凌冽起来,她冷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何箐箐咬牙,不管不顾的说道:“我说你是神经病!不只是你,韩坤也是,而且韩坤不但是神经病,还是个双性恋,是个变态!亏我心目中你还是个很好的医生,韩坤还是个特别好的男护士。
现在才知道,你们华丽光鲜的外表下,竟然藏着一颗如此丑陋不堪的灵魂!你和他,都是神经病,变态——!”

  何箐箐的话音刚落,脖子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的给掐住了。

  是梁洛!

  梁洛的脸色阴沉,眼神也是阴沉的,她捏住女人纤细的的脖子,让她被迫仰着头看她。

  声音冷冷的再次发问:“你再说一遍……谁是神经病?谁是变态?”

  何箐箐喘着气,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已经激怒了梁洛。

  她的目的就在于此。

  徐子牧现在要来救她,梁洛虽然说只是想让徐子牧痛苦,不想杀死他,但她既然敢当着徐子牧的面杀死她,必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她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做到,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她很担心,到时候徐子牧为了救她而不小心让自己陷入危险。

  她不怕死,人这一辈子,总归是个死。

  她活到现在三十一岁,也算度过了人生的一半。

  有痛苦,也有欢呼,虽然那痛苦多过欢愉,但她觉得,够了。

  而且正好,可以去另一个世界,去见见子夜,跟他说声对不起。

  用这短暂的一辈子,去偿他的一片深情。

  至于子牧……

  这个在她心里藏了十多年的男人!

  她此时此刻,也只能期盼有来世了。

  若有来世,不管多久,她一定等待他的到来,一定一定与他做上一世的夫妻,生下许多的孩子,安安稳稳,无病无灾的度过这一生。

  她知道他的未来会很难!

  但不管多难,她希望他能活着!

  她沉了一口气,看向梁洛,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她道:“再说几遍都是那样。韩坤喜欢男人,又喜欢女人。可以跟男人上床,又跟女人上床,你不觉得这种人很恶心吗?梁医生,你是个正常的女人吗?否则你怎么还能忍受跟他在一起的……”

  “你住嘴!!!”

  梁洛掐住何箐箐脖子的手猛地收紧,叫道:“何箐箐,你信不信我上掐死你!”

  梁洛是个外科医生,手上的力道不是一般的大,刚才这一番用力,几乎让何箐箐瞬间窒息。


  她仰着脖子,看着梁洛,艰难的说:“那你……你就掐死……我吧!”

  “你别以为我不敢!何箐箐,你别试图激怒我,我真的会掐死你!!!”

  何箐箐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白,嘴唇都在哆嗦,但她还是努力扯出一个笑,说:“没关系,你……掐死……我吧,我死了……还有人……葬我祭我,你呢……什么……什么都没有……呵!”

  梁洛脸色瞬间白了下,跟着冷笑一声:“有人葬你祭你?是吗?那如果我告诉你,我今天打算让你尸骨无存呢?”

  说完,她从桌子上拿起先前点烟的火机,咔擦一声响,火机蹿出一串蓝色的火苗。

  何箐箐睁大了眼睛,而梁洛已经将打火机对准桌子上的一堆纸巾烧起来。

  纸巾干燥,很快着了起来,梁洛一把抓起纸巾,朝着四周一洒,燃烧着的纸片四处飞扬,落在地毯上,窗帘上,还有打翻在地上的一堆杂物上。

  最近天气本就干燥的很,加上地上被摔碎了许多瓶瓶罐罐,包括一些带有化学原料的化妆品。

  整个房间迅速燃烧起来,火焰蹿的很快!

  何箐箐整个的呆住,没有想到梁洛会这么做!

  她刚想说什么,脖子却被猛地掐紧,梁洛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怕了吗?但是,已经晚了,何箐箐,我今天,就要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说完,手指的力道再次收紧!

  这一次,她是真的打算掐死她!

  何箐箐想挣扎,可偏偏浑身无力何。

  她被迫仰着脖子,艰难的张大嘴巴,视线都变得朦朦胧胧起来。

  大脑中残存的意识里,她猛然想起前段时间晚上做的那个梦。

  梦里面,有一只冰凉的女人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她怎么挣扎都挣扎不掉。

  她痛苦,窒息,求救,流泪,怎么都没用。

  那个梦,太过真实,就像真的发生一样。

  哪怕她之后告诉自己要忘记,不要多想,但梦里的无助她到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她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居然真实发生了。

  周围的火光越来越大,而她也觉得,呼吸已经变得不可能。

  大脑终于一点点陷入混沌状态,朦胧的视线中,她只看见一个火红的世界。

  但这火红色却越变越暗淡,越变越深沉,直至变成了类似黑暗的色调。

  可是这丝黑暗中,又分明还残存着一点点的光点。

  有个声音在说话,很熟悉很熟悉的声音。

  可是感觉却很遥远,像是来自远古之前。

  那个声音在说:“箐箐,箐箐,你不能死……”

  何箐箐张张口,想说话,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个声音又说:“箐箐,我没怪你,我也不需要你用这辈子偿我,我只要你幸福……箐箐,请你一定要幸福!”

  何箐箐一怔,这个声音……是子夜!

  是子夜!!

  何箐箐继续想要张口,但依旧发不出声音。

  她在内心一遍遍的喊:子夜,子夜,是你吗?是你吗?

  你在哪儿呢?子夜?

  子夜,你出来,你在哪儿呢?

  子夜!子夜!

  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可是她偏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也使不出任何一点的力气!

  那个声音再次开了口:“箐箐,我要走了……记得,你要好好活着,还有,我把我哥……交给你了!”

  不,子夜,不能走!

  “箐箐,请你记住我的话,照顾我好我哥,让他幸福……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了……算我求你!”

  子夜,子夜!

  不要,不要走!

  子夜……

  “子夜——”

  何箐箐突然喊出了声音,眼睛也睁开了。

  视线从模糊一直到清晰,首先是一片火光,然后是一只手捂住自己胳膊弯身站在那儿的梁洛。

  梁洛的胳膊上,不断有血溢出来,明显是中了枪!

  她扭过头,看向四周,叫道:“是谁?你给我出来,背后暗算算什么本事!”

  “是你老子我!”

  房间的窗子被人砸开,窗外有个人,用吊索挂在那儿,拿着一把枪正对准她。

  梁洛认出来,那是曾经跟徐子牧同个部队的师展!

  她还未反应过来,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浓烟和火光缭绕的环境中,一个身形高大俊朗的男人走了进来。

  一开始是一个影子,慢慢的,影子清晰,男人的容貌也一点点的清晰起来。

  冷峻的眉,清冽的眸,高挺的鼻,薄薄的性感的唇,容貌俊美,神情却冷凝的过分!

  不是徐子牧,又是谁?

  徐子牧进门,身后跟着的人,是吴迪,还有一群看不清容貌的人!

  他的目光看向梁洛,又看向几乎奄奄一息躺下那里的何箐箐,秀气的眉头瞬间凝了起来。

  他微微侧脸,对着众人道:“兄弟们,救火,救人!”

  “吼——”

  跟着,一群穿着红色消防服的人纷纷涌进来。

  梁洛见状,迅速从沙发的抱枕下面抽出一把尖刀就刺向旁边的何箐箐!

  何箐箐想要躲闪,可身体根本动不来……

  就在那时,“砰——”的一声枪响声响起。

  何箐箐听到一声闷哼,跟着脸上一阵凉意袭来。

  下一秒,鲜血从脸上冒了出来,可她没有觉得疼。

  因为此时此刻,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迅速蹿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梁洛的手。

  梁洛力气不小,但怎么能比得过一个男人,更何况她的手臂连中两枪!

  徐子牧一脚揣想她的腹部,梁洛再次闷哼,跟着手腕被人一扭,刀子瞬间落到地上。

  梁洛被掀翻到一边,吴迪迅速上前,一把制服了她!

  而彼时的徐子牧,已经什么话都没说的一把抱起地上的何箐箐,在她额头重重一吻去——

  ————本章4117字————

看过《头号佳妻:名门第一暖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