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死斗无限> 376 进入王宫
    西王母王宫遗迹中心;
  
      吴邪一行人终于到达这里,这里的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很多,至少不是全部都淹没在水下。想来也是,这王宫建在地势这么低的地方,肯定考虑到了雨水积留问题,地底下一定有完整的排水系统。
  
      本来走到这里至少需要大半天时间的的,可是在半路的时候,潘子看到遗迹中心这里有烟雾信号,是那种大朵大朵的红色烟雾。按照他跟吴三省约定好的信号,这红烟代表着那边的队伍遭遇到了毁灭性打击,其他人看到后绝对不能靠近。
  
      潘子这个吴三省的死忠当时就急了,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个劲的就想朝烟雾所在的地方冲。吴邪劝了半天才让他冷静下来,但队伍的行进速度也免不了加快了很多。
  
      而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处空无一人的营地。
  
      十几顶帐篷反三矗立在营地里,中心处是一对篝火,还在散发着红色的烟,却已经很稀薄了,篝火也早已熄灭。
  
      整个营地静悄悄的,连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十分诡异。
  
      潘子看了一圈,确认这就是吴三省带的队伍没错,立即扯开嗓子大喊:“三爷!三爷!”
  
      吴邪连忙拉住他:“你别叫了,我三叔他们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现在情况不明,你这一叫再把危险引来怎么办?”
  
      潘子闻言只好闭上嘴巴,脸上的焦急却怎么也消退不了。
  
      “潘子,你不是说我三叔他们跟在后面吗?现在怎么跑到我们前面来了?”吴邪追问。
  
      潘子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上一次给三爷留消息已经是四天前了,他们可能是找到了别的路,所以走到我们前面去了。

  
      胖子这时候从一顶帐篷里走出来,手上拿着一把半自动步枪,朝几人晃了晃:“真邪门,里面的东西基本都在,武器也没少,看这样子估计他们连枪都没开就出事了。”
  
      “怎么可能!”吴邪惊疑的说,“几十个人的队伍,还都全副武装,就算遇到的情况再突然也不可能一枪都没开啊!”
  
      “确实不正常,除非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发现,等到察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胖子分析道。
  
      吴邪眉头一皱:“你是说,有什么东西偷袭了队伍?”
  
      “我这只是猜测,具体什么情况只能找到吴三爷他们才能知道。”
  
      血辰这时候开口了:“不用猜了,是那种J冠蛇。”
  
      “J冠蛇?”吴邪和胖子先是一愣,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一琢磨还真有可能。
  
      这种蛇行为诡异,而且还会Y人,要是吴三省他们的队伍在晚上被成群的J冠蛇偷袭,的确可以造成这种队伍一枪未开就被团灭的情况。
  
      “靠!这种破蛇真他娘的魔性!”胖子忍不住骂了一声。
  
      血辰冷笑了一下:“总之你们自己小心点,这J冠蛇将人毒死之后会把尸体转移到一个地方,然后在尸体的胃里产卵,如果你们不想变成蛇卵孵化器就提高警惕,反正你们被蛇咬了,我是不会救的。”
  
      吴邪他们听到他这么说,顿时一阵恶心,一想到那东西会钻到他们的胃里产卵,他们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当真是毛骨悚然。
  
      胖子恬着脸凑上来:“断小哥不要这么绝情嘛,我们这可都是过命的交情了,如果谁不幸中招了,我相信断小哥你绝对会救的。

  
      胖子这讨好的语气很真诚,可吴邪总觉得他说这话有挤兑的意思在里头,只不过按照胖子对血辰的推崇程度来看,这种可能基本为零。
  
      血辰懒得理二皮脸的胖子,催促道:“行了,赶快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吴邪一愣:“马上走?可是闷油瓶还没回来,而且我三叔他们还生死不明,难道不去找找吗?”
  
      血辰看向他:“你三叔没事,跟他们在一块的还有一些人都还活着,而且就在王宫遗迹里,至于闷油瓶,他已经来了。”
  
      话音刚落,几人背后便传来了涉水的脚步声,吴邪几人转身一看,就发现了满身泥污的闷油瓶,看他精神萎靡的样子,似乎有些疲惫。
  
      吴邪连忙跑过去将他扶住,急声问:“怎么样?追到陈文锦了吗?”
  
      闷油瓶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反问道:“有吃的吗?”他从昨天晚上追出去到现在,已经过了快十个小时,这期间一直在追人,体力消耗很大。
  
      吴邪失望的叹了口气,要是能抓住陈文锦,很多疑问都能迎刃而解,至少不会两眼抓瞎,但是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胖子从营地里翻出不少食物,把篝火重新点燃,然后招呼大家过去吃东西。
  
      除了闷油瓶和胖子一直闷头吃东西,心事重重的吴邪和潘子都没什么胃口,他们都在担心吴三省,如果不是血辰说了吴三省没事,他们早就出发去寻找了。
  
      吴邪端着铝制的饭盒,眼神迷离的看着篝火,想起自己从鲁王宫开始被卷入这个漩涡,到现在一步一步走下来,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看到了那么多生死,现在开始有些怀疑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那所谓的永生就真的那么吸引人吗?裘德考那个德国佬一直在找,三叔那家伙也一直追查,牺牲了那么多人,最终又能得到什么呢?”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这些念头,吴邪忽然觉得自己有种看破红尘的意思了。
  
      潘子扒拉了两口饭,起身开始准备,他把所有帐篷都翻了一遍,能带的都带上,整整装了几大个背包,和吴邪他们每人背了一个。
  
      胖子和潘子各端了一把枪,枪上装有战术灯,他们俩走在最前面探路,吴邪和闷油瓶走在中间,血辰和阿宁跟在最后,一行人就这样正式进入了遗迹。
  
      遗迹里面的情况有些出人意料,吴邪本以为这王宫怎么样也得建的金碧辉煌,结果里面却更像是施工现场,地上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井道,也不知道这井道是干嘛的,有的直径一两米,有的只有手腕粗细,有的垂直有的倾斜,而且深不见底。
  
      几人走的时候很小心,要是一不注意踩进井道里,崴脚都是轻的。
  
      “他娘的!这怎么跟蚂蜂窝似的!”胖子粗心之下差点被绊倒,张口就骂了起来。
  
      闷油瓶观察了一下,皱眉道:“这里不是蜂窝,应该是蛇窝才对。”
  
      “蛇窝?”吴邪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些蛇就是在这些D里爬行的?等等,这岂不是说西王母在养这种蛇?”
  
      胖子喘了口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我的乖乖!那么毒的东西,这西王母居然当宠物养!这也太变太了吧?”
  
      “那种怪鸟都能养,这蛇有什么不能养的?是我们少见多怪了。”吴邪苦笑,他看向一个直径三米多的井道,语气有些怪异的说:“可是有些井道也太大了吧,难道这里还有这么大的蛇吗?”
  
      他大概是想起了秦岭神树那里的烛九Y,脸色有些不好看。
  
      “不可能吧,在这种鬼地方,那么大的蛇它吃啥?就算真的有,几千年了也都饿死了吧,所以天真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胖子说到这里突然没了声,大家觉得奇怪,一看他就发现这家伙不知道怎么了,脸色变得比吴邪还难看。
  
      “你咋了?”吴邪问他。
  
      胖子哭丧着脸:“天真你这臭嘴是不是开过光?”
  
      吴邪摸不着头脑:“开光?你什么意思啊?”
  
      胖子摇了摇头,伸手指向前面的石壁。众人一看,发现那石壁上刻满了浮雕,乍一看是一条盘桓成圈的巨蛇,在那蛇身上,还盘着两条大蛇,只是那跟巨蛇一比,就像是一棵大树和两根筷子。
  
      潘子奇怪,问胖子:“这浮雕怎么了?”
  
      胖子指着浮雕:“你们仔细看看,这浮雕可不只三条蛇。”
  
      这回几个人又凑近仔细看了一下,然后同时抽了一口冷气。原来在这三条蛇身上,还趴着无数的J冠蛇,先前没仔细看,还以为是蛇的鳞片。
  
      如果这浮雕是真实比例,那这巨蛇简直大的恐怖!
  
      真的J冠蛇是胳膊粗细,那两条蛇是水桶粗细,而最大的巨蛇身体直径就有三四米,比他娘的解放牌卡车的车头都宽大了!简直就是蛇祖宗!
  
      社会性蛇群!
  
      大家脑子里闪过这个词,类似于蚂蚁的族群一样,这种J冠蛇就是最底层的工蚁,而那巨蛇就是蚁后,当然了,叫它蛇后更合适。
  
      “我草!这么大的蛇就算是断小哥也没辙吧?我们还是早点打道回府好了,不然真遇到了,估计连个全尸逗留不了。”
  
      吴邪听到胖子这么说,反而不怎么害怕了。当初在秦岭的那条烛九Y不比这蛇小,而且能力还那么诡异,最后还不是被断辰给宰了。现在有血辰在这里,蛇再大又有什么好怕的。
  
      血辰饶有兴趣的看着浮雕,他记得原著里这条巨蛇还活着,就在西王母宫的地下深处。
  
      “抓回去让二号那家伙炮制一下,当个召唤型的魔宠也不错,至少能当个打手。”血辰这样想到。
  
      悉悉索索…
  
      一阵怪声忽然传来,像是很多东西在地上爬行的摩擦声,这声音回荡在石D走廊里,四面八方都是,很难分辨到底是哪里传出来的。
  
      闷油瓶目光一闪:“是J冠蛇,它们在井道里,正在包围我们!”
  
      “那还不赶快跑!”胖子急了,他现在一听到蛇就浑身发毛。抬脚跑了两步,回头却看其他人都还站在原地,再看血辰那一脸淡然的的样子,胖子一拍脑门,暗骂自己是被吓糊涂了,又走了回来。
  
      血辰蹲下身子,念力顺着井道延伸下去,发现这些错综复杂的井道一直延伸到了地下极深的地方,而在那最深处,他感知到了一个巨大的生命体,想来定是那蛇后无疑了。
  
      “你们继续往前走,吴三省他们就在前面不远。”血辰抬起头,对身边的阿宁道:“阿宁你暂时跟着吴邪他们,在路上帮衬一下,我们在终点处会和。”
  
      “你要去哪?带着我不行吗?”阿宁抓着他的胳膊,表情很是不乐意。
  
      “去办点事,很快的,听话。”
  
      “好吧。”阿宁只好不情愿的松开手,跟吴邪他们站到一边。
  
      不等吴邪他们再问什么,血辰整个人已经化为了一团赤黑相间浓雾,然后四散开来钻入地上的井道里,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

看过《死斗无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