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她说什么了吗?”叶水墨紧张得有些结巴,就算对方把这事捅出来也没关系,孩子是她的,绝对不会放手。

  她养了两年的孩子,倾注了所有的关爱,怎么可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就变成别人家的女儿。

  “她说已经配对过了,她的骨髓可以救劲宝,她想救,可是你不同意。”

  “撒谎!”叶水墨叫出声。

  “那就是你同意了?”叶初晴反问。

  叶水墨沉默了半响才艰难道:“她曾经让我打电话过去,我没打。”

  “这不就是了,我早就说过,孩子你什么都好,就是太不顾及大局,看着两岁的孩子这么受罪,你就眼睁睁的和她怄气?

  而且这也没什么损失,虽然她确实之前也有事做得不对,我也不打算为她开脱,但是就冲着主动提出要帮忙这点,我们就得好好感谢她啊。”

  “您什么都不懂!”叶水墨没控制好情绪,大哭,把店里的客人吓了一跳。

  “姑姑,您别再逼我了。我才是您的亲人啊,为什么您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着她来伤害我。”

  看她哭喊得歇斯底里,叶初晴有些手足无措,“我没有和比尔来伤害你啊,都是实事求是的。”

  “那就别再和她走得那么近了,算我求您了。”叶水墨的压力太大。

  “你怎么就哭了啊,我也什么都没说。”叶初晴拿纸巾给她。

  叶水墨擦着眼泪,还得道歉,“对不起,我情绪没有管理好。”

  叶初晴叹气,“你这样子我是真的没办法把劲宝交给你,这样吧,我和医生谈过了,在叶家也有家庭医生的情况下,她不需要每天在医院里,我带她回叶家,这段时间你也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别,我会管理好情绪的,让我照顾她,不看到她好好的我不放心。”

  叶初晴显然已经打定主意,“不行,我作为长辈,就有责任要对你们这些晚辈负责,总之这个安排很好。”

  “姑姑,”叶水墨求她,使劲的求,劲宝是她的心头肉,哪怕不是亲生的也好,只要别把人带走。

  客人都已经注意到这边,叶初晴也有些生气,拿起车钥匙走出烘焙店。

  看到妻子魂不守舍的回来,叶淼吃惊,知道她今天要去研究室,还以为是工作上的事。

  “工作不顺利?”

  “有点。”叶水墨忍住泪,装作轻松,“对了,姑姑说要把劲宝带过去住两天。”

  叶淼皱眉,“我去说,不会让他们带走孩子的。”

  “别,是……是我提出来的,这两天我压力太大,总是忍不住对孩子发火,让孩子到姑姑家里也好,而且那里家庭医生去也方便,院子更大,佣人也多,能够好好照顾孩子。”

  “老婆,我们谈一谈。”叶淼很担心,从那件事之后,虽然一切如常,但是叶水墨不愿意提起那件事,不愿意正视。

  “那件事,你有什么想法,好的坏的,不开心的委屈的都和我说。”他看着她的面孔,亲吻的她的手背。

  叶水墨道:“没有那么严重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虽然我很气,气得不得了,但那孩子还是我的孩子,我和叶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你们依旧很爱我,很包容我,让我得到非常好的物质生活,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劲宝不是我的孩子这件事上,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再者说,她是你的孩子啊,当然就是我的孩子,现在反而最担心的是她的病情,只要她能够健健康康成长,真的一切都没关系。”

  终于听到妻子的真心话,叶淼才算真的放心,之前好几次两人吵架甚至错过,都是因为没好好沟通所致,他是真的怕了。

  不过他还有一点不确定,“真的是你让姑姑把劲宝带走的?”

  “真的啦,哪里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哦,不说了,我去趟洗手间,还要卸妆,累死啦。”

  叶水墨匆匆忙忙往洗手间走,躲进去后才垮了表情。她只能这么做,如果老公知道不是她愿意的,到时候肯定又会去和姑姑吵架,无论是哪方面,她都不想看到他们伤心。

  她爱叶淼,正因为爱到了极致,所以宁愿把所有不好的事都压在身上,不让他为难,不让他和家人为自己吵架。

  累,真的太累了……

  隔天,儿童医院,劲宝的四肢还有些水肿,保姆给她穿衣服,她偷偷瞄着麻麻。

  叶水墨故意往门口走,然后忽然转身回头,劲宝被抓包下意识用手捂住脸,“你看不见我。”

  “对啊,我看不见宝宝拉。”

  叶水墨还是安心的,她就担心那天大人吵成那样对孩子会不好,回去她也查了资料,常吵架的父母会让孩子生活在一种不安全感里,以后她都不会那样了。

  “劲宝,姑婆来拉,穿好衣服没有?”叶初晴走走进来,身后叶家佣人全部都出动了,前面是佣人,后面站着保镖,浩浩荡荡的。

  “我妈说医院不好,要冲喜。”海子遇凑过去小声说道。

  叶水墨点头,其实她不希望小孩从小就接触太多奢华的东西,植入富裕的概念,以免以后价值观有偏差。

  “劲宝。”之前白血病女孩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张剪纸,有些腼腆的观望,她这个年纪已经知道有钱人的概念,知道自己和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女孩不一样。

  “来拉,劲宝还念叨你呢。”叶水墨赶紧把孩子拉到身边。

  “这个是?”叶初晴问。

  “是劲宝交的小朋友,隔壁病房的。”

  叶初晴点头,从果篮里掏了一个大大的火龙果递过去,“小女孩长得可真好看呢。”

  女孩羞涩的笑了笑,把剪纸递给劲宝,然后腼腆的跑了。

  “剪纸啊,确实很漂亮呢。”叶初晴给劲宝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要走的时候悄悄的让佣人把剪纸抽出来放在病房不带走。

  叶水墨知道姑姑的意思,估计是嫌弃医院里的东西晦气太重不愿意让劲宝玩,所以等人走后悄悄把剪纸收好藏起来。

  劲宝在叶家自然是受到万千宠爱的,几乎叶家所有人都围着她转,要什么有什么,更别提对她大声吼小声叫的。

  叶水墨有时候回家早了,叶淼还没回家,看见空荡荡的屋子,她就会到劲宝的屋子里坐一会,看着孩子的玩具发一会呆,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连自己都没发现,都是叶淼回来后到房间里找她。

  想得多了,她就一天一天掰着手指头数,第四天的时候受不了,终于跑到叶家去找女儿,刚把车子开进去就看见佣人有些慌张。

  进到客厅就听见王飞飞逗弄劲宝的笑声,因为大家背对着她,根本就没发现有人来了,直到佣人小跑过去,叶初晴才发现了叶水墨。

  一屋子都安安静静的,叶水墨忽然觉得很讽刺,明明她才是孩子的妈妈吧,但是她来之前那么欢乐,可是见到她后大家又这么沉默,就好像她才是不受欢迎的人。

  “麻麻!”劲宝爬起来,却被王飞飞按住,哄道:“劲宝我们继续来玩啊。”

  叶初晴把麻木的的叶水墨拉到旁边,小声,“放心啦,只是这王飞飞啊对劲宝的病情有好处,所以我才让她来的,你别有想法,好不容易劲宝才高兴的。”

  “姑姑,放心吧,挺好的,孩子高兴就好。”叶水墨强掩着欢笑,她觉得现在自己的表情估计比哭还要难看。

  叶初晴拍拍她的肩膀先出去了,随后又听见笑声。

  叶水墨深呼吸一口,揉了揉面颊,用姑姑不知道王飞飞做的那些龌龊事来麻痹自己,忍着怒气走出去。

  看到劲宝坐在王飞飞怀里,画面竟然那么没好,她握着拳头,指甲差点嵌入肉内。

  她恨王飞飞,利用了他们,草率的让一个孩子出生,让她和老公痛苦,现在居然堂而皇之的又来享受这份亲情。

  “水墨?”恰好海子遇和爸爸进门,看到这画面立刻就猜到是怎么回事,王飞飞和弟妹不对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也就妈妈心大成这样,认为这是小事。

  见叶水墨委屈得都快憋不住了,海子遇赶紧连哄带抱的把劲宝从王飞飞怀里抱出来。

  “劲宝见到妈妈都开心得笑了啊。”海卓轩故意这么一说。

  叶水墨听了,勉强笑着,“劲宝乖乖,妈妈抱。”

  把孩子抱住后才发现他手腕上挂着一个玉镯子,她指着镯子道:“姑姑?孩子这么小就戴这个会不会碰到?”

  “是我买的,早就想送劲宝一个礼物了,这个镯子上个主人明朝有名的贵族,我觉得这种贵气之物也就劲宝能够震住了,她也是小公主哦。”

  “不用了,劲宝还小,不用带这些,而且那么贵重的礼物我们也不需要。”叶水墨把镯子拆下放在桌上。

  一时间又是安静万分,王飞飞饶有兴致的把镯子收起来。

  这种安静和刚才的热闹对比,最难受的其实是叶水墨。

  海子遇和海卓轩赶紧活跃气氛,王飞飞提起包,“那我下次再来看孩子。”

  人刚出门,叶水墨把孩子交给佣人,也跟了出去。

  海卓轩劝妻子,“这个王飞飞不是个好利用的,你要利用她,说不定还被她利用呢,不然她能把王家那么大一个企业都拿过来?”

看过《兽性总裁的小猎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