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诸天谍影> 第五十六章 清一色校服,回忆那些年一起做过的作业

诸天谍影 第五十六章 清一色校服,回忆那些年一起做过的作业

  宁道奇一出,虽然看起来只是多了一位大宗师,但战力已经截然不同了。

  毕竟婠婠、师妃暄、独孤凤和林一江都是宗师,由于年纪还轻,实力上面到达不了巅峰宗师的层次,火候有所欠缺。

  而宁道奇不同,这位和邪王同时代的大宗师,一身功力已经登峰造极,达到了大宗师的巅峰,比起原剧情还要强得多。

  他之所以没有如召唤师峡谷和慈航静咖的那两位半步破碎,不是迈不出去,而是不愿随便迈出,准备以最强的姿态,一步成就。

  有了当年天师孙恩的经验,宁道奇的成功机会绝对不小。

  这一位无限接近四星级的剧情强者一出,量变引发质变,压力立刻大增。

  但姑射的面容依旧镇定。

  不仅没有没有逃亡之意,反倒是继续对林奕、金刚和木头三人下手。

  这三个知道她印记的轮回者,必须死。

  否则后患无穷。

  说时迟那时快,宁道奇的气海已然压下,空气瞬间扭曲,道道清晰的波纹荡漾。

  而姑射双手高举,霎那之间双方交锋了数十招。

  看似朴实无华,实则惊险奇妙至极。

  直到这时,姑射绝代芳华的容颜,才为之一变。

  气的较量,没有捷径花俏可言。

  就像是低武世界,掌贴掌的功力较量,最是直接。

  通过短兵相接,她已经判断出,宁道奇的气与昔日孙恩的黄天无极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充塞一方天地,以人力接替天地之威,功力稍弱者别说反抗,连动一根小拇指都不成。

  偏偏她修炼的也是古武功法,名为《忘情天书》,出自【神州奇侠】世界,同样是一门人力驾驭天地的神功。

  这是一门十分怪异的武学,没有按部就班的深入修炼,初学者看重的就要修心通神,以艺术入道,故而这门武学历代只有通晓琴棋书画、诗歌乐理、至情至性、武学天赋极高之人才可学会。

  姑射是怎么学会的,过程比较残酷,暂且不提,但忘情天书的强势不容否定,作为强化版的《长生诀》,更加难以练成,一旦成功效果就强到爆炸,几乎是瞬间调动天地之气,借用天地的力量来击败对手,关键是还能改变作战环境、创造对己方有利的胜利条件。

  这就有几分领域的玄妙了,正是看重这点,她才会选择这门武学作为核心功法。

  姑射功力逊色宁道奇,却得到了许多朋友的关怀,天材地宝和灵液一同吃下,差距其实并不大。

  偏偏她这时发现,功力不差,反在争夺天地元气上面,有着高下之别。

  这实在出乎意料,姑射不明白,为什么区区一个中武世界的大宗师,会对天地元气的调用,到达如此精致入微的程度?

  按照道理来说,你们应该以真气和招式为主啊,散手八扑呢?用啊!

  用个屁,这个世界的宁道奇根本没有什么装逼的散手八扑。

  昔日那一战,他败给邪王分身,在天地精元的运用上棋差一招,痛定思痛下,这些年间对于天地精元的研究已然到达极致。

  虽然他的承受上限刚刚到达九成,还不如黄裳的九成九,可对于这个世界的天地精元运用,他更多了诸多如臂指使的细致技巧,黄裳有低武世界宗师境界打底,都要逊色,姑射一比,更是完暴得内裤都不剩了。

  不过眼见着波纹荡漾,直截了当地压了下来,姑射的手腕上,陡然闪烁出一道五颜六色的光芒。

  她平日很忙。

  尤其是各种节日,睡了上午睡中午,睡了下午睡晚上,一天睡眠倒是充足了,只是不同的床对于腰肢不免不太友好。

  再加上情人节、圣诞节、清明节、双十一、双十二、双十三,各位关心她爱护她的朋友们送的礼物,最终统统化作了这一只手镯。

  她取名为:百日恩。

  此时百日恩一转,无数攻势迸发出来。

  那真的是迸发,就像是将储备良久的东西,忍受到极致,然后向外喷发的感觉。

  一时间,别说宁道奇的气海,围在四方的众人全部被震飞出去。

  完全的一力降十会,以骤然的爆发,横扫四方。

  姑射对此早有预料,动作没有停缓,向着林奕三人抓下。

  但实际上,已是免不了迟缓。

  嗖!嗖!嗖!

  就在这弹指瞬间,许悦的冰刺、阿二的长鞭和阿三的桶珠到了。

  三人的攻势一触即溃,却又阻止了那么一瞬,许峰无缺在阿大暗影斗篷的掩护下左右扑上,吸引了姑射的注意力,最后夜莺魔杖一点,声东击西,门钥匙出现在三人身下,将他们随机传送。

  希望落点,不要在血僧的家。

  这个配合并不复杂,但将时机把握得堪称完美。

  姑射毕竟不是邪王,专门研究阻止轮回者的传送保命能力,还开了一堂公开课,在抓了一个空后,就知道再也杀不起三人,眼中不由露出怨毒之色,再也没了丝毫仙子的气质。

  跟这群敌人,不需要伪装。

  她抓向婠婠。

  师妃暄顾不上了,先抓一个回去,恶行契约成功后,就有要挟祝玉妍的资本。

  轮回者手段多样,在压倒性的数目下,救人她也阻拦不了,但她要抓一个剧情人物,在场的众人也阻止不了。

  包括宁道奇。

  那气海和精元的运用固然精妙,但杀伤力不够。

  可就在这时,宁道奇双手环抱,漫天的气陡然一收,融入其中,化作了一柄剑。

  气剑!

  “截天三剑?”

  感受到那独特的起手式,独孤凤、林一江、婠婠和师妃暄齐齐惊呼。

  然后前两人看向后两人,目光古怪。

  两女不管,神采飞扬地看着宁道奇施展这裴矩所创的剑法大成。

  这三截,取截止、截取、截断之意。

  第一剑,是截止,瞬息之间做出攻击,仿佛时间被截止,停留在弹指刹那,讲究的是极致的速度,一招毙命,对于同阶或者较弱的敌人最佳,足以一击结束战斗。

  第二剑,是截取,将时间截取后,加持在自己身上,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连续攻击,讲究连续的爆发,对于实力略超过自己,或者拥有强大外功,刀枪难入的敌人,效果最佳。

  这两式,核心其实都是幻魔身法与二十四节气惊神剑相融合的进阶绝学。

  而最后的截断,即便是七剑中的大师姐尚明月,最接近大宗师的慧剑,也没有练成,只知道它取的是截断。

  现在,宁道奇却加以施展。

  气剑凝聚,往下一落。

  嗖!

  姑射手上的百日恩突然颤动起来,发出铃铛般的清脆声响。

  生死示警。

  证明这一剑,有击杀她的可能性。

  偏偏她什么杀意都感觉不到,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防守,甚至还有种心平气和,贤者时间的感觉。

  越是如此,越证明这一剑的可怕,姑射银牙暗咬,突然咬破舌头,对着百日恩喷出一口鲜血。

  噗哧!

  宁道奇的气剑未至,劲风先吹,把血一带!

  吐歪了!

  她气得黛眉竖起,干脆伸出满是鲜血的舌头,在上面舔了一口。

  “恶心死了!呸呸呸!太恶心了!”

  顿时间,一道稚嫩的声音从百日恩里面传出,手镯颤动起来:“你为什么要唤醒我?”

  “保命!”

  姑射冷冷地把百日恩往上面一扬,正迎上宁道奇的截天第三剑。

  “直接致死类攻击?”

  百日恩的声音瞬间拔高,手镯一亮,一道虚幻的身影,陡然间走入姑射体内,正在气剑落下的一刹那。

  然后姑射突然感到,自己的生机消逝了。

  她还年轻,原本根本体会不到,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溘然长逝时的感受。

  但这一刻,她提前体会到了那种可怕的感觉。

  截天第三剑!

  截断生机!

  准确的说,它是将生机完全转化为死气。

  这个转化不是永久的,只是暂时。

  但问题是,当人体以为生机已逝,心脏停止跳动,大脑停止运转,各个器官都随之死去时,等到过一会儿,生机重回体内,它们还能重新启动么?

  不能!

  也即是说,这一剑欺骗了人的感官,让人以为自己死了,偏偏一旦上当,那就真的死了。

  由此也能换成另外一个熟悉的名字。

  不死七幻!第一幻!

  姑射之前一直隐于暗处,别说跟邪王,跟这个世界的任何一名剧情强者都没有正式交锋过。

  直到此时,当宁道奇施展出截天第三剑时,她才深刻体会到,为什么轮回者会对邪王畏惧入骨。

  那家伙简直不是人。

  所幸百日恩被彻底唤醒,主动御敌,释放了替死能力。

  顿时间,远在沙漠深处,正在拼命撑着双眼皮,不想入睡看到邪王爸爸的三人组中,一人突然无声无息间翻倒下去,然后心跳呼吸停止。

  片刻后,当生机恢复,他的心跳呼吸却没有随之恢复时,判定为真正的死亡,一个遗物盒就这么落了下来。

  别说另外两人,林光英都要疯了。

  这是什么啊?

  隔空杀人?

  听到他们的尖叫,刘无名掠了进来,听到他们描述后,目光闪了闪,转身离开。

  “姑射居然唤醒了‘饕餮’?那可是战狂队赐给她的半成品传家宝,每用一次胃口就大一分,就算是她有再多的舔狗备胎送礼,也养不起,是遇到生死危机了。”

  “邪王决定争天下,仅仅三日不到,她就被逼到这个份上,看来是指望不上她了。”

  刘无名用手指托了托新换上的金丝眼镜,向着无敌走去:“准备撤离吧!”

  且不说姑射千里杀备胎,宁道奇一剑落下,看到她毫无反应,也微微有些诧异,然后双手一圈,第二柄气剑诞生。

  “我去你妈的!”

  姑射转身就跑。

  她的忘情天书其实已经窥出了几分破绽,毕竟宁道奇不是石之轩,他能动用截天三剑,是因为昔日那一战交锋,双方精元交汇,彼此都在体内留下了一些精元。

  借助那次机缘,宁道奇对于生死之气也有参悟,后来两人切磋武艺,宁道奇将气海无量传给邪王化身,邪王化身才将这截天第三剑传给宁道奇。

  可即便如此,宁道奇有了这一剑,就弥补了攻击爆发不足的缺陷,别说是姑射了,除了已经笑容灿烂的行者外,其他任何一位十强者来了,怕是都得避其锋芒,根本不敢硬抗这犹如死亡一指般,落下就是必杀的攻击。

  但刚刚嚣张,杀人抓人不成,就想脚底抹油,又是怎么可能?

  别说宁道奇,独孤凤婠婠等人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各种攻击轰下。

  于是乎,姑射只能再度求助于百日恩内部的“饕餮”:“助我传送离开,我给你多喂几张紫卡。”

  “饕餮”露出贪婪渴望,但又附加了一个条件:“你把这镯子的名字改了,我才不要附身在这么重口味的镯子里面。”

  姑射露出不情愿之色:“这明明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好爱情,你没听过一日夫妻百日恩么?”

  “饕餮”怒道:“别欺负我文化低,脑子笨,反应慢,逻辑差,你这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

  感到身后的宁道奇气剑又要射出,姑射再也不敢跟它争:“好好好,我改名字。”

  “饕餮”这才满意,手镯一振,一道白色的传送光门开始勾勒:“你要去哪里?”

  “去邺城!我要证实窦建德不是君剑,再用夏军进攻晋阳书院,只要取得一次小小的胜利,戳破了晋阳书院虚假的强大,天下各大势力就会群起攻之!”

  “饕餮”不耐烦听这个:“说这些有的没的,好复杂,两个字不就完事了么,记住改名字啊!”

  “留下她!”

  正在这时,半空之中却是传来厉喝声。

  就见四道光焰从远处飞至,出现四件钢铁侠战衣,正是魔形女和三位十强者赶到,看到姑射,二话不说就是最强攻击打下。

  他们一参战,和刚才的攻势又是不同,即便是契约商会宣传的最强者无敌,都不可能以一敌四,姑射更是露出了真正的恐惧与焦急。

  恐惧在于,她隐于幕后的身份,终于暴露了。

  与李世民的勾搭,并不会被轮回者发现,因为她做了足够多的准备,但因为一个手术印记,被三个炮灰抓住,然后遭到围攻,这就是始料未及的了。

  所幸恐惧之心刚刚压下,还未焦急的催促,“饕餮”所施展的传送门就彻底成型,那边出现的画面,正是邺城。

  然后姑射就看到,窦建德正在跟一名三缕长须的儒雅男子谈笑风生,身前的地图上标注有数支敌人大军。

  却非来自晋阳,而是突厥。

  当听到晋阳书院正式争夺天下时,突厥终于坐不住了,大举南下,准备入侵中原。

  突厥本来的意图,是坐山观虎斗,让中原各方势力打得你死我活,最好如昔日的三国那样,十室九空,再来个傻逼坐江山,那才有机会再度上演五胡乱华的壮举。

  可现在晋阳书院参战,一旦给裴矩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各方群雄,那中原的乱象会以最快速度平复,外族还有什么机会?而裴矩做了江山,突厥人怕不是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因为唯有趁着裴矩只是争天下,没有成功之前,与中原的友好势力共同摧毁晋阳书院,突厥才有崭新的未来。

  这是姑射近来唯一收到的好消息。

  但现在,窦建德居然正在誓师,准备征伐突厥。

  他身侧的儒雅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七剑中的“智剑”李靖。

  关键还不是李靖,而是在场包括窦建德在内的所有将领,穿的都是统一的衣袍。

  那是书院入学时发放的衣袍,据说根据孩子尺寸,会略略做大一码,省得长个子不够穿。

  魔鬼!

  不对……

  卧槽!

  连校服都穿上了你敢信?

  还不光是窦建德,他麾下的刘黑闼、王伏宝、诸葛德威等人,清一色的啊。

  这些家伙甚至还拿出些书本作业,比谁做得多。

  你两倍,我三倍,我五倍什么的,一个个得意洋洋着,然后就抹眼泪,抱在一起哭。

  “你妈嗨,我不去了!”

  姑射尖叫起来。

  这还去个屁啊!

  是不是君剑已经根本没有关系了!

  都已经全员降了喂!

  再结合刚才李世民的反应,她恨不得把这些势力首领都给突突突了。

  这是争霸天下吗?

  别人争霸天下,都是你死我活,别说师生,就算是父子兄弟,也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这个可好,毕业十年校友会,大家聚在一起,回忆一下校园中青涩的青春,甜美的往事?

  晚了。

  “饕餮”传送门已成,根本不容更改,姑射的身影已经融入其中。

  这位仙子怒发冲冠,顿时把气洒在它的头上。

  于是乎,魔形女四人刚刚飞下,就听到传送门那头传来一道歇斯底里的怒骂声:

  “啊啊啊,我要跟你拼命,你居然把我改成了‘千日恩’?”

  ……

  ……

  长安的战斗告一段落。

  不久后。

  建康城外。

  黄尚收到了魔形女的通讯:“计划的制定者现行了,是个女人,名字不知,但她从幕后来到台前,就一定逃不掉。”

  黄尚表情丰富地听了魔形女讲述前因后果,对于林奕三人产生的作用,是真的有些意想不到。

  他虽然已经通过无情,了解了姑射的手段和存在,却也不知其下落。

  没想到最后,在三个被其视为炮灰的小人物手中揭露出来。

  这真就是报应。

  做人不需要对每个人都交心,但把别人都当成炮灰舔狗备胎耍,总有一天会栽在炮灰舔狗备胎手里。

  不过和傀儡师的见光死不同,姑射的战斗力同样惊人,在以宁道奇为首的一众剧情强者和轮回者包围中,安然脱身,这点连十强者都不见得能办到。

  截天三剑的第三剑,黄尚创造出来,其实就是为了针对轮回者的保命传送底牌。

  毕竟如巫神娃娃那般触发式的底牌较少,大部分还是主动使用的,那么截天第三剑,不死第一幻,就会让他们无从使用,一剑下去,一个遗物盒,一剑下去,一个遗物盒。

  不过没关系,既然姑射出来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猫捉老鼠了。

  别人忙得天翻地覆,黄尚和副会长经过这段时间跟黑鸟的友好修炼,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静极思动,他准备行动:“邪王既然争天下,我们就去投靠,天下平定之际,这个女人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自有邪王代天行罚,将她找出!”

  魔形女听了却有些尴尬地垂下头,她显然早就有过这个设想,却实现不了:“现在投靠石之轩,已经晚了,书院不接受妖星,魔门同样对妖星有所排斥,我们观望得太久,反倒失去了押注的机会。”

  这个世界的所有轮回者,都有一个辅助明君统一天下的任务,且是序列第一的主线任务。

  而最初黄尚就分析,这个任务难度并不大,因为轮回者可以不断跳槽倒戈,在最佳的时机,进入最后赢家的阵营,然后稍微完成些功绩,任务就成了。

  所以之前杨广一死,七方势力浮出水面的时候,轮回者们就开始站队,很是随意,毕竟还能改么!

  可数日之间,风云突变。

  晋阳书院一直没有流露出争霸天下的意思,结果突然出手,然后就不让加了……

  不要这样啊!

  别说普通轮回者欲哭无泪,即便是后门团队都欲哭无泪!

  因为他们这样的团队,一旦主线任务失败,惩罚更重,那不仅关系到轮回点,更有在三星级停留限制的惩罚,是最不愿意面对的。

  就在魔形女对于这个残酷的世界绝望之际,听到对面的月关平和的声音传来:“实际上早在扬州,我就把争天下的势力选择邪王了,那时并不知道邪王会去争,只是为了活命不得已为之,结果歪打正着,等我先进入探探路,看看邪王的态度,再试着推荐你们入内……”

  魔形女猛然抬头看过去,仿佛在看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雪中送炭”月关!

  太给力了!

看过《诸天谍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