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三国之龙图天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蔡琰的行动

三国之龙图天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蔡琰的行动

  “我都说了,你不是练武的料子,你还这么执着干嘛?”张宁的声音有些幽怨,她即使是绝世的岐黄圣手,也禁不住牧景这样作啊。

  “就是想要试一试!”

  牧景嘿嘿一笑,道:“看还没有进步的空间,总要上战场的,多点武艺傍身,不至于让自己的死的太快,现在的人,都盼着我死啊!”

  “你这话里有话,什么意思啊?”

  张宁双手用上了劲。

  牧景一下子感觉痛的有点死去活来的意思。

  “那什么话里有话啊!”牧景赶紧说道说道:“我就是想不这么早死就行了!”

  “别阴阳怪气的,昭姬姐姐不在这里!”

  张宁终究是不忍心,又放松了劲力。

  “她最近都在忙啥呢?”牧景幽幽的问。

  “你说忙啥?”张宁给了他一个卫生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姐姐今天休沐,没有去明丰钱庄!”

  “你说她怎么就这么上心啊!”牧景叹气。

  他能和胡昭扛到底。

  但是怎么能和蔡琰扛起来呢。

  这日子日后还过不过了。

  “姐姐也是为你好,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张宁叹气,本身就是一盘死局,她能做到的是不参合进来,谁都不敢帮啊。

  “这往后的日子,过的好像打仗一样,她就高兴了!”牧景撇撇嘴。

  “这能怪谁?”

  张宁道:“我们都愿意妥协,那是因为我们都没本事啊,若是我们能诞下子嗣,哪里有今天这些事情啊!”

  虽说乱世,谈感情是很奢侈的。

  但是人都是感性的。

  当初她和牧景两人的感情,多一个人都是的麻烦,最后接纳了蔡琰走进来了,三个人的纠缠,都纠缠的好几年的时间。

  那段时间的日子,谁都不好过,好不容易有一碗太平饭吃了。

  蔡琰管理明丰钱庄,她专心医学府,牧景打仗的时候,她们能有一个人聊聊天,也算没有这么寂寞,牧景回来的时候,每天准时出现在饭桌上,吃着饭,聊着家常,没有所谓的大事,只有安静的生活,这样的后院,是最舒服的。

  要是往后,多一些人,这日子就不一样了,早晚会乱的。

  “幽姬,你觉得是我的问题,还是你们的问题啊,按理来说,我们也没好干那些羞羞的事情,为什么一直无所出啊!”

  牧景叹气,一个孩子就乱翻天,一字难求啊。

  “什么羞羞的事情啊!”

  张宁终究不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牧景,能把这男女的事情挂在嘴边上,即使她大方爽朗,这时候也忍不住俏脸绯红。

  “嘿嘿!”

  牧景翻过身来,一把直接把她抱住了:“媳妇,天气如此美好,想要一个孩子,还是很容易的,我们做点羞羞的事情就行了……“

  …………

  狂风暴雨,一场餍足之后。

  牧景大字型的摊在床榻上,果然只有的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天。

  张宁把脑袋枕在了他的胳膊上,忍不住捏了他一下:“死人!”

  亏她张宁是绝世医者,居然被他匡的解锁了无数的姿势,想想都感觉有些的羞死人了。

  还是一句话。

  一子难求。

  现在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都该去尝试一下了,只要能剩下一个儿子,或许就能改变目前这个难以破解的局势。

  “其实不管是我的身体,还是蔡姐姐的身体,都不容易生子!”

  张宁幽幽的说道:“我自小练武,体魄太强,一身元罡之气已经充斥了体内所有的经脉,在医术上说,这种体质,怀上的机会很难的,至于昭姬姐姐,她略微体寒,体寒而难生子!”

  “这都不是问题!”

  牧景抱紧了怀中的娇美人,轻声的道:“其实我不是很在意有没有儿子,实在不行,我找一个继子,牧氏家族也不小了,培养一个继人出来,还是有能力了!”

  “可蔡姐姐不会这么想!”

  张宁轻声的道:“这些年下来,你还不了解蔡姐姐吗,她外柔内刚,认准的事情,不会改变,当年她能在南乡守城,宁死不退,需要何等的勇气,即使吾自问有一身武艺,都没有如此胆气,她是不会允许牧氏无后的!”

  “所以你得帮我啊!”

  牧景的狐狸尾巴给露出来了,美男计都用上了,就是要让蔡琰连盟友都没有。

  “别!”

  张宁细长柔顺的小手拍了拍牧景的侧脸,道:“我可不敢蹙昭姬姐姐的眉头,而且我也而不能对不起父亲,父亲是过世了,要是没有过世,你如今仍无后,他必会不洗手段了,牧氏不能在我们身上,绝了血脉!”

  “所以一定要这样吗!”

  牧景叹气。

  他还是低估了一样东西。

  血脉延续的一种执着。

  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古代还是现代,在神州大地来说,血脉延续,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事情,甚至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事情。

  …………………………

  滨江楼。

  这是一座建立在的江口之旁的酒肆,算是渝都城比较著名的酒楼。

  在阁楼上,能一览江面之风光,不少文人雅客都喜欢来这里的青梅煮酒,论天下朝政,论万里江山……

  在最高的楼阁上,一个宽敞而雅致的厢房之中。

  “黄公,有劳你走这一趟了!”

  蔡琰面前摆着珠帘,脸上蒙着轻纱,声音倒是显清脆:“妾身在此自罚一杯!”

  “明侯夫人客气了!”

  黄承彦在牧景面前敢托大,在蔡琰面前,倒是不会托大的,一个是蔡琰是女眷,不至于和女眷置气,另外一方面蔡琰的父亲可是蔡邕,蔡邕乃是当今天下名声最响亮的一个大儒,即使他黄承彦也比不上的。

  “今日请黄公来此,一方面是为了询问一下父亲状况,父亲赶赴荆州已久,妾身略微担心!”蔡琰在外面面前,永远都是大气的。

  “伯喈兄很好,他在荆州,日子还算是过得不错,如鱼得水!”

  黄承彦前半句话还算说的平静,但是后面的一个词语,用的就是带有一丝丝的怨气的。

  蔡邕在荆州的出现,打破了很多东西的。

  士林是一个很大的阶级集体。

  读书人是这个时代的命脉,士林又是读书人所谓的标准,所以士林动向,对很多政策都会影响巨大。

  如果士林要执旗反对新政在荆州的推行,即使牧景在强势,恐怕也要费一番力气。

  但是蔡邕的出现,直接把荆州士林,打的七零八落,他什么都不用做,单单只是坐在那里,都已经是一个风向标了。

  士林虽是一个集体,但是读书人本身就心思多,各有各的想法,如果没路走,在一些人大义挟持之下,他们倒是甘愿反明侯府。

  可现在有蔡邕可以投靠,就算他们投靠才有,支持明侯府,也不会有人说他们什么,更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士林的叛徒,不损他们的名声,因为蔡邕一个名字,就可以定鼎所有的名声了。

  既然如此,他们何必还要和明侯府的刀枪对着干。

  不齐心的一个士林,在强大的政权之下,自然就发不出什么声音来,最后还被迫挟持,要亲自出面镇压动乱,想想都憋屈。

  虽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明侯府。

  可对蔡邕多少也有一点抱怨的。

  “父亲昔日与朝廷,曾数次被贬,交友天下,待人也为善,荆州的诸位士林大儒也是谦谦君子,你们交心谈论,也算是幸事!”蔡琰自然听得懂黄承彦的话,不过这时候能装糊涂就装糊涂,新政是一笔烂账,谁敢揽上身,都会被泼的一身血的,她是后院女眷,干政不得,这事情不能给人拿到一点点的把柄,不然会给牧景添麻烦的。

  “今日请黄公来此,尚有一事!”蔡琰也没有继续拖下去了,双方都心照的事情,那就直接说了:“黄氏贤女,已到适龄之年了,不知道可有婚配?”

  “尚未!”

  黄承彦淡淡的道。

  “那不知道黄公可愿意,把她嫁入明侯府?”蔡琰轻轻的说道。

  “牧氏即无人,此事也不该让夫人出面!”

  黄承彦微微眯眼。

  婚假之事,乃是人生大事,向来由父母出面,即使父母没有了,也应该是长辈,而不是妻子出面为其操劳,不符合礼数。

  “非牧氏无人,乃牧氏无可用人!”蔡琰道:“相国大人去世之后,当世之中,也没有几个牧氏人能为明侯主持婚假之事了,我为他夫人,当为他料理后院,明侯是要张翅高飞的人,后院岂能不平!”

  她这话说的很有水平。

  谁都知道牧景的性子有些乖张的,当今牧氏还真没有人能制衡的住牧景,这样事情要是的不能压得住牧景,分分钟就会被牧景翻盘。

  “此事明侯可知?“

  黄承彦来之前,已经和荆州众人商讨过了一次,黄氏女必须要嫁,唯一一个能修复关系的机会,一旦错过了,将来荆州会吃多大亏,谁都不知道的。

  所以哪怕他不情愿,也不得不为了大局考虑。

  “明侯之婚事,岂会不知道!”蔡琰微微一笑:“黄公不必担心,吾明侯府又失信之辈,只要你应下来了,一应礼数,自当齐全!”

  “吾虽非十分了解明侯,可要知道,此人性格强硬!”

  黄承彦也猜到几分了,他透过了珠帘,扫了一眼蔡琰,道:“他可要是闹起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到时候我荆州丢尽了面子,你们明侯府也失了威信,可就不太好了!”

  别人做不出来的事情,不代表牧景走不出来。

  结亲不成,要结仇的话。

  荆州就不愿意了。

  “黄公放心!”

  蔡琰清澈如水的眼眸之中透着一抹倔强:“我的夫君,从不是一个任性的人!”

  ……………………

  从滨海楼离开之后,蔡琰的心神,有些疲倦。

  “夏剑!”

  “夫人!”高挑的小侍女揭开了马车的门帘。

  春夏秋冬,四大女侍,不仅仅是侍奉的女婢,还是高手,负责贴身保护蔡琰安全的,夏剑是武功最高了,出入必带。

  “主公在哪里?”

  蔡琰问。

  “应该在府上!”夏剑道:“听说他下午回了府上,直接去了太平轩!”

  “在怄气啊!”

  蔡琰苦笑:“转路,今晚我不回明侯府了!”

  “那我们去哪里?”

  “王府!”

  蔡琰淡淡的说道。

  渝都城有一座王府,已故司徒王允的府邸,王允当然没有享受这府邸的资格,他早就死了,住在了这个府邸里面的是一个娇滴滴女子。

  王允义女,当今天下,唯一一个被所有人承认为王允之后的女子。

  院落不是很大。

  也算是雅致。

  但是在貂蝉的心中,这或许就是一个牢笼,一个看不到天空,看不到未来的牢笼。

  自从长安被牧军攻陷。

  父亲死亡的消息传回来。

  她就已经是阶下囚了。

  虽然她的生活一如既往,从长安到渝都,所有人待她甚好,很是客气,可她知道,暗中有无数双的眼睛在盯着她。

  抚琴自乐,是她每天能为自己的愉悦心情的举动。

  不过今日,有些意外。

  “秀儿的琴声,很是幽怨啊!”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雅致的楼阁里面响起。

  “是明侯夫人啊!”

  貂蝉看着款款而来的宫裙少妇,心中的紧张倒是松了一些,她展颜一笑:“来渝都多时日,今日尚能见到一个熟人,甚是欣慰!”

  “秀儿这些时日,苦吧!”蔡琰认识貂蝉,虽然只是几面之缘,但是才女之间,总是有共鸣的,她多少有些把貂蝉因为知己。

  “苦?”

  貂蝉摇摇头,轻声的道:“父亲死的时候,我就不知道苦是如何了,父亲活着,我为他而活,他死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可小女子懦弱,并没有随父亲而去的勇气!”

  “人都是为自己而活的!”

  蔡琰轻声的道。

  他知道貂蝉的来历,也明白貂蝉对王允的依赖,那是一个绝望之中,给她光明的人,抚养她长大的人,所以不管王允让她去做什么,她都会去做。

  “是吗?”

  貂蝉的心有些的冷,她的眼睛很光亮,但是却仿佛蒙上了一层细细的雨水一样,让人看不清看不透:“我小的时候,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可一夜之间,抄家灭族,后来父亲把我带回去了,我就想着,我这辈子,应该为父亲而活着,女人,在这乱世中,活不下去的!”

  “王司徒求仁得仁!”

  蔡琰道。

  “是啊!”貂蝉的眼睛微微有些黯然:“他求仁得仁了!”

  “日后可有打算?”蔡琰问。

  “明侯夫人今日是来处置我的?”貂蝉是很聪明的一个女孩子,蔡琰不会无缘无故而来了。

  “给你找一条出路!”

  蔡琰点头:“你不是说的吗,一个女人,在这乱世,活不下去的,那我就给你找一个男人,如何?”

  :。:

看过《三国之龙图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