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的偷袭好歹给了修罗喘息的时间,他马上召唤魔石武器,呼地一下,一本书出现在他面前,修罗急忙接住,书页自动哗啦啦地翻开,到某一页戛然而止,随着修罗嘴唇的张合,书上的文字即刻浮空,“。”修罗念完的同时,身遭以自己为圆心,在半径5米处出现出一道苍蓝色的光圈,然后自书上凝出一块冰蓝色的晶石,成形之际迅疾朝那刀斧手飞去。

  刀斧手正猛冲呢,这突如其来地愣是没反应过来,身体碰上晶石的同时锵地一声,身上裹了一层冰霜,然后明显感觉到修罗离他又远了,又看到自己没受伤害,马上明白这是减速技能。

  无咎算是领悟修罗是怎么撑到现在的了……这技能确实很适合他,“很好,就这样不断使用技能,支持住!”

  那边千里一招连射之后,收招需要点时间,这是大多数技能的共通点,被他摆了一道的剑士心下正怒,马上一步上前又是一招——剑气斩。

  这招是以输出为主的,凭劲风化作凌厉的剑气达到可观的伤害加成。其实这种情况固然是使用破风斩先取得浮空效果,普通攻击连击之后再来一招剑气斩输出更佳,连贯性也更好,问题是……他的破风斩冷却还没过。

  千里一下飞了出去,生命哗地降了一截,对手的技能等级是不高,可他的防御更低……

  剑士正要上前落井下石,千里落地之际一个翻滚就稳住了身形,对着迎面而来的剑士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反倒爆了一句粗口——“你大爷的!”

  无咎瞄了瞄修罗那边,两个人快快慢慢地,一时半会也死不了,再看千里……“想去救你的队友吗?没用的。”围着他的其中一人说道。

  这三个人,无咎略略一观察,已看出个大概,两个人身穿布袍的明显与他拉开了距离,而正面拦阻自己的人左手重盾右手长剑,与江河差不多的装备,想来是个mt,如无意外,应该是标准的战法牧铁三角,这样的配置围攻一个人,确实绰绰有余。

  只可惜他不是一般人。

  “哦,好吧。”无咎依然没什么表情,“那只能先把你们解决了。”

  “拿个首杀就把你冲昏头脑了?现在的年轻人啊……”正面和无咎对抗的女mt提着手上的重盾就拍过来,风声骤起。

  重盾快要攻击到他时,无咎突然一弯身,以咫尺之距躲过这一击,同时双手一扫,巨剑在对方腰间横腰劈过,这要是真实的打斗,那人早成两截了。

  那mt愣了愣,腰间猛然受力,导致身形一歪,还没弄清楚自己遭受的攻击怎么回事,就这一分神间,无咎接连不断的攻击就上来了,剑身自下往上一挑,逼得她踉跄着后退,紧接着嚯嚯嚯地劈斩扫划一刀不落全砍在那mt身上,这不过是几秒钟的事,mt身后的两人连剑光都没看清楚,只看到mt自开头主动攻击过几下之后就节节后退,只能胡乱地举着重盾,碰运气地挡下一些攻击,乒乒乓乓声中的那个场景,用毫无还手之力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快辅助!”一直在发号施令的人就是队长,他也跟那叫香樟的法师一样呆呆看了好一会才意识到mt的生命在不断下滑,连忙一道白光降到mt身上,香樟也马上举起法杖直指无咎,一轮火球从天而降。

  既然他们把他当做boss来打……“今天给你们上一课,论ot的严重性。”无咎前半句没说完,一个走位就绕到了mt身侧,巨剑剑柄往后重重一顶,mt背部被袭,本来在无咎的攻势下就从来没站稳过的身形倏然往前一冲,不偏不倚被火球浇了个遍——dft里没有同队伤害豁免这回事,法师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一堆法术丢出去的做法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可怜那mt刚回复了的生命值又开始往下滑,毕竟那身为队长的牧师等级也不高,使用的是持续回复法术,他大概从未想过自家mt会被逼到这地步。

  无咎的反击可还未完,上半句话音刚落,视线就转向了刚刚放出回复法术的牧师,牧师心一惊,脚步就想往后挪,无奈身体跟不上大脑的动作,没等他挪出半步,无咎大跨几步冲上前,横剑一扫,剑尖已经戳到了他,寒气沁人,因为没有风属性所附带的冲击波,无咎这一剑看起来霸气,却没有将人逼退半步。其实这也正是他想要的效果,对方真退了倒不好办。理论上那牧师和无咎都没有加任何的敏捷,而无咎的巨剑给他增添了不少重量,移速应当是比几乎什么武器都没拿的牧师要慢的,然而理论与实践总有差别,被无咎这么来势汹汹地劈了一剑,牧师心里只觉咯噔一下,下一秒无咎旋身又是一剑,人已近在咫尺,对着他劈头盖脸就是毫不客气的一串连击,而他的反抗力比起有盾牌的mt惨得简直不在一个等级。

  mt还被火球术打得晕头转向,香樟在一旁顿时慌了手脚,无咎攻击的动作一刻不停,她这回不敢贸然再丢个法术过去了。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明明两个队友就在身边,但对于自家牧师被对方狂砍束手无策。

  这牧师跟千里一样是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防御和生命,此刻生命哗啦啦地掉,那边mt总算反应过来了,冲过来就要解救牧师,这时无咎单手握剑,猛地一个360度的转身,剑随身动,划出了一圈寒光,这一击攻击范围一下扩大,竟将三人都席卷了进去,此前正在无咎背后的mt下意识地举盾,勉强格挡了下来,无咎没有因为mt的靠近而有丝毫停顿,左手回握上剑柄,又是狠狠的一剑划向牧师。

  牧师都快哭了,无咎说的那句话是网游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一旦ot,牧师被杀,那接下来就是团灭的下场……可那是面对boss的情况,现在他们面对的只是个玩家啊!他不就来了个小小的回复术,这仇恨拉得……就算是系统也不带这么玩的!

  眼见牧师很有顶不住的趋势,mt这次义无反顾扑上来就要跟无咎拼命,无咎跳起一剑,顺带转身,落地时就站到了牧师右后方,与适才对mt的那一幕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回没有用剑,倒是一脚踹上了牧师背后,牧师狼狈地往前倒去,正和迎面而来的mt撞到了一起,两人同时哎哟了一声,无咎根本没给他们机会跌倒在地,上去就是一剑扫过,只是这一剑显然寒光潋滟,锵一声,两人齐齐被覆上一层冰霜,一时定在原地。

  从与三人对战开始无咎所使用的第一个技能——冰冻。

  说起来,dft里对于技能是单体还是群攻没有强制要求,全看玩家自己的设定。dft的技能开发系统自由度极高,但平衡性也极好,不同水平、不同需求的玩家都可以作出适合自己的选择。比如修罗的冰之歌,减速技能,零伤害,是以减速效果可观,而冰之歌限定为单体攻击,范围是以施术者为圆心,5米半径内的一个对象,施术者只要念出咒语,法术就会自行发动,且自动瞄准,只要对象还在这个法术的有效范围内,冰晶就会一直自发地追着对象,直至击中产生效果,或者对象退出了这个范围导致法术失效。这一类型的法术攻击的发动相当简单。而无咎的冰冻没有限定作用对象的数量,这一技能的发动条件只是“技能发动时限内被施术者武器击中的对象”,那么,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无咎能命中多少人,冰冻的效果就会覆盖到多少人身上。与此同时,这一击本身造成的物理伤害并不会消失。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附带冰冻效果的伤害技能。冰冻是技能决定的,而伤害是操作带来的。很显然,这一类型的操作攻击比起单纯念咒语的法术攻击要复杂许多,但不可否认,灵活性与总体威力都是法术攻击比不上的。

  两人被冰冻的这1.5秒里,无咎不费吹灰之力地砍了那法师几刀,实在是因为这家伙一直呆愣愣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攻击也不是逃跑也不是,无咎不给她几下都觉得不好意思了。等到那两人又是锵一声解开冰冻的时候,无咎立刻又将法师晾在一边,转头去对付mt和牧师了。之前牧师压在mt身上,两人吵嚷了好一会才站了起来,mt向着无咎脚步还没迈出来,突然脚下的土地里噗地破了一个小口,接着蹭蹭蹭冒出一棵树苗,刹那间就将两人捆了个结实。木系法术捆绑,同样不限定对象数量……

  “尼玛,这家伙怎么这么多技能!”mt破口大骂,然而这也阻止不了被捆成一团的两人在无咎的攻击面前嗖嗖掉血,牧师这阵子倒是想到了——“这是伪技能!”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