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技能是内测玩家自创的一个概念,指那些不存在于技能槽里,但是玩家通过操作和利用属性的相生相克而打出的像是技能的招式,这也是当初江河会误以为无咎的连斩是技能的原因。内测玩家都有一条公认的准则:伪技能可以说是水平的一条分水岭,因为能打出伪技能的,肯定有一定的实力。

  内测玩家!两人心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尔后牧师“啊!”了一声。

  他本来计算着法术的冷却时间想给自己用个回复术,不经意间一瞥队伍成员的血条,这回他是真的惊讶了。

  刀斧手魔方毫无意外一滴血没掉,但是另一个理应也占上风的剑士一片天……情况竟然比他们好不了多少。

  “怎么回事?!”牧师马上转头看向一片天的方向,看到的那一幕差点让他当场吐血而亡——只见千里单手持弓,噼噼啪啪地往一片天身上脸上抽,嘴里还不住叫嚷,“我让你近战,我让你近战!”

  而一片天呢?手里的剑早不知道丢哪去了,在对方快速无比的攻势下只能节节后退,他们本来觉得无咎的攻击速度已经很快了,见到千里的动作才知道什么叫更快……这也是数据的设定,千里的敏捷属性不知道比无咎高出了多少。

  一片天被打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速度完全比不上对方,眼看着千里的连击数不断上涨,伤害加成也越来越高……而他还没死的唯一一个原因,是因为千里的物理伤害实在低得寒碜。

  刀斧手魔方看得也有点愣了,不知不觉都放慢了追赶修罗的脚步,瞅着一片天秒秒钟要挂,立马丢下修罗就往千里和一片天这边跑。不想跑了几步,一个身影比他先一步拦在了他身前,无咎手提巨剑已经挥了上来,“想去救你的队友吗?没用的。”对方一开始对他说的话,这下他是一字不漏地回敬了。

  魔方赶忙后跳,适才无咎凶悍地一人大战铁三角的情形他也瞥到了,现在可不敢单独硬碰硬。无咎将他逼退了好一段距离,于是这一队四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千里喊了一句“谁告诉你弓箭手不能近战的,没看过绿箭侠吗!”之后随即拉弓,在咫尺之距朝一片天射出最后一箭,把他送回了格林镇。

  就这样被干掉了一个……四个人一时都难以置信。

  没想到更难以置信的还在后头,千里射完箭后,即刻又把弓换到了右手,转身就朝魔方的方向疾速奔去,这姿势摆明就是要对魔方重演刚才的悲剧,魔方一看这阵势,不再多虑,转身就跑。

  开玩笑,他可能连一片天都打不过,这个全面压制一片天的变态弓箭手……他可不想领教。

  于是,众人见识到了网游史上开创性的一幕……一个刀斧手竟然不敢跟一个弓箭手打近战,被追着屁股跑。

  “无咎,放开那家伙让我来!”千里边跑边喊,把弓换回左手,对着魔方的背影就拉弓,“你跑?你还跑?你跑死得更快知道不?”话音未落,火箭就嗖地朝着魔方飞去。

  然而这一箭擦着魔方身边过去了,魔方心下大喜,庆幸着这游戏里没有自动瞄准功能,看来这弓箭手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啊——正如此想着,又是一箭,正中他背脊。

  连射!

  击退!

  千里两个技能连续放出,魔方身上的火焰霎时燃得欢快,风火相生,千里在选择元素的时候早就考虑到这点了,而且也这算是常识,就两人这些天所见,风火两种属性的搭配算得上主流。而现在魔方最要命的是,他主元素是金……

  遇上克星,这血能不掉得快么?千里作为dps的一员,物攻低意味着他魔攻高,比起一片天魔方可是惨多了,一边的牧师那个纠结啊,还在考虑该给谁加血呢,没考虑出结果,无咎无比果断地丢下魔方回头朝他们去了,目光还是冷冷地盯着他。这个牧师兼队长有种感觉,他们现在就是比谁死得快点……

  兵败如山倒,那边魔方的败局几乎毫无悬念,这边牧师和法师其实也已失去了斗志,一个不成气候的回复术完全赶不上无咎的输出,倒是mt到最后一刻都誓要和无咎拼个你死我活,于是无咎活着,他死了。

  一旁的修罗张大嘴看着两人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对方的5人小队,这整场战斗中,他也就被魔方追了一段路,放了个冰之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后面基本就没人理他。

  尸体只在地上停留几秒就消失了,连胜者和败者交流一下的机会都不给。千里显然有点失望,切了一声,“忘了留活口拷问一下这群人为啥攻击我们了。”

  “他们一上来就下杀手,可不像是求切磋的。”无咎说。

  “同意,”千里深有体会,突然想起什么,“啊,对了,不是有名字嘛,我去加好友直接问好了。”

  玩家能看到杀死自己和自己杀死的其他玩家的名字,搜索名字就可以申请添加好友。

  千里一个个加过去,一个个被拒绝。

  “这群人真小气啊,不就杀他们一回,至于么。”千里撇嘴。

  “都不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你这个禽兽,”无咎说着这话,脸上却不咸不淡,“我看他们是有目的而来的。”

  “什么目的?劫财?劫色?”千里问道。

  无咎瞥他一眼,“劫财最有可能了,我们目前算是有一件说得上值钱的东西。”

  千里意会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靴子,“紫装啊,就5级的东西,至于么。”

  “一般说来是不至于,低级的东西很快就会淘汰——一般网游里是这样。不过,今天我们是第三天登录dft了,看看我们的等级。”无咎说。

  第三天登录游戏,10级都不到,这太丧心病狂了。

  无咎继续,“如果我没有估计错,那些人应该是内测玩家,他们技术不行,但明显有经验。目前不少玩家应该还处于摸索dft的各种设定的时期,其中战斗系统无疑是最具挑战性的,这毕竟和以前摁摁键盘就出来技能很不一样。刚才那群人,好歹有战术,有配合,如果遇上的是一般的玩家,他们大体会万无一失。”

  “嗯,有道理。”千里点头。

  修罗走了一圈把几人被爆出的金钱和物品都捡了回来,回到两人身边,听到这话也跟着猛地点头,战斗系统他几乎没用过……

  “在dft里,野怪和副本都不掉金钱和装备,莴苣姑娘也只是首杀有奖励紫装,这意味着只有一次,被我们拿到了,守门副本有一件紫装奖励,但通常这种副本都会组满5人小队去打,如果是野队,一件紫装很难分配,并且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紫装奖励到底是每次打通副本都有,还是仅限第一次,按照dft抠门的作风……我们还是先做好最坏的打算。”无咎说。

  “嗯……”千里摸下巴思考,“所有网游里紫装都很难获得,而在dft里,这个难又上了一个层次。”

  “这是我的猜测。还有一点,开荒最重要的就是始终保持领先,我们是第一批登录的玩家,第一队打通莴苣姑娘,拿到第一件紫装,我们已经领先一步了,如果我们继续这样的步伐,说不定接下来的首杀也会落入我们囊中,这些内测玩家为了阻止这一点,不惜以这样的方式掠夺资源。他们已经有了宝贵的经验,他们需要的就是与别人拉开距离的装备。那5人的搭配很合理,大概是亲友队,有这样的想法也正常。”无咎说。

  “不过就他们那技术,也敢玩埋伏,”千里摇摇头,“真是前途堪忧。”

  其实真的也不能太怪那5人,人家的水平在普通玩家中还是可以的,绝对说不上千里所认为的手残的程度,这种5人小队随便埋伏3个新人小白那是妥妥的,结果偏偏碰上的是这3人……

  “我再确认一件事。”无咎说着,点开操作界面,呼叫江河。

  江河接通了,“啊?无咎啊,怎么了?”

  无咎说,“问你点事情,这两天你有没有被袭击?”

  江河心里咯噔了一下,这都被知道了……?他昨天下了之后,晚上又上线了,本想找两人一起练级,却被一个4人小队邀请一起去做任务刷怪,这在游戏中很常见,江河想着也好,就跟着队伍一起去野外了。

  哪知走到寂静无人之处,4人兽性大发,说翻脸就翻脸,转眼间就对他反戈相向了。1对4,没有悬念,他不光荣地牺牲了,死之前还被对方硬生生地给扒下了自己那件紫装上衣……

  那五人也是被江河所误导,见他的实力毫无可圈可点之处,自然而然以为他和无咎的首杀根本就是狗屎运的产物,对无咎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江河自觉丢人,他知道无咎和千里厉害,但拉不下这个老脸向他们求助……现在对方先找来了。

  “额……”江河一时难以启齿。

  无咎心下明了了几分,又问,“你的紫装还在么?”

  “这……”江河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杀你的是不是这几个人:丁香之吻,一片天,艾文,香樟,魔方?”

  “你……你怎么知道?”江河问。

  “刚才我们也遇到他们了。”

  江河大惊,“你的靴子没有被抢走吧?”

  “没有,他们被我们团灭了。”

  江河心里又哭了,他怎么就忘了,那两人跟他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啊。

  “大体情况我知道了,回头联系吧。”无咎挂了通话。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