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网游之千里之行> 第43章 一挑三
  不管怎么样,上吧!第一回合无疾而终,第二回合,剑士胆子大了点,没再轻易退缩。这样一来,修罗纸老虎的形象就不免被戳破了,后来变成特别不争气地满场子被人追着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千里笑得肆无忌惮,“修罗你能再没出息点吗?”

  最后修罗倒下,系统提示比赛结束的时候,那边那五人都有点难以置信。他们倒不是没想过能赢,但他们绝想不到,会以这种局面拿下比赛——整场下来修罗毫无还手之力,偶尔的一些技能也不过是debuff,那个剑士一滴血没去,根本就是完胜。他们完胜了首杀小队的队员之一?就算对方是奶妈,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最主要是,看修罗的表现,可不像只是因为技能原因而如此狼狈,他是真的pk很弱……

  “喂,什么情况啊?”抓着途中更换人员这短短的间隙,剑士的四个队友马上问起。

  剑士不太肯定,“好像……就那样啊?”

  “那样是哪样?”他队友也急了。

  “就……没什么厉害啊。”

  “简直是菜鸟吧……”

  听到这话,剑士像找到知音般用力点头。

  “我靠,他们那首杀怎么拿到的?”

  “狗屎运?”

  “照这样下去说不定能一挑三啊。”

  “嗯……”剑士倒不敢把话说满,不过心里也觉得*不离十了。

  酱油队第二位成员上场,无咎。

  修罗一脸丧气地回到选手席上,千里已经笑够了,拍上他后背,“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修罗瞪他一眼,“你绝对是故意报复我!”

  “我哪有,”千里一脸无辜,“无咎才是队长啊,他安排的。”

  这话确实也对,编排人员都是无咎的事,他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就干完这活了,对千里和修罗都没有知会一声,但修罗下意识就觉得这都是千里捣的鬼,反倒不怎么愿意去怪罪无咎。这就是平日里积累的形象的效果啊。

  “别耿耿于怀了,来日方长,来,看比赛。”千里指了指台上。

  系统一提示比赛开始,无咎就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突如其来得不仅是那剑士,连旁观的四人都一时没来得及反应。

  起手,八连斩。

  那五人下意识的想法都是,好新手!鲁莽冲动,正面冲上,掩饰都不带一下地起手大招,打得出这种风格的一般不是什么老手。

  然而事实是,他们这想法还没完全闪过,擂台上的战况已开始了——就这不带一下掩饰的技能,那剑士从中了第一招起,一下不落地全部吃下。

  其实无咎的作风算不上激进,在与寂寞成灰对战的那一场他就十分谨慎,前半段被动为多,技能也不到必要时刻不出手,不顾一切勇往直前这种势头在他身上实际上很少出现。很多时候,他并不会最大限度地追求高输出的潇洒和帅气,否则,作为一个使用巨剑的近战战士,在魔法元素上若选择风和火这类搭配,明显输出会更高,而冰和木,较为侧重的是控制和辅助效果。

  至于这一场,无咎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开场方式,原因很简单——通过对修罗那一轮战斗的观察,他确定了这个对手的水平完全足够他速战速决,无需太费神。这种情况,他就十分单刀直入了。

  八连斩最后一刀带击飞效果,无咎特意换了无属性剑刃的一边,尔后凌空一跃,在半空中追上倒飞出去的剑士,剑光一闪,自上而下狠狠劈向剑士,锵地一声,剑士瞬间被冰冻,无咎脚尖刚一点地,反手又是一剑,即将落地的剑士再度被挑了起来,无咎各种连击继续打出,那剑士除了被虐的份,还是被虐的份。

  无咎起手八连斩的时候,众人多少还有点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心理,而从八连斩开始,基本就是无咎的个人combo秀,这种数据一般对战中是不会有显示的,但现在是在竞技赛上,擂台后面的大屏幕可是清清楚楚地罗列了出来。在第一场追着修罗满场跑的剑士,这一场里比修罗惨上不知道多少倍——修罗还能跑不是,他想跑也跑不了。

  挣扎还是要挣扎的,不过这种时候就显示出近战被压制的无力了,那剑士每次想出技能,都被无咎眼疾手快先一步打断,毕竟他来来去去那几个技能,在第一场的时候全世界可都是看清楚了的,剑士想哭的心都有了,以前的一些泡菜网游里再怎么着按个按键技能还是会出来的,到了dft,这简直是严重歧视水平不够的玩家啊!根本是被摁着打啊!他要投诉!打完这场他一定要投诉!

  这相当于自欺欺人的无理取闹了,剑士就是想想,然而他好像根本没想多久,在又一击之后系统提示声响,被ko了。

  这……多长时间?五分钟?不,三分钟?众人一看显示屏的计时,2分42秒。这要不是剑士穿的铠甲够厚,估计得更快。

  剑士泪流满面地下场了,下一个人踌躇不安地上来,之后大体就是历史重演,不论对方是什么元素什么武器,无咎都有办法打断技能,就算由于无咎的不了解而蒙混着出了一两次招,那也是过一过场的节奏,于是很快这队人实现了他们一挑三的预想——被无咎一挑三。修罗那场,基本不算数的。

  “哈哈哈哈哈,毫无悬念啊。”比赛结束后,千里毫不避讳朝着无咎说道,在那边五人听来,这是□□

  luo裸的炫耀啊!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一挑三到最后无咎的生命损耗不到50%,这是比赤luo裸的炫耀更赤luo裸的现实。

  “不要灰心嘛,下次继续努力。”千里朝那几人挥手示意。

  “……”

  众人都想上去给他一脚,你这个打都没打过的好意思吗!肯定也是像那个奶妈一样的酱油党来蹭高手的光吧!敢情这三人小队就靠这一个战士撑起的啊!

  但是转念一想,路遥知马力,这战士个人能力再怎么突出,带着两个菜鸟,他到了团队赛还能一挑五吗?哼哼哼,这样一想,五人欣慰了不少。在网游里逞个人英雄主义,太不是地方了。

  第一轮算是轻轻松松就过去了,其实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修罗那一场几乎比无咎三场加起来都要久。这轻轻松松是相对无咎和千里而言的,修罗俨然遭受了沉重打击。

  等待第二场安排有短暂的间隔,千里趁机安慰修罗,“别太在意啦,反正你本来打架就不行嘛。”

  修罗白他一眼,这种“我本来就很差所以我不必为我的糟糕表现感到糟心”的逻辑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他们明知他pk不行还要硬推他上去是闹哪样?

  “第二轮开始了。”无咎说道,往电梯走去。

  修罗马上明白了千里那句“来日方长”是什么意思了。

  他再次第一个站到了比赛擂台上。

  这次的人员安排还是有点小变动的,第二个变成了千里,无咎排最后。

  可这对修罗毫无意义,先不说千里,无咎明明可以一挑三,为何非要赶鸭子上架?我只是个奶妈,我不需要能够独当一面啊啊啊啊啊啊啊……修罗在心里无力地控诉着。

  修罗终究把这些吐槽都默默忍下了,大腿显然也不是那么好抱的,现在也就是挨打,这要不是抱了这两根大腿,他挨打完之后估摸第一轮都过不了。

  上天已待我不薄。修罗心中叹息一声,英勇地去迎接命运了。

  几分钟后,英勇地牺牲了。

  对手同样喜出望外,这次他们对于无咎这三人组没表现出多大的惊讶,因为系统公告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总有不少人当时是不在线的,也不是每个人都很在意首杀记录啊副本记录啊什么的,所以有人不认识他们三一点也不奇怪。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决修罗,让人免不了觉得这就是一支重在参与的观光队,又一个积分手到擒来。

  第二个千里上场,对方是个手持大刀的近战类。安排近战来单人pk,这不是一般地常见。

  弓箭手,一般网游必备的职业,但在dft里非常少见,就算一开始有过不少,但很快都纷纷丢下弓箭另觅良缘了。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弓箭手对精准度的要求实在太高,在没有锁定功能的dft里玩这武器简直是找虐,光看自己不断地miss就是一大风景线了。在dft玩远程,真的不如直接拿个法杖省事。

  第一场已经乐坏了的对手,第二场一瞅千里这架势,二话不说欢快地冲了上来。千里一开始站着没动,他们自然理解为像修罗一样不知所措地发愣呢。

  要得手!那人冲出几步以刀光开路,大刀一斩,气劲顿生,眼看刷一下就要劈到千里脚下,这开门见山的思路跟无咎差不多——面对菜鸟,没必要讲究太多策略,不然反而浪费精力。不同的是,无咎是在清楚对手实力的情况下如此做的,而千里的这个对手,此刻完全是想当然。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