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网游之千里之行> 第66章 进入困局

网游之千里之行 第66章 进入困局

  砰——!!!正当四人欲急速追上,在他们面前,平地而起一道气势磅礴的冰墙,洁白中幽幽透着苍蓝,乍眼望去恍似高耸入云,与天相接。和地裂冰霜一样,修罗的冰系魔法冰墙也得到了加强效果。“漂亮!”千里朝前方退得比较早的修罗竖根大拇指,脚步一刻不停。

  那边,队长火舞心急如焚,咆哮一声,“不能跟丢了!”说话间,两手一左一右哗哗哗甩出数把扇子,这一招使用的是魔石武器,扇子并未带一丝星火,而是夹着旋风,迅疾旋转着撞上冰墙,只如蚍蜉撼树,冰墙除却被砸出几个窟窿外,毫无变化。“绕道!”火舞当机立断,脚下转变方向,朝着冰墙边缘而去,其余三人也闻声而动。

  捡不起的肥皂被狼狈地拖出好一段距离,他和修罗同样使用魔法书作为武器,当即念动咒语——“powerwind”,随即从哗啦啦翻开的书页中喷出一道无形的冲击波,向着千里而去。身旁的无咎眼角一瞟,单手一挥清虹剑,呼地一声,宽厚的剑身挡下了这一冲击波,可这不算完,捡不起的肥皂锲而不舍地重复着这个咒语,冲击波应声而起,噗噗噗地发出。没错,这风之炮和修罗的寒冰之箭以及香樟的小火球都同出一源,属魔法攻击里的普攻技能。这种吟唱极短的技能威力不大,但熟悉dft的玩家都清楚它不可或缺,否则,法师一旦被近身,所能用的全是需要时间来吟唱的技能的话……就等着悲剧吧。

  眼前,捡不起的肥皂能用的也只有这个了,但面对无咎和千里两人的夹攻,他作为一个身娇体弱易推倒的牧师,惨况只能用被虐两字来形容。

  可现在更急的不是他,而是无咎和千里这边。捡不起的肥皂因为自身属性而无法和那两人正面对抗,但他作为火舞春秋的一员,可也不是只能被摁着打的角儿。在他的负隅顽抗之下,无咎和千里基本不可能赶在那四人追来前这短短的时间里杀人灭口,捡不起的肥皂只要坚持到支援出现,然后一个回复丢给自己,酱油队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人多就是力量当下是铁铮铮的真理,酱油队这边,没有足够的战斗力去拖住那四人。

  唯有孤注一掷了。一片苍茫中,野狼第一个绕过了冰墙,朝几人奔来。捡不起的肥皂一直留意着那边,这一分神,就被千里拿着两根箭狠狠地插入脖子里,疼得他龇牙咧嘴——这弓箭手特么玩得跟流氓一样——不,比流氓还猥琐!无咎却不再理他了,转头就迎着野狼而去,仍有一段距离之时就一跃而起,双手握着巨剑剑柄,重重往下砸去——跃空斩!剑气激荡,这阵势,野狼选择了避免正面相撞,赶紧一个侧滚闪开,雪地霎时被掀起数层白浪,致使视野一片模糊。就这当口,修罗在两人不远处跑了过去,启唇轻念咒文——“songice”!自冰蓝的书页上凝成的冰晶倏地飞出,锵一声,融入了随着野狼而来的东方的大雕身体里。见对方中招,修罗往回撒腿就跑,同时释放寒冰之箭,反正是自动瞄准的,他只顾念咒语,特别潇洒地头也不用回。

  修罗正跑得奔放,呼呼风声由远及近,竟然是一道板斧飞了过来——被减速了的东方的大雕见短时间追不上,干脆右手一甩将武器扔向了修罗。好在他用的不是什么极品武器,不然遇上比较贱的对手,马上捡进包裹,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了。修罗听着身后声响越来越近,刚想回头,腿上一疼,“哎呀”一声就跌倒了,飞来的板斧刚好砸中他小腿,这要不是游戏,立刻得残废……修罗挣扎着爬起来,还没来得及继续跑,一把冒着火星的扇子就嗖一下从他脑袋顶上掠过,这显然是火舞的技能,对方的人都陆续接近了。修罗意识到大事不妙,可冰墙还在冷却,他没有手段阻止这群人,目前除了跑别无他法。剩下的,他只能去相信那两个人了。

  没挪出几步,一个身影与东方的大雕擦肩而过,刷一下冲向修罗,杀无赦的技能——冲锋,虽然没能马上贴身,但瞬间拉近了不少距离。修罗忍不住又扭头看了一眼,看着对手来势汹汹,心里不由慌了起来,一时竟都忘了要放什么技能。这时,空气中呼啸声又起,修罗这次来者都没看清呢,“哎哟”一下又中奖了——野狼的回旋飞刀!而那边,野狼正被无咎的八连斩毫不客气地招呼着。适才,他直接放弃防御去拖住修罗的脚步,事实证明,这十分有效,杀无赦的刀尖已经碰到修罗了。

  火舞春秋的方向也很简单粗暴——奶妈修罗。无咎和千里两边确实都占着上风,但对方三个人去围殴修罗,修罗估摸一分钟都撑不到。

  白雪纷纷中,一支火箭嗖地飞来,砰地撞开了杀无赦的刀锋,“快跑!”千里提醒修罗。修罗忙不迭迈步,不料背后一痛,啪啪啪啪啪几下被飞来的火扇砸个正着,脚步一拖延,东方的大雕已追了过来,挥舞起手中召唤出的魔石武器。

  千里嘁了一声,丢下捡不起的肥皂,果断奔向修罗的方位。无咎也不再和野狼纠缠,回去救场。然而这种布局,他们已全落下风,对手的人数优势全然发挥出来,酱油队再无法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

  修罗的生命哗哗地降,几乎是抱头鼠窜,千里和无咎赶回来后,情况稍有好转,但整体上来说,则兵败如山倒。事情到这个地步,有点水平的玩家都看得出,酱油队怕是到此为止了,可无咎和千里像是不知道这回事一样,一如既往全力以赴。只不过,现实是残酷的,哪怕他们再努力挣扎,修罗也无可挽回地倒下了,在茫茫雪地里成了一具沉默的尸体,剩下那并肩作战的两人。

  配合依然默契,但面对火舞春秋的五个人,他们的生命无可抑制地持续削减。60%,50%,40%,30%……7人激战成一团,各种元素的效果漫天飞舞,猩红的血雨溅洒一地,很快就融入纯白的雪堆里,渐渐隐没。观众的心情,不可不说有些失望,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预见到了酱油队的败局,这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也许,他们好奇的只剩下酱油队能撑到什么程度了。

  终于,继修罗之后,第二个人倒下,id变成了灰色,然既不是千里,也不是无咎,而是火舞春秋的成员——捡不起的肥皂!死前最后的挣扎,观众心中如是想。

  仅过了一会,第三个人倒下,仍旧是火舞春秋的成员——野狼!

  这挣扎得……还挺死不瞑目啊。观众继续想。

  很快,第四个人倒下——杀无赦!

  至此,千里和无咎已经连砍火舞春秋三人了!观众的心情不由死灰复燃,酱油队这究竟是回光返照,还是绝处逢生?

  而这时,无咎和千里的生命连10%都不到,头顶的血条红得快要滴血了。一击,只要再一击,他们随时都会倒下。火舞春秋那边的火舞和东方的大雕呢?比起他们,是绰绰有余。

  若是一般情况下,双方实力相差不大,实在难以相信这岌岌可危的两人能够扭转战局。可这两天酱油队确实给了他们太多意想不到。

  “你觉得呢?”半瓶矿泉水问一旁的空城绝唱。

  团队赛由于无法现场观看,玩家一般不会特意进入比赛的房间,大多像战神王朝这样,随便找个地儿一坐,打开屏幕就一起围观了。

  空城绝唱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会输?”荒身心追问。

  “从他们的牧师死了的时候起,就已经输了。”空城绝唱说。

  “哦?这样啊,”荒身心转头看回屏幕,“啧啧,看他们那么拼命,还以为有救呢。”

  若不是这三个人,准确地说若不是这战士和这弓箭手,现在在场上进行冠亚角逐的就会是他们战神王朝,荒身心隐隐想到这点,对酱油队就没什么好感。

  “火舞春秋就算只剩下两个人,优势也没有改变。”空城绝唱继续说。“这两人……很会利用dft的系统特性。”

  “你是说……”半瓶矿泉水犹疑道。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