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众人正窝在一片较为茂密的丛林里,鬼鬼祟祟地张望着远处一片疑似村落的地方,暂时未见有人影出没。

  “派个谁去探一下路。”千里提议。

  这确实是合理的想法,一群人贸然往前,目标太大,容易暴露,陷入被动的风险很高。两军开战,先派兵侦查,乃是常识。

  “我去。”天狼自动请缨,说着就已经起身要往前走去了,这大大咧咧的架势哪里像是去当探子,分明就是踢馆的,吓得醉凌云赶紧出言阻止,“哎,回来回来回来——”不等她动手,涟漪清尘已经默契地拉住了天狼。

  “干嘛。”天狼回过头来,一脸不爽。

  “谁都能去就你不能去,你回来乖乖蹲好。”醉凌云不由分说。

  “凭什么?”天狼反驳。

  “就凭你是个问题儿童。”醉凌云答道。

  “噗——”听着的几人想笑,还是忍住了。他们可是在潜伏,好歹要有点职业精神。

  天狼脸色阴沉,却不能发作,还真又蹲了回来。他是喜欢不顾团队横冲直撞,可还没到无理取闹的地步,不然恐怕神之光早就不留他了。

  醉凌云视线又扫过一圈,最终徐徐落在了千里身上。

  “……看我干嘛。”千里特别淡定。

  众人却很不配合地也都齐齐看了过来。

  “靠,你们别盯着我。”千里憋不住了。

  “你适合。”寂寞成灰说。

  “我适合什么了我适合,别胡说。”千里严肃道。

  “千里大大,这里就你最远程了。”河图笑道。

  “远程不等于视力好。”千里义正词严。

  “你身手灵活啊。”冰若幽雪也来补一刀。

  “我疲劳值消耗快。”千里见招拆招。

  “其实你就是懒得动吧。”无咎说。

  “……亲队友啊无咎。”千里瞥了瞥他。

  “别的就不说了,你不是有那什么范围感知之类的技能?”醉凌云说。

  千里一怔,无咎也一怔。

  但这怔愣极短,以致基本无人察觉。两人下意识地对视一眼,心领神会。

  醉凌云所说的千里的范围感知技能,是鹰之眼,弓箭手行会专属职业技能。这个技能,目前只有无咎和修罗知道,大家也都很默契地不会往外泄露一个字。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那么反过来说,就要尽量隐藏自己的信息,对面前这些暂时的队友也一样——保不准什么时候,他们就是敌人了。

  这种心思,也许普通玩家都不怎么在意,但越是高端玩家越是要讲究哪怕一丁点的细枝末节。因为普通玩家光顾着正常的操作都应接不暇了,谁能有那个心思去想那么多?而高层次的竞争,则比拼的远不止是操作——手速会有上限,意识却可以千变万化。在普通玩家眼中纯属想太多的东西,到了他们这里,就是细节决定成败。

  最好的证据,便是在千里只字未提的情况下,醉凌云推断出了千里有这么一个技能。具体的效果,时限,范围等,她无从得知,但在dft万分复杂的技能体系下,她敢确定这是一个范围感知技能,已足够精准。

  醉凌云是怎么发现的?稍稍逆推,千里和无咎就不难想出。尽管千里已十分低调,极尽所能做到滴水不漏,但圣雪山这副本非同一般,他们又是开荒团队,前路充满了未知之数,实在由不到千里轻松地保留实力。身处队伍后方的千里,总能率先发现那些连近战都难以单凭肉眼察觉的敌人,一次两次可说偶然,三番四次下来,在有心人眼中,可就说不过去了。醉凌云结合自己的经验,意识,运用相应的逻辑推理,能得出正确答案,似乎也并不出人意料。

  醉凌云只是第一个说出来的,至于其他人到底有没有留意过,那就不得而知了。千里是不会把自己的技能到处宣扬,但也不至于真小气得非要藏着掖着,见被说穿了,干脆没隐瞒,“那个cd很长啊,你确定要我现在去用?”

  不得不说,过去的几天里,千里这一招让整个团队预防了很多次突袭。他当然不是等技能冷却好一次就用一次,那都是要用在关键之处的——摸清副本的大致规律后对敌人的行动进行预测,尽管其中往往也夹杂着不少人品因素。现在他们面临的是一个很微妙的节点,千里不想在这当口使用鹰之眼,自有他的考量。纵使不了解太详尽的细节,大致的道理,在场的各位都还是懂的。

  不想归不想,醉凌云要真打算赶鸭子上架,千里倒不会多说什么。毕竟谁也说不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dft制作者的心思岂是凡夫俗子所能看透的?这就像一场赌局,不论某个方案胜利的几率有多大,最终结果没出来,便没人说得准。

  醉凌云还未开口,河图率先说话了,“我去吧。”

  “嗯?”千里略感意外地看了看他。

  河图已经猫着腰半直起身,探出脑袋往那个方向瞄了几眼,依旧一片死寂,别说人影,连只飞鸟都不见,雪也早已停了,那画面就像一张绝美的风景壁纸,鬼鬼祟祟的他们则显得有点滑稽。

  没人出声,大家以沉默表示不反对。清明收起烟斗,四处打量一番,利落地抱出古琴,也半蹲了起来。

  “你们两一起去?”看到清明这番动作,醉凌云问道。

  “没有,”清明摇摇头,“怕他坏事,给他打点掩护而已。”

  河图看一眼清明,又环视一圈众人,“我去了。”交代后事般说完这话,河图的身影忽地一闪,从他们的藏身之处一下子便窜到了另一簇雪堆之后,他原来所立之处,浮空飘洒着星星点点的五彩粉末,被空气的旋动带着悠悠流转。这是河图自身所带的独特气息,就像他的标签一样。与他并肩作战这么些时日了,众人此时都已清楚,这些魔幻而美丽的粉末可不是什么装饰品,而是带有毒性的魔法元素。河图的元素,是主毒副水。

  一连施展了几个位移技能,河图顺利地以最大程度的隐蔽性接近了那片无人的小村落。近战之中,河图的敏捷度确也不可小觑,他的战斗路线本就不是以力量为主,防御也不突出,那么敏捷相应地增高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毛遂自荐去当探子,可非莫名的心血来潮。

  其他人也没闲着,都尽量各自找了合适的位置观察,力求不留下任何视野的死角,清明更是前进了一段距离,隐藏在一棵恰能让一人容身的树后,透过枝叶的缝隙紧紧盯着河图的动向。终于,河图蹑手蹑脚地接近了村落里的第一间木屋。

  河图一身淡蓝色的服饰在这一片皑皑白雪中看得还算是清晰的,这对他身后的队友来说是件好事,同时也是件坏事——容易看清,说明容易暴露。但一圈看下来,也就河图这身装扮违和感最薄弱了,况且据他们观察,血狼族最强悍的感知能力远非视觉。

  孤身深入敌军,危险度不言而喻——哪怕支援就在身后,可一到万不得已时,弃卒保车是极有可能的选择——不然也没必要先派一个人进来了。河图深知这一点,因此无时无刻不在计算着自己所有位移及逃生技能的冷却,随时准备面对突发情况。

  河图骨碌碌一个翻滚,蹲到了那间木屋的窗边,屏息听了许久,没有一点声音。连风声也没有。

  没人。大概过了足足3分钟,河图才在心中下了判断。打定主意,他探起脑袋,小心翼翼地从窗子往里看去。

  果真一片空荡。河图不减警惕,继续以翻滚、蹲爬为主的移动方式接近了第二间木屋。

  同样没人。

  第三间,还是没人。

  探查的结果符合他们最初的预想。这毕竟是对系统,不是pvp,战术埋伏这种事情,可能性不大。然而这里又是dft,靠剧情都能把人玩死的世界,他们谨慎对待,毫不为过。

  而有些事情,即使明知如此,也很难控制。比如河图知道在彻底侦查结束前他都不应该大意,但连续一路下来的平安无事,让他潜意识地有了一些松懈,当他惊觉过来时,一股杀气已在身后闪现。

  “!”河图当即斜向前方一个翻滚,这是经验丰富的玩家应对偷袭的一种较为有效的方法,敌人的技能直直向前施展的几率较大,其次便是向左或右,随机往斜前方翻滚最有可能安全逃离,总之,怎么样都不能呆呆定在原地不动。

  河图这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动作起效了,数枚闪着寒光的暗器在他先前所在的位置晃然掠过,带起猎猎风声。河图翻滚之中还未停稳,腰间剑已出鞘,“锵——砰——!”河图以长剑勉强地挡下了紧接而来的一击,几乎只是一瞬间,刚刚逃开两步的他一下子又滚出老远,在地上掀起一片片雪花。

  对方爆发出强烈冲击力的这一招,所使的武器只是一柄匕首。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