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网游之千里之行> 第391章 美杜莎
  "你说你刚才除了打酱油还做了什么?"大圣问道。

  "额——"

  "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居然说走就走。"大圣继续道。

  "那个,那是战术需要——"

  "等我挂了你居然说投降就投降。"大圣还在控诉。

  "不是投降,是战略性的弃权!"

  "你别跟我说话。"大圣转身走开。

  "猴子——"三拭锋芒伸出尔康手,"你要相信我还是爱你的。"

  "不相信。"大圣头也不回地走远。

  三拭锋芒呆立在原地,白杨拍了拍他肩膀,"节哀。"

  幽灵之地。

  无咎和千里两人正靠着一堆废墟休息,千里的气喘到现在还没停,"妈蛋,累死老子了,那谁,三拭锋芒,真tm能跑,甩都甩不掉——"

  无咎默然地看了看千里的疲劳值,这么一闹腾,哗啦啦地又飙了一截,他今天估计差不多就这样了,要是突然刷了个野图boss,千里大概也无能为力。

  不管怎么说,这场龙币之战,他们赢了。

  "好了,赶紧去把龙币买了吧。"无咎说。

  "嗯,去吧,我在这等你,我得再歇歇。"千里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那你把金币给我吧。"无咎这次没打算为难他,他深知千里确实很疲惫了。

  "啊?"千里一愣,"什么金币?"

  无咎也顿了顿,"一万金币啊。"

  "什么一万金币?"千里还在懵逼。

  "你不是打算买完这500龙币吗?"无咎莫名其妙。

  "不是你买吗?"千里讶然。

  两人一同沉默了三秒。

  "我没钱。"无咎说。

  "我靠,我也没啊!"千里说。

  两人再度一同沉默了三秒。

  "你那一万金呢?"无咎问。

  "你的呢?"千里反问。

  "。。。。。。"

  "。。。。。。"

  "我们。。。。。。打这么辛苦为了什么?"千里幽幽道。

  "我还以为你要龙币呢。"无咎说。

  "我要个毛线啊,我都有骑宠了,倒是你不是说你想要的骑宠得500龙币?自己攒得攒到猴年马月啊。"

  无咎一怔,很久以前他只提过一次的事情,千里竟记得这么清楚?

  可是。。。。。。两人眼前都没钱也是事实。无咎不打算追问千里把一万巨款都花去哪了,正如他也不想被追问。每个人都有一些不能说的秘密。

  "怎么办?"无咎问道。

  "额。。。。。。"千里努力想了想,忽然一捶手掌,"有了!"

  "嗯?"

  千里神秘一笑,"出门在外靠朋友,这话没错啊。"说着,拨通了好友呼叫。

  几分钟后,丁香之吻出现了。

  "这特么,我是你召唤兽吗?"

  千里翻个白眼,"你把我当召唤兽的次数还少吗?"

  "你们两要这么多钱干嘛?"丁香之吻看了看他两。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千里说着,推了推无咎,"去吧,皮卡丘。"

  "哦?是无咎要用啊?"丁香之吻对无咎发送了交易请求,无咎利落地接受,刷刷几下,交易成功。

  "谢谢,麻烦你了。"无咎说。

  "哎,不麻烦不麻烦,以后有啥用得着咱的地方尽管开口。"丁香之吻乐呵道。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能继续用白夜行这两尊大□□号去狐假虎威了。

  "喂,你这区别对待怎么回事?"千里表示不满。

  "你看人家无咎多有礼貌,啥时候能学学人家?"丁香之吻转向千里就变成了满脸嫌弃。

  "我觉着我这样挺好的。"千里昂首挺胸。

  两人唠嗑期间,无咎去找龙币商人将500龙币全数买了下来,这一天总算是圆满了。

  次日,五家公会25人照旧在命运之塔副本的门口集合,"师傅,你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跟我有仇?"金涩王子径直来到千里面前,深沉地质问道。

  野图boss战也好,龙币战也好,千里第一个嘣的都是他,别告诉他这是巧合。

  "我还没说你呢。"千里不仅面无愧色,还十分理直气壮,"你这么浪干嘛?"

  "啊?"

  "昨天明知我在场,你还敢跟向我开炮的风主动暴露自己?我要用鹰之眼定位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啊?"金涩王子质问不成反被训一通,一时傻眼了。

  "战术永远要根据对手来调整,咱两都一个行会的,你掌握我这么多信息,还栽我手上,你说你怪谁?自个要找死,别人拦不住啊。"千里摇头。

  金涩王子认真思索一番,好像,说得很有道理。。。。。。

  "那,"金涩王子又问道,"不是向我开炮先暴露的吗?为什么不打她打我?"

  "纠结这种问题,你是小学生吗?"千里瞥他一眼,"你们配合不够。"

  你们,指的当然是金涩王子和海天一色的会长红茶。

  金涩王子回头看了看红茶,"配合不够?哪里不够?"

  他自己是真没感觉出什么,他觉得他做得很好了啊!

  "哪都不够,你还得多练。"千里说,"副本里也是,昨天太浪了,没发现你家奶妈很辛苦吗?"

  "啊?"金涩王子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自家小队的奶妈——雷池。

  "输出高是好事,但是你要时刻记住自己是个脆皮,别一个劲往前冲,你血线一低,奶妈压力就很大了。别以为你浪是自己的事,团队是整体的,你影响到奶妈,奶妈会影响到mt,mt带着整个队伍,一个不注意就能崩盘。"千里说。

  雷池就在不远处,尽管两人是凑到一边独自对话的,可雷池也听清了他们的声音,当下感动得不能自已——他最喜欢这种贴心的奶妈之友了!通常奶妈的苦和累只有自己知道,进展顺利时,最出风头的是输出,战况失利时,就显得好像都是奶妈的错似的,谁死了都找奶妈,各种累觉不爱。他还特烦那些一出状况就一个劲喊治疗治疗的,你就是不喊我也一直在治疗好吗!你以为我声控的还是什么?大吼一声就能爆发小宇宙了?

  想到这里,雷池望了望白夜行的奶妈——修罗。一直听说白夜行的人员水平参差不齐,其中那个奶妈就是负责拉低平均值的,可副本进程中倒没觉着他有多坑爹,敢情是一直被队友照顾着啊!哎,真幸福。。。。。。

  “不猥琐你好意思说自己是远程?”最后,千里一句话总结了中心思想。

  金涩王子默然地听着,不敢反驳。可是……他心中嘀咕,千里说别人浪最没有说服力好吧!全场最浪的就是他了!明明也是脆皮,却没少见他蹿到前线,对人也好对怪也罢,时不时就露两手弓箭手专属的近战打法……就他这样来教训别人没问题吗?!

  ……没问题。因为千里从来没挂过。

  不然金涩王子也不会把这些想法都硬生生憋回去了。

  他暗暗发誓,什么时候等他也成为称霸一方的大神了,他也要收一箩筐的小徒弟,然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人齐,出发。这次来到了命运之塔的第二层,也是一个没什么实体感的魔幻空间,主色调为黄色,摆设做了些改动,不再是铁索桥了,而是一个个浮空的小岛,大小不一,有的也就一个房间的面积,有的宽敞到能跑马。每一个小岛上都有传送门,大多为两个,少数三个,更少数的达四个,这些传送门传送的地点和方向不定,未必是下一个小岛,也未必是往前的,偶尔幸运女神买个萌什么的,他们直接就能给传送回起点附近。

  "考验记忆力的时候到了。"千里说。

  "什么考验记忆力,"修罗一脸沧桑,"这简直是考验人性。。。。。。"

  那么多路线,怎么可能记得住?

  "不用那么麻烦,"路娜娜已经拿出了纸和笔,"做好笔记就可以了。"

  "对哦!"修罗恍然大悟。

  "啧啧,"寂寞成灰摇头,"我家娜娜要不在你们都生活不能自理了。"

  "说得你就能生活自理一样。"千里说。

  这些小学生之间的拌嘴已经是家常便饭,大家都习惯了,也不管他们嚷嚷什么,该前进就继续前进。

  在25人的共同努力之下,他们见到了第二个小boss——一个蛇发女人。

  "美杜莎。"无咎第一个反应过来。

  "有点耳熟。"有人应道。

  "好像也是希腊神话的?"路娜娜问道。

  "是,也是一个悲剧人物,她的故事有不少版本,我比较记得的一个是,美杜莎是在神庙侍奉的雅典祭司,本来貌若天仙,后来被海神波赛冬奸污了,祭司要求保持处子之身,雅典娜认为美杜莎失去了贞操还苟活于世不够坚贞,迁怒于她,于是把她变成了蛇发女妖。美杜莎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很丑的女人。"无咎说。

  "。。。。。。好惨啊。"路娜娜感慨道。身为女人,她对美杜莎的悲戚之感必定更为浓厚。

  "命运之塔里的boss,我估计还会有一个俄狄浦斯王。"无咎说。

  "这又是啥玩意儿?"千里傻眼。

  "要论希腊悲剧神话,这个可能得算no1。"无咎说,"很有名的杀父娶母的故事。有兴趣的话,自己回去百度一下。"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