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反正这盘是输了,等千里也被秒了,就顺理成章地退游戏吧。````两人默契地如是想。

  不是他们想认输,而是敌我战力太悬殊了,这种坚持没有意义啊。

  千里的出现非常之突然,计算好技能的极限射程后,在跑动中法杖一挥,哗——银色魔法飘出,覆向魔法坛。

  技能——化雨!

  在后面看着的两人有点崩溃,白酒说得没错,目前为止,他们只见千里使用过这一个技能。

  由于对方五人几乎都挤在一块,千里这招一下就命中了全体敌人,啪地招呼在他们身上,无奈血条也就意思意思地滑了一下,形成不了多大的威胁。对面一瞅,哎玛,又是那个浪得不行的家伙,一个人就想夺回阵地?太天真了吧?

  一个人头分,不拿白不拿。五人的算盘很简单,估摸着对面不晓得咋地内讧了,一下子退了两人,优势大成这样,还用得着什么战术?如果对面坚决不投降,就一个个魔法坛打过去,途中遇敌就打,反正怎么着都能赢。无论如何,第一局是躺赢的节奏了。

  所以那边想也不想就有两人追了上来,其余的人接着应付魔法坛和守卫怪。千里离魔法坛不远,周遭的视野也一目了然,没有队友,就算有埋伏,短时间也赶不来,二打一,够了。两人一个近战一个远程,都是刷刷两下,瞬间使出位移技能,紧接着,远程玩家的技能先到,千里脚下的地面霎时浮现出一个泛白的圈子,一阵寒意自脚底钻来,千里当即一个翻滚骨碌碌闪到一侧,然而架不住这技能范围太大,还是沾上了一些霜气。

  也是减速技能。

  可千里的速度丝毫没有减缓,该怎么活蹦乱跳还怎么活蹦乱跳。放技能的那人愣了一瞬,他的队友则不管不顾,直接原地起跳,转眼就出现在了千里上空,握着手中长枪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往千里戳去。这一枪,若直接命中,会将敌人击倒在地,若没有命中,则会产生强劲的冲击波,附带击飞效果,是一个极其强力的控制技,冷却也不短。那人一心想着要揪住千里,他们在人数上有压倒性的优势,考虑的已经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而是要拿到这个击杀或助攻的问题了——kda可是排名的一个参考数据啊。

  真凶啊。千里心里嘀咕一句,仰头扫了一眼来人,千钧一发之际往右后方一跳,避开了枪头。对方这个技能他不熟悉,面对近战玩家,首先不被武器碰到肯定是对的,然后就是提防一些额外效果,像剑气、冲击波、附带的魔法气流等都是家常便饭了。

  说来就来,对方的长枪恶狠狠地戳到地上,嘭——一股冲击波爆发开来,千里若不使用位移技能,是来不及逃出冲击波的范围的。

  不过,他也没有位移技能。

  冲击波毫不留情地扑到了千里身上,喷得他刘海都翻天了,生命也被削了一小截,可千里不但没有被击飞,转身就蹭蹭蹭地溜开,把那人又甩下了一段距离。

  。。。。。。怎么回事?

  不仅那位长枪小战士和他的队友傻眼了,后面的酱油君和我是豆豆也目瞪口呆。

  对面完全控他不住!

  可千里没有全速逃离,跑了两步,回头又一挥法杖,银色魔法再度挠了那两人一脸。

  标准的放风筝姿势。

  太过分了!

  长枪小战士怒了,千里打人是不疼,但是神烦啊!被这么挑逗,身为近战的尊严何在!“抓住他!”他大吼一声,一提家伙,大跨步奔了过来,今天就是追到这地图角落他也得干掉这丫!

  身后的队友听到了,又过来两人,只留下一人继续攻击魔法坛。都打到一半了,如果半途而废,魔法坛会自动回复血量,更会重新召唤守卫怪,谁都不喜欢做徒劳无功的事。

  他们也计算好了,对面最多出现三人,四打三,绰绰有余了。

  千里继续且退且战,但是酱油君和豆豆越看越懵,**?千里不是跑往他两躲藏的方向,而是撤向了另一边。

  我是豆豆和酱油君对视一眼,齐齐无言,他们至今吃不准千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他角色的设定吧,离奇得不行,行为也各种诡异,可他先前那番话又确实头头是道,至少感受得到他不想轻易放弃的心情。可这情况。。。。。。他是忘了自家队友埋伏的位置呢,还是被四人逼得实在无路可逃了?

  “咱们。。。。。。怎么办?”酱油君幽幽问道。

  “额,再,再看看吧。。。。。。”我是豆豆也极其汗颜。

  “他挂了就投了吧?”酱油君提议。

  “成。”我是豆豆点头。

  “哎——?”酱油君忽然疑惑道。

  “什么?”我是豆豆顺着他视线看过去,被四人追了一大圈的千里,终于改变方向——往他们所在处奔来了!

  这追捕的过程中,千里的血量被耗了一半左右,然而他依旧一副笑傲江湖的不以为然,还坚持着跑几步回手放个技能的节奏。若按这趋势,千里再风骚也迟早死路一条,他的敌人这样认为,他的队友也这样认为。

  忽地,千里仿佛顿悟一般,又一招化雨挥出去后,转身猛地加速了!

  撩了就想跑?!迟了!那个长枪小战士恰好位移技能冷却完毕,又是一记飞跃,转瞬就窜到了千里头顶。

  枪尖将至!

  砰——!

  千里没有及时躲开,长枪刷地刺穿了他的身体!

  他的血量哗地又削了一节,但他的脚步并未停止——他没有被击倒,而是仍在前进!

  比起愤怒,长枪小战士这次更多的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惊讶——他这明明是强力控制技,为何那家伙丝毫不受影响?

  千里头也不回地逃跑得异常坚决,似乎明白到自己已无胜算,长枪小战士正满含一腔怒气无处发泄,想也不想便果断地全速追了上去,一应位移技能都丢了出来,控不到你,我tm戳死你!

  还有,等这盘结束了得找客服投诉一下bug。。。。。。

  奈何千里的移速快得跟飞似的,那人破釜沉舟地冲了一段,也没能彻底贴千里的身。

  千里跑着跑着,猝不及防地脚步一顿,猛一转身,法杖威武地一指,一道银白色的蓝光飞出。

  妈的,又来?长枪小战士异常不耐烦,压根没停步,该怎么冲还怎么冲。千里的化雨他前前后后吃了好几次了,范围太广,想避开太费劲,反正伤害不高,就那么点减速效果,他都不想去管了,得,咱就赛跑吧,看你还能逃到世界尽头不成。

  条件反射地冲了几步后,他隐隐意识到哪里不太对——嗯?那道魔法光芒,好像变了?

  ——不是变了,是换了技能!

  靠!

  长枪小战士还没来得及骂出声,光芒就覆盖到了他头上,霎时整个人动弹不得,定在了原地。

  技能——夺魂,晕眩技。

  “打他打他打他!”千里一阵大喊。

  不用想,这就是信号了。恰在近处的我是豆豆和酱油君精神一振,不敢怠慢,当即一跃而出,把所有输出技死命地往那位倒霉的哥们身上砸。

  这一刻,他们也突然明白了,何以千里要绕那一大圈——一个队伍里每个人的移速因装备与位移技能的差异都不尽相同,因此千里要利用足够长的路程来制造敌方队伍成员之间的距离差,跑在最前面的人,就会成为落单的那一个。

  真是一个心机boy啊。

  这短暂的晕眩时效里,但见那人的生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下滑,在毫无还手之力下经受两个dps的集火,怎一个酸爽了得。那人明白遭遇了埋伏,仅剩的一点理智告诉他一打三刚不太过,于是待晕眩一结束,马上转身就想溜。

  “哎哟,想跑?”千里还有空闲嘲讽一句,抬手又一挥法杖——技能,化雨。

  那人快哭了。

  为了追千里,他刚刚才把位移技能都交了出来,没想到那丫如此心机,趁这当口埋伏他!简直丧尽天良!现在可好,没有位移技能可用了,又被千里粘着不断减速,他感觉自己就跟慢动作回放一样,有种负重20公斤徒步的快感。

  不过,他们仍占优势——队友就在身后,支援指日可待,残血反杀不是梦!

  这么想着,他满怀期待的目光飘向了队友们的方向,这一望,心都凉了——我了个去,你们散步过来的吧?!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被围殴的队友,处于你攻击范围之外。

  却不知与此同时,他的队友比他更无奈,这二货,队里他腿最长,一路上也是他追得最欢,刚才更是刷一下就把其他人都丢身后了,结果被敌人逮了个正着。他们只希望这货能撑到他们赶来,倒不是有多心疼他一条命,是他一条命就是特么一分啊!

  千里的三人小队不依不挠地追击他,先前还斗志缺缺的我是豆豆和酱油君此刻紧紧地盯着长枪小战士的血条,恨不能盯出个窟窿,或者使用意念力让它降得更快一些。

  30%。。。。。。

  25%。。。。。。

  20%。。。。。。

  他们孜孜不倦地输出着,仿佛用尽平生的能量,那人也坚持不懈地朝着队友们的方向移动,就看哪边更快一些了!

  作者有话要说:继浪了几天之后,云导复活啦!

  继续投身入伟大(?)的修文事业中。

  事实证明,只要不摸鱼,速度还是有保证的……

  好多话想说,但是每次发文的时候又懒得打字(嘤)

  等我修完文再一并说吧

  存稿君快精尽人亡了,希望不断更(躺平)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