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道?”千里一愣。

  “屁话,你们那动静还有谁不知道?怎么着,要不要本大爷我帮忙啊?”丁香之吻得意道。

  夜猫子哪里都不缺,白夜行基地所在处又不是方圆百里只有他们一家,别家公会的玩家瞅见这阵仗还以为是打boss呢,可不都来验证一下么,凑近了一看,更不明所以了,见过吵架的,没见过挑深更半夜吵架的,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儿转眼就上了论坛,愈发热闹了。

  “你边儿去,这是咱的私事,我跟你说啊,你们别瞎掺和。”没想到千里一口回绝。

  “哎哟,翅膀硬了,敢嫌弃我了?”丁香之吻嚷道。

  “一向嫌弃你。不跟你废话了,再见。”不等丁香之吻回应,千里就挂断了通话。

  是的,这一场公会战,是白夜行和月之国之间的私事,不能找外援。

  丁香之吻是打算助白夜行一臂之力的,他们不是盟友吗?这不就是盟友该做的事吗?如若诸神黄昏还不够,无咎甚至可以向joker求助,醉西楼也必定不吝于帮他们一把。但是不行,这些不仅于事无补,还会令事态恶化。

  无咎决定要打的时候,千里就明白他意思了。

  确实,面对月之国的叫嚣与挑衅,白夜行完全可以直接下线一觉睡到天大亮,让月之国守着个空无一人的基地骂去呗。他们即便要堵门又怎么地,能堵一辈子不成?他们就啥事也不干跟白夜行耗着?越激烈的情绪越容易消退,兴许第二天他们就没心情追究了。

  然而,深想一层,这样的后果,愤怒是褪去了,却会积下更深的怨恨与鄙夷。白夜行倘若避而不战,双方是能将损失降到最低,月之国更不能啥事也不干跟白夜行干耗,但他们的妥协必定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此以后,月之国对白夜行的芥蒂恐怕就挥之不去了。

  月之国憋屈,白夜行也不见得好受,在对方公然的宣战下,他们却当缩头乌龟,不论出发点是什么,都会打击到白夜行的士气。情感的洪流已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与其拼命地堵塞,不如畅快淋漓地发泄一番。

  没错,就是要在最热血的时候做最澎湃的事情,就在这个节点,痛痛快快地干上一架,不追究对错,不担心得失,不计较输赢,也算是白夜行给月之国的一个“公道”——他不会说他们错了,这本来就是游戏规则的一种,但他们做的事,他们承担后果,竞争的世界,用实力说话。打过这一架,谁也不欠谁,握握手依旧可以是朋友。

  叮——无咎收到了系统提示。

  来自月之国的请求。

  不,应该说是来自月之国的宣战,公会宣战。

  无咎笑了笑,果断地点了接受。

  月之国和白夜行,正式进入交战状态。

  所有公会都可以对任一特定公会宣战,对方有权接受或拒绝。如若接受,那么双方进入交战状态,两家公会的成员互相杀戮都不会对善恶值有任何影响,亦即不会红名。如若被拒绝,宣战的一方也可以强行宣战,双方依旧会进入交战状态,但强行宣战会扣除公会大量的声望值,而公会声望对成员的个人声望也有相当影响。公测至今,月之国是大公会中第一家行使宣战功能的公会。

  其实,月之国的会长也很无奈,这群报仇心切的家伙,他拉都拉不住,总不能强行下令让大家解散,唉,没办法,让他们闹一次吧……该来的躲不掉。宣战不是因为他仇恨白夜行,而是要尽量减轻这场闹腾的代价。

  无咎又让修罗发一条飞鸽传书,让白夜行上下全员都佩戴上自己的公会标识。今天,他们谁也不伪装,他们就是白夜行。

  “好了。”一切准备就绪,无咎对千里说道。

  “兄弟们,上!”千里张开龙翼,哗一下飞了起来,自半空中迅速地张开长弓,拉弦射箭——砰!火光燃起,浓烟四散,炸开了月之国的人群,战争的第一枪,打响!

  “哦——!!!”震耳欲聋的呐喊响彻大地。

  战术?不,这一次不用战术了,上去就是干!

  该猥琐的时候,他们猥琐,该坦荡的时候,他们坦荡。

  “杀——————————————”

  dft史上第一场不是在boss倒下前而是在boss倒下后的boss大战就此展开。

  也是dft史上最无目的无组织无纪律、最义无反顾、最惨烈也最疯狂的大战。

  谁也说不清自己为何而杀,但谁也不能停下,不知何处是终点,不懂何时是尽头,挂了就复活再来,这一夜,受过的伤都是勋章,尽管无人监督,却谁都不愿也不会做逃兵,逃得过世人的眼睛逃不过自己的耻辱,躲得了江湖的审判躲不掉自己的诘问。

  战火只燃烧在白夜行门前,它的故事却传遍了大地。

  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好奇心。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窗边,沉寂的手机忽地亮起,传出温婉袅娜的歌声,低低地唱着,回荡着,流连着。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抓过这薄薄的长方形物体,拇指一划,“喂?”

  “老成!”对面猝不及防的一声吼吓了他一跳。

  空城绝唱闭着眼睛皱了皱眉,这小子,自己喜欢熬夜就算了,可晚上11点后就不该给人打电话了,这样的基本社交礼仪他怎么老不注意呢?

  若不是身为会长责任重大,他说什么也不会开机睡觉,简直找虐。

  “老成!”不等空城绝唱开口,西陆就接着叫嚷道,“你快起来快起来!上游戏!我靠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你肯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月之国跟白夜行打起来了哈哈哈哈哈哈——你快来现场看看——好蠢哈哈哈哈哈哈哈——”

  “……”

  “老成?老成你在听吗?”西陆笑够了,听那头没动响了,赶紧问道。

  “打起来?什么意思?”空城绝唱问道。

  “靠老成你智商退化了啊!就是打起来了啊!好像说月之国直接堵白夜行门口了!后来两边就干上了!场面壮观啊!跟当年你们和神之光有一拼!我感觉这是要出大事啊——”西陆还在喋喋不休,空城绝唱打断了他,“知道了。”言罢,利落地按下结束通话键,手机往床头桌一搁,起身,开电脑。

  两个大公会开战,这已然不是八卦的级别了,搞不好会影响到公会势力的格局。

  不止纵横和战神王朝,其他稍微算得上实力公会的都没放过这热闹,纷纷大半夜不睡觉上线来围观。而对于醉西楼的joker、海天一色的金涩王子意欲提供的帮助,无咎和千里都直言不讳地拒绝了。

  白夜行的门前血雨腥风不曾间断,远处则来来去去地有玩家张望、议论,世界论坛是最热火朝天的地方,没多久,论坛第一页就全部被此次战争相关的帖子刷爆了,最热门的话题无非是两家公会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很快有人提出了关键信息——不久前白夜行拿到了太阳神阿波罗的首杀。但是白夜行抢到首杀又不是第一次,boss战更是司空见惯,回回都有个输赢,不至于这么苦大仇深吧?由此,众人都嗅出了一种“阴谋论”的味道,大多认为此事另有内情。

  可以说,这一夜的dft大地,比以往任何一个节日都更火爆。

  这场看似没有结尾的战争,还是迎来了结尾——在第一缕晨光升起之时。

  因为,周一,要上班上学了。

  于是,曾牛气冲天的叫嚣变成了这样的对话——

  “靠,要迟到了!你等着,我今晚回来再打趴你!”

  “妈的,下次能不能挑个周末打?”

  “今天要测验我草……”

  “我要死了,我得回去补觉。”

  酣战一夜,大家确实也精疲力尽了,都心照不宣地见好就收,毕竟激情过后,理智就回来了,意思意思互相再怼几句,便拾掇拾掇,各自打道回府去也。

  人群渐渐散去,独余清晨的静谧,杀戮过后的土地狼藉而萧索。

  真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始作俑者千里一觉睡到了晚上。一上公会基地听大伙一说,才知道他们两家公会是消停了,外界可远远没消停。

  “大神,我们出名了!”33像跟千里报喜似地。

  “嗯?我们不是早就出名了嘛。”千里不以为然。

  “你们还很自豪是吧……”修罗幽幽道。他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为什么不睡觉!为什么不好好玩游戏!为什么非要同归于尽!现在好了吧,全公会的属性红彤彤一片,他们满级玩家本来就没别人多,如今是雪上加霜。

  “我们是真出名了,月之国也出名了。”蚊子也说道。

  尽管当事人缺席,人们还是在论坛上瞎起哄了一整天,探讨两家的恩怨情仇,还有人叫喳喳问两家什么时候再战,云云。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