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那里这种大房子不少吧?”千里说。

  修罗一脸忧伤, “我那寸土寸金啊,比起我们S市的房价都算是便宜哭了。”

  “哈哈哈, ”千里笑道,“反正都跟我没关系。”

  两人帮着修罗把行李提到主卧, 房间比客厅更简洁, 放眼望去只有一张床,“刚起步, 很多东西没有准备, 先将就一下吧。”无咎说。

  “没事没事, ”修罗赶紧摆手,“无咎你一个人做了这么多,我们不好意思才是,接下来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啊, 我也来帮忙。”

  两人客气的氛围看得千里十分别扭,忽然, 修罗视线一转,落到千里身上, 几步走过去, “第一眼我就奇怪了……千里你这睡衣是在卖萌吗?”说着还揪了一把他屁股上的毛球, “看不出你有这嗜好。”

  “靠!别动手动脚!”千里赶紧闪开, “不能怪我, 都是无咎的错!”

  无咎一脸淡定地不打算解释。

  “哈哈哈我要发微博——”修罗拿出了手机。

  “你敢!跟你不共戴天信不信!”千里嗷嗷叫着往无咎身后躲。

  “别跑呀,咱吾名之族就差个吉祥物了——”

  几人闹了一阵,在千里的誓死抵抗下修罗暂且罢休了, 但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总令千里毛骨悚然。“这就是传说中的电竞生涯啊……”修罗感慨道,“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过上这种生活。”

  是啊,电竞什么的,离他原本的生活轨迹远得不是一点半点。

  “别这么多感慨,”千里非要打击他,“我们这只是草根版的。”

  “嗯,”无咎接道,“现在的电竞俱乐部已经很职业化了,我们先不说硬件,成员除了我们自己就啥都没有了,看着像过家家吧。”

  “还好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修罗压根不知道所谓俱乐部是啥样的,他觉着吾名之族没毛病,“反正重点是比赛不是吗?”

  “是的。”无咎说。

  “过家家没什么不好啊,”千里说,“我们这应该叫返璞归真。”

  没有老板,没有投资,没有正规赞助商,完全出于兴趣而自发组织的职业战队,是最初的模式,那时候很多人还没有以电竞为职业的概念。现在这样的队伍几乎没有了,即便有,很可能也挤不进那个残酷的赛场,职业和业余之间的鸿沟,大得让一般人都难以想象。

  商业化的电竞行业,让这一领域蓬勃兴起的同时,也夹杂了些许不再纯粹的无奈。

  “不管怎么说,现在电竞的发展利大于弊,”无咎说,“以前的电竞选手很苦的,他们都是小孩子,不懂争取权益,工资一两千都很正常,生活条件也很差,甚至有些公司会克扣拖欠工资,他们却要为此付出所有的心血,职业寿命也很短,打不出成绩的话,那几年就算是浪费了,该上的学没上,以后的路很难走,简直算是孤注一掷的选择。”

  “这么惨……?”修罗呆呆道。

  “现在好多了,国内的工资四五千起步吧,大神级的上万也很多,但这条路必定不好走,竞技的精神压力很大,来自队友的、教练的、观众的,最后夺冠的选手,不仅仅是水平出众,而都经过了千锤百炼。”无咎说。

  “这只是我的感觉,”无咎又道,“我还没有亲身经历过。”

  “放心,”千里灿然一笑,“我们会经历的。”

  拿青春去赌明天,那又如何?

  只要能站在赛场上,多比一场,再多比一场,于他们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

  “嗯。”修罗郑重地点头。他相信,他们会经历的。

  千里严重觉得撒网式的招人方法不靠谱,干脆在排位赛里留意起各种有潜力的玩家,他们只是要两个人——人再多就养不起了,千里就不信自己挖不到了。

  要挖人的不止是千里,还有无咎。然而,无咎和千里的方向不同。

  收到无咎的好友请求的时候,桃之夭夭一阵受宠若惊。

  大神主动找他?!这是什么节奏?!

  桃之夭夭说不上吾名之族的粉丝,可他确实最看好这个公会,他们做到了很多理论上不可能的事,让自诩在网游界非常资深的桃之夭夭大开眼界。桃之夭夭通过申请后,无咎开门见山地约他当面谈一谈。

  为免引起围观,两人选在了第三层远郊的一个小亭子里见面。桃之夭夭心情十分忐忑,大神要跟他谈什么呢?难道……难道是邀请他加入吾名之族战队?!哎呀妈呀,他多年的美梦终于要成真了吗?!

  桃之夭夭一边瞎想一边偷笑,完全没留意到无咎已至跟前,“你好。”无咎礼貌地打招呼。

  “啊——”桃之夭夭猛地回神,“大神你好!”

  两人坐下后,无咎直切主题,“我们吾名之族要参加LDM首届职业联赛,这件事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

  “我想先问一下,你现在还没有加入哪支战队吧?”

  “没有没有!”桃之夭夭小鹿乱撞。

  “我觉得你很有能力,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当我们的——”

  有!

  这个字已在桃之夭夭嘴里呼之欲出了。

  “数据分析师。”

  ……

  啥玩意儿?

  不是去当选手吗?数据分析师是什么鬼?

  绝大部分玩家打游戏都是凭感觉的,每个技能的伤害量,冷却时间,装备和技能的加成效果,魔力损耗速度,等等等等,都是玩多了,经验足够丰富,能在一瞬间作出判断,这就是老手和新手的区别。

  然而赛场和平时不一样,职业赛场上是最高水平的较量,天赋和练习量或许差之无几,任何一点点对夺胜有利的因素都一定要争取,凭直觉的判断再准确也有个限度,而数据是不会骗人的,不存在“我觉得行”,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零点五秒的误差,都有可能决定一场胜负。

  不仅要分析己方,还要分析敌方,尤其LDM个性化的职业体系,对手的资料异常重要。除了参赛的选手,一支战队的标配人员无咎能省则省,唯独数据分析师不能缺,他们自己不是不能做这工作,别人不说,千里绝对有这能力,可收集、整理、对比、分析成吨的数据极其耗时,他们浪费不起那么多时间。

  桃之夭夭当然清楚数据分析师的职责,这可不是随便来个谁都能胜任的工作,一个卓越的数据分析师分分钟能带给队伍飞跃性的战术提升,桃之夭夭是无咎心中的第一人选,他说桃之夭夭很有能力,不是客套话。

  可这不是桃之夭夭想要的啊!

  见桃之夭夭不说话,无咎接着道,“我们大本营就在S市,不过你不一定要搬来,薪酬方面……我们暂时给不了太高,但是既然你看到了我们的潜力,应该也信得过我们的实力,我们不能允诺现在,我们只能允诺未来。”

  “额……”桃之夭夭不知该说什么,他犹豫的点不在无咎说的那些……年少时起他就有个电竞选手的梦,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以铁铮铮的实力证明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青春吗!

  问题在于……没有战队看得上他。

  桃之夭夭很忧伤,他就是传说中那种,只有意识,没有操作的人。

  桃之夭夭的游戏意识向来很敏锐,他上手每一款游戏几乎都很快,前期虐中低端玩家往往虐得很愉悦,而一进入高端层面,桃之夭夭便顿感力不从心,关键的所在他很明了——时常是他反应不够快、操作不够精准而惜败,这样的操作,放到职业圈,就是没有操作。

  硬生生地碰到了自己的天花板,还很有触感那种。

  桃之夭夭生无可恋,一度连游戏都想放弃了,后来又觉心有不甘,他心中明明很多想法,自己却施展不出来。不知何时起,桃之夭夭偶尔会做些脑洞突破天际的攻略或解析,聊以慰籍自己空虚的心灵。没想到,他的见解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这给了桃之夭夭源源不断的动力,仿佛又找回了自己的价值。

  尽管如此,电竞梦他也没有彻底放下,如今,他已处在电竞年龄的尾巴,眼看就要彻底与这梦想无缘了……无咎冷不防地给了他一个希望。

  又亲手捏碎……

  苍天啊!

  桃之夭夭一脸便秘般的纠结显露无疑,无咎不打算强人所难,接受一份工作毕竟不是什么儿戏,最后,无咎让桃之夭夭考虑几天再给他答复。

  无咎和千里能看上的都不是泛泛之辈,比如这会儿千里正在拉拢的,是一个曾交过手的强敌。

  野狼。

  公测初期竞技赛里遇到的对手,那一场无咎、千里、修罗三人输给了对方,五个人中,千里只对野狼留下了印象。这是个猥琐得来却很有想法的人,当时表现得挺勇猛,意识也很到位,千里喜欢。很多人都误解了,猥琐和怂是两码事,猥琐可以,怂就不能忍了。

  可是,野狼所在的公会除了在竞技赛里大放异彩了一下,之后近乎默默无闻——相比起闹得风风雨雨的那些大公会,往这种小窝里挖人,成功率是最高的。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