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我们开了个好头, 辛苦了。”无咎说。

  得到队友们的一致肯定,修罗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紧张得心脏都要蹦出来了,生怕自己一个失误导致功亏一篑——桃之夭夭的分析对了一半, 这张图修罗练了不知多久, 满怀套路,可成功用出来的大概只有50%, 有些地方是运气, 有些地方是歪打正着, 有些地方是临场应变……好歹是胜出了。

  “好,”桃之夭夭宣布道,“单挑赛第二场的地图出来了——是擂台场!这是单挑地图最简单粗暴的地形,如无意外, 双方应该都会派个近战。”

  薇薇:“会不会看到队长对阵队长的局面呢?”

  桃之夭夭:“几率很大,吾名之族的无咎和浩瀚盟的东风行都很适合这张地图。”

  薇薇:“双方名单确定了, 吾名之族派出了无咎!浩瀚盟这边派出的是——老九,是个近战选手。”

  桃之夭夭:“我想说这个应该还是田忌赛马的原理, 不过这话先缓一缓, 说不定又有惊喜呢。”

  然后桃之夭夭又毒奶了。

  虐杀不至于, 但无咎以肉眼可见的优势毫无悬念地推倒了对面。

  单挑第二场, 吾名之族的无咎胜出。

  直播平台的弹幕都炸了, 一部分是吾名之族的粉丝,一部分是揶揄桃之夭夭的——“桃爷666”,“桃爷是要达成毒奶成就吗?”, “桃爷药不能停”,“桃爷预测一下明天的比赛,我的龙币竞猜就指望你了”……

  此时此刻桃之夭夭还看不到,仍异常淡定地和搭档薇薇谈笑风生,“哎呀,2比0了,这下浩瀚盟很被动呀,吾名之族再赢一场就拿下第一局了,后面的团队赛浩瀚盟将承受非常大的压力。”

  薇薇:“嗯,第三场东风行该上场了吧?”

  薇薇猜对了,下一场浩瀚盟祭出了王牌——队长东风行。

  吾名之族这边呢?

  又是个出人意料的成员——33。

  这还是吾名之族选的地图,理论上对33有利,33在嘉年华活动的守擂胜率之低是有目共睹的,这点桃之夭夭和薇薇都清楚,可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又有过修罗的先例,两人不敢下笃言了,“桃爷,你觉得这回吾名之族又会上演什么套路呢?”薇薇问道。

  桃之夭夭:“33是恶魔……除了自爆流我暂时想不出别的玩法,你认为呢?”

  薇薇:“同感,自爆流是恶魔标准打法,前期肉后期输出的MD流只适用团战,可是万事皆有可能,所谓流派都是玩家创造出来的,两位选手都进入地图了,让我们对他们接下来的表现拭目以待。”

  桃之夭夭:“两人在地图正中相遇,都没有要避战的意思,上去就是干!东风行取得了先手!33被压得有点难受!”

  薇薇:“这种场面还算是正常的,毕竟恶魔前期不好打吧?”

  桃之夭夭:“是的,现在是恶魔的疲软期,可以说等33的血量下到50%以后真正的战斗才开始,到时候的节奏瞬间会以指数级上升,比的就是硬性操作了,看谁更早一点把技能用出来。”

  33不是被压得有点难受,是相当难受,他掉了一半血的时候,东风行的生命值还在85%。

  不过这35%的领先着实不算什么,恶魔打的都是最后一波,不成功便成仁,前期打得再顺,都保证不了结局,这就是对战恶魔的不确定性。

  “好!”桃之夭夭一声断喝,“33的血量40%了!输出明显拔高了!一刀砍在东风行身上很疼!形势胶着起来了!咦——东风行退了!东风行先退了!残血的恶魔实在凶残!”

  东风行一跑,33二话不说就追,鉴于要配合自己抓人一套秒的战术,33的位移技能也不是盖的,几段位移衔接起来不难,“33追得很凶!快贴上了!就差一扑!能不能扑中!”

  33知名度不高,加上这是首届联赛的第一场,观众们对绝大部分选手一无所知,桃之夭夭的敬业就在于,得知自己将讲解哪些战队的对阵时,他就一一去搜集资料做足了功课,团队的风格、惯用手法再到个人的偏好、特性及常用技能等都加以了解,免得届时无话可说。扑杀接上魂祭,是33的核心连击,扑杀是个可破霸体且不能被净化的强控技,除了躲避别无他法,因此,一旦被33扑倒,很大几率再也起不来。

  “扑上去了——没中!!”桃之夭夭嚷道。

  “差一点点啊!”薇薇也扼腕叹息,“刀尖几乎差一厘米就碰到东风行了!”

  “这无解啊,”桃之夭夭说,“33的位移和扑杀都交出去了,再想控住东风行来一套爆发不太现实,很容易没带走对面先带走自己,这里没法继续了,最好先防守一波。”

  薇薇:“嗯,33深知自己的弱点,立刻后退了,但东风行追回来了!”

  桃之夭夭:“这个反追太果断了!东风行一秒都没有犹豫啊,闪开一个扑杀马上就回头了,根本不给33一点点的机会!”

  薇薇:“33能跑掉吗?东风行剑气斩出手了——”

  桃之夭夭:“就看走位的比拼了——没躲开!不是33走位不够风骚,是东风行太风骚了!闪电步法溜上天了!打了33一个措手不及!不过东风行的元素是主金副风,没有减速效果,33还是能跑!哎——33回头了?!”

  薇薇:“这,这回头有点看不懂啊——”

  之所以说看不懂,是因为33回头后不仅没能反打东风行,反被东风行揪住空隙刷出了一段连击。

  桃之夭夭:“谜之回头……”

  其实33前半段就打得特别谜,不然也不会被东风行压得那么狠,但两人没怎么强调这点,万一33是故意卖血扮猪吃老虎,解说的脸就会很疼了,可33理应进入自己的强势期了,依旧打得很谜……

  可不,回头后啥好处没讨着,让东风行挠去一截生命后,33并没有反击,而是又欢快地跑了。

  解说对此无法进行合理的解释了,好在战斗节奏很快,两人默契地把这点跳了过去。

  桃之夭夭:“我掐指一算,33的扑杀应该好了,新的一轮斗智斗勇又要开始了!”

  桃之夭夭刚说完,薇薇就接上了一句,“扑空了!”

  桃之夭夭:“……”

  心好累。

  薇薇:“上一次好像也不是运气啊,东风行是用闪电步法躲开的!”

  桃之夭夭:“东风行的闪电步法算得上是招牌操作了,华丽无比啊!”

  薇薇:“东风行的节奏把握得也很好,就等着33交出扑杀,33一没有技能他就开启反咬模式了。”

  桃之夭夭:“对,33情况不太乐观,但恶魔就是一个不到他彻底倒下都绝不能大意的种族,33要翻盘不是没有机会!”

  东风行来来回回,极其耐心地一截一截消耗着33的血量,总体趋于保守——不到他不保守,恶魔就是疯子,不能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他们。稳打稳扎,方为制胜之道。倘若一局下来苦心经营的优势被33无脑丢技能地一波反杀,东风行得活生生气死。

  是的,在他看来,33就是无脑丢技能而已,不懂走位,不懂判断时机,不懂何时进何时退,论意识和技术他自觉甩33九百条街,可忌讳到特定职业的威胁性,他还是得打得小心翼翼,显得他跟33好像差不多的水平,不憋屈是假的。没事,胜利能证明一切。

  33的生命值越来越低,眼看已到15%左右,这会儿的33无异于一颗□□,分分钟说爆炸就爆炸。

  桃之夭夭:“目测冷却好了!接下来这一扑是关键,若再扑不中,33的血量很难坚持到下一次CD结束——”

  薇薇:“扑空了!”

  桃之夭夭:“……”

  薇薇:“哎,这基本是扑反了,和东风行的位置有点远啊!”

  确实,前几次33哪怕扑不到人,也几乎都是擦着东风行身边过去的,这次扑了个风马牛不相及,差得不是一点点。“是过于急躁失误了吗?”薇薇大惑不解。

  桃之夭夭实在没法回答这问题,对这赛场他原本是抱着一种高端的心态来看的,像修罗、无咎的行为模式,他即便不敢肯定,也能分析出一堆技战术的东西,33呢……这位大爷,放过我吧。

  要说他就是纯粹不会玩……这实在不该是职业赛事的解说里出现的评论,可硬要赋予他点什么内涵……桃之夭夭着实没这本事。

  桃之夭夭再度装聋作哑,把话题往前带,“东风行强势反击!一剑!两剑!——33血条清空!东风行胜出!恭喜浩瀚盟!”

  东风行乃至浩瀚盟的人都松了口气,队长出马好歹顺利扳回一局,若单挑环节真让吾名之族打出3比0,浩瀚盟的脸往哪搁?

  这一场两人能叨逼叨的点不算多,除了最亮眼的东风行的闪电步法之外,贯穿全程的就是33的各种谜之行为——从走位到预判,不知是他打得稀里糊涂,还是大家看得稀里糊涂。于是,桃之夭夭和薇薇着重谈论的还是东风行的表现,让浩瀚盟的粉丝长足了脸。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