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千里之行 514.就是今天

  ,!

  为什么……有两个身影?

  一个即将被他攻击的千里, 和一个……此刻正瞄准着他的千里。

  我靠!

  金涩王子只来得及腹诽一番了,这念头刚一晃过, 一抹流星般的火红气流就砸上了他的胸膛,把他整个人往后撞飞了好一段距离。

  这次是真正的影分shen了。

  技能——龙息!

  历史总是一再重演。金涩王子看着纯净的苍穹, 听着充塞了天地的猎猎风声, 悲哀地回想起那一次野图战,千里也是一招龙息, 就把他置之于死地。

  不……怎能就此认输!金涩王子胸中的志气重新燃了起来, 从认识千里的那天起, 他努力的全部意义,就是今天!

  龙息击退的速度很快,快得连千里都追不上,这对金涩王子是个机会!轰然落地后, 金涩王子缓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千里没贴到跟前, 而是在不远处拉开了弓。

  嗖——

  嗖嗖嗖嗖嗖——

  千里手持短弓,攻势连珠炮似地汹涌而来, 金涩王子快速位移的同时展开了毫不相让的反攻, 然而, 没多久, 他就渐渐地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他很清楚为什么。

  千里也来了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记龙息近乎把他扔到了墙上, 那之后,千里的火力把金涩王子狠狠地压在了地图尽头那一小块区域里。没有足够空间去走位的弓箭手,等于废了一条腿。

  这回, 轮到千里放风筝了。

  千里在各种腾挪跳跃的飘逸跑动中把一柄弓舞得犹如诸葛连弩,人们但见各色羽箭往来纷飞,看得人目不暇接。比起金涩王子标准教科书式的风筝流,千里的风筝流少了点完美无缺,多了点放荡不羁,不如金涩王子那么严谨、那么锱铢必较,而更为随心所欲、恣意纵情。

  就好像,金涩王子射出的每一箭,都是为了伤害和效果的最大化,千里却并非如此,他纯粹是自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这当然是错觉,事实证明,金涩王子被千里撵得万分难受。

  场面没有很明显地一边倒,金涩王子似乎尚能一战,但他的内心一丝一丝地陷入了冰凉。

  希望绝大,失望越大。金涩王子许是对自己过于自信了,在看清了现实后,导致了巨大的落差,大得难以接受。

  千里是从一开始,就布下了整个局吗?

  长弓上场,一步一步地被他逼到地图边缘,又因长弓的攻速慢,技能消耗得也慢,故意以影分shen术为诱饵,留到最后出手,吊他上钩,近战一波爆发削残了他,再反过来利用这地形牵制得他寸步难行。

  换做任何一个别的对手,金涩王子都毫不怀疑这一连串形势的发展肯定混杂了不少偶然因素,唯独千里,他不敢下定论。

  是谁说过,害怕是因为不了解。可他的害怕,是因为了解。

  废话,他是亲眼见证过千里的心机的人……

  金涩王子一直认为,千里能用的套路,他也能用,千里能做到的事,他也能做到。他千方百计要与千里一战,不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么?

  结果,是千里生生地告诉他,他能用的套路,千里也能用。

  两人的血量差以不剧烈却无可避免的趋势渐渐拉开,砰——!千里又一箭射出,金涩王子紧簇眉头,在羽箭马上到达面前的瞬间往左一个翻滚,这个闪避的时机掐得很漂亮,然而……

  箭头猝不及防地一扭——噗!

  命中!

  技能——追风箭!

  金涩王子残存的一点血皮被清空,身体颓软地倒下。

  。

  千里站在原地,垂下握着弓的手,一抹清风拂过,吹起他的刘海,前一刻还在上演的生死之战转眼就烟消云散,不去看地上的尸体的话,这片蓝天与草原很是怡人。

  千里望向金涩王子,这是胜者的特权,败者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实话说,对这场,千里没有必胜的把握,金涩王子的悟性确是高得人神共愤,只用了一年,就从一个天然门外汉跻身到了职业赛场,甚至能与他平分秋色地争夺“国服第一”的名号。

  可是……

  天才也抵不过时间的沉淀。

  这不是真理,这是千里凭能耐打出来的事实。

  天赋点可以让你迅速强大,可以让你将理论分毫不差地实现出来,也许你考试能满分。

  而我能赢你。

  历经岁月的积累,才能洗去那股青涩的稚嫩。

  才能最终成就神话。

  我说过了吧。这条路很难走,难得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吾名之族以3:2拿下了单挑赛,千里的粉丝们尾巴都快翘上天了,在观众席里各种狼嚎鬼叫,摆明了是要嘲讽海天一色的粉丝。解说给予了千里高度的评价,还声称“主场优势对千里都是浮云”。

  这话虽夸张,却没毛病,千里打客场地图输过吗?没有!

  海天一色的粉丝憋气啊,忍气吞声地等着团队赛开局,海天一色可千万要先拿回一分!

  不幸的是,大家很快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

  金涩王子有点被千里打懵了。

  把锅都扔给他背貌似不公平,准确地说,是海天一色的士气整体都很低迷。原本,海天一色团战的方针之一是金涩王子负责掣肘千里,防止他暗搓搓地搞事情。可他刚刚才正面败给了千里,换谁这会儿都自信不起来。实则金涩王子很尽心尽力,强迫着不让上一局的失利影响到自己,无奈情绪这东西时常由不到人自由控制,在他不自知的潜意识里,他的焦心、忧虑、不安、疑惑、恐惧等等一口一口地噬咬着他,本来会出的技能,现在不敢出了,本来要用的战术,现在不敢用了,本来应主动打先手的节点,现在只敢打反手了……千里何其敏锐的人,能留意不到这些细节?吾名之族当即调整策略,一反常态地声势夺人,步步紧逼,恍如一条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巨蟒。

  终于,海天一色在单挑赛的连锁反应下没能力挽狂澜,被巨蟒吞了个一干二净,吾名之族只折损了一个修罗,就把海天一色团灭了,顺利得双方的粉丝都有点意外。

  本轮吾名之族的MVP是虫虫,她的双杀算不得惊世骇俗,输出量也不是最高的,但她每一次进攻——或说偷袭——都捏住了对方的咽喉,打出了致命的作用,从这方面考量,加上单挑的出色发挥,官方把MVP颁给了她。

  这是虫虫第一个MVP,也是第一次上赛后采访台,大家都以为天狼应该是联赛里的闷棍巅峰了——仅限于镜头前,虫虫则让人们见识到了什么叫人外有人……言简意赅到没朋友,而且那表情已然不是高冷了,是浑身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主持人不愧是主持人,顶着杀气拿出了职业精神,问出了一个重磅问题——“现在玩家之中有一个'战神榜',你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虫虫诚实答道。那个战神榜的评判标准是个人作战能力,天狼、女王都毫无争议地名列前茅,至于虫虫……咳,名次不提也罢。

  这排名依据的不仅是常规赛的战绩,还综合了从嘉年华到排位赛的表现,不一定100%准确,却代表了普遍玩家们的看法。

  “明天你们吾名之族就要对上奇迹了,单挑赛环节你最希望碰到的对手是谁呢?”主持人接着道。

  “醉凌云。”虫虫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观众席泛起一小片“哇”声。

  “如果真的对上了战神榜前三的醉凌云,会觉得更有压力还是更有信心?”

  虫虫看着镜头,静默了半晌,一字一顿地开口道,“我能赢。”

  醉凌云此时正好也看着比赛,虫虫坚韧的目光仿佛透过了屏幕,直达她的面前,那三个字清晰透彻地萦绕在她耳边,醉凌云不自觉地笑了,这妹子,她喜欢。

  常规赛第四周第七轮圆满落幕,这一轮过后,积分榜变化如下——

  神之光这匹疯跑的野马完全停不下来,以7连胜稳居第一位,紧随其后的是6胜1负的吾名之族,第一梯队的尾巴是三支5分的队伍:奇迹、醉西楼、海天一色。

  中游队伍分别是4分的纵横、蓝色骑士团、浩瀚盟和3分的战神王朝、横扫天下、末世名流,垫底的队伍则为2分的血色盟军、永恒和1分的龙翔阁、月之国、亡命军团。

  下游乃至中游队伍估计都不得安生,常规赛过去快四分之一了,1分、2分这种成绩,要挤进前八,往后的容错率可就非常低了。而高分队伍未必就高枕无忧,海天一色在吾名之族手下经历了惨痛一战,醉西楼也在备受关注的“强强对决”中碰了一脸钉子。醉西楼都等不到下周一了,当晚就召开了紧急战后会议。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