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说过多少次了, ”快速重放一遍和神之光的比赛录像后,JOKER说, “你们的任务是保护我,每个人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行, 追个残血追十万八千里远有什么意义?只要我一倒下, 比赛就结束了。”

  JOKER没有点名,可谁都知道, 他说的就是又狐。

  看到视频里又狐威风凛凛地大杀四方, 旁若无人地连砍三人时, JOKER差点崩溃——收残血是他一个软T该做的事吗?也不看看那会儿他正在另一边被归零虐得那叫一个苦不堪言!不同职业之间有相生相克是必然的,何况神之光强行将他们拉上车的那种高节奏打法完全不适合JOKER,他的作用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JOKER的苦逼谁人知啊!他一直觉得他的要求很简单——配合, 大局观,就那么难吗?那么难吗?

  常规赛——不, 排位赛的第一天起,JOKER基本就兼任了醉西楼战队的教练, 他终于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平生抱负了——打造一支理想的队伍。

  什么是理想的队伍?JOKER的定义只有三个字:执行力。

  JOKER也从小是个游戏少年, 他记得, 以前看某款热门电竞游戏的职业比赛时, 有一支战队令他印象极其深刻。那个队伍以压倒性的实力在常规赛打破了连胜记录, 总胜率高达80%,且最终拿到了全球冠军,那种让人心醉的光芒, JOKER毕生难忘。

  那个队伍的核心,就是执行力。它不像其他战队,总有那么一两个能让人津津乐道的特色选手,它的成员平均水平都够高,在操作、意识等方面没有明显的短板,却也没有鲜明的“王牌”或个性突出的“大神”。有些战队,一看到它,人们就会想起某个代表人物,而这个战队,一看到它,人们想到的则是它作为一个整体的强悍。“最强法师”、“最强辅助”什么的,可能大家会忽略它的成员,可它毋庸置疑是使人谈之色变的“最强团队”。

  是的,这就是理想的队伍,不需要太多个人的想法,只要给他们一个战术,就能完美执行,历史表明,这样的队伍,是不败的。

  又狐默默地听着JOKER的“总结”,他的朋友都了解,他是个脾气不错的人,少有与人争执。对JOKER,他素来能让则让。但说句心里话,JOKER那些自我中心的言论让他很不爽,好像世界就是绕着他转似地。然而,他们这个队伍,貌似就是绕着JOKER转的。

  不得不承认,JOKER的思路很有可取之处,遇到神之光之前,他们的常规赛之旅还算顺风顺水,非要说遗憾,就是没能像神之光那样6连胜。扪心自问,在16支战队之中,他们十分可圈可点了。

  又狐在醉西楼安身的过程有点小曲折。试训第一天,JOKER就直截了当地指出,他这个角色毫无用处。

  又狐目瞪口呆——JOKER不知道嘲讽脸吗?这特么在逗他?

  JOKER没空去管又狐的情绪,“你没控没输出,别人来打我你只能干瞪眼,有什么意义?”

  “我欺骗性很大啊。”又狐回道。

  “什么欺骗性?”

  “骗技能。”

  嘲讽脸不就是个人如其名的嘲讽体质吗?往往吸收成吨的伤害后残血落跑,搞得对面七窍生烟又无可奈何。

  “只要傻子才会把技能浪费在你身上,”JOKER毫不留情道,“会玩的根本不会管你,总之你这设定很尴尬。”

  又狐感觉他真的很尴尬。

  又狐无可反驳,但也不愿改变,内心已考虑着试训结束就另谋高就了,不知道哪家战队缺坦克呢……不料,老板不晓得是不清楚JOKER和又狐之间的不对眼,还是清楚却不在乎,二话不说就签下了又狐。

  除了改变风格,其他战术安排又狐都愿意服从JOKER,醉西楼在排位赛扶摇直上,在常规赛也表现不俗,胜利渐渐冲淡了两人的矛盾。

  碰上神之光,才发觉,没有冲淡,矛盾只是被塞到无法轻易看见的角落罢了,它始终存在着。

  次日,吾名之族的比赛在晚上,下午的四场是海天一色对末世名流、横扫天下对亡命军团、龙翔阁对战神王朝、纵横对血色盟军,官方直播5分的海天一色对3分的末世名流。

  海天一色迅速从昨天被吾名之族吊打的阴影中重振旗鼓,在与末世名流的争锋中获胜,横扫天下、纵横都没什么悬念地赢了垫底队伍亡命军团和血色盟军,总地来说,大体是高积分队伍打败了低积分队伍。冷门爆在了龙翔阁和战神王朝的对决,龙翔阁在常规赛第一轮拿到首胜后,被刷了个6连败,他们的乐师套路是很独树一帜,可回回如此就不新颖了,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打龙翔阁的针对性战术迅速被研发出来,由此,空城绝唱才提醒清明,穷则思变。

  空城绝唱大概是搬石砸脚了,龙翔阁痛定思痛后,循序渐进地做出了改动,不巧,战神王朝成了他们第一只实验成功的小白鼠。

  阴差阳错地,战神王朝倒在了龙翔阁那一片莺莺燕燕却暗藏杀机的歌舞升平中,龙翔阁很不容易地结束了他们的连败之旅。

  不过,这两个队伍都在暗无天日的中下游,他们之间的胜负没有掀起多大波澜。最为在意的,是当事人罢了。

  “喂。”刚从游戏下线,清明就发了条消息给空城绝唱。

  “嗯?”清明想不到空城绝唱竟然也在,马上回复了她。

  “你不是故意的吧?”

  “啊?”空城绝唱一头雾水。

  “放水啊。”

  空城绝唱苦笑,“姑娘,我哪敢啊。”

  “……”

  “你们是真打得好,转型方向不错,一步一步来,别急。”空城绝唱说。

  “再不急,就翻不了身了。”

  空城绝唱不禁默然。是啊,他再如何泰然自若,也不得不正视清明提到的窘境,第八轮过去了,龙翔阁2分,战神王朝3分,一对命苦的难兄难弟啊,当初还豪气冲天地约定季后赛见,誓言很浪漫,现实很残酷。空城绝唱靠着椅背,长长地叹口气。

  很长一段时间,他对什么都没太大所谓,“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描述的大概就是他的状态。人,就这么活着,日子,就这么过着,对工作,尽一份职责,而已。

  可是,这件事,他真的,很想做到。

  晚上的四场比赛是吾名之族对奇迹、蓝色骑士团对月之国、永恒对醉西楼、浩瀚盟对神之光。其中,吾名之族对奇迹、浩瀚盟对神之光都很有看点,官方权衡再三后,直播的是吾名之族和奇迹的比赛。

  吃过晚饭,休息得差不多了,吾名之族众人准备上线,“呼,”千里说,“这是我们目前遇到最强的对手了吧。”

  虽然海天一色和奇迹同分,可在千里看来,这两家的实力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千里……”修罗瞅着他,“你紧张了?”

  “废话,”千里瞥了瞥他,“我当然紧张啊!难道有人不紧张吗?”说着,环顾一圈几人。

  “紧张。”虫虫很诚实。

  “没事,”无咎说,“跟在我身后就好。我保护你们。”

  修罗那个感动啊,他要是妹子,一定会对无咎动心的,嗯。

  六人登录游戏,进入比赛会场,观众席已挤了个水泄不通,解说桃之夭夭和薇薇闲聊了有一会儿了,官方的竞猜页面上,吾名之族和奇迹的支持率难分伯仲,可见这一场比赛多么值得期待。

  双方备战完毕,单挑赛启动,地图选定——是修罗的图。

  修罗忐忑地起身,打头阵压力很大,但总比压轴要好……正这么想着,抬眼一掠大屏幕上对方派出的选手ID,修罗整个人就僵住了。

  醉凌云。

  “……”半晌,修罗回头看向5人,“如果我直接GG……会不会被打死?”

  “会。”千里严肃道。

  “你该考虑的不是会不会被打死的问题,而是怎么被打死的问题。”蚊子说。

  修罗万念俱灰地转身,上场去了。

  虫虫很想伸出尔康手——和醉凌云正面对决的机会是她梦寐以求的啊!可她怎能因一己私欲而打乱地图呢?况且,理智告诉她,这个安排对吾名之族利大于弊,醉凌云是奇迹的王牌,却对上了修罗,相当于牺牲修罗换掉了对面的最强战斗力,接下来,无咎、千里、虫虫这三座大山就会轻松许多了。

  虫虫不满地抿着嘴,尽量掩饰自己的情绪。没事,还有团战!

  这一场基本没什么好说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修罗一血不保,被醉凌云斩于剑下。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