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网游之千里之行> 536.无心插柳柳成荫

网游之千里之行 536.无心插柳柳成荫

  ,!

  这一夜, 海天一色扳回一局,赢了纵横, 龙翔阁也扳回一局,赢了横扫天下, 两队均为以弱胜强。

  最值得一提的是醉西楼。

  醉西楼的对手是血色盟军, 当然没爆冷门,血色盟军被醉西楼完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继下午千里牛气冲天地拿了个五杀后, 在晚上, 醉西楼有个人也光芒万丈地拿了五杀。

  而且不是DPS,也不是核心JOKER,竟是理应和输出无缘的坦克——又狐。

  这就很有意思了。

  赛后采访环节,又狐非常坦然地承认了他这个角色的灵感来自于千里的嘲讽脸, 在他心里千里算是他师父,没有嘲讽脸, 就不会有今天的他。

  这谦逊的发言令人挑不出槽点,目前吾名之族比醉西楼高2分, 是应该谦逊。不料, 这还没完, 明天醉西楼就要碰上吾名之族了, 主持人哪能放过这么好的话题, 接着又问,“明天对吾名之族的比赛有多大信心呢?”

  “我们很重视这场比赛,下了很多功夫, 希望能做到最好。”

  这种避重就轻式的回答是很多选手会用的招数,主持人一般都不会强行问到底,“今天你和千里同时拿到了五杀,你觉得这算不算缘分?”

  又狐笑了笑,“千里拿五杀是实力,至于我,运气成分比较多吧。”

  这话也没毛病,他是个软T,没有队友帮他把人削残,他打到明天也打不出个五杀。

  “我们统计了一下,你是醉西楼获得MVP次数最多的选手,也是所有队伍里获得MVP次数最多的坦克,对此有什么感想?”

  “啊?”又狐愣了愣,我去,真的假的?对这种数据,他确是始料未及。

  又狐迅速理了理思绪,又狐笑道,“借用无咎的话,前排打得舒服,是因为后排支援得好,然后……还是运气吧。”

  MVP什么的,他确实不是故意的。

  从前,他觉得DPS才出风头,坦克都只有躺赢的份,打得不顺第一个死,打得顺还是第一个死。第一个帅他一脸的坦克就是嘲讽脸,此后他对这一职业彻底改观。

  用心去做一个辅助后,他渐渐发现,保护队友也是一种幸福。

  尽管不会有太多人留意他,但那种自我的充实感、满足感触手可及。作为DPS,赢了后的心情更多地是我打得真好,辅助不一样,于辅助而言,撇开数据不管,团队的胜利就是对自己最好的肯定。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万万没想到,一不留神,他就成了醉西楼最闪光的人。

  闪光得队里的输出都有点抑郁。

  总而言之,醉西楼不知不觉中形成了非常奇怪的三角结构,一个队长,一个指挥JOKER,还有一个自然而然就会引领比赛趋势的坦克。不是又狐要抢戏份,意识这玩意儿自己控制不了,对进退的掌握是种本能,感觉该上或该撤时,他不可能还得顾忌到我的身份不适合说这话之类的琐事,那比赛就没法打了。

  采访的最后,主持人以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作结:“你认为你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

  又狐也以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答作结:“我很感谢能有人引领我进入一个新的世界,但如果不是为了超越,我也没有探索这个世界的必要了。”

  弹幕马上滑出粉丝们的神解释:“又哥内心:老子能打爆你。”

  又哥是粉丝对他的爱称,他是醉西楼人气最高的选手之一。瞬间,别的比赛都能抛到一边了,大家都嗷嗷等待着吾名之族和醉西楼的又一场“师徒对决”。

  此刻,吾名之族六人齐齐地坐在屏幕前,默默地围观着这一幕,“千里,你感受到你又一个徒弟那殷切的目光了么?”

  千里翻了个白眼。

  “醉西楼只比我们少两分啊……”修罗叹口气,“千里,这是你亲手缔造的敌人啊。”

  “什么我亲手,我完全是吃瓜群众好吧。”千里反驳道。

  “就是你。”无咎也凑热闹。

  “无咎你闭嘴,JOKER不是你的锅?”

  “JOKER本来就厉害,跟我没关系啊。”无咎无辜道。

  周日下午,吾名之族进入闭关修炼状态,那四场比赛的可看度也不高,神之光对月之国,没悬念,纵横对末世名流,没悬念,奇迹对龙翔阁,没悬念,海天一色对横扫天下……同为中游队伍,分数相差不大,还可以一看。总体上,都不是会让人心痒痒的对决。

  晚上,7点,LDM里的比赛会场准时开放,官方直播间——吾名之族和醉西楼的比赛场地里,不到5秒就座无虚席,可见这群人有多丧心病狂。有关这一场的竞猜也很激烈,赔率相差无几,2分的差距,在人们心中并不那么大。

  这一周,已有不少人发帖分析预测战况的走势,桃之夭夭尿性不改,也手痒写了篇博文,中心思想指出了两点,第一,单挑环节吾名之族占优,醉西楼是团战阵容,单兵作战能力一直不算突出,第二,吾名之族的poke流刚好克着醉西楼的推土机。

  原因很简单——千里的射程,比JOKER长。

  推土机的可怕之处,在于如果在JOKER的射程内开战,会被他的各种魔法阵整得很难受,可醉西楼必定会以卡地形的方式逼得对手只能在JOKER的射程内开战,他们不会主动拉长战线,你上吧,正中了醉西楼的下怀,不上吧,人家就把你一步步往死角里逼。

  不过,没有什么阵容是完美的,醉西楼输过给横扫天下,poke流,输过给神之光,速推流,输过给纵横,奶T流,而吾名之族是比横扫天下更风骚的poke流,醉西楼会否在同一道坎上栽两次?

  一句话,桃之夭夭更看好吾名之族。

  他还强调了,这是客观判断,不是个人好恶……

  粉丝们才懒得管他怎么解释,纷纷起哄,“完了,毒桃又发力了。”“给吾名之族点蜡。”等等。

  瞬息之际,人们关心的事情从醉西楼能否在poke流跌倒后再在poke流爬起,变成了吾名之族能否逃脱桃之夭夭的毒奶诅咒……

  这些都是民间的戏谑,即将上场比赛的选手心里可凝重多了。

  按惯例,双方选手先上台互相握手致意。赛前赛后的这个仪式里,JOKER从来不跟人废话,唯独今天例外。

  “加油。”握上无咎右手时,JOKER轻声说道。

  无咎淡淡一笑,“你们也是。”

  无咎的下一个是千里,JOKER刚刚染上了一丝温度的双眸即刻冷了下来,和千里无言对望,右手静静交织,这过程很短,只有当事人感受得到彼此微妙的目光之中传达了多么激烈的挑衅与闻不到硝烟味的交锋。

  轮到千里和又狐时,镜头特意给了他两一个特写,强行营造出一种茫茫人海与你相逢的氛围。若是没什么交情的队伍,握个手也就一两秒的事,给点表情就行,连话都不用说,刷一下这个过场就走完了。但又狐面对“恩师”,不开口于礼不合。“多多指教。”又狐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旁听着的修罗生怕千里又口出狂言嘲讽人家一两句,这可不是普通对手啊!

  “彼此彼此。”千里竟然恰到好处地回了一句。

  他着实也想领教一下敌人版的软T。从前六周的比赛来看,千里的感想是,这个软T不比他的嘲讽脸差。

  双方成员进入选手席,会场里回荡着解说桃之夭夭和薇薇的对话声,“今天这场比赛,怎么说呢,真的有种年度大戏的感觉。”桃之夭夭感慨道。

  “怎么就年度大戏了,”薇薇笑道,“常规赛还没到一半呢,再说下周吾名之族对神之光,不是更大戏?”

  “那就年中大戏,而且,今天这一场,不是五打五。”桃之夭夭神秘兮兮道。

  “哦?”

  “是九打九。”

  “为什么?”薇薇没想明白。

  “因为两边都有个能以一当五的选手,一个人当五个人用。”

  “哦——”薇薇茅塞顿开,“千里和又狐是第一届LDM职业联赛以来唯二两个拿到过五杀的选手,连天狼最多也只是三杀。千里会不会有种跟自己对战的感觉呢?”

  “嗯……”桃之夭夭想了想,“这是\'当有一天我成为了你\'的命运际会第二弹啊,千里真是个有故事的boy。”

  第一弹,无疑指的是金涩王子。

  闲扯得差不多了,单挑赛便也开始了。第一回合,擂台图,吾名之族不出意外地派出了无咎,醉西楼呢?竟是一个不算面熟的选手。

  LDM职业联赛每个队伍登记人数最少5人,但考虑到有些职业实在不适合打单挑赛,很多队伍都不止5人,本身就有钱的商业公会更是不缺轮换人员,醉西楼便是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来来来开盘了

  你们猜吾名之族和醉西楼谁赢?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