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里抬头一看, 天狼。

  天狼一脸不屑地看着他。

  “少年,你也很嚣张啊。”千里边伸出手边道。

  “不服憋着。”天狼说。

  “哎哟, 你们神之光要上天了是吧?”

  “有意见?”

  “不就个14连胜,把你牛的。”

  “比你牛。”

  “……”

  周围似乎响起了一阵窃笑声。

  “我靠, ”千里憋不住了, “今天谁输谁叫一声爷爷,敢不敢?”

  “你敢我就敢。”

  “行!谁怂谁是狗!”

  “呵。”

  修罗一直觉着把别人都拉到小学生的层次是千里的特长, 原来一山还有一山高, 天狼和千里碰面特么就是灾难……

  重点是, 听到两人这赌约,全场哗然,弹幕也瞬间炸了。

  都怪导播,一般握手程序匆匆而过, 就给个远镜头,今天好巧不巧给了特写, 千里和天狼的对话,全世界听得一清二楚。

  修罗心中泪流满面, 这是要狗带啊, 本来就紧张了, 现在更紧张了……

  这是名副其实的尊严之战。

  解说席也很欢乐, “所以我们今天能见证到爷爷级选手的诞生吗?”薇薇说。

  桃之夭夭:“嗯, 估计又是一项新的纪录,等常规赛完结,整理一下, 应该会出现各种各样神奇的榜单。”

  薇薇:“那是以后的事了,我们先来着眼当前,又到了观众们喜闻乐见的时刻了——”

  桃之夭夭:“又要我预测比赛走向?”

  薇薇:“那必须啊~”

  桃之夭夭:“这……我今天是不敢说了,他们的赌咒太毒了,这锅我坚决不能背。我只能说,不管谁赢……咱都很期待。”

  薇薇:“桃爷你怎么能逃避自己的职责呢?”

  桃之夭夭:“好像你的职责跟我一样的吧?”

  薇薇:“之前就有玩家提出,吾名之族如果把修罗换成常明,无咎换成又狐,完全能跟神之光一拼,桃爷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桃之夭夭:“这个说法,看似很有道理,实则没有道理。”

  对薇薇的强行转移话题,桃之夭夭没跟她追究,顺着这个内容讲了下去。

  薇薇:“为什么呢?”

  桃之夭夭:“大部分队伍都有自己的核心,对吧?单核队伍是比较常见的模式,比如醉西楼,轮换谁都不会轮换R不在,推土机就没意义了,奇迹也是差不多的道理。吾名之族则是双核队伍——”

  薇薇:“无咎和千里?”

  桃之夭夭:“对。一前一后,一静一动,吾名之族很多战术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把无咎排除出去,相当于把吾名之族的地基砸了一半。千里的浪,前提是无咎的抗压,如果前排顶不住,千里、虫虫乃至33的一切行为都没有任何意义。无咎的存在就是在传达一种'放心去浪,这里有我'的意思。”

  薇薇:“哦——不愧是联赛首席坦克头衔的强势竞争者。双核队伍和单核队伍相比,哪种更稳定呢?”

  桃之夭夭:“常规情况而言,单核队伍的突破口更明显一点。”

  薇薇:“那神之光也是单核队伍吗?”

  桃之夭夭:“额,你提到这个,我想公布一组对比数据。”

  薇薇:“什么对比数据?”

  桃之夭夭:“千里和天狼的胜场存活率。”

  薇薇:“嗯?”

  桃之夭夭:“千里的胜场存活率是100%,天狼的你猜一下?”

  薇薇:“我记忆中天狼阵亡的次数好像不少……”

  桃之夭夭:“没错,天狼的胜场存活率只有35.7%,就算神之光比吾名之族多了两分,这个数据对比也还是很鲜明。”

  薇薇:“哇,差距这么大呀?”

  桃之夭夭:“这也是两个队伍的有趣之处,双核的千里和队伍共存亡,他在队伍在,他亡队伍亡,貌似单核的天狼却往往是队伍的先驱,说天狼对神之光可有可无相信谁都不认同吧?但是他倒下了,队伍还在正常运作,甚至更好地运作,这就值得深思了。我们回顾一下神之光的比赛,除了天狼,谁先阵亡的可能性都有,这说明神之光对核心人物的依赖性不强,每个人都懂得怎么放飞自我,这种似是而非的团队配合,是很难达到的境界。”

  这样神奇的风格,谁也说不清是如何形成的。也许因为神之光年轻,队长逆鳞和王牌天狼都是20岁不到的孩子,因此它朝气蓬勃、不落窠臼,也许因为它自信,以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包容成员们的不羁,也许因为它就是那么地奇怪、那么地不协调,走不了醉西楼之类的路线。

  薇薇:“千里的100%存活率,也不是一般地厉害啊。”

  桃之夭夭:“那必须的,全联赛最难抓的人就是他了。”

  薇薇:“所以……桃爷比较看好哪边呢?”

  桃之夭夭:“……非要套路我。咳,单挑第一场的地图确定了,是吾名之族的地图。”

  薇薇:“我们来看看双方的出战名单,吾名之族应该就是33、修罗或蚊子吧……确定了,是33。”

  桃之夭夭:“哎呀……神之光这边是——”

  薇薇:“天狼!”

  桃之夭夭:“这一场……吾名之族的压力会比较大啊。”

  薇薇:“没事,吾名之族的抗压能力还是挺好的。”

  “33,有信心吗?”上场前,千里一把搭上他肩膀。

  “哈哈哈,”33豪迈地笑了三声,抓了抓头发,“估计要被吊打。”

  “大兄弟,你要不要这么耿直,这种时候打不过也得说打得过啊。”蚊子摇头。

  “我的优点不就是有自知之明嘛。”33摆了摆手,“别担心,说不定我人品爆发了呢。”

  这倒是真话,33论实力不敢吹牛,论人品爆发这玩意儿,吾名之族里潜力最大的就是他了。

  在吾名之族几人殷切的注视下,33走出了选手席,传送进了地图。33和天狼一样,不是什么喜欢耍心眼的主儿,两人都开门见山地直奔地图中间,相逢的瞬间二话不说就大打出手。天狼依旧天不怕地不怕,砍得纵情恣意,33依旧……既会莫名其妙地狂野,也会莫名其妙地认怂。

  “哎……”两人交锋没多久,桃之夭夭就叹了口气,“33遇到克星了。”

  尽管民间公认33在吾名之族队中的水平必定比不上三座大山,但亲自和他对战过的对手,都有一股深切的“不安全感”。

  以为硬实力碾压他就能轻松获胜?别太天真了。这不是单纯的操作比赛,这是生命只有一次的单挑,33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主,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气得肝肠寸断。

  这是种深入骨髓的烦。对一个无可质疑的高手,像千里、无咎、醉凌云等,难对付归难对付,好歹令人有心理准备,例如他们的走位肯定不会是小白式的直线,例如他们出招肯定不会毫无铺垫地对着你的脸就放技能,等等,33呢,有时能打出精彩绝伦的预判,有时偏偏就来一出新手般的简单直接,想当初东风行单挑是搞定他了,团战冷不防又被他套路一波,差点想抓住他讲上三天三夜道理——哥们,这游戏不是这样玩的!

  然而,跟不正常的人没法讲道理。一句话,对上33,时刻得提防阴沟里翻船。

  天狼是个例外。

  他比33还不正常。

  有人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根据对手风格调整自身风格,天狼没这功能,他就是一根筋通到底,不管你心里琢磨什么歪主意,照打不误。

  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了。33那种“不安全感”对天狼丝毫不起作用。33的预测不是妄自菲薄,他说得很对,天狼吊打他了。

  所谓简单就是力量,这话用在头脑简单的天狼身上……没毛病。

  第一场单挑几乎从一开始就没有太大悬念,天狼那超出常人的反应力与不假思索的执行力不是33一两次无厘头的爆发就破得了的,对这点,桃之夭夭和薇薇早就达成了共识,桃之夭夭说吾名之族有压力,实则指他们要先输一场,后面上场的队员会有压力,薇薇说吾名之族抗压能力强,实则是指这一场并不会过于影响他们士气,虽说常规赛吾名之族还算顺利,可要知道,他们在野图时期便练就了一身绝处逢生、以弱胜强的非凡本领,先败一分,不算大事。

  薇薇:“恭喜天狼给神之光开了一个好头,至此,天狼已经达成了单挑第15连胜了!目前是联赛单挑战绩排行榜的第一名!”

  桃之夭夭:“是的,而且这个连胜还远远没到尽头,天狼能不能达成30连胜呢?”

  薇薇:“说不定不止30连胜哦。”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赶粗来了~酷爱夸我

  明天到家~又要开始正常的码字日常了~

  想知道云导去哪了咩~

  云导去大草原对酒当歌策马奔腾看星星看月亮谈诗词歌赋人生哲学了~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