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网游之千里之行> 562.人在江湖飘
  并非说从一开始逆鳞就把天狼列为了弃卒,战术的细节这方面,逆鳞是很随性的,都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般不会事先安排好哪一步做什么,全看情况临场决断。

  但是双方团队相遇的那一刻,逆鳞切切实实地放弃了天狼。

  你就去献身吧,团队会记得你的付出的

  王牌就是这样用的,没毛病。

  然后千里就悲剧了。

  神之光狠狠地抓住了吾名之族的盲区。最能保护也最懂得保护千里的无咎不在,但吾名之族的几人一时都没习惯过来,加上他们非常信任千里浪的能力,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想着倾尽全力削天狼,居然愣是没人考虑到千里的安危!

  浪过头了,就浪死了

  一换一,看似不亏,然而,天狼不是joker,他就是个冲锋陷阵的马前卒,两边的损失,不可同日而语。

  吾名之族已没了无咎,又没了千里

  所谓兵败如山倒,大约就是那个场面。

  吾名之族的四人始终没有gg,而是战斗到了最后一滴血。虫虫是活得最久的人,当队友们全都不在了时,神之光还有三人,如此悬殊的对比下,她也没想过投降,似乎她不觉得自己必输无疑,仍然格外认真地和对手们满场周旋,耐心地埋伏,偷袭,游击

  终究走投无路地倒在对方面前。

  常规赛,第八周,第15轮,吾名之族对神之光,神之光以2:0胜出,顺利地击败了最有潜力的对手,达成了15连胜。

  “吾名之族今天的状态不太好,不过不要紧,常规赛还有一半,希望吾名之族尽快调整好状态,在明天的比赛中继续为我们带来精彩的表现。”恭喜完常胜将军神之光后,薇薇不忘给吾名之族说几句鼓励的话。

  “是的,”桃之夭夭点头道,“我们都知道,在长时间的比赛里要从一而终地保持稳定的良好状态可不是件理所当然的事,能做到当然很好,做不到也很正常,不可避免地会有高峰和低谷,重要的是心态不要崩,粉丝们也是,希望能多给我们的选手们一点时间和理解,你们的支持对他们是很大的动力。”

  竞技是很残酷的领域,选手的技术就是生命。爱你只需要一个理由,离开也只需要一个理由。

  桃之夭夭很走心,选手们却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

  赛后上台握手阶段,两边大部分队员都表现得很正常,赢的不跋扈,输的不沮丧,回去私底下怎么折腾都可以,公众面前的风度不能丢。

  除了两人

  “你输了。”一握上千里的右手,天狼就直截了当道。

  “”

  两人的手紧紧抓着,好像没有松开的意思,导致大家都一时停滞了下来。

  “来,叫爷爷。”

  “”千里冷漠地瞅着天狼,好半晌,才挤出两个字,“爷爷。”

  “孙子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场的观众都憋不住了,包括吾名之族的粉丝,刚刚还输了比赛的阴霾一扫而空,明明是他们的大神被欺负了,为啥他们就是禁不住地开心?

  可苦了神之光的几人,不得不极力地忍着笑。粉丝可以放肆,他们不行,尤其今天他们是赢家,要是被人抓住他们的态度说事,还是挺麻烦的。

  不过

  看到向来让他们恨得牙痒痒的千里被迫认怂,真特么舒爽啊。这是唯一一回,松枝挂剑想给天狼竖个大拇指。

  想想就得了,撇除立场不谈,天狼欠揍的程度不比千里轻。

  “这个故事深刻地教训我们”桃之夭夭深沉道,“出来混,还是要低调”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啊。

  “你等着。”千里咬牙切齿。

  “呵。”天狼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抽回手,洋洋得意地擦着千里身旁过去了。

  观众们笑得更欢了,全世界都感觉得到,千里大概要憋出内伤了。

  逆鳞对这种场面已见怪不怪,内心相当平静。他一路往吾名之族的队尾走去,碰上修罗时,逆鳞难得地开了口,“想法挺不错的,继续加油。”

  “啊?”修罗傻愣愣道,不等他回过神来,逆鳞就握上下一个人的手了。

  今天的mvp是逆鳞,从单挑到团战他的表现都无可挑剔,即使他在战斗中很言简意赅,人们也越来越多地察觉到逆鳞的战术素养了。他的指令总是简洁易懂、毫不拖泥带水,配合上神之光队伍的雷厉风行,有一种淋漓的痛快。

  赛后采访环节,被问及打出一半连胜有什么感想时,逆鳞思虑了几秒,看着镜头,很认真地回答,“高处不胜寒,我们每胜利一场,下一场都会更加艰难,我们也要承受更多的压力,需要更加地谨慎小心。爬到顶峰后,不走下坡路的唯一方法,就是爬得更高。我们会不遗余力地战斗到最后。”

  啪啪啪啪啪啪——

  掌声轰然地蔓延开来,热烈地传达着对神之光的致意。逆鳞的言谈维持着他一贯的风格,诚挚的谦逊中又总是透露出桀骜不驯、心比天高的抱负与心气,却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反倒真实,对得起玩家们给他的“稳重”与“激情”的双重评价。

  这是胜者的实力,也是胜者的气概。

  “说起来,”桃之夭夭说,“神之光这个队伍简直了,战士当坦克用,法师当战士用,奶妈当法师用,辅助当输出用啊”

  “大神就是有任性的资本。”薇薇总结道。

  这个漫长的下午总归过去了,粉丝的反应也好,对手的气概也罢,千里没空想这些事情,一下线,他摘下连接设备就起身直奔旁边的无咎而去。

  “你怎么了?”

  无咎一退出游戏,就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千里。

  其他人也纷纷围了过来。

  “额”无咎起身,在想着要怎么回答。

  “我去,”千里一脸惊恐,“无咎你别吓我——”

  他很少见到无咎这么支支吾吾的为难神色,何况这不是什么小事,是一场比赛啊。

  “无咎,”千里突然严肃地伸出双手一把按住无咎肩膀,反倒把无咎给吓了一跳,“你不是生病了吧?”

  电竞比赛的途中,最可怕的莫过于生病,哪怕一场小感冒,都会拉下好几天的进度,影响一场甚至更多的比赛。

  而他们已经被影响了

  无咎怔怔地看着千里,好半晌才回道,“没——”

  哪知,不等他说完,千里就自顾地抬起手,想要去摸他的额头。

  一直慢半拍的无咎瞬间手速爆发,猛然一抓,钳住了千里的手腕,千里的动作一时僵在半空,动弹不得。

  “”

  空气里是诡异的寂静。

  “放手。”千里说。

  “你别乱来。”无咎说。

  “特么,疼。”

  无咎赶紧松开力道,千里甩了甩手腕,“你脸都红了,别是发烧了吧?”

  “”无咎下意识地想摸摸自己的脸,忍住了,“有吗?”

  “好像是有点,”一旁的修罗也插话了,“无咎你真的看着不太对,要不要量一温?病向浅中医啊,不要拖。”

  “”

  “得了,你今天是罪人,没有反抗的权力,”千里不由分说,“来人,上刑具。”

  “啥刑具?”33问道。

  “体温计啊,我们这没有体温计吗?”千里说。

  “我好像很久以前见过一次。”蚊子说。“不知道在哪个角落。”

  “我去找找。”千里转身就蹭地跑开了。

  “我去洗手间。”无咎丢下这么一句话,也匆匆地转进了走廊里。

  关上洗手间的门,反锁,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整个世界,许久,无咎才抬头仔细地端详镜子里的自己。

  他很清楚,他没有生病。

  至少,不是身体的病。

  无咎深呼吸一口气,埋头,不停地将凉水泼到自己脸上,洗了又洗,洗了又洗,不是脸上有什么脏东西,而是想把那一股燥热冷却下来。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是因为,他始终对上一周的失误耿耿于怀吗?

  出乎他意料,和醉西楼的比赛过后,joker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各种通讯渠道都没有,没有以此去论证他的观点如何正确,没有孜孜不倦地提醒无咎“该直视自己的内心”。这很不joker,导致无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连几天,他的梦里都断断续续地回荡着那一场比赛的片段,甚至梦到自己受到各方指责,包括千里他那漠然的神情,让无咎某天醒来后足足缓了10分钟。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