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a逼——”罗致钧怒上心头, 猛地一推千里,千里一下没站稳, 后背重重地撞上了墙壁。

  另外几人也围了上来,这铜墙铁壁, 凭千里的身手, 恐怕怎么都闯不过去。

  陈思睿就是千里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和他这个学渣哥哥不同, 陈思睿是个学霸, 考上了重点初中, 在一群亲戚的小孩中是个楷模,算是给母亲挣回点面子。但陈思睿的父母和师长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看似品学兼优的她,居然玩起了早恋。

  早恋对象毫无疑问就是罗致钧。

  他们怎么勾搭上的, 勾搭到什么程度了,千里确确实实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和陈思睿不熟,这是真话, 别说他们碰面时间越来越少, 即便坐在同一张饭桌上, 也不会有半句交流, 除非是被迫的。陈思睿不喜欢他, 这一点从千里住进去的第一天起她就表达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千里也不会拿热脸去贴什么冷屁股,他没跪着求着要谁对他好, 反正,他有自己的世界。

  原本各自相安无事,河水不犯井水,坏就坏在,有一次,千里在街上碰到了手拉手的两人。

  说实话,千里转头就把这事给忘了,他的脑容量是留给风云变幻的战场的,而不是这种跟他毫无瓜葛的情情爱爱是是非非。

  谁曾想,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不在意人家,人家找上门来了。

  原来,前几天,不知为何,罗致钧和陈思睿原本捂得严严实实的地下恋情东窗事发了。罗致钧若是个和陈思睿匹配的学霸倒还好,父母还能做做两人一起考上清华北大成就一段佳偶良缘的美梦,然而罗致钧是个比千里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不良学生,成绩差是标配,逃课是家常便饭,偶尔还打打架、闹闹事才更惨,已经被学校警告过了,说不定哪一天真的会被开除。这样的对象,陈思睿爹妈是不可能接受的。

  于是,陈思睿被骂得狗血淋头,自此被严加看管,父母轮流接送上学,不许她和罗致钧接触,意图快刀斩乱麻地强行结束这段荒谬的恋情。

  罗致钧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思来想去,最大的嫌疑犯只有一个——千里。陈思睿和他提过,她和这个所谓的哥哥不太对付,那么,这次的事件,难道是他存心报复?

  千里赶到网吧的时候,人群已经堆得里三层外三层了,其中甚至还有穿着和千里同样校服的学生。

  “你怎么才来!”老板在门口转来转去,大老远地就看到了他,急得直跺脚,待他跑到跟前,正想拉起他进去,忽然吃了一惊,“你怎么了?受伤了?”

  “没什么,路上摔了一跤,磕到了。”千里说。

  “我看看——”老板小心地拨开他额前的刘海,“哎哟,这伤口——”

  “没事的。”千里说着就要迈步往里走去。

  “你这样——”

  “没事的。”

  看着他心急火燎的身影,老板叹了口气,快步走到千里前边,大声嚷道,“让让,让让。”

  人群开出了一条路,宛如迎接王者登场,齐刷刷地看着千里坐进了最后一个空座位。其余四人早就来齐了,理论上比赛时间已到,还没正式开打而已,好在是线上赛,账号登陆就算到了。最忙的是老板,到办公室手忙脚乱地翻出一叠创可贴,先将就着帮千里擦了擦伤口,贴好,趁这间隙,千里胡乱地啃了几口老板准备的三明治,又骨碌碌地喝下一大口水。

  嘴里的东西都吞下去后,千里深呼吸几口气,不停地活动着手指的关节,没事,手没有伤到,手感还在……

  不管什么情况,拼死也要先护着双手,已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其他的事情,在此时此刻,都不重要了。

  比赛开始。

  战术是千里定的,虽然五人之中千里年纪最小,但这半年来,千里凭着实力一点点地稳固了他在队内的指挥地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切有条不紊地按计划进行着,围观的人群目不转睛地盯着5人的屏幕,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老板的手心里更是捏满了汗。

  这几十分钟的分量,对他们而言说是不亚于高考也不为过。

  对手也很强,观光队全被刷出去了,能走到这一步的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谁也不会比谁儿戏,尽管千里的战术是在研究过这一场的对手的基础上制定的,比赛仍一点不轻松。

  这些,五人早有预料,拼个你死我活是必然的。他们没料到的,是来自队内的状况。

  从千里的一个小失误开始。

  也许只是操作上的一点小瑕疵——原本该命中的技能没有命中,导致后续的连击没有接上,理论上,这是在所难免的事,无法求全责备。

  可一阵子后,是第二次失误,再一阵子后,是第三次失误……

  对手或许还没看出什么,但队友们都强烈地察觉到了。

  这些失误并不是致命的,只要整个队伍有机地运作起来,其他人适当地查漏补缺,那一点劣势并非不可挽回。

  然而这只是理想的状况。

  最可怕的,不是失误本身,而是失误引起的连锁反应。

  为了补一个人的锅,其他队友可能会相应地作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尽管他们明知这是不理智的。

  这种连锁反应的严重程度取决于一个团队的稳定性与默契度。

  “稳住——”千里在语音里不停地重复这句话,没事的,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只要把握住今天这一场战术的精髓,他们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直到其中一个队友突然地偏离了自己的轨迹。

  千里一怔。

  不等他开口,多米诺骨牌就轰隆隆倒下,其他几个队友也一一自顾自地行动了起来,原有的阵型被扯了个稀巴烂。

  战况很激烈,容不得一秒的迟滞,千里心中纵有再多想法也说不出来,只得先随机应变着对付战局。

  形势从原先的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渐渐地发生了倾斜。

  对面一点都不含糊,一发现有机可乘,便毫不手下留情地狠狠出击,围观人群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五人被一寸一寸地逼上绝路。

  哪怕看不懂什么高端的技战术内容,光从血量对比上,人们就感觉得出胜负的趋势了。

  周遭的热切讨论不知何时停息了下来,只剩一片诡异的安静。

  唯有千里还在坚持不懈地下着指令。

  他们还没有输。

  他们还有机会……

  来了——!

  “上!”千里边说着,自己率先冲了出去。双方是同等级别的对手,他们有失误,对面也会有失误,这一点点时间,就是己方翻盘的最大机会!

  孤立无援的他,瞬间被敌军围困。

  队友们都没有跟上来。

  “你们……干嘛?”千里愕然道。

  “已经输了,你没看出来吗?”

  “算了。”

  输了……?

  不,他没看出来。他只看出来他们处于劣势,他只看出来他们还有机会,他只看出来胜负还未成定局,比赛还没有到最后,什么都有可能……不是吗?

  为什么他们就这样放弃了?

  他们努力了这么久,为什么不再挣扎多那么一下?

  为什么不再尝试上哪怕一次?

  连系统都没有判负,为什么他们就先将自己判负了?

  为什么……不相信我?

  千里阵亡,另外四人没再打多久就选择了GG。

  “妈的!你今天怎么回事?!”其中一人一摘下耳机就转头冲着千里咆哮。

  “……”

  千里没有说话。

  其余三人的情绪也好不到哪去,从一开始指责千里,到互相指责,乃至互相谩骂,总之,全世界都有错。气氛越来越激烈,围观人群都当好戏看,老板则赶紧出来各种劝架。

  “操!不跟你们这群傻逼废话了!”那人砰地踢了一脚桌子,愤然离去。

  结束了。

  至少,这个队伍结束了。

  也许有人会就此却步,也许有人会明年再来,但怎么着,都不会是这同一个队伍。

  “老板,对不起。”

  这是千里临走前对老板说的最后一句话。

  让你失望了。

  那一夜,千里一个人坐在冷清的路边,哭得像个孩子。

  上一次流泪,是登录“千里寻风”那个账号时。那时,他的世界坍塌了。

  现在,他的世界再次坍塌了。

  他要怎么面对母亲那失望又怜悯的目光?

  他要怎么正视他曾那么笃定的自信?

  难道……他真的错了吗?

  自己并不是那个万中无一的人吗?

  一切……只是一个无知少年的异想天开吗?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