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方人数差距被神之光迅速拉了回来, 没有放任5对3的一边倒局势形成,观众们都瞪大了眼睛, 等待着下一个倒下的人将是谁。

  令人讶异的是,他们先等来的不是第三个人的阵亡, 而是某一个人的现身。

  还能是谁?

  天狼!

  “!”

  那抹魅蓝的身影风风火火、大大咧咧地扎进战阵中时, 吾名之族四人纷纷一惊——这么快?!

  他们不是没有思考过天狼在这段路途上可能会花费的时间,数值涵盖了从保守到大胆的范围, 并以此推断己方的输出效率得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有胜算。

  可天狼回来得比他们最极端的估算都要早!

  他是撞上终极狗屎运了, 一步都没走错过?还是用了什么吾名之族没见过的手段?不……天狼岂是憋得住大招的人, 前面都打半天了,他有什么杀手锏也老早交出来了。

  等等……

  千里忽然想到什么。

  是逆鳞?!

  确实,在虫虫刚传送回来那会儿,逆鳞通过语音通话向队友们下达了大量指令, 不是吾名之族动作不够快,没在第一时间发动强攻, 而是形势所迫——刚脱离天狼魔爪的虫虫生命值岌岌可危,修罗必须先给她实施治疗, 才能再度投入战斗。

  就是那格外宝贵的几十秒时间里, 逆鳞充分展现出了一个领导者的存在意义, 他以迅雷之势摸清了千里这个布局之精髓, 预测未来的局势走向, 据此一一作出安排,连身在远方、看似无能为力的天狼,他也没有落下。

  神之光也是个双核心战队, 一为天狼,一为逆鳞,和别的战队较为不同的是,神之光的核心不是精神核心,而更多地是功能核心。陷入吾名之族五对四的包围后,逆鳞约莫料想到了自己很难活到最后,由此,他就得抓紧时间,把自己该做的事给做了。

  当队伍继承了他的思想和意志,他死又何妨?

  他给天狼的,与其说是指令,不如说是信息更为恰当——他以最简洁的语言告诉天狼,从天狼的坐标到他们所在的坐标这两点之间的正确路径怎么走。

  天狼猝不及防被丢下,比谁都恼火,比谁都想马上到达战场,逆鳞即便不叫他,他也会往这边赶。

  逆鳞时间有限,他只来得及说一遍,他可不管当时情况有多紧急、信息量有多庞大复杂,他对天狼就一个要求。

  给我记住。

  有一个强大的队友,就是如此令人心安。天狼从不会给令逆鳞失望的回答,从不会以各种各样的困难为借口,从不会胆怯、质疑、退缩,从不会说,我做不到。

  这两人能做到这一步,着实超乎了千里想象。战术上,吾名之族在明,神之光在暗,吾名之族是进攻方,神之光是防守方,对这张陌生的地图,神之光只有第一场团战那40多分钟的粗略了解,吾名之族选定的三个具体地点他们更是一无所知,如此被动的状况下,逆鳞居然能将那一条事关生死的路径记得一清二楚?

  哪怕用巧合来解释,都十分不可思议。

  只能说明……

  神之光对吾名之族早就有所提防了。

  从野图boss到常规赛,吾名之族有几次不是在地形上做文章?再结合吾名之族目前被逼到了季后赛边缘的处境,对上实力差距那么大的神之光,吾名之族不可能乖乖束手就擒,逆鳞掐指一算,吾名之族要赢,一套精巧的战术必不可缺。

  而这套战术,十有八jiu会建立在利用地形的基础上。

  于是,第一场团战时,吾名之族接近40分钟的有意周旋中,不甚艰难的战斗给了逆鳞好好观察地图的机会,这还不够,他特意嘱咐几个工作人员在比赛期间把地图画出来,一应细节与数据越详尽越好,并在两场团战之间的中场休息里仔细钻研了一下这些地图,他不知道要重点留意哪里,干脆不分重点,宛如考试前的复习,该看的知识点全部看一遍,能记住多少是多少。

  他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自不必怀疑。论学霸指数,说不定无咎、JOKER之流都得在他面前低头三分。

  形势于吾名之族稍微有点尴尬了,本来再坚持一会儿,他们指不定就能拿下神之光第二个人头,天狼的参战瞬间扭转了神之光的劣势,吾名之族的人数优势没了,4打4,再跟神之光正面刚,真的还有意义吗?

  可是,他们难道有撤退的余地?

  没有了。

  说好了是背水一战,退个毛线啊!

  一旦他们斗胆转身,就会被以天狼为首的这群野兽撕个七零八落。

  只能继续打!

  虫虫一马当先,飞身一踢扫向天狼,铛——!天狼一剑挡住,两人再度缠斗到了一起。

  吾名之族全体非常默契,进攻的力度一点也没有放缓减轻的迹象,有一件事他们很明白——不能慢!绝对不能慢!

  不能给神之光一点点调整的时间!

  因为,刚到的天狼,血量还保持在三分之一左右。别忘了,他先前曾身陷吾名之族的重围,被四打一地压制了一段时间,从头到尾没接受过任何治疗,如果吾名之族在恐惧面前萌生退意,被归零抓住时机奶回天狼,吾名之族就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无论哪一方都没有退路了!

  天狼和虫虫恍如宿命之敌一般,明明身在团战之中,眼中却只剩下了彼此,每一次攻击,都只为对方而去,披荆斩棘、浴血奋战,亦在所不惜。

  也许,注定要来的终将会来,虫虫想错了,这不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他们的结局,就是在这里,彻底分出胜负。

  双方都杀红了眼,观众们也喊哑了嗓子,没人再去追究公不公平、堂不堂正,这血染的战场上,所有人心中最后的信念,唯有胜利!

  砰——!

  数不清是第几次的激烈碰撞,巨响的余音尚在回荡,大屏幕上其中两人的生命值竟一齐见底,数值嗖一下滑到了0%,尔后一动不动。

  神之光的天狼,吾名之族的虫虫,同时阵亡,出局!

  双方都只剩3人!

  机会——!修罗没有费神惋惜虫虫的离去,毋宁说能带走天狼,虫虫简直立了一件大功。那一刻,他悄然紧盯着的,是已然残血的松枝挂剑和涟漪清尘。

  修罗心中涌起一丝情不自禁的热血,他决定了,他要大胆试试——说不定能双杀!

  修罗的魔法书哗啦啦翻页,技能——冰霜风暴!

  吼——!龙吟虎啸般的响动席卷而去,霎时将那两人包裹其中,视野因风暴而分外朦胧,修罗看不清血条,只得在心中祈祷——老天爷啊,让他人品爆发一次吧!

  殊不知,比修罗更紧张的是观众席上的人们,他们的目光死死地锁在大屏幕一侧两人的生命值上,但见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即下降,转眼间便贴了底。

  “耶——”好些粉丝忍不住喊了出来,随即嘎然而止。

  松枝挂剑的生命值在贴底后静止了好一阵子,然而它显示的数值不是0%,是0.7%。

  涟漪清尘的生命值则嗖嗖地往回跳动,幅度很小,且时不时地又被扯下一段,但总体而言,回涨的速度比消耗的速度略大。

  涟漪清尘自身有回复技,自保能力素来不弱,松枝挂剑呢?靠的就是奶妈了。

  没错,在他即将倒下的刹那,归零硬是抢出了一个保命技,精准地扔到了松枝挂剑身上。

  修罗以为在天狼倒下之际出手,必能万无一失,没曾想,神之光不吃这一套。

  他们不顾一切的狂野之下,蕴含着每时每刻都没有丢失的冷静。理智的判断,飞速的反应力,准确的操作,这就是他们傲视群雄的资本。

  修罗的心刷地一凉。

  完了。

  他这一拼,是有代价的。

  互相拼杀到现在,对方残血,他们也半斤八两,他和千里、无咎三人都红血了,刚才他较为稳当的做法是先出回复技拉住血线……

  谁也说不准哪一种抉择才是对的,又或许两条路都是死路,假设永远都是假设,事实才能检验真理。

  反正,说什么都没用了。

  幸运女神,还是没有眷顾他。

  怎么办?

  修罗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他的技能绝大部分都在冷却中,能用的治疗技只剩两个……修罗的视线不自觉地扫过整个战场,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他要怎么办?

  坚持治疗,还是开启堕天使模式,和神之光拼输出?

  哪一个方案赢面更大?

  哪一个选项对己方更有利?

  哪一个……

  他隐隐地期待着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云导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那就是……如何叫烧烤外卖不被母上发现……

  想撸串嘤嘤嘤QAQ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