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网游之千里之行> 668.谁都别想下车

网游之千里之行 668.谁都别想下车

  ,!

  作者有话要说:  来来来,各位乘客排队上车了啊,把票都准备好啊,哎,后边那几个,别插队,座位有的是,别抢啊,一个个来,保持秩序,滴——学生卡,滴——老人卡,滴——单身狗卡,滴——读卡失败,哎这位同志,你这票不是正版,回去补票吧,都上车了吧?大家系好安全带哈,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千里之家幼儿园!出发!

  千里拍开他的手, “我一大老爷们的……居然感觉有点被撩到了……”

  “才有点?”无咎笑道。

  “你够了啊!别得寸进尺啊!”

  “现在就我们两,不得寸进尺还等什么时候?”

  “……”

  千里一时语塞了, 脸迅速地涨得通红。

  “你……害羞了?”

  “去你的!我就不知道害羞两个字怎么写!”

  “嗯,我相信你不懂怎么写, ”无咎朝他凑过去, “你脸都红了。”

  “我那是热!你你你你干嘛——”看到无咎有靠近的意图,千里顿时手足无措地想往后退, 等等, 给我等等!他的心理准备还没到达那个地步啊!

  “你在想什么?”无咎饶有兴致地问道。

  “……我什么都没想!”

  “真的吗?啧, ”无咎摇了摇头,“低估你了,原来你脑子里那么多不和谐的东西……”

  “我说了我什么都没想!”

  “什么都没想你躲什么?”

  “……我热!”

  “热就脱衣服啊。”

  “……”

  “看,污。”

  “你够了!我要去找修罗——”千里说着转身就要下床, 无咎眼疾手快地扑上去一伸手,拦腰把他拖了回来, 千里嗷地一声惨叫,全身剧烈地扭动挣扎, 无咎干脆以自己的体重压着他, 千里死活脱身不了, 颓丧地趴在那里, “你走开。”

  “我不走。”

  “走开——”

  “古人告诉我们, 人生得意须尽欢,要是我明天——”

  “你再来这个梗我踹你啊!”

  “来,踹得到你就踹。”

  “……”千里被他压得动弹不得, 也就能动动脚趾头了。

  “你要压到什么时候?”千里无奈道。

  “你别乱跑我就不压了。”

  “我不跑。”

  “真的?”

  “真的。”

  “我不信。”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呵。”

  “……我真不跑。”

  “好吧,”没想到无咎突然大发善心,“我先声明,你要是乱来的话,后果自负。”

  “好好好。”

  无咎果真起了身,千里身上的重担总算卸去,顺了顺气后赶紧爬起来,和无咎眼光光地对视了一会,猝不及防地就往床下蹦去。

  再不跑他怕活不到明天……

  无咎对此并不十分意外,又是一招快准狠的拦腰擒拿手。

  “嗷——!”千里这回背部朝下地被无咎钳着,“无咎,咱们先冷静一下……”他试图晓之以理。

  “我很冷静。”

  “喂——”

  “我刚说什么来着?后果自负。”

  “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好。”

  “啊?”

  千里还在不明所以,无咎不由分说地就俯下脸去,堵住了他的双唇。

  “唔——”

  千里条件反射地想要抗拒,无咎紧紧地抓着他的双手,毫不留情地将他压在柔软的床垫上,彼此的肌肤隔着睡衣若即若离地摩擦着,淡淡的牙膏清香弥漫在温热而湿润的唇腔里,混杂其中的是对方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千里下意识地扭开脸,可无咎总能第一时间追上他,把他所有未及出口的话语都堵回去,只能化为模糊又暧昧的低吟,他忘情地吻着,好像怎么都索取不够,直至千里的呼吸急促起来,直至他的脸颊热得烫手,直至他一点点地失去了挣脱的意识与力气,直至他只能绵软地躺着,放任无咎每一个肆意的动作……无咎也依然不想停下。

  他无法停下。

  毕竟,他等得太久了。

  兜兜转转的煎熬,来来回回的折磨,患得患失的心焦……

  每天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真的太久了。

  许久许久,无咎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嘴,随即又低头轻轻地啃上千里的脸侧、脖颈,再到领口露出的那一截锁骨,以最为贴近的距离感受着千里起伏的胸膛和轻微却紊乱的喘气声。千里穿着的正是无咎给他买的那一套棕熊睡衣,在深棕色的对比下皮肤显得愈加白皙,珊瑚绒的柔软质感舒服到了极致,仿佛自己真的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但透过那片毛茸茸又能朦朦胧胧地触碰到那副青春的身体,让人欲罢不能得几近癫狂。

  简直想把面前这个人融化在自己的怀里。

  无咎心中充斥着满怀的情不自禁,却又努力地克制着,他怕如果放纵到某一个节点,便一发不可收拾。

  “无咎……”千里低声的呼唤中,带着几丝慌乱。

  此时此刻,他的世界满是无咎的存在,令他无处可逃。他的心止不住地快速跳动,身上覆盖着一层与天气格格不入的燥热,那大约是一种甜蜜的害怕,和幸福的恐慌吧。

  以千里的声音发出的那两个字宛如一道魔咒,无咎抬起头来,再度急不可待地吻了下去。

  “嗯……”

  千里没有再转开脸,顺从地感受着无咎从舌尖到手指的每一下最细微的挑逗与索求,时间说不清是在飞速逝去抑或倏然凝滞,每一秒的流动都那么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也许终于吻够了,无咎停了下来,将近脸贴着脸地凝视着千里,千里脸颊的潮热没有一点褪去的迹象,还在缓着自己的呼吸,这个画面让无咎有点怔然,他把脸埋进千里的颈窝,轻声道,“今晚能抱着你睡吗?”

  千里没有马上回答,无咎大致明白他心中的疑惑,“在你愿意之前,我不会硬来的。”

  这便已是他的极限了。

  其他的……他实在控制不了。

  “……嗯。”千里应了一声。

  无咎就这样静静地抱着他,小小的空间里,惬意的静谧悄悄弥漫开来。

  “……喂。”千里叫道。

  “嗯?”

  “去把灯关了,不然怎么睡。”

  “等会。”

  “……”

  “你是不是睡着了?”片刻后,千里又叫道。

  “没有。”

  “……”

  “那我去关。”千里不死心。

  “嗯。”

  “……松一下手。”

  “松不了。”

  “……”

  “别闹,松手。”

  “松不了。”

  “喂——”千里干脆推了推无咎的肩膀,想把装死的他逼起来。

  “嗯?”无咎还真睁眼了,但不仅没放手,还突如其来地凑近前往他嘴巴上亲了一口。

  “……”千里的话语被活生生地咽了回去。

  流氓!这是真正的流氓!

  “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抱枕了?”千里问道。这才是他给自己买这套睡衣的终极目的吧?

  无咎笑了笑,横过他后背的手收了收,将他搂得更紧,把他的活动空间压缩得所剩无几,“你让我忍了五年,我利息都还没收完呢。”

  “五年?”

  “是啊。”

  “你……”千里话到一半又卡住了,偏偏无咎一脸的“你能拿我怎么办”,让他感到在这家伙面前平生第一次如此之有力无处使。

  “所以,乖乖缴械投降吧。”无咎得意道。

  “哎……”千里叹了口气,他似乎可以预见到他将来被压迫的凄惨生涯了。

  不过,好暖。

  真希望,能就这样,直到地老天荒。

  第二天一早,修罗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的神色都有点微妙,导致他在餐桌上盯着两人瞅了半天,觉着违和但就是说不上哪里违和,但凭他多年浸淫八卦新闻中积累的经验与练就的嗅觉,他相信他的直觉从来不会无风起浪。

  两人都被盯得极其不自在,千里忍不住道,“干啥呢你?”

  “嗯……”修罗一副名侦探思考案件的模样,不情不愿地收回目光,随口问道,“你们昨晚讨论出啥了?”

  “……”

  “……”

  两人脑袋一片空白。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因某些因素而导致的智商急剧下降现象么……

  “季后赛可不同常规赛,战术哪是能一蹴而就的东西,”千里郑重道,“心急不来。”

  看着千里一本正经地忽悠,无咎在一旁默默地吃东西,稀释自己的存在感。

  吾名之族的训练照常进行着,即便有些事情暗中发生了变化,另外四人仍一无所知。他们的日程表紧凑得惨绝人寰,为数不多能容他们独处的机会,只有每晚的睡前,以及值日那天了。

  真是痛并快乐着。

  在四人面前,两人都敬业地保持着正人君子的形象,待中午或晚上一回房间里,那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无咎就连午睡也要钻进千里的被窝,那天起,他的那张床基本被闲置了下来。

  千里的憋屈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不听话无咎就掐腰,他要是废话太多……无咎就亲自让他闭嘴。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