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记者提到的弓箭手就是他。”无咎点开一个视频, 把进度条往后拉了拉。

  那是一场团队赛,镜头正给予特写的就是那个名为Captain的弓箭手, 他和千里一样,也是队伍的指挥, 屏幕里的他正不停地给队友们下达着指令, 尽管鸟语千里一句都听不懂,但看这群人的走位和进攻方式, 千里也推断得出他们的战术思路。

  千里亲自操纵鼠标, 看一会儿快进一下, 看一会儿快进一下,没多久就拉完了整个视频,FF毫无悬念地获得了胜利,观众席当即发出一阵呐喊——“ die!!!”

  “他们的口号吗?”千里猜测道。

  “对。”

  “什么意思?”

  “战斗或死亡。”

  “啥?这口号不行啊, 不押韵。”

  “英文押韵,中文押韵不了。”

  “谁说押韵不了, 改一下不就成了。”

  “哦?”无咎来了兴致,千里还对翻译有研究?“改什么?”

  “要么打, 要么挂。”

  “……”

  无咎竟无法反驳。

  “总之, 这是个团队协作性很强的队伍啊。”千里收敛起了嬉笑, 神色认真起来。

  “是的, 个人能力, 配合度,执行力,各方面都接近完美。”无咎说, “这五个人里面,有三个都是前一个游戏在役的职业选手直接跳过来的。”

  无咎顿了顿,接着道,“不仅他们,还有H国的……”

  H国其他方面且不说,在电竞领域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整个产业链成熟且专业,曾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平。

  后来?后来中国崛起了……尽管如此,在LDM这个新世界里,也不能对他们掉以轻心。

  “也就是说,出线之前是九死一生,出线之后是人间地狱。”

  “差不多。”

  “哎~”千里哀叹一声,在床上滚了两滚,“能怎么办,当然是把他们都打爆啊~!”

  无咎瞟了他一眼,“你别叫得这么**。”

  “哪**了?”

  “你全身上下都**。”

  “……无咎,耍流氓是不对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

  千里明白了,无咎的无赖模式又启动了。

  “你不是曾经说过这辈子要能见到Blue就了无遗憾了么?”无咎笑道。

  “……然后呢?”千里狐疑道,无咎问的这个问题一定没有那么单纯。

  “我圆满了你的遗憾,你是不是也该圆满一下我。”

  “无咎,”千里沉痛道,“你忍心吗?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忍心。”

  “……”

  “法律上你已经成熟了,心智上还未成年而已。”无咎边说着边放下手提电脑,笑得一脸无害地朝他靠近。

  “等等,大兄弟等等!嗷!你偷袭我!嗷!你不讲究!嗷——”

  “还跑吗,嗯?”

  “你不能这样——”

  两人一如以往的打打闹闹穿不透五星级酒店的厚墙,也穿不透紧闭的玻璃窗,只会萦绕在这宽敞的房间里,和独一无二的对方分享。

  LDM官方的办事效率也不算慢,第二天一大早就发布了对偷拍事件的声明,指出那位实施偷拍行为的男子并非LDM在编工作人员,而是此次秋季见面会招募的志愿者,官方自认对志愿者的筛选程序监管不到位,才会让这样的人混了进来,正式向公众道歉,并将此人列入LDM黑名单,此后一应LDM现场活动都禁止此人出席,以儆效尤。至于天狼,官方少不得表扬几句,并呼吁大家遇事不要使用武力,要理智解决或求助保安叔叔和警察叔叔云云……

  “万能的临时工重出江湖。”有粉丝调侃道。

  不过,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样引起多大反响,因为……大家的目光都被另一个更加重磅的zha弹给吸引了过去。

  是有关空城绝唱的。

  LDM十大未解之谜之一——空城绝唱为何从不在LDM的现场活动上现身,终于解开了。

  XD娱乐的微博恰好在LDM官方偷拍事件的微博后5分钟发出,比起LDM官方一本正经的说明,XD娱乐的信息量就爆炸多了,博文下带了几张照片,正是空城绝唱本人。

  他大概是去超市买东西,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他坐在一张轮椅上。

  实际上,没多少人见过空城绝唱真人,但对于XD娱乐声称这就是空城绝唱,却也没多少人怀疑其真实性,道理很简单——如果是假的,空城绝唱本人马上出来澄清就行了,可这博文出来几个小时了,战神王朝官博和空城绝唱的私人微博吭都没吭一声。

  残疾人选手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往小了说,空城绝唱参赛又不犯规,不出席活动相信也是私底下和官方达成了一致协议,只要比赛还是公平的,这一点点特权不算什么吧?

  在不影响到比赛的前提下,选手隐瞒自己的一些私人状况,理论上纯属个人喜好,有人愿意对世界坦诚相待,有人不乐意被评头论足,都无可厚非。

  可往大了说,一直保密的这件事情突然曝光,会激起多少议论,对战神王朝和空城绝唱造成多大冲击,谁都说不准。

  同情又如何,尊重又如何,人的好奇心与窥探欲是与生俱来的,天上掉瓜不吃白不吃,群众难道会为了当事人的心情而特意对此事保持集体缄默,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不会。

  众人合力的浪潮往往会超乎每一个参与者的想象,所谓乌合之众,便是个人的意志与群体的意志没有太大关联。

  无论如何,这条“独家新闻”已达到了它的预期效果,赢得了足够多的点击率,也将这段没有比赛的日子里LDM的新闻热度提到了最顶峰。

  “这两天的瓜好多,要吃撑了。”午餐时间,吾名之族六人准时来到了餐厅,修罗拿好食物回来后,边坐下边说道。

  作息一贯标准的六人昨晚都没少浪,无咎和千里两人更是一觉睡到了10点多才懒懒地起床,一来,酒店没有电脑,也没有LDM的游戏连接设备,周边更没有网吧,他们太早起来不能进游戏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总不能大家一起刷手机吧?二来……漫漫长夜也抵不住正值芳华的少年们满腔的年轻气盛,在那被冷风裹得如斯阴郁的初冬之夜里,正是彼此绽开的笑颜与呵出的热气将一切都一一化开。

  从出了房门到现在,两人都没怎么开kou交流,但无咎看着千里就忍不住想勾起嘴角,从心底化开、汩汩淌出的那股愉悦怎么都停不下来,千里则一而再、再而三装作不经意地移开视线,有那么几个瞬间,无咎清楚地看到他整个耳廓都烫红了。

  没人察觉到两人这些小细节,除了……虫虫。

  不过,虫虫是吾名之族里最会稀释自己存在感的人了,她并未刻意去看两人,只是一如既往地默默听着大家聊天。

  有时候蚊子真觉得,相比千里、逆鳞、JOKER这些军师级的指挥,说不定虫虫萌妹子的外表下隐藏着更深的城府……

  “修罗你也有吃不下的瓜?”蚊子揶揄道。

  “也不是吃不下,就是都挤一块来了,有点消化不良。”修罗说。

  “哎,那位兄弟也是惨。”33说。

  那位兄弟指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虽说他们跟空城绝唱都不熟,两家公会也没有过多接触,仅仅打过两场比赛,可他们对这哥们的印象还可以,谁能想到,势力强盛却比大多数战队都要低调的战胜王朝的队长,背后竟有这么惊天动地的故事。

  空城绝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先天所致还是后天事故,XD娱乐的记者也没能挖出来,目前,那条微博下面已经聚集了大量愤怒异常的战神王朝粉丝,试图以群众的力量声讨无良媒体。

  其他的观众们,有的帮着一起骂,有的纯粹围观,有的居然还对当事人冷嘲热讽几句,毫无疑问又在层里引发一场大战。

  “你们不知道还有另一条新闻吧?”蚊子忽然说道。

  “什么新闻?”几人齐齐看向他。

  蚊子神秘一笑,“电子竞技专业诞生了。”

  “……啥?真的假的?”千里眼睛都瞪大了,无咎、修罗、33和虫虫也都是一愣。

  “真的啊,”蚊子拿起手机,翻出某个知名APP上的某篇文章,“应该说是即将诞生,G大在明年秋季学期将正式设立电子竞技专业,还邀请了好些退役选手去做讲师,Blue已经答应了。”

  “……啥???”千里更傻了。

  “你们自己看。”蚊子把手机递过去。

  于是乎,5颗脑袋凑在一起读完了那篇文章,“明白了,”无咎第一个提交阅读理解答案,“电竞专业不只是培养电竞选手,重点还是培养电竞行业的各种人才。”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预告】

  《千里之行》将在本月底(号)正式完结啦~

看过《网游之千里之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