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春风不度> 第4章 白蕖
  白蕖跟着杨峥到了城中的一处小洋房,站在外面似乎就能听到小孩子嬉笑的声音。

  “宝宝,快看,是爸爸来了!”一个娇俏的女声响起。

  “爸爸!”是小男孩儿的声音,奶声奶气的,煞是好听。

  白蕖侧身站在矮墙后面,即使她知道这些人并不能看见她。

  杨峥进去了,随即传来父子间其乐融融的谈话声。

  白蕖站在外面,说实话,她不敢进。在见到这个女人之前她还能安慰自己是精神出了问题,才会每每做出这么荒诞的梦。但她一旦踏出这一步,看到那个女人的样子......

  “我们进去吧,宝宝的衣服都被泥巴蹭脏了。”女人的声音响起,像是黄鹂一样的清脆婉转,不难猜出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白蕖背靠着灰色的矮墙,眨了眨眼,眼泪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婚礼上的誓言还历历在耳,结婚时穿的那条她梦寐以求的Valentino婚纱还展示在衣橱里,手上的婚戒也牢牢的箍在无名指上,然而他们的爱情却已经在十年后走到这种地步了。

  不进也罢......白蕖仰头,眼泪盈满眼眶,她吸了吸鼻迈开腿,离开了这栋满是欢声笑语的房子。

  ......

  白蕖穿着一身灰色的大衣,里面套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针织衫,下面是一条牛仔半裙,光着腿戴着黑色的墨镜,坐在机场的候机室。

  “太太,先生不来了。”保镖推门而入,有些难以解释。

  白蕖站起来,提起自己的包,“登机。”

  今天的香港温度不低,室外温度大概只有五摄氏度而已,室内温度也不算太高。白蕖走过的地方,人群纷纷侧目。

  她长相漂亮气质更佳,戴着墨镜身后跟着保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大明星出行呢。

  “行李给我。”白蕖伸手。

  保镖有些为难,“太太,就让我们送您去X市吧?”

  “我说的话不听了是不是?”白蕖侧头,即使戴着墨镜,但了解她的人依然知道那双眼睛有着何

  等的风采和威力。

  “是,您多保重。”保镖把小箱子递给她,她伸手接过,头也不回的往安检口去了。

  三个小时后,飞机落地X市。

  白蕖一手提着小包一手拖着行李,从机场走出。X市的温度更低,她光着的一双腿更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扶着行李站在出口,竟没有人敢上前搭讪。

  “出租车。”她一伸手,拦下了一辆空车。

  将行李放到后备箱,司机问道:“您去哪儿?”

  “畔山华府。”

  “好的。”司机发动车子,按下“空车”的标志。

  X市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街上高楼耸立,人群喧闹,市中心的LED大屏幕仍旧在播送着当红明星的广告,行人匆匆道路堵塞,就像是另一个香港一样。

  “小姐,您是X市的人吗?”

  “嗯。”白蕖轻声应了一声。

  司机本来有意攀谈的,但见她态度冷淡也就作罢,一路无话,安全的将她送达目的地。

  白蕖从皮夹里拿出一张一百递给他,“不用找了。”

  司机愣了一下,“还是找一下吧.......”

  “小费。”白蕖推开车门,取下了自己的行李。

  司机捏着一百块还没有回神,她的身影已经没入景色宜人的小区里了。

  白父白母也没有想到她今天会回来,出去和老友聚会了,家里就剩下一个佣人在做清洁。

  “大小姐?”佣人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置信。

  白蕖摘下眼镜,一双眼睛有些微肿,她笑了笑,说:“桂姨,好久不见。”

  桂姨喜上眉梢,“您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这离过年还有几天呢!”

  白蕖脱下鞋随意穿了一双,桂姨立马阻止她,“这儿有新的,你来穿新的!”

  白蕖一笑,“好。”

  桂姨搓了搓围裙,问:“饿了吗?渴吗?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白蕖脱下大衣挂在门口,她说:“我有点儿累了先去睡一觉,您忙着。”

  “好好好,坐飞机是挺累人的。”桂姨连忙答应。

  白蕖上楼,推开自己的那间卧室,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半点儿灰尘都见不着。书架上摆着的东

  西还是她出嫁前的样子,就连书桌上那一只半旧的钢笔也放在原处。

  倒在熟悉的床上,被子一蒙脸,她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桂姨用家里的座机给白母打电话,赶紧汇报这一喜讯。

  “大小姐是回来了,可姑爷没跟在一块儿......”桂姨说。

  白母兴奋得很,管姑爷回不回来她女儿回来就行了,挂了电话,她立刻招呼着白父回家。

  白隽也收到了母亲的消息,坐在办公室里,他无奈扶额,“妈,我这儿还有一大堆事儿,现在一时半会回不来。”

  “那你今天早点儿回来,我来下厨。”白母坐在车上,兴致勃勃的说。

  “好,一定早回。”

  秘书推开门,汇报工作,白隽挂了电话。

  白隽是时俊传媒公司的老总,旗下的艺人无数,被捧红的大腕儿不少,平时应酬极多,答应回家吃饭已属不易。

  白母白父兴高采烈的回家,却被告知白蕖已经上楼补觉了,暂且睡着呢。

  “哎,当初我就说嫁这么远做什么,简直是自讨苦吃!”白母抱怨。

  白父背着手看了一眼楼上,问:“就她一个人回来了?”

  “是,没见姑爷的影子啊。”

  白父点点头,似乎咂摸出了点儿什么。

  白母换了一身轻便的家居服,站在女儿的门外,几次想敲门都作罢了。

  “算了,让她好好睡会儿吧。”白母自言自语道。

  而事实上这也是白蕖近来睡得最好的一次,没有乱七八糟的梦,没有突然被惊醒的害怕,也没有任何恐惧担心。她哭睡着了,就像是小时候父母晚上出门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那样,哭着哭着就睡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八点,下面的一家三口等得菜都快凉了,她才伸着懒腰从楼梯上下来。

  “让父母兄长等你一个人用餐,什么规矩!”白隽出声训斥她。

  白蕖揉了揉眼睛,双眼红肿,没理他。

  “妈妈,好久不见啊。”她走过去,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还搞这一套。”白母嘴上嗔怪,抱着白蕖的手却舍不得放开。

  “来,爸爸,抱一个。”她弯腰,一把抱上沙发上看书的父亲。

  白父哈哈大笑,“回来多住几天,你妈怪想你的。”

  “看你这话,你不想啊?”白母笑眯眯的看着女儿,怎么看怎么满意。

  桂姨钻进了厨房,把刚才白母做好的菜又热了一遍。

  白蕖的目光放到了白隽身上,他手一伸,“别跟我来这一套。”

  白蕖笑,“你倒是想,我才不抱你呢。”

  “嘿!”白隽出声。

  “吃饭吃饭,尝尝我的手艺退步了没有。”白母见兄妹二人又要杠上,赶紧打岔。

  一家四口用晚餐,白母注意到白蕖红肿的双眼。

  “眼睛怎么了?”

  “睡了一下午,脸都睡肿了。”白蕖摸了摸脸。

  白隽挑眉,“不是哭的?”

  “哭的?为什么哭啊?”白母着急的问道。

  白蕖瞪了一眼哥哥,安慰母亲,“别听他乱说,什么哭的!我就是昨天熬夜打通宵麻将了,熬红的。”

  白父放下筷子,教育道:“你也不小了,怎么还像以前那么贪玩儿?都是成年人了,注意一下身体,别老了才来保养。”

  “知道了知道了。”白蕖连连答应,桌子下,狠狠地踢了对面的白隽一脚。

  晚饭过后,白隽拉着白蕖到花园里去谈话。

  “冷飕飕的,有什么事儿屋里说不行?”白蕖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毛衣,缩着肩膀,搓了搓胳膊。

  白隽站在她对面,他身姿颀长,尽得父母长相上的优点,俊朗帅气。

  “我问你,杨峥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去澳洲尽孝了。”白蕖蹲在石凳上,抱着膝盖。

  “两口子过年一人去一处?好创意啊。”白隽击掌感叹。

  白蕖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别这么酸行吗?”

  “那你别这么任性行吗?”

  白蕖噌地一下就跳起来了,差点儿崴了脚。

  白隽接住她,“看,做事鲁莽不计后果,这就是你。”

  白蕖伸手拂开他,“是是是,白少爷计谋无双沉稳聪明,小女子自叹弗如。”

  “别跟我扯没用的,你是不是和杨峥闹别扭了?”

  “夫妻之间,就算是闹别扭也很正常。”白蕖的眼神淡淡的,盯着对面房子的屋顶。

  “你当初可是力排众议要嫁给他的,谁劝都不行。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那你就好好过日子啊,证明你决策的正确性啊。”白隽带着讽刺的语气说。

  白蕖转身,“你到底想说什么!”

  “爸妈不问不代表他们不担心,你明白?”

  白蕖气焰一下子就被打下来了,她舔了舔嘴唇,没有反驳。

  “既然选择了他就好好过日子,不要再瞎折腾。”白隽语重心长的说。他和白蕖的性格相反,他稳沉她跳脱,他喜欢谋定而后动她喜欢随性而为,像是天生作对一样。白蕖的婚姻是她自己选择的,父母没有插手,他这个兄长想插手也无能为力,全凭了她自己的喜好。

  白蕖蹲在地上,过了很久,她才沉闷的吐出一句,“我不想跟他过了。”

  白隽闭眼,就知道她有幺蛾子要出。

  “理由呢?”

  “没有理由,没感觉了。”白蕖起身,双眼直视兄长,她说,“当初的决定由我做的,我想改也有机会吧?”

  白隽有些生气的说:“婚姻不是儿戏,我不止一次跟你强调过!你不想跟给霍毅,好,我们不逼你。你想远嫁到香港,跟一个我们毫不了解的人结婚,我们也拦不了你。现在你想说这一切都是个错误,你想改正?白蕖,你到底有没有在为你的人生负责!”

  “正是因为我想对我的人生负责,所以我才想结束这场婚姻。”白蕖面色沉静的盯着他,丝毫没有被震慑的样子。

  白隽深吸了一口气,问:“杨峥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人了?”

  “暂时没有。”

  “他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以后可能。”

  “那是你移情别恋了?”

  “怎么可能!”白蕖冷笑。

  “白蕖!”白隽提升了音量,有些发怒。

  站在落地窗后面的白父白母担忧的看着对峙的兄妹俩,白父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说:“白隽有数的,别担心。”

  “蕖儿她什么都不说,我能不担心吗?她过得好不好,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瞒不了我的。”白母背过身悄悄抹泪。

  “看你说的,她已经成家了,就算发生了什么她连这个担当都没有吗?”

  “可我就是担心她......”

  兄妹俩的谈话不欢而散,白隽开着车出去了,白蕖回了楼上的卧室。

看过《春风不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