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春风不度> 第64章 白蕖
  再次来到上次面试的地方,白蕖比上次更紧张更呼吸急促。他们上次录取的那名女主播,她曾在无聊的午后时光见过,从电视上来看确实是端庄大气,虽然五官没有自己精致,但她坐在那里就是一种说服力,让人相信她所播报的新闻的真实性。白蕖也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撇开经验不足不说,光是那种端庄范儿,她可能很难学会。

  上次面试她的主管推门进来,白蕖立马站起身。

  她想说一句上次的事情实在抱歉,请他原谅。但一想,这么尴尬的事情就当彼此都忘记好了,再提起好像更没有眼色了。

  “坐吧。你知道我们的情况了吧?”主管开门见山的说。

  “略微了解。”

  “你上次的表现的确让人印象深刻,我觉得我没有问题了。”主管笑着说。

  印象深刻......希望不是那方面。

  白蕖:“谢谢你们的肯定,但我还是得坦白一件事情。接到您助理的电话我很高兴,应该说是非常激动,我梦寐以求的机会降临了,不知道您是否懂这种心情。”

  主管点头,“了解,这个岗位竞争很激烈,从侧面也证明你的实力确实不错。”

  “谢谢您的褒奖,对我真的有很大的意义......”白蕖捂着胸口,诚心实意的说。

  主管越是这样,她越是内疚。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既然她在翘首以盼,那其他人何尝不是呢?她虽然没有这么无私,但也不是谎话张嘴就来的人。

  “我想说的是......”

  “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一下可以吗?”敲门声响起,助理的声音突兀的想起,“主管,台长有点儿事正在找您。”

  “是吗?”主管起身,对白蕖道歉,“我先处理一下这边的事,你先在楼里随便逛逛吧。”

  说完,他出门离开。

  白蕖坐在凳子上,挠了挠额头,好不容易聚集的勇气和想好的台词没派上用场,等会儿她还得再来一遍?

  “您好,您是白蕖小姐吗?”助理小姐并没有离开,反而关上门进来了。

  “是,我是,您是?”白蕖起身。

  “我姓崔,是人事助理。”崔助理笑着说。

  “哦,你好,很高兴认识你。”白蕖伸手。

  崔助理笑着伸手,说:“上次面试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你的气质很独特,我以后主管会第一时间聘用你的。”

  “是吗?谢谢。”白蕖笑着说,“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碰到两个欣赏我的人。”

  助理扫了一眼她的小腹,说:“上次你来的时候还没有怀孕吧?”

  白蕖惊讶,低头摸自己的肚子,“有这么明显吗?”

  崔助理一笑,说:“女人对这些事情比较敏感,尤其是过来人。”

  “你有孩子?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男孩儿,非常调皮。”

  “我喜欢调皮的孩子,看起来比较有活力。可惜现在的孩子都太成熟了,不太像我们小时候那样了。”

  “是啊。”崔助理一笑,给白蕖接了一杯水,递给她,“你会接受这份儿工作吗?”

  白蕖道谢接过,这位助理实在是太有亲和力了,她忍不住说实话,“不会。不是不想,是任何一个单位都不会聘用一个孕妇吧?”

  “你知道吗,我怀孕的时候一直在工作。我请产假的第二天就生了,顺产,医生说可能就是因为我一直工作所以运动量足够才会这么顺利的。”

  “是吗?第二天就生了?”白蕖惊讶。

  “是啊,我的产假一天也没有浪费。”崔助理笑着说,“做完月子我就来上班了,闲不住,总觉得在家浑身发痒,哪儿哪儿都难受。”

  “我现在也是,在沙发上翻来翻去,有时候想出去玩儿都找不到朋友,因为大家都在上班,只有我一个人闲着。”

  “就是这种感觉。”崔助理点头,表示认同。

  白蕖捧着水杯,笑着低头说:“我喜欢这份工作,我也想像你一样,在工作岗位上战斗到最后一刻。”

  “你可以啊。”

  白蕖疑惑。

  “坐在主播椅子上,前面的桌子会挡掉你胃以下的部分,镜头里根本看不出你是否怀孕。”

  “可是大家知道啊,主管会知道,同事也会知道。”

  “只要保持专业度,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相信我,谁都不会来干涉你。”崔助理肯定的说。

  “是吗?”白蕖存疑。

  “以你的身材,就算生完第二天来上班都可以啊。”崔助理笑着说。

  白蕖十分受用,笑容掩盖不住,“跟你聊天真好,这算是我这一个月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

  走廊传来脚步声,崔助理放下杯子,拍了拍白蕖的肩膀,说:“接受这份工作,不要告诉主管你怀孕的事情,就当给自己一次机会。”

  门被推开,主管笑意满满的进来,他问:“刚才我们谈到哪里了?”

  “谈到我十分感谢您的欣赏。”白蕖对着崔助理眨了眨眼睛。

  崔助理笑着出去,主管坐回办公桌后面,双手交握,说:“如果你没有问题的话明天就可以开始来录制节目了。”

  “有一个问题。”

  “请说。”

  “台里有代班主播吗?”

  “有啊,现在就是她在代班。”

  “这样啊......”白蕖了然的点头。

  “你问这个是想了解我们的调休制度吗?”

  “啊,是的是的。”白蕖点头。

  从电视台出来,白蕖抬头看天,一样的蓝色,昨天和今天似乎没什么不一样。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今天,可能会在她职场生涯留下厚重的一笔。未来是彩色还是无色,是得到赞同还是被辞退,她暂时还无法预料。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天所有的征兆都告诉她接受这份工作,接受这份工作......从开口被打断到凭空站出来支持自己的助理,这一切难道不是老天的预示吗?

  白蕖双手合十,虽然有自欺欺人的嫌疑,但没办法,这个锅,委屈老天爷您先背一背哈。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咦,好像哪里怪怪的。

  为了庆祝自己获得新工作,白蕖打电话通知所有人,她要请客,地点和时间稍候会发到他们手机上,让他们注意查收。

  短信编辑到一半,白蕖突然想起来,她可以拉一个微信群把所有的人都邀请进去呀,这样就不用挨个通知了。

  魏逊:卧槽,这是什么群?我怎么进来的?

  盛千媚:群里都有谁?冒个泡给我看一下。

  唐程东:傻货。

  魏逊:你说谁傻货?

  白蕖:大家有什么推荐的餐厅吗?

  魏逊:霍毅的老巢,一条龙服务。

  盛千媚:一条龙,好色.情。

  一行小字在下方出现:“魏逊邀请“顾医生”加入群聊。”

  盛千媚:......

  魏逊:你继续啊。

  盛千媚:海上海吧,我支持海上海。

  白蕖:好吧,那我先去商场逛一下,六点半再过去。

  魏逊:你的余额还好吗?

  白蕖:o(╯□╰)o

  盛千媚:你去商场买什么?帮我带个保温杯回来吧,我的刚才坏了。

  白蕖:坏了?钢的也会坏?

  盛千媚:嗯,刚才开会的时候顺手砸了。

  白蕖:(⊙o⊙)哦

  魏逊:哪里的小学生乱入,小心被群主踢出去啊。

  又一行小字出现:“魏逊已经被移出群聊。”

  盛千媚:2333333333

  唐程东:可以把我也踢出去吗?

  白蕖:不可以。

  唐程东拿起手机,在对方谈判代表的注视下,将群聊调成了不提醒的模式。

  白蕖玩儿够了,收起手机挎着小包,意气风发的杀向商场。

  在有预算的时候,她通常会不理性消费,但在没有预算的时候,她通常会试完了不买。微博上经常可以看到教穿搭的博主,粉丝基数庞大,美妆博主时尚博主的数量根本赶不上粉丝增大的速度。在大家越来越注重穿搭这回事的时候,消费会上升,某些新兴行业也会随之诞生。

  白蕖一个月大概要翻三十本时尚杂志,大多数衣服她不用试就知道适不适合自己,所以一通商场逛下来,她拿上身试的很少,通常是走马观花。但就是这样,导购们也没有轻易放过她。美女,吸引力足,全身的大牌,购买力足,这不是潜在客户是什么?

  最终,白蕖只买了一条领带,送给霍毅的,作为支持她的奖赏。

  六点半,白蕖准时到达海上海。

  海上海大楼的一层到七层都是餐厅,每一层建筑风格不一样,口味特色也不一样。

  里面的人,无论是主管还是侍应生,只要不是新来的,都认识白蕖。所以她直接跑去定位置,大家都十分配合。

  选好了菜色,该来的一个都没来,都称是在路上。

  白蕖坐在包厢里,一边玩儿手机一边催促大家赶紧。

  “白小姐,霍少说再等十分钟他就下来,您可以先用一些点心。”侍应生推门进来,恭恭敬敬的说。

  白蕖点头,“知道了,他忙他的吧。”

  侍应生观察了一下白蕖的表情,接着问:“那您需要什么点心吗?”

  “我还不饿,等等吧。”白蕖抬头笑着说。

  侍应生松了一口气,笑着关门离开。

  白蕖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笑起来很吓人吗?

  打开相机的功能,她仔细的看了看,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呀。

  相机功能一打开就停不下来了,大概自拍了十七八张吧,大门终于被人推开了。

  霍毅提着西装外套进来,两眼一扫,“其他人呢?”

  “在路上,说是马上到。”白蕖收好手机。

  “又在自拍?”霍毅将外套扔在一旁的沙发上,走过来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

  白蕖一笑,捧出礼盒,转移他的视线。

  “送给我的礼物?”霍毅接过,拆开丝带。

  白蕖点头:“谢谢你支持我去工作,这是答谢礼。”

  霍毅看着盒子里安静躺着的深蓝色领带,颜色不错,估计款式也不错。

  “你那是什么表情?”白蕖退开一步,震惊的看着他,“你不满意吗?”

  “满意啊。”

  “你的表情不像是满意啊。”

  “好吧,不满意。”

  白蕖:“......”

  霍毅笑着放下礼盒,“送我领带?你还真是不懂男人的心啊。”

  “领带不就是拴住男人的意思吗?就跟男人送女人衣服一样,想亲自脱下它。”白蕖哼了一声,表示自己也很懂。

  霍毅笑了一声,凑过去,“我需要什么你真不知道?”

  “又要求婚?”白蕖笑着看他。

  霍毅退开,冷哼了一声,“我有流露出这方面的意思吗?”

  “我准备答应的。”

  “没错,我刚才就是那个意思。”他立马改口。

  白蕖捧腹大笑,笑完了腰。

  霍毅:“你说你答应了?”

  “那是上一秒,现在不是了。”白蕖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闷笑。

  霍毅解开衬衣的两颗扣子,摆动了一下脑袋,“今晚你死定了。”

  白蕖:“......”

  她请的客人们呢?死哪儿去了!

看过《春风不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