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男人幻想> 第四十一章 兄弟争风
  “啊……”女人先前的矜持在燥热环绕中完全崩溃,最为羞人的是,偏偏她心绪还是清清楚楚,每一次的揉捏都似乎在触动她身体的深处,而那种矛盾的感觉就像偷情一样,疯狂刺激着她情欲的神经,让小玉在挣扎中反而更加有快感!

  训练的动作有慢到快,由生涩到熟练,女人的手指与掌心美妙配合……羞人的一幕不停演,挑战世俗的快感逐渐涌向了男人的丹田小腹,小小恒也在美女的玉手下奇迹般不停暴涨……

  男人的大手已经与大脑失去了联系,人类社会培养的规则、斯文有礼的传统……统统被兽性欲火焚为了灰烬,大手钻进女人衣裙,略显粗暴的玩弄着少妇乳珠,秀气娇小的乳肉幻化出淫靡的形状。

  “吼、吼……”年轻男人掌心不停加力,手腕更缠住了女人腰肢,一边用力向怀中带,一边发出了情欲求欢的眼神。

  “嗯……”如有实质的眼光似若闪电,劈进了女人心房,小家碧玉经验本就不多,在江恒下其手的挑逗下,以及他那超越寻常的男人之物的视觉冲击下,还有超能赋予男人的阳刚魅力萦绕中,她女性的矜持是一步步的软弱,一点点的消亡。

  “不……不行!”当江恒膨胀的欲望突破了女人大腿的紧夹时,被迫当按摩女的小玉体内的药性竟然在这时消失了,小家碧玉终于惊醒——从酥麻快感中惊醒,“不行,我不是出来做的!”

  年轻男人愕然呆住了,进,还是退?!理智与欲火开始对他发出了考验;就在这时,一阵吵闹声让一对神情怪异的男女身形一颤,不约而同望向了门外。

  “罗先生,你不能进去,小玉现在有客人!”

  “什么不能进?!滚开,你们老板不是把小玉专门留给我的吗?给老子滚开,不然打掉你的牙!”

  隐隐约约的声调穿过了几层墙壁后,已变得模糊不清,不过超人的听觉还是让江恒听出了熟悉的音调。

  “咯、咯……七哥,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娜娜的声音在门外出现,“别,七哥,我找几个小姐陪你,小玉已有客人了!”

  “哼!小玉是我包的,我倒要看看,谁敢抢老子的马子,狗娘养的,找死!”

  吵闹声已到门外,江恒此刻已完全听出了来人的身份,年轻人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光速般在脑海思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七哥是来找这小玉的?!

  “砰——”一脚巨响,门扉晃荡,果然是罗七那魁梧的身形,还有他那狮子般暴怒的面容。

  “咦,兄弟,是你?!”罗七发红的双目凶光一僵,紧接着又看到了还趴在按摩床的小玉,一见到小家碧玉那暴露凌乱的衣衫,男人的面子让罗七下不了台,鼻孔喷出的已是两道火焰。

  “娜娜姐,你们不是说小玉只按摩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糟糕!江恒听到这儿已明白了大概,原来自己点错了女人,汗……这下真是麻烦了!

  念及此处,江恒知道眼前必须解释清楚,大手虚扬强自平静道:“七哥,你误会了,我没有……”

  也许真是天注定,也许是纯粹的巧合,就在江恒一动双脚前解释的刹那,刚一开口,草草围在腰间的浴巾竟然掉了下来,而昂扬之物那一个清晰的口红唇印,就像炸弹一样在兄弟们间炸开!

  “吼——别说了!”江湖汉子一生最在意就是头的帽子,即使只是一个露水情人,但罗七还是觉得一股热血冲到了头顶。

  “七哥,别生气,误会、误会……”娜娜终于笑不出声来,惶急的前想挽住罗七胳膊。

  “滚开,他妈的!什么不卖身,他奶奶的全是狗屁!”罗七粗胳膊一扬,就把娜娜摔得一个趔趄,然后愤然转身就走,再也没与江恒打一声招呼!

  “七哥……”直到这时,小玉才一脸苍白的追了出去,而江恒原本也要追,却正巧被摔过来的娜娜挡了一挡,在女人的可怜目光下,觉得受了冤枉的江恒郁闷的停下了脚步。

  他奶奶的!七哥竟然为了一个欢场女子与自己翻脸,靠!

  一个疙瘩就此结成,万千思绪乱得更是一塌糊涂!经此一闹,江恒也失去了玩乐的心情,在娜娜的撒娇亲昵中,他还是离开了四维人间!

  靠、靠……江恒开着别克飞驰在公路,窗外吹进的寒风虽冷,但却吹不散年轻人心中的憋闷,大手几乎要将方向盘拍成粉碎。

  虽然让余力等人玩得心满意足,但一夜就花掉了自己三万多块,最后还与罗七莫名其妙反目,唉……真他妈倒霉!

  “嘘……”江恒把车停在了穿城而过的河边,将一口闷气长长的喷在空中,在夜空繁星点缀下,年轻男人想到了难以忘记的干妈,心房不仅阵阵抽疼,眼角波光悄然打转。

  此时此刻,万籁俱寂,江恒再也强装不了,呢喃自语向天堂送出了哀求,“干妈,你在哪儿?我想你!快回来!”

  时光一晃又过了半个月。

  买地的事终于有了好消息,韩真真紧皱的双眉自然舒展,对懒散的老板也不再大发怨言,而胡媚面对江恒时,笑容更加妩媚,眼眸特别风情。

  好消息过后,却是江恒难以释怀的烦闷,罗七自那夜之后,再也没有与他见过面,江恒也不是什么能委屈的主儿,在打过一次电话却没人接听后,他一咬牙也不打了!

  一对曾经肝胆相照的兄弟,就在利益与女人冲突下开始分道扬镳。

  与此同时,任凭寻人广告满天飞,黑白眼线四处转,但干妈就是仿佛从星球消失了一样,而张灵芝也随歌舞团四方巡演,一直没有回来。

  “恒哥哥,吃饭啦!”还是采儿对江恒不离不弃,一如既往用她的纯真无暇紧紧绑住了男人的心。

  正在院子里发呆的江恒收回了神游太虚的思绪,对着采儿深情一笑,二人相携走进了房间。

  “江恒、采儿,我来啦!”刚好是晚饭时间,小护士清脆的欢声准时响起,自从春节过后,贺小艺每天除了医院外,基本都会往四合院跑。

  在小护士的娇憨可爱,以及主动讨好下,没有多少心眼儿的采儿很快就收回了不怎么坚固的白眼,一步步妥协着让小护士成为了常客,要不是江恒中途阻拦,贺小艺一定会住进四合院。

  一个月明星稀的美丽夜晚,当江恒与采儿一起从欲望之颠回到现实后,年轻男人忍不住问道:“采儿,小艺这样你不吃醋吗?”

  江恒与贺小艺的感情虽然没有公开,但无论是孙老人还是胡媚、韩真真,甚至是偶尔来一次的刘燕、徐姐全都看出来了,心思敏锐的含羞草又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吃呀!不过……”采儿纤秀的倩影整个趴在情人胸膛,秀美的玉腿正好夹住了男人扬的某物,即像天使般纯真,又像魔女般魅惑,同时以委屈而可爱的语调娓娓私语。

  “不过采儿知道,恒哥哥肯定更爱采儿,况且恒哥哥你这么优秀,喜欢你的姑娘肯定很多,只要你永远宠爱采儿,采儿就不会生气!恒哥哥最后要的肯定是最爱你的采儿!”

  痴痴的情话,如海的真情,小姑娘单纯而实在的倾听着恒哥哥的心跳,原来她的愿望是这么简单,又这么强烈!

  “唔……好采儿!”江恒无声的流泪了,紧紧抱着少女,久久不愿松手,也唯有在这一刻,他才能暂时真正的忘记干妈的离去!

  静谧,美妙的静谧,一男一女静静的倾听着彼此的心声,开放自己的心灵,用共鸣的心弦谱写着爱恋的篇章。

  良久之后,当完美的光华渐渐消逝后,男人一边欲火飞扬,一边突然失去控制问出了一个很傻的问题,“采儿,既然你这么大方,那是不是恒哥哥可以接纳小艺?啊——”

  充满期待的幻想未完,就中途变成了惨叫,采儿一口狠狠咬碎了男人的幻想,还不解气的娇嗔道:“哼,美死你——休想!”

  唉……女人就是女人,再小、再温柔的女人都不例外,永远都是吃醋的女人!

  生活在继续,娱乐在翻新。

  自从江恒开始与余力等人经常打牌后,新的娱乐让他逐渐忘记了烦恼,赌博的刺激总是能麻痹人类的理智神经。

  “哗……江总,你今天又输了几万,不可能还有前几天的好运气?!”秃头科长一边开心的望了望自己面前的钞票,一边又说出了心虚的语调。

  “呵、呵……打下去才知道,我可是好运赌神!”作为新学徒,江恒自然牌技差要输钱,不过他可不是循规蹈矩的主儿,每次在享受完赌博的刺激后,他总能用自己的能力反败为胜,就此成为众人口中的“好运”赌神。

  “哈、哈……江总,你尽量让我们开开眼界,我可是特意来会会你这赌神的!”说话的眼镜男人正是银行钟行长,他对面还有市长的心腹李秘。

  赌博也是一个特别的圈子,几乎不用任何宣传,一旦沉迷其中后,一个个同好者自然就会汇集在一起,更何况李秘等人还是怀着异常目的而来。

  “哗……”麻将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仙乐一样爽耳,江恒口中叼着烟,手中洗着牌,眼底浮动的不再是往昔的清明深邃,也不是灵光闪现,而是通宵熬夜后留下的血丝,以及脱水的皮肤,灰白的脸色!

  “唉……”这时,旁边一桌有人发出了郁闷的叹息声,“咱们天天这样玩,玩久了也没有意思,要是有什么新鲜玩意儿,解解闷就好了!”

  “行啊,明天就在你们警察局院子里玩牌,怎么样?”戏语回应的是在雅间茶几玩纸牌的另一个男子,原来这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茶坊雅间里竟然有八九个人头。

  “哇,江总,你的运气又来了!”眼看牌局还有半小时就到了预定结束的时间,在众人既期待又害怕的紧张眼神下,江恒的“好运气”不出意外的来临了。

  “嘘……”年轻男人悄悄抹去了额头的冷汗,对于他自己来说,意外还是有的,因为当他想彻底反败为胜时,这才发觉——精神力已用光。

  咦,为什么精神力消耗的速度越来越快?!天生的直觉让江恒心弦一紧,可惜这缕灵光刚一闪现,立刻又被麻将的哗哗声冲到了九霄云外。

  “呼……”江恒强自呼出了一口热气,自信满满的家伙心中意念一转,管他奶奶的,只要玩得开心就好,想那么多干吗?!反正武盟与毒网都不找自己麻烦了,自己又何必杞人忧天呢?!

  “哈、哈……江总,果然名不虚传呀,好运赌神就是神奇!”时间一到,李秘等人纷纷舒展着疲累的腰身,然后习以为常道:“接下来是先宵夜,还是先洗澡?”

  江恒已在不知不觉中完全融入了这个团体,主动笑语接口道:“饱暖思淫欲,按这顺序,自然该先吃饱,然后再……嘿、嘿!”

  “江总,你当然不急了,谁不知道四维最漂亮的娜娜都被你征服了……”一群男人一边走向车库,一边开着男人间的玩笑!

  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外加一大群酒肉朋,这就是江恒如今的生活,陷入堕落而不自知,他已然开始迷失了自我。

  “江总,邱市长后天想为你办个饭局,不知你有空没有?”趁着众人不注意,与江恒已经比较熟悉的李秘终于说出了接近他的目的。

看过《男人幻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