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男人幻想> 第五十八章 天堂落地狱

男人幻想 第五十八章 天堂落地狱

  “不用,你帮不了我!”江恒虽然感觉到了女人的真诚,但他可不是那种轻易被感动的主儿,胡媚的“善变”让他至今心存芥蒂,无情的冰冷扑灭了古武美女失去控制的情火。

  “恒哥哥……”望着胡媚哀伤的背影逐渐远去,善良纯真的采儿本想开口劝说,却在江恒轻轻的摇头下无奈叹息。

  唉……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背叛并不是两三句话就可以化解的!

  古武美女一走,江恒又把目光投向了特工美女,大有深意的问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武盟,还是为了我?”

  “为了你!”韩真真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肯定的回答,然后潇洒的轻声道:“我也该走了,保重!”

  轻描淡写的话语好似呢喃梦呓,两个不同性格的女人,经过不同的方式后,相同的离开了江恒,离开了纯朴而平凡的四合院!

  江恒并未挽留,也找不出开口挽留的理由,直到特工美女走出院门,他才莫明的冒出了一句,“我们还是朋吗?”

  韩真真利落的及肩秀发随风一甩,干练美女并未说话,只是回首抱以欣然微笑,然后加快脚步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猎鹰大哥,你们……”佳人已去,男人这才把目光放到了四个“保安”身,大受刺激的心灵忍不住暗自思忖,他们会不会也是另有目的而来?!

  “江总,我们只是想找个安身的地方,现自更只是一个普通的保安!”猎鹰虽然看不穿江恒的心意,但身经百战的经验不是白来的,抢先一步表达了立场,刚毅的面容无比坦然。

  “四位大哥,小弟拜托你们一件事!”江恒不是罗里罗嗦的讨厌虫,果断的选择了相信,很是真诚的对猎鹰道:“请你们把孙爷爷和采儿送到孙姨家,把小艺送回医院!”

  “江总,没问题!”猎鹰瞬间身形一震,斗志狂升,仿佛又回到了当国会保镖时的风云岁月。

  服从是四个铁血保镖的天性,但采儿与小艺却不想离开江恒,两位美少女一左一右抱住了男人手腕,“恒哥哥,我不走……”

  “采儿,小艺,我有本事保护自己,不信你们问猎鹰大哥,他可从不撒谎!”在得到猎鹰的声援后,江恒才又对犹豫的两位娇小老婆道:“你们留在这儿,我要分心保护你们,那才会让我陷入危险,好宝贝儿,听话,乖!”

  内向的采儿小脸羞红,敏锐的心绪略一寻思,对恒哥哥的崇拜信任让她乖乖点头,小护士虽还想坚持,但失去采儿的支持后,她也撅着小嘴答应了下来。

  “小恒,千万要小心,保住生命最重要!”孙老人是最为理智的一个,发生的异变他虽然帮不忙,但绝不想自己成为江恒的负担,老人永远都是江恒生命中的幸运之一!

  人去屋空,昔日热热闹闹的四合院如今只剩下江恒一人形单影孤!

  “呼……”连续深呼吸,年轻男人强迫自己冷静,从发生凶杀到现在,前后不到半天时间;他相信,天网、武盟第二波的攻击很快就会来到。

  意念一定,斗志昂扬的江恒瞬间拿定了主意——他要尽快离开四合院!

  嘿、嘿……骨气可不等于傻子,他才不会傻傻的待在这儿,任凭别人攻击。

  单纯的防守是坏蛋所为,以攻为守方是血性男儿!杀气冲出了头顶,江恒成功消失在高楼大厦之间,他要——主动出击,出出恶气!“

  “唉……”半天的奔波过后,江恒却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失去超能的大力支持后,他这才发觉,自己原来是这么渺小,除了无数的人影车影在眼前晃动外,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找到对手的老巢。

  真该死!为什么超能会突然变得短路,有时灵,有时不灵?!最后一次狠蹬大地后,没有蹬出裂缝的家伙下意识走向了自己的公司。

  韩真真与胡媚都离开了,自己再不班,恐怕职员们会全跑光,自己的事业就要完全乱套了。

  “啊!”还未走进大门,江恒就意识到——完啦,自己的公司完啦!职员们是一个不少,而且还人满为患,多了好多警察。

  “啪!”一张封条好像电光惊雷般映入了江恒眼帘,恒欣投资公司竟然被查封了!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恒一年说的脏话也没有这一天多。

  “喂……这是干什么?!”恒公子脾气可不小,怒火中烧直接冲到了警察头头面前。

  “江先生,请你随我们回局里一趟,说清楚你经济的问题!”昔日对他低声下气的警察全变成了铁面无私,一个个横眉冷眼的把嫌疑犯围了起来。

  靠!自己竟然是自投罗网!

  妈的、娘的,日他奶奶的……怎么一夜之间全变天了?!江恒眼前一阵眩晕,终于感到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江恒被警察“护送”到了警察总局,见到了曾经一起称兄道弟的警察局长,可他还未开口说话,对方已经抢先冷着脸,命人把他推进了阴森森的审讯室。

  妈的!真他妈势力!本少爷要是翻了身,非让你给本少爷舔鞋。

  年轻男人还没有完全清醒,仗着自己“财大气粗”,他兀自还想着怎么报复一干小人。

  “啪!”强烈的灯光凶猛的打在了江恒脸,两个凶神恶煞的警察开口就是:“说,你小子犯了些什么事?一五一十,老实交代!”

  “犯你妈的,滚开!”脾气不小的江恒不受控制一巴掌扫了出去,把那盏台灯砸在到了地,然后拳头一扬,杀气充斥了两个警察的视线。

  “啊,袭警,犯人袭警——”江恒虽然只是吓了一吓对方,但两个大受恐吓的警察可不这么想,他们可能听闻过江恒的厉害,一边脸色惊慌向后退,一边扯开嗓门大吼起来。

  一番折腾后,江恒双手被铐在墙的铁环里,还被一个警察狠狠揍了一记冲心拳,那可是警察专用绝招,一拳斜向冲,砸在肚子,不伤皮肉,不留淤痕,力道却直钻心脏与胃部。

  “呃!”即使已体质超人,江恒依然痛得脸色发白,这一拳重袭让他从怒火冲天里开始清醒,一步步认清了现实。

  “不好!”不妙的预感更加强烈,年轻男人意识到,自己掉入的可不是普通的“牢笼“,难道与天网或武盟有关?

  不对!武盟其实是非法组织,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驱使警察,天网也不怎么可能,因为胡媚说过,那是一个对外不存在的“政府组织”,一般地方警察说不定连听也没有听说过,天网要对付自己根本不需要警察帮忙!

  “那到底是谁这么整自己?!”连串的疑惑在脑海盘旋,苦思的江恒终于安静了下来。

  “啪!”灯光又刺得眼眸发疼,曾经像狗一样讨好江恒的警察局长亲自阵,“江先生,说,说了后你就可以回去当老总,继续过你的好日子咯!”

  妈的!骗小孩这一招——还真有点用!

  当一个人在黑暗中待了半天,又面对茫然而危险的未来时,就连江恒这非凡的时间人也是意志动摇,被这种小把戏弄得心念一松。

  “要我说什么,你们凭什么封了我的公司?”

  “查封你的公司是市委的命令,我们是奉命行事!”警察毕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这位局长虽然有点腐败,但并不是饭桶,面容一变,故作亲切的笑语道:“来人,把江总的手铐松了;来,江总,抽烟!咱俩仔细聊一聊,看看我有什么地方能帮忙!”

  “嗯,好!”江恒活动了一下酸软的手臂,经过一连串打击后,反而把他心灵的浮躁与暴戾气息打散了,此刻的年轻人又回到了以前的“无赖”心态。

  管他奶奶的,先坐下轻松、轻松,顺便探探对方的口风,弄清对手的真实目的,才有翻身还击的机会。

  意念一动,本想凭超能冲出警局的江恒收回了力量,假意感动一笑,“李局,你要问什么就问,我有什么说什么,咱们早点弄完早点回家!”

  哼!这小子还真以为他还是以前风光的时候!李局长暗自冷笑,不过脸还是笑眯眯的回应道:“对,对!那咱们就开始!”

  “江总,头告你有黑社会的身份,说你与黑社会头子罗七是拜把子兄弟,有没有这回事?”

  “嗯!我是认识罗七,不过可不是什么兄弟,认识他是因为作证……”江恒神色自然侃侃而谈,心中同样冷冷一笑,这样就想套本少爷口风,也太天真了!

  警察头头并未在这话题纠缠,故作无奈道:“因为你的公司涉嫌非法经营,所以我也不得不奉命查封,江总,你可别误会,这种误会总会过去,对?”

  “呵、呵……没事儿!”江恒对此是暗叫侥幸,幸亏自己转了行,要真是放水,这次就麻烦大了,“李局,你叫人尽量查账本,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那就好!”李局长又发了一支烟给江恒,然后笑语道:“那咱们说说你买地的事儿,有人举报说你买通地痞强行收地,还打伤了当地居民,有没有这回事儿?”

  “谣言,肯定是谣言,我可是用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价格在当时可不低!”年轻男人心绪已越来越冷静,经过这一番波折,围绕他很长时间的浮躁气息终于受到了冲击,对他来说未尝不是——因祸得福。

  …………………………

  时间一晃又过了好一阵子,当二人面前堆了一堆烟头后,警察头头终于选择了结束,“江总,你再坐一会儿,我帮你办保释手续,对了,需不需要帮你找律师?”

  “呵、呵……有你帮忙,就不用了!”年轻男人心中是暗自大骂,他奶奶的,先前老子怎么得不到应有的人权?!现在要放人了,才来这一套。

  “啪!”门一开一关,李局长离开了。

  “啪!”门又是一开一关,这次是人进来了,但却不是李局长,而是一个西装笔挺,三十不到的青年男子!

  来人高傲的坐到了江恒面前,还算端正的面容完全被嚣张跋扈所弥漫,“你就是江恒,我听欧阳说过,你可以叫我七公子!”

  “咯噔!”江恒心房暗自一惊,来人的来头可不小——应该是大得离谱,竟然是横行京都的“风雷九七”四公子之一的“七”公子齐同!

  这家伙难道就是对付自己的幕后黑手?!但不对呀,自己与他可说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怎么会有碰撞呢?!

  “有什么事吗?”江恒懒懒的靠入了椅背,粗糙的木椅虽然让背脊发疼,但却远比不过他心中震惊。

  “把你手头的地皮卖给我,给你2千万,让你转手就赚了十倍,没有问题?”齐同说这话时,脸是斜往扬,好似正在施舍一般。

  靠!这才真正叫嚣张!江恒这下是真开眼了,只有把明抢变成“施舍”,才叫有本事!

  “呵、呵……两千万,好像我那块地皮星期已经值五千万了!我如果盖楼建商场,一下子就可以再翻一倍,亿!”江恒好像听到了天方夜谭。

  “一千万,现在是值这个价!”意外,绝对的意外,齐同竟然马压价一半,而是是压得斩钉截铁。

  “咯噔!”心弦一紧,江恒想笑,却笑不出来,直觉告诉他,如果对手不是有备而来,绝不会这么镇定!

看过《男人幻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