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男人幻想> 第4――6章
  月华如水,银辉动人,幽美的月色映照着宁静的影子,只见一男一女那情愫环绕的身影越靠越近……

  时光悠然,转眼间已是月中天。

  “灵芝,小心,走这儿!”黑暗之中,江恒带着少女融入了黑暗天地,二人一步一脚间无不小心翼翼,生恐被不知藏在哪儿的敌人看到。

  “嘘……”当走出灯光辉煌的街道后,二人不约而同长出了一口大气,不知是天网真的怕了,还是他们打了盹,江恒与灵芝有惊无险的离开了危险地带。

  怀着欣喜的心情,两人在夜色掩护下来到了位于城市一角的休闲公园。

  “呜……”冬夜的寒风呼啸来去,刮得叶摇枝动阴风阵阵,张灵芝本能的贴近了干哥哥温暖的身躯,“咱……咱们今夜就……就住这儿呀?”

  “嗯!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冷着!”江恒其实也有点承受不了这比南方严重许多的酷寒,不过,正因为在这天寒地冻的季节里,连流浪汉也不会露宿这儿,他才想到了这儿!

  “江……江恒,这儿好冷,咱们……换个地方?”张灵芝从小到大何曾吃过这种苦,虽然有英雄作伴,但英雄也消除不了自然的袭击,“要不咱们回剧场也可以呀!”

  “那儿不能回去了!”江恒握住少女玉手紧了紧,然后认真的说道:“放心,只要熬过这晚,咱们明天就可以苦尽甘来!”

  窈窕少女还是冷得瑟瑟发抖,她只知道江恒会武功,不知道江恒的神奇超能,自然不能理解江恒的说法。

  “灵芝,你说公园管理员房子里有没有暖气?呵、呵……”迅速翻过围墙后,年轻男人望着远处唯一的灯光,嘴角不由微微一挑,来了个邪气的笑容。

  “啊,你是说?”灵芝微微一愣,在得到江恒似笑非笑的点头承认后,少女活泼的一面终于在寒冷下爆发,“嘻、嘻……好哇,冷死啦,咱们快点!”

  “哈、哈……这地方不错,又暖和,又出人意料!”粗豪的笑声在江恒所说的房间内回荡不休,七八个大汉或坐或站,举手投足间无比透出一份强大的气势

  “黑心J,咱们为什么不住酒店?又不是没钱!”人丛之中,传出一道好奇而又不满的声响,竟然有人敢反对首领的决定。

  “呵、呵……”对于下属的“大胆,”黑心J却一点也没有素日的蛮横怒气,反而很是耐心的解释道:“金少爷,咱们这是在京都,是天网的老巢,盟主也说了,一切都必须小心为,还请金少爷忍耐一下。”

  哦!一切真相恍然大悟,竟然是天网的死对头武盟,而这金少爷正是金盟主的独子。

  “哼,这鬼地方!”天下乌鸦一般黑,权贵之家总会出纨绔子弟,这金少爷就与四大公子是一个德性,虽然长得不赖,但就是一看让人想把他扁成猪头。

  倨傲的撇了撇嘴后,不想被人看成白痴的家伙强词夺理道:“我知道要隐蔽,不过这种地方有什么安全可言,要是来人碰到怎么办?”

  “唉……”众人面毫不变化,但心中却是连声叹息,还有强烈的笑意,忍不住为金盟主生出这样的犬子而大为慨叹!

  “砰、砰……”就在这时,屋外监视的高手却传来了信号,“报告,有两个人影接近。”

  “嘿、嘿……看,本少爷没说错?”金少爷没有丝毫应变意外的想法,反而还开始沾沾自喜。

  黑心J对于自己“保姆”的角色是无可奈何,自嘲一笑后,双手连串比划,无声的命令很快传进了众人眼中。

  江恒的手掌推了门把,并做好了第一时间打昏管理员的准备。

  “吱——”门闩缓缓推移,江恒体内残余的内息已全部凝集在掌心,他此刻虽然是接近油尽灯枯,但要瞬间打晕几个普通人还是没有问题。

  “蹭!”就在江恒视线投进房间内的刹那,一干古武高手内息翻转,或是贴到了屋顶,或是闪到了门后,一个个好似鬼魅般消失不见。

  “喂,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一个中年男人映入了江恒与灵芝眼帘,一脸的戒备与怀疑。

  “咯噔!”古武内息在虚空卷动,残留的轨迹依然若隐若现,这一点普通人看不出,但江恒可不是“普通人”!

  “不对劲儿!”相同的警觉同时在江恒与黑心J之间升起,黑心J不由自主盯视着陌生人那张似曾相的面容。

  “哦,我们迷了路,想问一下公园出口在哪儿?”江恒下意识打手一紧,把灵芝准备进屋的脚步拉了回来。

  窈窕少女也是玲珑人儿,玉脸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愕然,聪明儿自然的退到了干哥哥身后。

  “是他!”黑心J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怀疑,想不到竟然是此行的的目标自动送门来。

  “咦?!”念及此处,古武高手又忍不住深层联想,经验丰富的目光下意识望向了江恒身后的白雪世界,暗自思忖在那厚厚的雪层下会不会是大批的敌人。

  心中思绪万千,但黑心J嘴里可没有丝毫停顿,“哦,大门就在那边,要不要我给你们带路?”

  “谢谢,不用啦,我俩自己能找到,就不麻烦了!”江恒就像一个真正的迷路游客一样,感谢一番后带着女伴转身就走。

  汗……这可是半夜三更,风雪交加,又哪来什么游客?!

  在微变心理的作用下,怀着试探之心的双方一触即分,黑心J轻轻关了房门,然后向潜伏的同伴下达了命令,“跟出去,如果没有埋伏就把他们抓回来,那男的就是我们的猎物!”

  “咯吱、咯吱……”江恒带着灵芝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积雪之,午夜飘飞的的雪花让男人的面容更加凝重。

  “江恒,咱们为……”灵芝心中意念充满了迷惑,见暖暖的小屋越来越远,忍不住就想回头一望。

  “别回头,继续这样走!”江恒的大手猛然收紧,把少女抱入了怀中,然后附耳低语道:“里面有问题,不要管!”

  “唰——”雪花飘舞之中露出一道道变幻的轨迹,一干古武高手飞天遁地尾随在后,比江恒强大许多的古武力量踏雪无痕,一闪而逝。

  猎物一步一步接近了大门,黑心J终于下了命令,“出手!”

  “嗖——”小心翼翼一向不是金少爷的作风,忍耐已久的他第一个凌空而起,脚尖一踏还未落地的雪花,修长的身躯已经好似利剑,撕裂了虚空。

  “灵芝,快跑!”就在身后雪花飞溅刹那,江恒也不再伪装平静,抱起少女的娇躯飞身就冲,重若泰山的脚步溅起满天飞雪,与高手的轻盈灵动是截然相反。

  “咻——”一缕剑气让雪花纷飞,白茫茫的空间自动让出了一道玄异的轨迹,金少爷虽是纨绔少爷,但还真有几分本事,致命的光芒光速般逼近了江恒后背。

  “扑通!”生死之际,江恒不顾形象向前一个懒驴打滚,终于险之又险逃过了一剑穿心的结局。

  “糟糕!”流动的身形还未停稳,江恒眼角余光就看到几个身影从天而降,凌厉的劲气卷得雪花乱舞,那场景就似自己掉入了地狱深渊!

  第5章

  妈的!竟然碰了武盟!

  江恒不禁对命运的捉弄郁闷不已,天大地大,可自己偏偏就自动送了门!唉……

  “干哥哥,快揍他们!”灵芝说话的同时,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对面几个怪人的眼神也太可怕了。

  黑心J一步一步缓缓走近,身后的几个下属则拖后两步,形成了外层包围,他们对首领的功力很有信心,能成为“黑心J”,又怎么可能不是绝顶高手。

  “砰——”江恒不敢客气,第一时间启动了电极枪,最大强度的电光就似一道灼人眼目的火蛇,凶猛至极的扑向了让他喘不过气来的黑心J。

  “呼——”古武高手动了黑心J双臂缓缓升起,先天境界的古物内息引动天地之气,好似取之不竭的力量灌顶而入,众人身周的寒气似乎受到了呼唤。

  “嗖——”无形的虚空仿佛在瑟瑟发抖,黑心J看似缓慢,实则无比快速的双掌一翻,江恒射出的电光竟然被“冻”结啦!

  “啊!”灵芝与江恒同时目瞪口呆,看着空中那条“灿烂”的冰柱,二人拼命掐了掐大腿,仍然是不敢置信。

  天啦!电光也能冻结,这家伙的实力比起以往的武盟高手强太多了!

  一串串冷汗在背心流出,江恒这还是第一次碰古武先天高手,如果以往对武盟实力还有几分轻视的话,现在的他已是草木皆兵,暗自怀疑,即使自己回复了二级超能的分之境界,又能不能打败先天高手呢?!

  黑心J的手又动了,凌空的冰柱失去了力量的依托,啪得一声掉在地变成了粉碎,而黑心J杀气环绕的身形则轻轻塔过了碎冰,故意踩出的咯吱声好似重锤一样敲打着江恒的心神。

  “呀!”突然,不愿一切被黑心J抢去的金少爷动了,抢先一剑直刺江恒胸口,气势虽猛,手段也狠,但年轻的浮躁却显露无疑,后天与先天的区别真的是难以逾越。

  “啊!”夜色的黑与雪地的白混在一起成为了昏暗的灰,性急主动的金少爷剑尖直刺之处直指江恒怀中的灵芝,少女这还是第一次在寒光中感受到死亡的危险,吓得是花容失色。

  就在剑尖光芒削断灵芝秀发刹那,月光真好照在了剑身之,反射的光华映出了少女那苍白之中仍不失绝色的丽容,让年轻的金少爷不由微微一顿,杀气一下子遇了寒冷,手中剑刃生生偏离了角度。

  “呃!”闷哼声中,江恒的肩头留下了一道血痕,但他心中却是不怒反喜,最后残余的内息涌入了脚底,再借着金少爷的一剑之力,看似没有还手之力的猎物竟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腾空而起,急速向远方逃去。

  “哼!”黑心J的愤怒不仅是对江恒而发,同时也是对金少爷的自作主张大为恼恨。

  “想逃?!休想!”黑心J手腕一抖,一条长鞭好似灵蛇飞舞,破空之音呜呜嘶哑,足见其速度之快。

  “啊!”一声惊叫之中,人影坠地溅起了一地碎雪,而江恒却逃出了武盟的包围圈,原来黑心J抓住的竟然是灵芝的脚。

  武盟杀手的利刃光芒一旋,飞速扑向了落地的灵芝,眼看窈窕少女就要香消玉殒,金少爷却扬声吼道:“住手!”

  古武杀手微微一愣,迟疑的目光望向了身为行动首领的黑心J,留下活口开始武盟秘密行动的大忌。

  “嗯,算啦!反正也已经有人逃出去了,不用杀她!”黑心J勉力压下了心中的不满,在对金盟主的经委下选择了退让。

  可偏偏有人不领这情,自以为是的金少爷一把推开黑心杀手,一边俯身去抱灵芝,一边用嫉恨的语调道:“你刚才怎么不追出去杀了他?”

  话语微顿,纨绔子弟以自以为最温柔的语调对灵芝道:“小姐,不用怕,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你!”

  “啊,滚开,啪!”灵芝可不是温顺的小绵羊,惊恐之中透出本性的刚强,她连楼都敢跳,又怎么会害怕什么“伤害”,二话不说就要给了恶心公子哥一巴掌!

  “你……”金少爷是色迷心窍,功力不错的他竟然被一个普通女人煽了一耳光,不由气得七窍生烟,双目通红胡乱吼叫道:“黑心J,立刻去把逃走的男人杀了!”

  “咱们不能公开行动,不然会违反武盟——必杀令!”黑心J冷漠的做出了回答,双手向后一背,将怒气从脚底打进了大地。

  唉……当保姆真难,如果以后这绣花枕头继了位,武盟还会有什么前途?!

  “呸,凭你也想抓住我干哥哥,白痴!”灵芝双眸清丽似若天寒星,梦幻般闪过一阵异彩,“干哥哥一定会回来救我的!”

  “救你?!你做梦!”金少爷面对美女面色立变,用尽一切词汇打击灵芝道:“看你漂亮,老老实实当我的女人,看见了吗,你的男已经像兔子一样逃走了,他还会回来送死!世有这样的人吗?!”

  “怎么样,没话说了?”见灵芝无言反对,金少爷更是洋洋得意,越说越是得意忘形,“女人,乖乖听话让本少爷玩几天,到时自然放你走,不然的话,就把你卖到非洲当妓女!”

  灵芝对于恶棍的威胁毫无反应,双眸兀自眺望着夜空,茫然之中透出几分期待,希望之余更多的是忐忑。

  恶心小人说得碎难听,但也不无道理,江恒明显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他好不容易逃脱,会傻得回来送死吗?!

  “唉……”灵芝芳心一声长叹,今天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刚冒着死亡的危险逃脱风公子虎口,却意外的掉入了狼窝。

  意念转动,黯然伤怀!从种种情形分析,灵芝的信心是越来越低,她与江恒相识不到一天,相互之间只有一个“干兄妹”的关系存在,谁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而拼命,而且是九成九的送命!

  “唉……”又是一声长叹,张灵芝无意识的低头看了看正在喋喋不休的小人,不屑一笑,暗自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妈的!你这女人瞧不起本少爷!”金少爷好像小丑一样表演了大半天,换来的却是女人的不屑轻视,这让自以为潇洒第一家伙怎能忍受,一怒之下,还算帅气的面容猛然变得狰狞无比。

  “小婊子,老子现在就要奸了你!”欲火与恨火交炽,原形毕露的金少爷是穷凶极恶,恶狠狠的向灵芝逼来。

  “妈妈,女儿今天看来是逃不过劫难了!”张灵芝冷冷的瞪视着发情的恶棍,悄然把眼光望向了身侧的石块,凝重的心声悄然弥漫,这也许就是“送”自己一程的工具!

  “砰!”一声巨响震天动地,电光闪烁,杀气彪升,公园的大铁门竟然被生生炸开。

  “啊,江恒——”激动的呼唤冲出了唇舌,张灵芝痴痴的望着在火光中顶天立地的男人!

  天啦!干哥哥竟然为自己回来啦!原来自己的生命是这么灿烂多彩,竟然有人愿意为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

  “妈的!杀了他!”金少爷咦恨得理智尽失,想不到前后不到十分钟,他口中的胆小鬼竟然回来了,这不是给他金少爷脸抹黑是什么?!

  第6章

  江恒回来了,是真的回来啦,手持电极枪傲然而立,狂野的气势丝毫不把对手放在眼中,难道他的超能提前回归了吗?!

  “轰……”九天惊雷在灵芝脑海炸响,天地万物好似海市蜃楼瞬间消散,在窈窕少女美眸之中、心海之内,只有江恒那不太强壮但却顶天立地的身形越来越近,年轻男人的影子深深的刻进了少女心中。

  灵芝心乱了,意迷了,忘记危险,忘记自己,只知道痴痴的呆望着肯为自己付出生命的大英雄!

  此时此刻,玉女佳人眼中闪过的还是异彩,但却已不是原本那单纯的崇拜,而是女人心弦奏出天籁仙女音的光华!

  “呀!”怒吼声中,江恒豪气万丈的身影已经与第一个古武高手碰撞在了一起,对手的袖口袖着一个代表身份的记号——黑心4。

  黑心4自然不可能有黑心J那般可怕的先天功力,江恒此刻还运足了内息,启动了天网眼镜,把对手那斜斩的一掌看得是“清清楚楚”。

  此长彼消令江恒信心大增,一声巨响过后,他——好似枯木般被对手打到在地!

  “哈、哈……本少爷还以为你真是高手呢?原来只是一个送死的笨蛋!”

  金少爷得意洋洋叉腰而立,原来在江恒与黑心4交手刹那,卑鄙的家伙竟然一个闪身凭空出现在江恒身侧,无耻的一记飞腿让江恒只能眼睁睁承受重击。

  “笨蛋,你听着,你的女人我晚厌后,就把她买到非洲去感受艾滋病,嘎、嘎……你可以去死啦!”

  “呼……”面对金少爷手中寒光闪烁的利剑,江恒却沮丧的发现此刻的自己内息耗光,超能也未回归根本做不出半点反抗。

  内息让剑尖下虚空嘶鸣、颤抖,用力一顿后,猛然化作毒蛇咬向了江恒心脏!

  “轰!”电极枪的火花在大地炸出了好大的坑洞,碎石飞溅之中,金少爷不得不仿效江恒先前的动作,在地一连滚了好几圈,这才避开了突然出现的致命电光。

  “呀——”吼声还未消散,双方已有伤亡,天网出乎意料从天而降,促不及防的武盟来不及发愣,几乎是本能反应就是发动了还击。

  多年死敌没有二话可讲,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高科技与古武士开始了最为直接的碰撞,内息与生化力量的光芒呼啸着掀起了冲天的暴风雨。

  “嘘……”陷入乱战阵中的江恒暗自松了一口大气,天网终于最后时刻赶来了,也枉自己先前出去故意逛得那一圈。

  毫无疑问,江恒不是暗中热血涌不怕死的英雄,如果不是“未来”的灵芝进入了他的心房,他一定会远离危险,即使如今回来了,他也不是百万百的送死,而是在自入地缝前埋下了一道不知有没有效果的伏笔。

  “灵芝,咱们快走!”年轻男人连滚带爬来到了少女面前,用力摇醒了被战火吓呆了的灵芝,二人然后咬牙向外就冲。

  天网与武盟可谓一生一世的死对头,互相之间也特别了解,一时间战得时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也战得时旗鼓相当,让江恒与灵芝奇迹般在刀光剑影中钻了出来。

  “哼!想逃,做梦!”混乱之中,别人都没心思来留神两个“小角色”,只有金少爷对于大美人是念念不忘,同样也忘不掉让他面无光的江恒。

  身为盟主之子,一干高手自然而然把金少爷保护了起来,而这也让自以为是的家伙能第一时间抽空追了出来,天网特工里虽有也人想追江恒,但武盟会错了意,自然要拼命拦截。

  微妙的局势,巧妙的牵引,阴差阳错的结果,当江恒抱着灵芝一阵狂冲后,他这才发觉混战之声已离他们远去,二人立身的是另一处僻静的地方。

  “嘿、嘿……笨蛋,继续逃呀!本少爷今天吃定你了!”空间突然刮起阴风,金少爷阴恻恻身影在枝叶雪花间飞踏而至,“小婊子,今晚老子就玩残你,哼!”

  “灵芝,向前跑,不准回头!”江恒喘着气放下了灵芝,然后横身挡在了女人面前。

  “干哥哥……”焦急的泪水一下子冲出了眼眶,灵芝的心灵陷入了天然交战,她不想一个人逃走,又害怕自己留下来成为干哥哥的负担,痛苦的抉择让她不合时宜的呆在了原地。

  “笨女人,好烦人,快跑!”江恒恨不得一脚把张灵芝踹到安全的地方,他可是人生少有的做傻事,想不到第一回“不自量力”结果就是生命的威胁!

  金少爷还真是天生当坏人的料儿,见到如此真挚的一幕,他却没有半点心软,反而还变态的特别兴奋,故意停下动作腾出了看好戏的时间。

  “嘿、嘿……”见灵芝含悲带泪欲一个人逃走,变态恶少这才一阵凶残奸笑,手一抬,凌厉致命的一拳已扑向对手胸膛。

  速战速决,然后好好享受美女的滋味。

  想法是好的,但现实总不是那么完美,江恒双拳一架,竟然挡住了他雷霆一击。

  “咦?!”心生诧异的家伙不由恼羞成怒,紧抵江恒手背的拳头不退反进,层层内劲好似长江大河连绵不休,疯狂儿强悍的力量让江恒的脚步不停后退。

  “呀——”一声暴吼让风雨闪避,变态恶少的致命拳头如影附形般紧贴着江恒守在胸前的手架,在对手后退之势枯竭无力刹那,他蓄力的一击终于正正击中了对手胸口要害。

  “啊……”抑制不住的尖叫从张灵芝口中迸出,此时此刻,她才跑了几米远,见江恒摔倒在地后没有半点反应,美少女只觉心房一紧,真真收缩之中传来绞痛的折磨。

  天啦,干哥哥不会……不会……

  窈窕少女已不敢多想,只能一步步向江恒的躯体走去,虽然离死亡危险越来越近,但心碎的少女毫无半点惧怕,刚刚找到寄托的少女情怀只有一个意念:干哥哥是为自己而死,如果他死了,自己又何必逃呢?!一个人活下去只会是生不如死!

  “女人,不用看了,没人能受得到本少爷的铁砂掌!”金少爷得意的扬了扬自己的铁拳,然后尽职的扮演着自己色狼的角色道:“女人,是想回房里玩呢,还是就在这儿,冰天雪地了里干那事儿也不错别有风味!”

  “干哥哥……干哥哥……江恒,你醒醒!你快醒醒呀!”张灵芝摇晃了半天,开始江恒还是一动不动,嘴角反而被少女摇出血来,那殷红的血色让少女芳心“砰”得一声碎成了千千万万块。

  “怎么样,本少爷说得没错?”夜色越来越浓,悬挂中天的弦月开始逐渐倾斜,子叶——即将过去!

  “滚开!”张灵芝奋力推开了无耻恶人的色爪,然后顺势拣起了江恒的电极枪,不待金少爷反应过来,她已抢先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别、别……千万别自杀,我不碰你就是了!”金少爷边说边向后退了一步,双手连摇生恐失去这到了嘴边的美食,他虽然变态,但还没有变态到奸尸的地步,也不想这爱好在张灵芝身开始。

  “干哥哥,我来陪你啦!”对于恶少的表白,美少女完全视如未闻,苍白的玉脸惨烈一笑,痴痴的美眸写满了无尽的深情。

  手动了,电光火花迸射而出!灵芝把眼一闭,暗自念叨:既然江恒能为自己丢命,那自己为什么不能给他陪葬?!

看过《男人幻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