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男人幻想> 第二章 收购大计
  “恒哥哥——”采儿淡蓝色的衣裙永远都像飘逸的云彩,小姑娘敏感的心弦第一个感应到了恒哥哥的回归,不待江恒走进院门,含羞草已然乳燕投怀,扑进了意中人怀抱。

  “呜……”小姑娘在恒哥哥怀中放开情思大哭起来,如泣似诉的哀声既有对恒哥哥的思念,也有对失去孙爷爷的悲伤,从小到大,采儿都由孙爷爷陪伴照顾,她怎能不哭得两眼红肿、心神憔悴?!

  “采儿乖,孙爷爷是去一个最好玩的地方,不要再哭了!”江恒情不自禁抱紧了小姑娘,直到如今,他也没有完全弄明白,自己对采儿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到底是情人之爱多一些,还是父兄之情多一些!

  “小恒,你回来了!”张敏自然也不可能感应不到干儿子的回归,但她可不是没有顾忌的采儿,只能以正常的速度挤出了院门。

  “干妈!”江恒的角色身份一下子调转,就像游子般双目湿润,痴痴的望着心中的挚爱,想张开双臂尽情拥抱,但却总是敌不过干妈眼底的羞涩端庄。

  无形的风儿围绕年轻男人团团打转,就在这时,玄异的直觉让江恒侧目相望,映入眼中的是与他“分别”不久的张灵芝。

  “灵芝……”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三天,但江恒对于灵芝的感觉却是真正的天翻地覆,他再也没有半分顾忌、半点陌生,就似脑海记忆一般。年轻男人用痴恋深情的语调,首次在现实中呼唤玉人。

  “啊!”张灵芝曼妙倩影猛然一顿,江恒语气地突变就像一把大火,烧光了青春玉女心海郁闷哀怨的迷雾。

  话语颤抖,心情激动,张灵芝小心翼翼,生恐是自己一时错觉,只怕是老天的玩笑,紧张到手指也抖个不停,“干……干哥哥,你……你全想起来了?”

  “嗯!灵芝,我什么都想起来了!”江恒一边温柔地握住少女手腕,一边如梦似幻般细语昵声道:“雪地、公园、剧场……我全都亲身经历过了,灵芝,对不起!”

  “呜……”今天的哭泣特别多,但扑进江恒怀抱的灵芝哭声最是不同,那是苦尽甘来的泪水,那是化解郁闷怨怼的甘泉!

  “唉……”见干儿子与女儿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张敏的芳心是既欣慰又失落,迷雾蒙蒙不知如何决断。

  危险过去当然好,但所有的烦恼却又摆到了面前,难道自己真与女儿——共伺一夫?!

  “唔……太羞人了!”世俗的锁链还是围绕着张敏,此时反而是沉醉在幸福中地灵芝没有多想!对于少女来说,能重新感应到情郞的爱恋,这比什么都重要!

  “孙姨、孙叔。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来为孙爷爷守灵!”江恒在灵堂里看到了泪眼婆娑的孙淑玲兄妹,他主动以晚辈姿态接待起前来吊唁的宾客。

  “小恒。我没事!”孙家兄妹一个在政,一个从商,都身份不小,孙老爷子在这老城区又人缘特别好。前来哀悼的人群络绎不绝,唏嘘叹息声一时间此起彼伏。

  孙淑玲婉转拒绝了江恒的好意。然后语带感慨道:“父亲留了封信给你,我放在你房间地枕头下,你自己去看!”

  话语微微一顿,孙淑玲细心的关怀道:“你这阵子也累坏了,就不用出来招呼客人了!父亲是带着笑容离去的,你放心,孙姨还能挺得住!”

  “嗯!”江恒没有过多的坚持,一切贵乎于心,表面形势对他来说,只是虚伪做作,只要能真心纪念孙老人,其他的根本没必要。

  “嘘……”看完孙老人简单的留言后,躺在床合衣而卧的江恒不由再次心海起伏,想不到孙老人竟然把这个院子留给了他这外人!

  一座四合院,对于如今身拥亿万财产地江恒来说真是九牛一毛,但就是这一点点赠予,却让时间人感动得心窝发热,翻腾的思绪久久也不能平静!

  温暖——对,就是那种暧到心底的温暖,天大地大,就是金山银山,也给不了江恒这种最美地感觉!

  三天之后,四合院终于又回复了往昔的平静,但却少了孙老人那苍老而又亲切的身影!

  “唉……”多少次,不习惯的年轻男人都想找老人品茗聊天,可双唇一开,眼神却一黯,这才想起老人已去。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同开心,失去知己的痛苦不言而喻,三天地苦闷让江恒才完全明白,孙老人这忘年交给他的不仅是领路人的循循善诱,还有一份家的亲情。

  江恒坐在老人昔日的座位,又叹了一口气,采儿在他的边哄带劝下已回到了学校,小护士自然要班,其他女人基本不用他担心,唯一烦恼的就是干妈母女!

  张灵芝倒是由刁蛮变成了温柔可人,但她越是开心,张敏反而越不想破坏女儿的幸福,虽然不至于次一样逃之夭夭,但还是搬回了歌舞团,让江恒又怎么可能不心情郁闷?!

  “江恒,想什么呢?你发呆好久了!”胡媚与韩真真不知何时回到的四合院,见江恒一直在那儿呆呆出神,性格爽快的韩真真实在是看不下去。

  “咯、咯……”外向性感的胡媚虽不再做豪放妖女,但风情万种的艳光永远那么热辣迷人,“小恒,是不是在想今夜点哪一房的灯呀?要不要让姐姐给你出出主意?”

  汗……即使是如今的江恒,也有点抵挡不了胡媚这种火焰热情。

  “呵、呵……胡姐,你就不要拿我练功了,小弟可不是你的对手!”男人的天性让江恒在“媚色大法”下晕晕乎乎,他虽然能轻松搞定黑心J,但在进入先天层次的媚色大法环绕下,却不得不举手投降。

  “咯、咯……那可不行!我的功力在你身进步的特别的快,”胡媚半真半假的给了江恒一记媚眼,情感的娇躯惹火的扭了扭,同时加重火力考验了男人道:“姐姐我漂亮吗?”

  不敌的男人唯有举手投降,一番笑闹后他正色道:“我找你俩来,是想你们帮我一个忙!”

  “咦?!”韩真真诧异的低吟出声,双目认真的凝视江恒道:“以你现在的本事,还需要我们帮忙吗?是不是不方便出面,说!”

  干练丽人就是爽朗明快,带动胡媚也止住了嘻笑,难得正经的竖耳倾听。

  江恒下意识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抛出了重磅炸弹,“我想收购镇远县的达康集团!”

  “啊……”韩真真这次的惊叹十分强烈,干练美女以迷惑的眼神望着江恒,同时用力摇了摇自己的双耳,很是怀疑听错了!

  “小恒,你……是不是感冒发烧了?!”胡媚问得更是直接,妖娆美女柔腻的玉手更是不客气的探向了男人额头,嘴里不假思索到:“你知道达康集团市值多少吗?至少六十个亿,你要收购它?!咯、咯……”

  “胡姐,小真,六十个亿只是它现在的价格,股票这玩意儿很好玩得!你们说,如果查出集团高层严重贪污、挪用公款之类,那会怎么样?”

  “有这种事?!”韩真真知道江恒不是浪费时间的傻瓜,他既然这么说,自然有根据,再加特工美女对江恒有一种莫名的信任,韩真真的思绪不由自主顺着江恒的牵引而转动。

  双眸闪动精明干练的光芒,干练美女仔细想了想道:“如果真发生那种情况,股价会一路大跌,也许跌到谷底只值几个亿也有可能!”

  “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年轻的时间人说得是斩钉截铁,因为他昨夜又做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未来之梦”,一次“做梦”,他把一百万变成了几千万,而这一次,他决心把几十亿身价的达康集团变成自己的财富!

  “小恒,不是我泼你冷水,就像你说得那样,至少也要好几个亿,你哪儿来那么多钱?”

  胡媚说到这儿,突然夸张的一颤,然后指着江恒扬声道:“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去抢银行!对不对,咯、咯……原来你把我与小真弄到身边,是想我们当你的帮凶啊!”

  汗……年轻男人对于妖娆美女的想象力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同时用眼神瞄了瞄胡媚那高耸的双峰,再往瞟了瞟她美丽的面容,嘻笑的眼神很是明显在调侃四个字——波大无脑!

  “江恒,别卖关子了,说!”韩真真虽然波没有胡媚的汹涌,但看来分量也不轻,因为她也没有想到答案。

  “唰——”年轻男人潇洒的手一扬,两张银行卡就落入两女手中:“这里面一共是九个亿,胡姐,你与小真有共同的财权,这九个亿应该足够你们收购陷入困境的达康集团!”

看过《男人幻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