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男人幻想> 第七章 三人试婚
  话语微微一顿,林洁见江恒眼中又开始闪动异样光华,心慌意乱的她急忙凝声转移视线道:“哦,对了,你次让我帮忙找的人有消息了!”

  “太好啦!”江恒果然停下了向美妇人移动的脚步,欢声追问道:“罗七现在在哪儿?猎鹰他们过得怎么样?”

  见江恒欣喜之色溢于言表,美妇人也真切感受到了他的兴奋。对于年轻男人的义气,她不由很是欣赏,轻柔一笑道:“天网都已经不追捕,政府也不追究责任,他们当然没事了,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哈、哈……林姐,谢谢你!”

  江恒这亲热的称呼看来已不准备修改,几次反对无效后,林洁唯有无力地沉默接受。不过还是以最后的意志道,“小恒,在外面可不许这么叫,知道了吗?”

  “唉,没问题!”年轻男人满意地笑了,邪邪的笑容充满了暧昧的气息,让美艳贵妇又一次失去了镇定,下意识加快速度结束了谈话,直到保镖推门而入,她仿佛才踏实下来,不再“害怕”。

  欧阳夫人婉拒了江恒留她多玩几天的“好意”,直接坐专车,向私人停机坪开去,呼啸的车影虽然已快得如光似箭,但美妇人还是觉得慢!

  江恒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自己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嘿、嘿……”年轻男人心中可没有半点负担,只有淡淡的遗憾。眼眸中、心海里……浮动的无不是林洁的丰盈倩影、美艳玉容。

  “咦,原来都已经下班了!”当江恒闲逛着回到歌舞团时,这才发觉早已人去楼空,而他这不负责任的守门人又一次旷工半天。

  脚步一转,无所谓的家伙转身向灵芝家中走去,神色容貌自然又是那落魄潦倒的病容,失去斗志的眼眸忧郁得蒙了一层迷雾。

  “小恒,你可回来了,出去散心了吗?”张敏温柔地为可怜的情人干儿子递了拖鞋。明知他旷工,不仅不敢质问,还要主动为他安动听的借口,“散散心也好,整天关在那儿也挺闷的!”

  “是呀!”灵芝噘着小嘴接过了话头,嘻笑着接口道,“不过,干哥哥你下次出去还是说一声,害得我们大家又被团长臭骂,还是副团长出面才熄了火!”

  “唉……”无赖家伙整个人缩进了沙发,很是郁闷道,“干妈,我不想工作,只想在家睡觉!”

  “小恒,你做得好好的,干嘛不想做了呢?”张敏一见干儿子无精打采的模样,就特别地心疼,白了女儿一眼道:“别听灵芝的,你其实做得挺好,都没人敢来歌舞团胡闹,对?!”

  “嘻、嘻……”灵芝在母亲的威胁下,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责任,立刻欢声笑语违心道,“对,干哥哥你是我们歌舞团有史以来最厉害的——门卫,是我们几十个姐妹的保护神!”

  话语微微一顿,少女眼眸闪过一串异彩,缅怀着记忆中最美的画面,“干哥哥,吃过晚饭,咱们就去逛逛滨江花园!”

  “干妈,你去不去?”江恒坚定地执行着自己的计划,“干妈你去我就去,你不去我也在家睡觉!”

  “这……”张敏为难地在女儿与情人间看了看,一时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妈,你也一起去!”灵芝兴致正高,顺口就帮忙劝了起来,并悄然给母亲打了一个眼色,提醒母亲不能让干哥哥待在家里,不然会加重“病情”。

  “好!”三人行的计划就这样定了下来。在坏小子的无赖下,母女二人就此开始了与他一个屋檐下的“试验”生活,除了没有同床共枕外,还真像独一无二的“三人试婚”!

  “嘿、嘿……”走在凉风习习的河畔,江恒心中别提多么爽快。他要的就是干妈母女习惯三人行的生活,习惯三人走在一起的感觉,当习惯渐渐成为自然后,一切……嘿、嘿,再不是问题!

  傍晚的暮色为大地增加了几分神秘的气息,幽静的公园,娓娓私语的一对对恋人,让行走其中的张敏生出了异样的感慨。

  她又何尝不想这样与情人相偎相依,即使情人身边出现其他女人她也可以接受,但这其中为何偏偏有自己的女儿呢?!唉……

  意念转动,张敏故意落下了脚步,想离二人远一点。

  “干妈,累了吗?”江恒的心神紧密连接着张敏的举动,他可不想挚爱佳人逃离身边。

  “干哥哥,到那边看看!”江恒伸手挽住了干妈,干妹妹则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像三人间那暧昧特殊的关系一般,一环扣一环,你离不了我,我离不了她……

  “先生,你女朋这么漂亮,买一束花送给她?”在这种美丽的地方,自然不会少了聪明的生意人,一位青春少女笑容满面地恭维着男人。

  “谢谢,不过我买不起一束,要两朵,行吗?”江恒可没有忘记自己此刻一贫如洗的身份,掏出最后的一张钞票,忍不住调笑道:“呵、呵……其实小姐你也挺漂亮,漂亮的人心都特别好,肯定会帮助我这种穷人追心爱的女人,对?!”

  “咯、咯……”卖花女被逗得花枝乱颤,头戴的太阳帽虽然遮住了她大半张脸,但她秀美的下颌还是让男人忍不住眼前一亮,又一次见识到了“美女之城”的威力。

  “先生,你真会说话,好,我破例卖给你两枝……”

  “谢谢!哎呀……”江恒刚刚把两朵玫瑰接过来,手臂却传来不适的感觉,侧脸一看,正巧碰了灵芝杀气腾腾的眼神。

  “灵芝,这朵最鲜艳,送给你!”江恒心中一跳,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有点失控,急忙用鲜花一朵挡住了灵芝的眼神,然后又亡羊补牢转身道,“敏姐,这朵最灿烂,送给你!”

  “啊……”发出惊叹的可不是爱情游戏中的一男二女,而是那活泼的卖花女,只见她帽檐下露出的下巴几乎落地,呆呆地指了指江恒,又指了指两女手中的玫瑰,那惊叹的内容已不言而喻。

  一脚踏两船——不稀奇,但同时带着两个女人约会,这可不是常见的景象,难怪卖花女会如此惊叹啦!

  “走啦!”江恒这家伙还能幸福得意地傻笑,灵芝与张敏可没有这份本事,趁着还没引来大群观众前,两女急忙强行拖着男人快步逃走。

  “呼……”张敏与女儿一口气逃回了家中,这才心情镇定了下来,一想起卖花女的惊叹,两女是苦笑不得。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们,以后这种事不会少!

  “坏蛋!你倒挺得意呀!”尴尬的怒气自然要发泄到大坏蛋身,灵芝柳眉一掀道:“花心鬼,连卖花女也不放过!哼!”

  江恒正想狡辩。一向温柔的张敏竟然也生气了,“小恒,你先前精神挺好的嘛,明天班就不要迟到了,我会提前一小时叫你起床!”

  “啊!”两女说完,转身就回到了她们的大卧室,只剩下难以狡辩的男人在原地苦笑不得。原来干妈也会吃醋呀!嘿、嘿……好现象!

  “妈,你真要提前叫他呀?嘻、嘻……整整他这贪睡鬼也好!”灵芝见母亲小心地把玫瑰花插入了花瓶,她略一犹豫,见房中没有第二个花瓶,又不想玫瑰花枯萎,最后还是把鲜花插进了同一个花瓶当中。

  女儿的神态一一看在张敏眼中,美妇人芳心莫明一喜,呼吸也忍不住轻松了几分,“灵芝,小恒了几天班,气色是不是好了些?”

  “嗯……妈,你不知道,他呀每天……”

  一如既往,母女俩又围绕同一个男人开始夜半私语,一谈就是大半夜!

  “呼、呼……”悠长的鼻息声在小卧室里回荡,虽然无美相伴,但年轻男人为了美妙的未来,也睡得安稳自在!

  黎明到来,代表新的一天开始了!一日三餐的时间,在华夏人心目中,那可是不可忽视的、最为重要的交流时段。

  “干妈,你做的早餐真好吃!要是每天都能吃到的话,就是少活十年也愿意!”时间人这一句话说得是情真意切,他的内心也没有半点虚假。

  少活十年有什么大不了,他的寿命最低也有一千年,至少还剩下九百九十年,嘿、嘿……

  “小恒,大清早别那样说,不吉利!”对鬼神的敬畏也是华夏传统,张敏欣慰地柔声轻责了两句,然后回避正面问题,凝声嘱咐道:“你今天可要好好工作,要是能保持一月……不,只要一周不旷工,干妈就给你个奖励!”

看过《男人幻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