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男人幻想> 第二十八章男色
  风扬把牙齿咬得直响,不由暗自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亲自出面竞投,竟然派了一群饭桶手下去办事。

  “本公子要是用你的命来交换呢?!”阴毒的杀气弥漫了整个空间,风扬肆无忌惮威胁道:“小子,信不信我能让你人间蒸发,还能让你畏罪自杀?!”

  “我信,风公子的大名我可是久仰了!”江恒还是坐在皮椅里一脸无所谓,双肩一耸,双手一摊道:“老百姓斗不当当官的!哦,对了,欧阳夫人与林将军托我向你父母问个好!”

  “呃——”江恒隐带嘲讽的声音好似倾盆大雨,一下子就灭掉了风扬的气焰。

  怒到极点的风扬却不能发作,十分机械的点了点头,然后双目如阴刀,目光似毒箭,意图把江恒杀死无数次,“小子,一个亿你想也别想,本公子不是冤大头,值不了那个价!”

  “呵、呵……风公子,市价是不值,可是风氏的名声值呀,你风公子的的面子恐怕还不止这个数吧!我可听说,整个京都都知道你要在恐龙市大展拳脚,如果这样半途而废的话,呵、呵……

  “砰!”风扬重重的在桌子上擂了一拳,他自然不会否认自己的面子不值一个亿,被将军的纨绔公子狠狠的盯视江恒道:“你是吃定我了,对吧?!”

  江恒悠闲的神色突然大变,冰冷的杀气远比风扬冷酷了千万倍,房内的空间刹那有如寒冬来临,“风公子,我是吃定了你——的钞票!”

  这是一场绝不公平的谈判,也是一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经典诠释。江恒真的是吃定了风扬,因为他这“地头蛇”把风扬摸了个一清二楚,而风扬自诩无敌“过江龙……却对江恒一无所知,其结果自然没有任何悬念!

  “唰、唰……”风扬愤怒的签下了支票,最后不起作用的撒气道:“小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吞了这一个亿!”

  “哈、哈……合理!”江恒笑眯眯的接过了支票。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演出公司的转让,而江恒这家伙临走还故意将支票高高举起,大大的刺激了对手一下!

  ※※※※※※※※

  四合院,质朴宁静的美妙空间。江恒隔了好久,终于又一次踏进了,院门。

  采儿已搬到了孙家暂住,而他这“病人”也离开了这儿;不过,年轻男人心中最喜欢地还是这个简朴的旧院子,这是孙老人留给他的礼物,一份属于心灵的归属!

  “干杯!”一男二女围桌而坐,四合院又回复了往昔欢快温馨地感觉。

  “胡媚。小真,这次真要感谢你们出其不意的回来帮忙!”

  “咯、咯……这么好玩的事儿,当然不能少了本小姐!”胡媚单薄的衣裙下是曲线毕露的娇躯,放肆的施展着她的媚色大法,谁叫每一次接近江恒,她地古武内息就控制不住的奔腾跳跃呢?!

  “咦?!胡姐,我怎么感觉古武功力又进了一层!”江恒也发觉了奇怪的地方,他几乎从没有修炼古武。可内息的增加却比超能快得多!

  “好弟弟。真好玩!”胡媚半真半假给了江恒一个媚眼,二人都知道,这是那次力量“交流”的美妙结果。

  “喂,你们两个庄重点行不行?要亲热到屋里去。我还在这呢!”干练美女的不满终于爆发,酸溜溜的话音充斥了院子的每一寸角落。

  经过一段时日地分别后,当重逢来临,韩真真突然发觉,自己引以为自豪地控制力竟然变弱了许多,少有的将喜怒摆在了美丽优雅的玉容上。

  “咯、咯……小真吃醋了!”胡媚的笑声永远性感迷人,玉手搭在江恒肩上,亲昵戏语道:“用用你的‘媚色大法’能不能迷住小真!”

  “呵、呵……”江恒面容尴尬的笑了笑,好奇的反问道:“我又不会什么媚色大法,而且,那不是女人修炼的功夫吗?”

  “谁说只有女人才能修炼,你不是一个例子吗?!”胡媚磁性的话语吸引了江恒与韩真真的注意,二人不约而同放下了酒杯,好奇的等待难得认真的胡媚继续解释。

  古武美女凝神想了想,然后语带兴奋与感慨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拥有媚色功力,而且进度之快简直像闪电一样,特别是这一段时间,我看你在这方面的造诣已经比我这师父强啦!”

  正经的话语微微一顿,妖娆美女又回复了贪玩的本性,坏笑打趣道:“你没发觉,小真这次见到你态度都不一样了吗?!咯、咯……”这就是你媚色大法即将大成的征兆!”

  汗……江恒从心到脸都在发烧,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男色”高手。

  胡媚丰富的见识让她眼中闪过浓浓的疑惑,还有闪烁的异彩,猜测着追问道:“小恒,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歌舞团‘玩’得特别开心,不然媚色大法不会进步那么快!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把那么多美女当作了鼎炉,所以才……”

  “噗哧!”江恒一口酒喷在了地上,一边脸红耳涨的咳嗽,一边大声维护清白道:“你可别乱说,我可没有那么干!”

  “咯、咯……你没有干,可你的媚色功力在那么干呀!古武内息可不会听你指挥!”

  “色狼!”韩真真在胡媚的笑声中插了两个字,一下子就为江恒下了准确的定论。

  汗……江恒傻眼了!一想到自己与歌舞团众女的战斗,无论是青春少女,还是已婚美妇,一个个对他的态度都特别亲密,这可不是正常的现象。

  江恒还没有自大到以为是天下第一俊男的地步,想到这儿,他不由怪怪的笑了起来,“呵、呵……怎么会这样?!我可是无辜的!”

  “色狼——卑鄙、下流!”两女的回答永远那么肯定,让色狼不得不坐着听候审判!

  一番嬉闹后,韩真真神色一正,首先问到了正事上。

  “江恒,你买歌舞团是为了破坏风扬的计划,不过又卖给他就有点弄不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对呀!你这样当叛徒,不怕你家灵芝恨死你?!”胡媚永远做不到百分百的正经老实,再次媚笑调侃道:“说不定呀,你一回到歌舞团,就会被那些美女吃得渣也不剩!”

  与此同时,仿佛是为了印证胡媚可怕的“预言……在歌舞团里,响裂起了仇丽珍惊天的怒吼,”江恒,你这叛徒,姑奶奶要阉了你——”

  “丽珍,怎么啦?”正在准备庆祝晚会的叶卿玉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与几十位美女一起围了上来,因为团长这次的怒吼可有点不同以往,是真正的恨入骨髓、怒在眼中!

  “刚才淑玲打电话来,说江恒这臭男人代表新公司,又把歌舞团卖给风氏企业了,还卖了——一个亿!”

  仇丽珍最后几个字一字一顿,刚性面容怒火弥漫,紧接着自顾自发挥联想道:“哦!我明白了,难怪这臭小子千方百计要混进咱们这儿来,还主动帮忙当好人,原来为的就是赚这‘一个亿’!无耻、下流……”

  一天之内,江恒竟然被相似的脏话骂了两遍,他还真是可怜加可恨,竟然让这么多美女失去了心灵的寄托,当然该骂!

  “啊,一个亿?!天啦!”美女也是普通人,只要是普通人就一定为这数字倒吸一口凉气,就连灵芝这间接受益人也忍不住呼吸发紧!不贪钱,不爱慕虚荣,并不代表不喜欢当一个有钱人!

  “不……不会的!不会是这样,小恒绝不会这样做……”叶卿玉温柔的玉脸苍白惊慌,这段时日来,她幸福的心灵首次受到了强大的冲击,绝美佳人不愿相信,更不肯相信,就像自我催眠般不停喃喃自语!

  如果江恒真像仇丽珍猜测那样,那岂不代表她被骗了,还骗得特别的“深”虽然对情人的禀性有所了解,但这“一个亿”太诱人了,难怪叶卿玉心灵会陷入无尽恐惧之中,只愿这恶梦早一点醒来!

  “天啦,一个亿——”如云美女都在惊疑震撼中鸦雀无声,唯有拜金女对这数字太过敏感,原本因为没有得到佣金,白虹还有点闷闷不乐,此刻竟然一下子变得神采飞扬。

  “江恒、江恒在哪儿?咱们团里出了个亿万富翁,嘻、嘻……我要搞定他!”

  汗……果然不愧是拜金女,身价亿万的江恒在白虹眼中一下子来个脱胎换骨,脚底泥瞬间飞上青天成为了天上云。

  “白虹,你少做白日梦!那坏蛋可是灵芝的老公!”小飞莺眼眸酸酸,直到此刻,她也不能接受江恒的“叛变”。

看过《男人幻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