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帝霸> 第3740章赤月印
  手持方印,道君之威肆虐,犹如道君亲临,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甚至让人有膜拜的冲动。

  “道君之兵呀。”此时看着赤晓月手中所持的方印,在场不知道多少人为之震撼。

  就算是金杵虎贲、神影圣子他们都不由双目一凝,望着赤晓月手中的这一方宝印。

  “这底蕴,只怕是难有几个人能比吧,出手就是道君之兵。”有强者不由嘀咕了一声。

  连云泥学院的学生看到这样的一幕,也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有学生回过神来,不由骇然地说道:“晓月师姐,竟,竟,竟然拥有道君之兵。”

  当赤晓月手持道君之兵的时候,的确是太让人震撼了,也让许多修士强者也为之意外,多少人都没有想到赤晓月竟然有着如此深厚的底蕴。

  “没有想到晓月师姐竟然有着如此深厚的底蕴,这,这,这可是道君之后呀。”云泥学院的许多学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也有也赤晓月走得比较近的学生也不由喃喃地说道:“早就传闻说,晓月师姐是出身于远古世家,祖上曾出过道君,今日看来是真的了。”

  “或者,云泥五杰之中最强大的是非晓月师妹莫属了。”云泥学院有年长的学生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云泥五杰之中,赤晓月一直以来都是很低调,也是五杰之中很少出手的人,以风头而论,以权势而论,那是远远不如李相权、张云之,甚至很多时候,她在云泥学院的热度也不如三板怒斧林浩。

  往往很多时候,赤晓月都是很低调,也极少去掺和各种事情,似乎对于任何事情,她都是置之于身外,这一次赤晓月站出来应战卷云鞭刘怀石已经是大大的出人意料了。

  也正是因为赤晓月如此的低调,这往往让很多人都不由有些忽略了她,因为在往昔,张云之、李相权他们头顶上的光环实在是太夺目耀眼了,使得赤晓月都黯淡很多。

  然而,今日,赤晓月手持道君之兵的时候,这顿时震撼着云泥学院的所有学生,云泥五杰之中底蕴最深的不是李相权、张云之,而是赤晓月。

  如李相权、张云之他们这般的出身,不管他们是多么的耀眼夺目,但是,都不可能拿得出道君之后,而一直以来十分低调,甚至让人有些忽略的赤晓月,此时此刻,手持道君之兵,这样的底蕴,远远不是李相权、张云之所不能相比的。

  “云泥学院,的确是藏龙卧虎。”看到赤晓月手持着道君之兵,在场的任何一位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震撼。

  以声名而论,金杵虎贲、神影神圣子他们远在赤晓月之上,金杵虎贲、神影圣子不见得一出手就能拿得出道君之兵,但是,赤晓月不声不响之下就拿出了道君之兵,这的确是把大家吓了一大跳。

  看着赤晓月手中的道君之兵,连金杵虎贲、神影圣子都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

  倒是独孤岚神态自若,似乎这是在她的意料之中,并不奇怪。

  “赤月印。”看着赤晓月手中的这一方宝印,卷云鞭见识广博,徐徐地说道:“赤月道君的兵器。”

  “惭愧。”赤晓月手持道君之兵,神态平静,也没有得意,也没有骄傲,只是徐徐地说道:“只不过是道君残兵而已,离真正的道君之兵,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赤月道君。”听到这话,不少老一辈的大人物都知道这位道君,有大教老祖徐徐地说道:“传说那位死于不祥的道君呀,赤家的绝世天才。”

  赤月道君,作为一位道君,但是,他的影响力十分有限,因为他刚登临道君,就死于不祥了,这使得他这位绝世道君在世间未能留下彪炳功勋,也没有留下万古传说。

  他的事迹,为后世人所熟悉的,也就是他年少之时的绝世无双天赋了,甚至有人称他为是当时八荒的第一天才。

  可惜,这么一位惊才绝艳的天才,虽然最终成为了道君,却还是死在了不祥之下。

  也正是因为赤月道君死得太早了,未能留下惊世的事迹,后世很多修士强者都不知道或者不记得他这么一位道君的存在。

  赤晓月手中的这方宝印,正是赤月道君的兵器赤月印,只可惜,当年赤月道君死得太早,未能把这方宝印完全祭炼成,就惨死在了不祥之下。

  所以,赤晓月手中这方赤月印,只能说是一件道君残兵,不能算是真正的道君兵器。

  看着赤晓月手持赤月印,卷云鞭刘怀石脸色十分的凝重。

  “看来有希望了。”看到赤晓月手持着赤月印,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由为之喝采了一声,忍不住有几分的兴奋。

  也有学生说道:“晓月师姐手持道君之兵,必能击退刘怀石的,这一战必胜。”

  赤晓月乃是赤月印在手,让在场佛陀圣地的年轻修士都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拥有了道君之兵,这无疑是让赤晓月的胜算是大大提高了好几成。

  “难怪她敢应战,是有备而来。”在此之前,不少年轻天才都担心赤晓月,现在看来,赤晓月是有备而来,她只不过是低调而已。

  “好。”见赤晓月手持赤月印,卷云鞭刘怀石并没有退缩,沉喝道:“八部天龙——”话一落下,扬起了长鞭。

  龙吟之声响起,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八部天龙轰碎虚空,拍散风云,十六只龙爪瞬间从天穹之上探下,撕裂一切,疯狂舞动,向赤晓抓撕了过去,要把赤晓月撕得粉碎。

  “破——”面对卷云鞭刘怀石这样的杀招,赤晓月毫无畏惧,一声娇叱,跃空而起,手起印落,赤月印瞬间镇杀而下。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赤月印镇杀而下,排山倒海,如道君镇杀而至,一切神魔都瞬间崩灭,任何凶煞都瞬间灰飞。

  赤月印镇压而下,恐怖的道君力量瞬间肆虐八方,碾碎了空间,似乎任何强大的生灵在这一击之下,都会颤抖。

  赤月印以无敌之姿碾压而下,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撕裂而来的八部天龙被赤月印狠狠地击中,听到一声哀嚎,八部天龙瞬间被碾灭,卷云鞭刘怀石整个人被轰飞,他手中的长鞭寸寸碎裂。

  “好——”看到赤晓月竟然一招击飞卷云鞭刘怀石,瞬间崩碎了他的兵器,让佛陀圣地的所有弟子都不由大声喝采起来。

  “这一招好,太痛快了。”刘怀石被轰飞,佛陀圣地的年轻修士都不由眉飞色舞,心里面忍不住兴奋。

  云泥学院的学生更是尖叫起来,大叫道:“晓月师姐无敌,我们学院之光!”

  赤晓月扳回了一局,顿时让许多佛陀圣地的年轻一辈都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在此之前,对于佛陀圣地的弟子而言,那实在是太压抑了,也是实在是太憋屈了,现在赤晓月胜了一招,多少也让佛陀圣地出了一口恶气。

  不论怎么说,佛陀圣地还是有一战之力,依然是能对战正一教的。

  “好强大——”被赤晓月一击轰飞,卷云鞭嘴角鲜血直流,他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一招轰飞卷云鞭,赤晓月也没有自满,更没有得意,神态平静,望着卷云鞭,徐徐地说道:“刘道兄的实力不在我之下,道兄并没有全力以赴,该是道兄出全力的时候了。”

  卷云鞭刘怀石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想不出全力都不行,除非我不想活着离开了。”

  卷云鞭刘怀石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心神一震,刚才卷云鞭刘怀石出手,那已经足够强大了,压得多少年轻一辈天才喘不过气来。

  然而,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卷云鞭刘怀石竟然还没有出全力。

  没有出全力的卷云鞭刘怀石那已经足够强大了,那么全力以赴的卷云鞭刘怀石究竟是怎么样?
想到这一点,在场不少佛陀圣地的年轻修士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立即不由为赤晓月担忧起来。

  “不怕,晓月师姐有道君之兵。”有云泥学院的学生不由这样说道,他们说这样的话之时,都不知道是在为赤晓月鼓气,还是在安慰自己。

  此时也有一些年轻天才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刚才自己没有应战,不然的话,在卷云鞭刘怀石手中只怕会败得很惨。

  “铛、铛、铛……”一阵金属撞击之声响起,只见卷云鞭刘怀石手一抖,一把长鞭出现在了手中。

  这是一把金黄色的长鞭,这把长鞭和他刚才的长鞭不一样,他这把长鞭看起来更像是一条粗大的铁链,长鞭乃是一个个金黄扣衔接起来的,看起来像是一条粗大无比的黄金铁链。

  这么一把长鞭出现在了卷云鞭刘怀石手中的时候,听到呼啸之声不绝于耳,狂风卷起,犹如瞬间可以撕裂一切风云。

  在这狂风呼啸的时候,好像让人看到了风暴要来临一样,可怕的风暴似乎能瞬间撕裂整个世界。

  这么一把长鞭,散发出了一股至尊无上的气势,似乎,当刘怀石持长鞭之时,便是举世无敌。

  :。:

看过《帝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