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十五章 心灰意冷

凰医废后 第十五章 心灰意冷

  当夏吟欢还在床上休息之时,便被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惊醒,眉头暗皱支撑着身子穿好衣衫后才缓缓开口让来人进来,那侍卫进门之后不敢有丝毫怠慢便立即道。

  “皇后娘娘,莲妃娘娘旧毒复发,御医束手无策,所以皇上特命娘娘过去医治!”

  吟欢的意识还在朦胧之间,忽然听到“莲妃”二字便立即清醒了半分,而后又听闻她毒性复发则是彻底清醒了,她当日给莲妃瞧病时明明已经将毒性清除,怎么会旧毒复发?

  她威胁苍凛尘说莲妃的命在她手上也不过是为了自保,其实莲妃的身子已无大碍,今日忽然发病实在可疑!

  吟欢刚想起身下榻,可身上的痛楚却紧紧牵制着她,强忍住不适吟欢跟着侍卫来到莲妃房中。

  她并非是担心莲妃安危,只是莲妃忽然发病实在可疑,若自己不来一探究竟还指不定惹出什么乱子呢?!

  吟欢一进门便看见苍凛尘不耐的神色,似乎在责怪她怎么现在才来?!

  吟欢强忍住身上疼痛朝对方回瞪一眼,而苍靖承从吟欢进门那一刻起便发觉的不对。

  吟欢走路缓慢神色不适,但神色却是红润正常,这副样子怎么看怎么像纵欲过度!

  “莲妃旧毒复发是怎么回事?”

  苍凛尘口吻严肃,其中似乎还带着些许责怪的意味!

  吟欢不理苍凛尘的询问,径直上前去看莲妃的情况。

  确实和上次毒发时的情景一样,可当吟欢再仔细瞧去的时候却发现了异状。

  莲妃虽然脸色生黑额头出汗,但四肢身躯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丝毫僵硬麻木的样子,而且连唇畔红润并无青紫之象!

  吟欢细细查看了半响,最后才转身朝众人道。

  “莲妃并非旧毒复发,而是染了怪病!这病无药可治,若想痊愈得看莲妃娘娘自身是否愿意了!”

  吟欢这话说的云里雾里,让其他人听得一头雾水,苍凛尘更是神情不悦的直直盯着她看。

  吟欢却没有任何要再解释的意味,留下一句“我医术不精无能为力,还望皇上恕罪!”之后便欲离开,可刚到门口却被身后人一把擒住。

  “夏吟欢!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莲妃若没了命,你也休想活命!”

  苍凛尘面无表情,可语气亦是十足的震人的寒冽!

  吟欢冷哼一声,她现在身子虚弱挣扎不得,可嘴上言辞却是一点都不示弱。

  “皇上,你的莲妃根本没有中毒要我如何去医?!我的性命还轮不到她来插手,等到莲妃真的香消玉殒了之后皇上再来要我的命也不迟!”

  吟欢多说一句苍凛尘的力道便愈发加重,眼看苍凛尘没有任何松手之际,站在一旁的苍靖承便忍不住上前劝道。

  “皇上,现在莲妃身体有恙,以后还要靠皇后娘娘医治,若是莲妃真有什么大碍,到那时您再定皇后的罪也是应当的!”

  苍靖承的一番话让苍凛尘脸色微微松动了半分,手上力道也顺势减弱。

  也正在此时,躺在床榻上的莲妃突然呓语“皇上”二字,苍凛尘顾不得吟欢便去瞧莲妃去了。

  在场的人见莲妃醒了过来也纷纷上前看望,而吟欢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眸色苦劣的直直看着苍凛尘!

  吟欢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莲妃身上,兀自便出了房中,刚到房外便碰见了一脸担忧的安德。

  “娘娘,您的身子怎么了?”

  安德一见吟欢走路有异又神情难受当下便问道,他本来听说莲妃旧毒复发,皇上让皇后前去医治,心中放心不下自家主子便急急赶来守在房外了。

  吟欢一言不发,强忍着身上痛楚之后忽然朝安德道。

  “安德,我不想你丢了性命,你若想回宫便现在回房去待着,苍凛尘问起我来你就说不知便是!”

  安德还没搞清楚这句话的含义,便见吟欢忽然朝楼下而去。

  她身子不适可仿佛是急着离开,步伐走的极快,等到安德反应过来的时候吟欢已然消失在客栈中!

  而另一头,莲妃苏醒之后面色渐渐好转起来,还甚是委屈的说着“让皇上担心了”这样的言语。

  莲妃苏醒过来后御医再行把脉却发现她体内的毒素已无,只是脉象还有些虚脱,只要好生调理几天便可!

  苍凛尘又在房中陪伴了莲妃片刻,可一直却是心不在焉的模样,莲妃见苍凛尘样子怪异便小心翼翼问道。

  “皇上,您怎么了,臣妾身子好了难道皇上还不高兴吗?”

  苍凛尘被莲妃这一问霎时扯回了思绪,但却并没有像往常那般顺着莲妃,而是忽然脱口问道。

  “皇后说你体内已无毒性,那你今日怎会突然旧毒复发的?莲妃,不要骗朕!”

  苍凛尘说的严峻认真,莲妃听了却忽然浑身微颤,心下一慌,可依旧装作一派疑惑无辜道。

  “臣妾当然不会骗皇上,臣妾感激皇后娘娘救命之恩,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皇上因为皇后而冤枉了臣妾啊!”

  莲妃说的委屈潸然,让人听了也不免动了恻隐之心,而苍凛尘却是迟迟没有开口,沉默了片刻之后只嘱咐莲妃好生休息,之后便不再逗留离开了房中。

  莲妃本想挽留却见对方一脸失神,心头一紧,眼睁睁看着苍凛尘出去之后,眸色疾闪而过一抹狠厉!

  而当苍凛尘再次回房的时候却并没有看见夏吟欢的身影,眉心微皱心知不妙,急忙召了跟在吟欢身旁的安德前来询问。

  安德本想遵照吟欢的意思说不知,但一见到苍凛尘便忘了吟欢交代的保命之言。

  “回皇上,娘娘在皇上陪伴莲妃之时,便匆匆离开了!”

  安德并非是想要出卖吟欢,而是,娘娘现在身子有恙,又孤身一人,贸然出去还指不定会惹上什么祸端,何况已经惹上了一个麻烦,为今之计,只有皇上才能护娘娘周全了!

  苍凛尘一听此话便勃然大怒,夏吟欢私自出宫自己还没来得及追究,现在又居然胆大妄为到擅自离开,真当朕拿她没办法了吗?!

  而另外一头,当吟欢独自离开客栈之后便不明方向的到处乱走。

  她身子没带银两又不识这里的路途身子还有恙,根本走不了多久,而且随着步伐越来越沉重,意识也似乎渐渐模糊起来,到最后只能走一步歇一步的地步了!

  而正当吟欢感觉身子支撑不住的时候,却忽然远远看见了一群人影朝自己这里来,他们不是苍凛尘的人马!

  可正当吟欢只确定这一点的时候便终于支撑不住昏厥了过去。

  天色渐晚,当吟欢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一片完全陌生的环境。

  而更令吟欢惊异的是,她现在的手脚是被绳子给紧紧绑住的,根本动弹不得,昏过去之前的记忆纵然朦胧但也能依稀记起来些。

  哪些人是谁?!她们为何要将她绑到这里来?!

  正当努力定下心神寻找逃脱之法的时候,房门被一阵大力推开,而后进来的人吟欢竟然也还记得几分。

  这分明就是之前她招惹的那个所谓王尚书家的公子王之平的手下之一!

  一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