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一百八十六章 偷梁换柱

凰医废后 第一百八十六章 偷梁换柱

  长乐殿中,吟欢正在命令迦鹿收拾行李。讀蕶蕶尐說網她已经和夏楚雄商量好了,为了让在宫中有个照应,这次将迦鹿一同带去。夏楚雄被吟欢救命,心中对于她的信任又是多了一分,带一个丫鬟去擎国,对于他们赢国来说只是百利而无一害!这种事他才懒得拒绝。倒是迦鹿知道可以一直跟着吟欢,心中开心不得不了,也是赶紧收拾东西。

  吟欢却是倚窗而望,今夜月色正好,只是夜行欢已经走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是所谓何事缠身?想来皖诚应该已经收到了赢国的药材,冷傲天的病也已经全部痊愈,后遗症也没有留下!不知道皖诚有没有去监视着昼曦?自从上次与冥火门的人见面之后,吟欢心中一直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可就是想不出来。

  幽冥宫是江湖中掩藏着的一种门派,杀手是他们的潜藏势力,可昼曦身上看的出来,是不只有杀手气质,还有一种天生的不怒而威,而究竟这个宫主是何人,会这般关心赢国的存亡。若不是有何事她还不能理解其中的奥秘,现在肯定不会让皖诚冒险去那里查实。皖诚一介女子,在男人堆中长大,不知道究竟为何隐瞒女子身份,但她答应过吟欢一定唯命是从。想必她有朝一日会告知她。若冷傲天无事,那皖诚定会开始调查。

  苍凛尘和苍靖承的大军会相遇,简直就是在吟欢的猜测之外!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要两军对峙,改变这路线,从两边边疆会面的几率简直就是微乎其微!若不是有人在暗中操纵,想要争取时间,又怎会在距离京中还有一千里以外的地方,让两军对峙不动?难道是有人暗中操纵想要在宫中有大动作?夜行欢应该已经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了,此时接到了命令的他只怕是在赶回来赢国的路上。

  迦鹿在吟欢的床铺上收拾,今夜她要和公主好好聊聊心事,正在起劲的头上,便是听到艾蝶从外边跑进来,扑通一下跪在吟欢面前,面红耳赤,大口喘气道:“不好了,公主。方才……方才传信来皇上去景人宫过夜,今日翻了玉贵人的绿头牌。可等皇上去了之后……玉贵人,玉贵人和景人宫的所有侍女一样都死于非命!皇上龙颜大怒,此时正在御书房等待调查结果!”

  吟欢眉头微蹙,怎么这个时候玉贵人会平白无故有这么一劫?吟欢也不打算淌这趟洪水,人已经死了,而且夏楚雄也没有意思要她参与,她要准时离宫,不能有什么岔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转身坐到床边,不再理会艾蝶。

  迦鹿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事发突然,公主自保是上上策。便起身对艾蝶说道:“去吧,这件事长乐殿不要再议论,等待结果便是。”

  艾蝶知道华贵公主是聪明人,便也不多说,从房中退下。

  迦鹿看出吟欢有何心事一般,美眸微微眯着,斜靠在床上。也随着她坐在一边,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可看见吟欢美目微垂,又闭上了嘴巴,安静坐在边上,透过窗棂看着月光。

  月光皎洁,从窗外射入,犹如一条银被披在吟欢雪白肌肤的脸上,印出那双目光璀璨的双眸,伴着皎月与星光熠熠生辉。

  “吟欢姐姐,其实你不用这般难过的。虽然玉贵人与你是少时相识,可如今物是人非,她是皇上钦点的妃嫔,你也已经是擎国的皇后,这些是非曲折并不是你参与其中的,也不是你害死她的。她想来已经蓄谋已久就是为了想要要了皇上的命,姐姐你不过是救了她而已。”迦鹿深知玉贵人为人心思缜密,这次死于非命也实在是令她感到疑惑,好端端一个人,又向来不争宠,怎会丧命?

  吟欢蝴蝶羽翼般的睫毛随着月光撒入微微一眨,勾勒出嘴角隐隐的笑意。她没有说话,倒是伸出来食指示意迦鹿朝着她的方向去。

  “怎么?”迦鹿有些不理解,但想来这也是吟欢觉得宫中很多事情说着不方便,不愿意受到隔墙之耳的骚扰吧?便身子前倾,将耳朵附在吟欢嘴边。

  只见吟欢殷桃小口微微张开又闭合,而迦鹿的眼睛也是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俱笑,接着便是怒嗔吟欢道:“原本还以为你是难过呢,原来真是我做了多想,你哪里需要我来操心,只怕是你早就将后路想了个明白。原来还有这样的法子,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我们大赢国的华贵公主呢!”

  吟欢倒是对迦鹿的夸赞也不推脱,笑着说道:“你这个丫头跟了我也不是一日两日,做起事来还是那般随着性子。凡关心则乱,我看你就是太过于关心了,才会没有看出其中破绽。”

  迦鹿也笑了笑,想来也是。且不说这是不是关心则乱,反正在这个时候,她来找华贵公主,自然不是为了谈事情,就是想和她一起睡觉而已。今日本来是一件欢乐轻松的事情,却是被玉贵人忽然离奇死亡的事情耽搁了。为难了迦鹿方才还是一心替她着想,竟然没有发现吟欢眼底就连一丝爱怜都没有。

  忽然,吟欢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乌黑的眼珠转了转,这才笑着对她说道:“迦鹿,我看在这个长乐殿中,你最关心的人,好像不只是我一人啊?”

  吟欢的话语间带着试探还有调戏,迦鹿是聪明人,怎么会听不出来她言语间的意思呢?难不成公主真的已经看出来什么,所以才这般质问她?迦鹿知道,夜行欢是心中只有公主一人的,就连上次那个叫做天娇的女子不也是守了夜行欢一生,也没有换来他的爱么?而迦鹿是绝对不会抢吟欢喜欢的东西的。

  “姐姐,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和夜侍卫没有什么的。夜侍卫心里只有姐姐,迦鹿不会抢人所爱。”迦鹿低着头,水灵的目光中闪闪发亮,似乎有何东西在闪烁一般。

  吟欢微微一笑,最近事情太过于忙碌,这么看着迦鹿一害羞还有些委屈的小女儿姿态,竟然一笑将体内的郁结之气全部散了去:“我可没有说过你关心的人是夜侍卫啊,迦鹿,你该不会是瞒着本宫看上了行欢吧?”

  “公主……”迦鹿一着急,竟然拿吟欢的公主身份来念叨,意思是你是公主,我是奴才,你不可以这么没有正行的调戏奴才。

  迦鹿的反应让吟欢哈哈一笑。她的脑海中不由的出现了莲蓉、天娇,二人都是喜欢夜行欢,却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不知如今物转时移,行欢能不能接受这个女子呢?

  “罢了,你就算是叫我三百遍公主,你们的事情我也是管定了。”吟欢两个浅浅的酒窝在嘴角浮现而出,随即便是蹦起来脸蛋,严肃道:“迦鹿,你要记住,不管以后你跟了谁也好,本宫只希望你幸福,至少,可以有一个一生只为了你的男人。这个男人不会三妻四妾,不会在外流连,心中只有你一人。”

  迦鹿深知吟欢的不幸,虽然贵为赢国华贵公主,却是只能被皇上当做棋子一般在二国之间来回流转,不能为自己的爱恨做主。原本迦鹿只以为这个在宫中的女子是一个痴傻之人,不知男女情爱,可如今见公主是大智若愚,却更加觉得公主的苦。

  “公主……”迦鹿想要出言安慰,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为好?说公主一定会觅得良人?说公主一定可以和苍凛尘白头到老?斟酌之下,她还是选择了安静……

  “迦鹿,你只需要知道,喜欢,便去,不喜欢便不去。你是聪明女子,定可以看的出来行欢对我有意,若是我真的愿意与之相守一生,为何现在还只是将其置之门外?你没有抢我的东西,换句话说,若真是我想要的,你也未必抢得过我。总之,祝你幸福。”

  吟欢这话似乎是对迦鹿说的,但也是对她自己说的。她想要幸福,世间有哪一个女子不愿意要幸福?她身边的男子的确很优秀,苍凛尘是擎国帝王,英俊潇洒,魅惑天成;苍靖承是擎国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夜行欢则是江湖地位显赫,宫中地位不低,一呼百应。哪一个都是奇男子,可任凭哪一个都是让她放心不下。

  于苍靖承,那是朋友之意;于夜行欢,是数不尽的亏欠还有知己之意;而对于让她爱了也恨了的苍凛尘,那是如何都砍不断的情思。如果真有神明在天,那么他们的确是对吟欢不薄,给了她所有最尊贵的东西,公主、皇后、帝王之爱,皇子之爱,侠士之爱。可上天也是残酷的,又偏偏让她不能相守。所以若能选择,她宁愿此生青灯古卷,总好过言笑晏晏。

  迦鹿知道吟欢这话是为了安慰她,但也是对她说出了心里想法。大概公主在擎国很寂寞吧?迦鹿看着她孤单深邃的双眸,似乎有望穿一切的力量,可唯独不能让自身安好。心猛然一抽搐,一把将吟欢抱在怀中。

  “公主,今生你认了迦鹿这个妹妹,迦鹿便永远是你的亲人。不管你是真心为大赢国还是心已经随了苍凛尘,迦鹿都愿意为你赴汤蹈火!”迦鹿说的不假,这话她早想要说了,可却一直没有说出口。

  “傻瓜……”吟欢难得温柔抚摸了下迦鹿的头发,一脸慈爱。

  “不过姐姐方才所说是真的吗?玉贵人果真活着?”迦鹿在吟欢怀中小心问了一句。也不怕吟欢不答,只是迦鹿不明白,究竟公主用了什么办法,才能将玉贵人偷梁换柱?

  一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