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二百二十三章 护送回宫

凰医废后 第二百二十三章 护送回宫

  不多时,这些带着面具的死士便是黑衣人男子带来的赢**队收拾掉了。讀蕶蕶尐說網这里尸横遍野,远远的便是听到狼嚎声音,甚是可怕。姐妹二人还在树桩中不敢出来,却是看到男子将面巾摘了下来,这才看清楚这个人的面目。

  “二位公主都出来吧!夜行欢是听到了附近的打斗才来的,不料居然是公主受惊了,请二位公主随我回大营。”夜行欢若不是被迦鹿劝说了许多次,对待这两个人虽然不用十分恭敬,但起码面子上要过得去之类的话,恐怕现在还是冷冰冰对着这两个藏身在树桩中的人。

  方才,其实夜行欢已经在树桩上坐着有一段时间了,他才不是什么闲人,既然他们打打杀杀便算了,自己也乐得清闲,倒是吟欢说了这两个人的作用也许还可以有,所以不能死。这才在那些人来的时候从上边出来,不然他才懒得费这个功夫!

  夏毓婉紧紧躲在夏毓秋身后,却是听到了夜行欢这个名字,才放松了警惕。前些时候,在宫中华贵公主似乎有一个傀儡死士叫做夜行欢,一向是听吟欢的话的,这次只怕是吟欢来救了她们。

  “等等,先别出去!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华贵公主的轿辇走了已有几日,怎可能与我们的军队相遇?方才他说要回到大营中,也说过是听到了打斗。那么便是说此时华贵公主的大营就在附近!这不合常理!”夏毓秋觉得此时的情况十分诡异,若不是是先知道华贵公主已经离开数日,只怕她们就真的上当了!

  夏毓婉这才想起来,当日是她们送走了华贵公主之后,才从赢国皇宫出发的。按照日程来说,此时华贵公主一行人应该已经到了擎国境内,怎会在边境呢?

  二人迟迟不肯出来,夜行欢可没有那么多的好脾气解释。也不管这些婆婆妈妈,扭头就要离开。却是迦鹿从远处跑了过来,身后还有四十人的队伍。

  “行欢怎样?方才听到这边打斗,又见你许久不回去,便赶来支援了,没有受伤吧?歹人呢?”迦鹿一连串问了一堆问题,夜行欢也有些呆了。什么时候这个冷艳美人竟然成了管事的老婆子。

  只见夜行欢摇摇头,扬起下巴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说道:“这些杂碎,奈何不了我的。”

  迦鹿定眼望去,地上躺着的大概有五六十人的尸体,有的是自己人,有的是歹人。也不再追究,正要问行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是看到在树桩子的底部有一块红色的围裙露出。

  迦鹿与夜行欢目光交汇,只见夜行欢点点头,迦鹿便朝着这里走去:“敢问在树桩中的是何人?为何会在此处?”

  迦鹿的声音传来之后,夏毓婉的神经彻底松了下来!这个女子虽然现在追随了华贵公主,但好歹还是母妃原来的部下!也不顾夏毓秋的拉扯,便从树桩中走出来。

  “五公主?”迦鹿万万没有想到,地上的这些歹人,竟然要追杀的人是五公主?既然五公主在这里,那么精兵想必是已经遇害了!可是七公主呢?难道七公主也已经遇害了不成?

  “迦鹿,真的是你,还好得救了,不然本公主都不知道会在这个荒郊野岭的怎么办呢!”夏毓婉一二箭步冲上来抱着迦鹿。

  迦鹿还未回神回答,便是看着从树桩中走出来的还有脸色淡定的夏毓秋。

  “七公主?”迦鹿诧异看着夏毓秋一脸的冰冷,心中有些莫名情愫,七公主的眼神,总是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还有就是让人决然的痛。

  “谢谢你救了我们。”夏毓秋的镇定让迦鹿为之一振,这样的定力,在危难面前都临危不惧,只怕是有这样的胆识的人,日后必定不会是池中之物。

  “只要二位公主没有出事就好,我们现在的大营就在离这里十里地之外,二位公主可以随着我们去那里休息,晚些时候,迦鹿会派人护送二位回京的。”迦鹿谦逊有礼,夏毓秋也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便也只是点头。

  倒是夏毓婉心中记得刚才夏毓秋问过的话,不加遮拦就问了起来吟欢的行踪::“迦鹿,为何现在大军没有回到擎国城市之中,而是在这里呢?还有华贵公主人呢?为何没有见到她?”

  夏毓婉的提问让夏毓秋眉头微挑,这也是她想要知道的事情。的确这件事情一直是困扰在她心中的一个谜团。夏吟欢那个人的城府很深,心思细腻,为人大方豪爽,做事又没有半点纰漏,这件事情看起来是凑巧,可说不准是她自己不愿意先回宫呢?这其中的种种,还需要一个说法。

  迦鹿听闻华贵公主的名字,心竟然紧缩了一下。果然公主没有消息这件事还是像一个魔咒一样在她的心里刻了一个疤痕。

  “等到回到帐中或许五公主就知道了。”迦鹿勉强笑着带着夏毓婉与夏毓秋消失在了这片血腥味浓郁的森林中。

  安德在帐中等了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除了冷傲天和他带来的人,此时便是只有安德自己不是赢国的人了。自从夜行欢出去之后,便是许久都没有他们的消息。安德在帐外望眼欲穿,等着等着,还就真的把他们平安盼了回来:“你们总算是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咱家还以为你们也被人害了呢!”

  安德大惊小叫让夏毓婉方才还受到了惊吓的心还在惶惶不安,脚下一软差些跌坐在地上。

  倒是夏毓秋虽然脸色惨白,还是装作镇定,没有把心中的恐慌在脸上描绘而出,泰然自若问道迦鹿:“这是何人?”

  迦鹿看着安德瞪了一眼,就知道他一定不会听她的在帐子中好好养伤,这不又跑出来了?

  “这是华贵公主在擎国宫中的下人,他和我们一同遇难的。”迦鹿心思缜密,看的出来七公主是有头脑的人,说话做事虽然不像吟欢那般麻利,但也是一个不容易对付的人。她们这些公主,明里是一个个的尊荣华贵,但暗地里,只有各自利益,迦鹿从小生活在宫中,看的明白,自然也懂得多些,如今对待夏毓婉和夏毓秋也是一样小心谨慎,不敢出班底纰漏。

  “三姐的人?三姐人呢?我们到了帐中却没有看到三姐,难道三姐生病了?”夏毓秋目光扫过这里的每一个营帐,却是看的明白这些人哪里是在安营扎寨,分明就是在保护自己的身家性命。

  每个战士的脸上都有着严肃的神情,而他们的眼中却是疲惫不堪,这分明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若是说华贵公主在这里,也许还有解决的办法,可如今却没有看见华贵公主,而迦鹿提及吟欢的神情也是极为古怪,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夏毓婉这才注意到,这里虽然是有几个大帐,却是为数不多,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千人的部队应该有的阵仗,而这里的每个人都神色紧张,随时处于战备状态,不像是暂时在这里落脚,倒像是受到了什么创伤一般。

  “华贵公主已经被人掳走了,而我们的许多兄弟,也是被歹人杀害,就连我和这位公公也是前日才醒来,身上的伤也没有痊愈。”迦鹿低头,心中不愿想起前些时候的景状。当时的很多事情,她都不愿意想起,可如今被问及,还是历历在目。

  “你说什么?三姐被人掳走了?”夏毓秋也是震惊万分。本以为这是夏吟欢精心安排的一出戏,可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真的?华贵公主都已经不见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有人正在拿着华贵公主的性命威胁些什么?

  “恩,这是真的,在场的每一位士兵都知道当日的景状,大家却都不愿意提起,当时的血腥,只怕是再难有了。”迦鹿目光痴痴望着那个吟欢被带走的方向,却是觉得如鲠在喉,许多感情无法言说。

  “可知道是何人所为?”夏毓秋试问,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夏吟欢竟然会被人绑架?究竟何人会这样做呢?而连夏吟欢都会中招?

  夜行欢一脸阴冷,对着夏毓秋,夏毓秋话音刚落,却是嘴角僵住,被夜行欢这么一扫,只觉得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像是被人看的透透的,没有丝毫波澜。

  “你们是娘娘的姐妹吧?不过你们还是不要问太多了,迦鹿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不能长时间在外边待着,现在咱家要带着迦鹿去换药,有什么想问的随便找一个侍卫问好了。”安德说完也不顾着她们是公主,拉着迦鹿就朝着帐子走去。这两个人刚出现的时候,安德心中就没有好感。

  她们虽然是皇后娘娘的姐妹,多半是没有感情的吧?刚才谈到娘娘的时候,眼睛中根本就不是担心,而是询问,多半是在怀疑迦鹿说的话。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败类,何必让他们继续询问呢!

  夏毓婉也是被这个太监的态度震惊了,不过是一个奴才竟然敢这个样子!真是嚣张!

  夏毓婉正要上前说理,却是被夏毓秋一把捉住。拉着她在耳边轻轻说了什么,便是看见夏毓婉的表情变得平静下来,随着夏毓秋找到一处僻静处安静坐了下来。

  不多时,迦鹿便是换了一件素白的衣服从帐中走出,此时夏毓婉已经躺在夏毓秋的腿上睡着了。许是方才被吓得厉害,此时惊慌已过,整个人也疲惫了吧?

  夜行欢依旧是一言不发,对着月光朝着吟欢离开的方向看去。似乎在注视着什么,眼睛中的期待和复杂情绪让迦鹿的心被揪得紧紧的。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中的任何情愫,都会打动她的心境呢?

  “行欢?”迦鹿声音悠悠传来,夜行欢缓慢回头,对上了她关切的眼眸,竟然心中微微一软。就是那么一刻,然后便回头,装作若无其事。

  一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