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二百二十五章 柔情似水

凰医废后 第二百二十五章 柔情似水

  “不知烟妃娘娘驾到,有失远迎,请娘娘恕罪。讀蕶蕶尐說網”元祥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想烟妃这几日总是来义玄宫,也不知道看没看出来皇上根本就不愿意理会他人的模样。要是在皇上这里吃了瘪,才是大快人心呢!

  “起来吧。”紫烟也没有心思和一个太监计较。最近皇上也从来不传唤她,不知皇上心中在想何事?又猜不透,只好自己来这里多跑几趟,就算是让皇上看个眼熟也好啊。

  “李长胜,参汤。”紫烟纤细的食指勾了勾,便是看见李长胜将手中的餐盒端起来,规规矩矩将参汤放在了地上蹲着的另一个小太监的背上。小太监动都不敢动,若是因此得罪了烟妃娘娘,只怕自己的命都会没了!

  苍凛尘依旧望着窗外,如今已是深秋,不知吟欢是不是已经回到擎国边境。已经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但只听得夜行欢带着军队在赶往京城的路上,但并未见到皇后娘娘。听闻是冥火门的人带走了她,还经过了一场浩劫。不知她有没有受伤?原本就身子弱,自从上次滑胎之后,身子怎样还不知道……若是冥火门的人敢在他之前将吟欢害到,他定让他们万劫不复!

  “皇上,这里风大,还是让臣妾关上窗户吧?”紫烟步履妖娆从门口进来,却是看见苍凛尘呆滞模样。心中紧紧一痛,但也知道此时着急不得,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即使是心中再恨吟欢也要多加忍耐。

  苍凛尘黯然回眸,空洞的眼神望着紫烟,似乎透过她在端详着另一个人。

  “无碍,朕心乱,透透风也无妨。倒是你,天气渐凉,应该好生休息才是,莫要冻坏了身子,母后又该心疼了。”

  苍凛尘似有似无的关心,让紫烟心头一颤。看似是一番关心的话,换作一般女子都会为心爱之人的关切而感动万分,可她偏偏就高兴不起来。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关心,而是婉拒。这意味着苍凛尘正要赶她走!

  “皇上,臣妾不累。倒是您,日理万机,为了百姓在沙场千征百战,才是我大擎朝的英雄,紫烟为英雄做些事情算不得什么。”紫烟端起参汤,不由分说靠近苍凛尘,楚楚可怜的模样煞是引人心疼。

  随着紫烟一步步靠近,苍凛尘只觉得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似乎都染上了另一个人的色泽。心中的期盼变成了嘴边的呢喃,也未经过大脑的分辨,脱口而出道:“吟欢……”

  紫烟只觉得苍凛尘看见她的眼睛是那般的柔情似水,却未曾料到,方才的柔情似水就被一个名字将她的身体劈的外焦里嫩。又是吟欢,又是那个夏吟欢!为何在她的生命里总是会有一个叫做吟欢的名字,犹如咒语一般,紧紧粘合,如同狗皮膏药,怎样甩都甩不开呢!

  元祥被苍凛尘的话惊了一惊,皇上从未在人前这般失礼过,更从未表达过对皇后娘娘的爱意。可今日是怎么了,皇上竟然这般痴情说出了吟欢两个字,还是对烟妃娘娘!

  只见烟妃脸色极其难看,忽红忽白,似乎在强制隐忍,却又似乎那些暗处的情绪会呼之欲出!

  苍凛尘痴痴望着紫烟的脸,身子离她越来越近。粗大的右手抚上她细嫩的脸颊,痴痴望着她摄人的双目,从未有过一刻,他这般近的望过吟欢。而他似乎忘记,眼前的女子赫然是另一人!

  紫烟越是看着苍凛尘深邃的双眸,越是知道他心中吟欢的分量有多重,对那个女人的恨意便多了一分!夏吟欢,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得到一切你想要的东西,而我却只能仰望!我不甘心!

  紧攥得双手不知不觉已经被指甲沁入掌心,丝丝红印在雪白的手掌中显得分外妖娆,绚丽夺目!夏吟欢!最好别让本宫知道你现在身在何处。否则本宫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报!”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苍凛尘,只见一个身着戎甲的侍卫从门口大跑进来,气喘吁吁跪在苍凛尘脚边,双手抱拳声音急促道:“启禀皇上……皇,皇后娘娘回宫了!”

  “轰隆隆——”如五雷轰顶般,苍凛尘的身子为之一僵。

  “吟欢,你是说吟欢回来了吗?”苍凛尘一个冷战,推开了眼前的紫烟,紫烟一个没有站稳,顺势倒在地上。还是李长胜动作快,将紫烟扶住,才不至于她撞在桌角。

  “回皇上,此事千真万确,皇后娘娘现在已被太后召到安宁宫,随行的还有一男一女,奴才并未见过。太后特意命了小的来给皇上传个口信,请皇上移驾安宁宫!”侍卫大口喘着气,却一字不落的将信息转达。方才来的时候,太后的眼神他是怎么也忘不掉,仿佛就要吃了他一般,若是一个吐字不清,真怕是要脑袋搬家!

  苍凛尘根本未注意侍卫的神色,早已大步流星出门去,元祥反应过来之时,他早已走远,这才慌张招呼身后的人去追皇上!

  皇后娘娘回来了?听闻这个消息,元祥的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激动万分!那日,当皇后出宫之时,后宫的腥风血雨便是没有停止。从那时他便知道皇后若是再次回宫定会有天大的喜事传来!如今果然皇后娘娘已在拜访太后,也就是说,后宫所有的混乱都会一一解除了,他的心中怎会不高兴呢?

  元祥紧紧追随在苍凛尘身后,丝毫不敢怠慢。苍凛尘今日心情大好,甚至出门便要步行着去安宁宫。甚至都忘了乘坐龙辇可是比走路要快的多!

  元祥心中暗笑,何时皇上竟然像是小孩一般了?若是走路去见皇后娘娘,那么岂不是很多事情要耽误了?若是烟雨宫的那位主子看到皇上此时的模样,只怕是想要吃了皇后娘娘的心也有了!倒是这也难怪,像是皇后娘娘这样国色天香的绝世佳人,又有着一身的侠肝义胆,对于下属也是这般照顾,对待擎国的百姓更是有着救命之恩。

  贤妻良母如是也,若是换做他是皇上,也一定会喜欢的。可想到此处又不由得呸呸了两下,什么他是皇上。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还是不要被皇上听见的好。于是元祥便暗地中瞟了瞟苍凛尘的脸。

  苍凛尘眼眸明亮,紧紧盯着轿外的景色,似乎是害怕错过的下一个景色就是吟欢!那个他不知为何,却不由会那般想念的女子,如今已回到宫中来。她瘦了吗?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呢?她是不是依旧怨恨他?她……

  苍凛尘还未将脑海中再一次见到吟欢的场面记忆清楚,便是看见在安宁宫门口太后和吟欢正在依依不舍告别的情景。

  夕阳从西边落下,柔和的晚霞将她原本就瘦弱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触到了苍凛尘的脚尖。影子里她的眉目,她的嘴角,她会翩翩起舞的睫毛,都是一样安静、安详,如此雕刻的精致万分,似乎这个女子如同画中之人一般。

  消失不见这么久,她的容貌还是那样明艳,她的笑容竟然那般倾国倾城!苍凛尘看的痴痴的,却也不知道作为一国之君,这样盯着一个女子看的痴情,是让众人都会看在眼中的……

  “皇儿来了。”太后直觉远处有人站着,余光所及,便是看见皇上一个人站在投影中。身后的影子随着身子一摇一摆,却是踟蹰不前。

  她的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却是嘴硬爱面子,只怕此时心中早已念着吟欢千遍万遍,可还是不愿先上前来问候。太后轻轻一扬下巴,吟欢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只见在背光里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一身明黄色衣袍,用金色丝线勾勒而成的龙纹还在熠熠生辉,金制的发冠将他的贵气彻头彻尾的显露出来。站在那里,威严的犹如是一座山,随时可以让人依靠。

  可当她与他的黑色双眸对视片刻,却是看的见他眉眼间的情愫时明时暗,似乎有千言万语呼之欲出,却又似乎只是只言片语不愿言明。

  乌黑的发,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目光,苍凛尘明明什么都没有变,明明都很好。可她为何一路上为了这个人心神不宁?又为何在回宫之后第一个想要见到的人就是他呢?他依旧还是那个权倾天下的帝王,而她依旧是要回到冷宫中的皇后。他们之间隔着的岂止是一道鸿沟?

  吟欢勉强支撑起嘴角,对着远处那个人影笑了笑。苍凛尘被她这个魅惑众生的微笑迷倒,吟欢不轻易笑,就算是以往他们没有隔阂的那短短几日,她的笑也很少。从未有过这么一刻,她是皇后,他是皇帝,他们二人可以这样安静对视,没有怨恨,只有思念。

  “朕听说你回来了,你还好吗?”苍凛尘的喃喃自语以为只有自己一人知道,却是被身后的元祥还有远处的吟欢听得一清二楚。这般柔情似水的问候,就算是局外之人也明白其中蕴含着多少相思。

  不怪她绝世容颜,只怪空气过于静谧;不怪夕阳婉婉,只怪她笑颜如花。

  为这个问候,吟欢的心竟然痛了!她在赢国几次在生死边缘之时,心中没有半分害怕;她在被昼曦危及生命之时,也没有过这般揪心!为何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问候,竟然让她的心紧紧一痛?

  一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