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二百四十一章 醉戏龙袍

凰医废后 第二百四十一章 醉戏龙袍

  也不知在夜空中飞了多久,大概苍凛尘和吟欢都累了。讀蕶蕶尐說網随意找了一个屋檐,二人便是坐了下来。吟欢喝的醉醺醺靠在他的怀里,大声叫着:“这里的月色好美啊!至少比皇宫的要美。”

  后半句话支支吾吾言语不清,却是没有一句逃出了苍凛尘的耳朵。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夏吟欢。她的娇美,她的洒脱,此时都因为杯中之物而显现出来。她笑着看着身边的人,是那种大笑,深深陷进去两个酒窝,两个酒窝中带着温暖的情愫。

  “你知道吗,好汉,其实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我是……”吟欢醉醺醺在房檐上行走,手指指着月亮,不安分乱动着。只见她站起来的身子总是前前后后晃动,苍凛尘只有抓住吟欢的手,才能确信她不会摔下去。而吟欢倒是没有觉得有何不妥,笑着摇摇头,撅着嘴巴甩开了苍凛尘的手,笑道:“我是天上来的……我才不会摔下去呢……我是仙女!”

  “哈哈!”只见吟欢晃动着身子朝着月亮喊叫着,眼睛中却是不由分说流出来两行清泪。

  苍凛尘看着这个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女子,此时这般狂野,心中却是不由得被揪得生疼。

  “你知道吗?好汉,其实我不是擎国人,也不是赢国人,我只是夏吟欢而已。可我也不知道,为何我会来到这个皇宫,当了一个皇后。嘿嘿,还是不被皇上喜欢的皇后……”吟欢晃晃荡荡在屋檐边儿上挪步,眼中的泪水流的越来越深。从未有过一刻,她这般想要流泪,泪水经不住从她眼中夺眶而出,滴滴答答在苍凛尘的衣襟之上。

  苍凛尘的心被猛然握紧,她哭了……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她流泪,她的分明眼睛下着雨,嘴角却是放着晴,她的每一滴泪水从眼角流出,都像是一个魔咒一般,让苍凛尘心疼。

  只见苍凛尘飞快一个转身,将吟欢抱在怀中。大手温热将她的泪水拭去,却又不自觉滴出来两行清泪,擦不干,抹不尽。

  “恩,我才没有哭呢,我不过是感动。外边景色好美,可我却不能日日欣赏。好汉,你知道吗?人人都说皇宫好,可我却觉得这个锁了女子一辈子的地方,有什么好的。除了争斗,便是争斗,一日日被算计不完的争斗。若可以选择,我宁愿只做夏吟欢,不做母仪人。”

  吟欢拿起酒壶,饮了一大口,只觉得嘴边苦涩难耐。原来人在难过的时候,就算是喝酒,也是苦的……

  苍凛尘的心此时似乎被她的悲痛话语刺伤了千万回,只觉得心头微微疼痛。什么叫做只做夏吟欢,不做母仪人?身为他苍凛尘的女人,就这么让她痛苦吗?他又何尝想要自己一个人处在一个被人算计的高度,总是被人捉摸着要怎样将他从皇位上拉下来?

  身为皇帝,却是一个孤家寡人,从未敢对任何人掏心掏肺,总觉得身边的人都在算计着他,加以提防。原本他以为这一生就要做一个孤独的帝王,他却从未想,会有朝一日,苍凛尘会遇到一个奇女子。这个女子和他一样厌倦被人算计,却又身不由己。

  她的苦,他看在眼中。可他恨啊,恨他竟然发现地这么晚,恨他竟然为了那个该死的面子,将这个为他做着不愿做的事的女子,深深的忘记。原来岁月中,迟早会有一个人懂你、爱你、爱你胜过爱她自己,只不过,你需要等待。

  苍凛尘单膝坐在圆月之下,将吟欢抱在怀中,将他的狐毛大氅披在的瘦弱的身上。

  翌日,吟欢醒来之时,已经是晌午十分,她一个人睡在义玄宫的龙榻之上,屋子里,只有迦鹿一人。

  刚刚要抬头,吟欢却是觉得脑袋重的厉害,还有些生疼。恍惚间她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来蓝衣男子给她喝酒的片段。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却不记得了。

  “皇后娘娘,你醒了?这是参汤,皇上吩咐了,若是你醒来了,就用这个暖暖身子,醒醒酒。”只见迦鹿将一直在炭火上温着的盒子取下,便是闻到一股浓郁的参汤香味肆意而出。

  “皇上?昨晚,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吟欢努力将脑子晃了晃,却是感觉不到她的脑海中有苍凛尘的影子。难道说昨晚她是被苍凛尘抓回来的?这么一想,吟欢道也是觉得心中相信了许多,只怕是半夜苍凛尘找不到她了,在雪堆中.将半醉不醒的她带回来的吧?

  迦鹿却是见吟欢一脸茫然,噗嗤一笑道:“你还好意思说,昨晚我都已经睡下了,却是见元祥公公,跑来见了我。硬是要将我带回来义玄宫,说你喝醉了,皇上又担心义玄宫的丫鬟你用着不适应,让我去照顾你的。你倒好,忘得一干二净,昨晚见皇上一直抱着你,直到我来了才是将你放下来,仔细盯着我把你全部伺候好了才回到书房去睡了。”

  “书房?”吟欢微微一撇嘴,怎么这些她全部都不记得呢?完了完了,一定是昨天喝的短片了,该不会是她说了什么不能说的话,让苍凛尘听到了吧?忽然吟欢的双眸一亮,嘴巴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形。该不会她把她不是这个年代的人说了出去吧?那苍凛尘还不就把她当做妖精了?

  迦鹿见吟欢一会一个表情的模样煞是可爱,原来他们的公主殿下,也会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少女,而不是一个只会摆着脸冷冷的皇后,也不是那个让人担心的傻姑娘啊。

  “你就不要想了,看你昨天喝醉的样子,只怕是你已经喝得大了,全部都忘了吧?”迦鹿娇笑着喂吟欢将参汤一口口喝下去,却是见吟欢嘟哝着小嘴巴,眼睛乌溜溜转着,似乎想着什么。

  “昨日,我有没有很丢人啊?苍凛尘该不会笑我了吧?”吟欢挤着一双桃花眼,盯着迦鹿干巴巴望着,从未有过的小女儿姿态,实在是让迦鹿忍俊不禁。

  迦鹿缓慢将手中的玉碗收回,对着吟欢眨巴无辜的大眼睛,笑道:“我的皇后娘娘,你大概已经忘记了昨日究竟你对皇上做了什么吧?”

  迦鹿戏谑的语言在吟欢耳边响起,却是见吟欢依旧是一脸茫然。昨日她只是记得她还在和蓝衣饮酒,后来喝的多了,她好像看见了一位大侠。大侠人很好,带着吟欢在皇宫中转了转,可究竟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吟欢还是真的不记得了。

  迦鹿望着吟欢冥思苦想,绞尽脑汁的模样,不由得噗嗤一笑。看来她可是真的不记得了。难得见到平日里冷冰冰的华贵公主会这副模样,若是此时不逗逗她,只怕以后也不见得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吧?

  “咳咳,皇后娘娘,你大概不记得,昨晚你对皇上做了什么吧?我可是生平头一次见到一个女子竟然这般大胆,敢在皇上的身上动来动去的。”迦鹿惋惜般的朝着吟欢摊了摊手,示意她觉得这件事情很是严峻。

  只见吟欢皱着眉头盯着她看了看,昨夜的事情她记得真的不那么清楚了。好像后来她回来之后,就睡着了吧?难道她的酒品会差到做出来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吟欢想到这里倒是长吁了一口气,若是真的因为醉了和苍凛尘吵起来了倒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反正前前后后,他们争吵也不下千回了。

  迦鹿见吟欢迟疑不说话,竟然噗嗤一声笑得更加大声:“皇后娘娘,你昨夜可是威武霸气地将皇上的龙袍上吐了一身了。也就是皇上心疼娘娘,不但没有追究,还百般照顾,看的我都想要有个如意郎君了。”

  迦鹿将吟欢从龙榻上扶下来,伺候着她坐到了梳妆台前。只见铜镜中映出来一个美艳动人的女子。女子双眼迷离,皮肤洁白,嘴角微微一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对酒窝,实在是绝色佳人。可女子此时却是一脸的茫然,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吟欢眼睑低垂,看着远方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空洞,却是让人心生爱怜。不知何时迦鹿已然不在吟欢身边,吟欢却是从铜镜中看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只见男子微微一笑,邪魅的眼神朝着吟欢投来,却是注入了多余的温柔。

  “还好昨夜皇后娘娘口下留情,大概这个时候宫女们正在洗朕的衣物吧。朕倒是不心疼一件龙袍,只不过若是朕的皇后娘娘心中不悦了,朕才是真的难受。”苍凛尘挥手,只见元祥便是出门,将房门反扣着。

  苍凛尘也不顾现在是白天,见吟欢就要一步躲开,冲上来抱着吟欢的背,将她不盈一握的小腰拦在手中。鼻尖在她的脖颈间逗留,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身上打开,粗重说道:“若不是因为你昨夜醉的厉害,朕还真的愿意多吃你几次。”

  吟欢耳垂微微发烫。被苍凛尘这样抱着,说着情话她的心就算是平静已久的死水,也会波澜朵朵。

  “皇上日理万机,臣妾昨夜饮多了酒,若是皇上觉得臣妾有失礼的地方,皇上可万万不要往心里去。”吟欢说话从来没有像是今日这般泄气过,似乎在苍凛尘的面前有些抬不起来头。昨夜她真的不记得了,可似乎这件事是真的。

  想起来都让她脸红,上一次饮酒,想来已然是进部队之前了,也是酩酊大醉。原本以为酒量好了不少,谁料到,还是一样的不济。

  可吟欢的温柔的顺从,却是让苍凛尘的大掌握在她的腰间的力度更加沉重,只见苍凛尘一个大力的旋转,吟欢便是被苍凛尘转了一个圈子,面对着他站着。二人四目相对,吟欢看的见在苍凛尘眼中的欲火朵朵。

  苍凛尘声音带着些许沙哑,淡淡说道:“难得见皇后这般小鸟依人,朕都有些心醉了。”

  一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