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二百九十一章 初次见面

凰医废后 第二百九十一章 初次见面

  元祥将夏毓婉从门外推进来,只见夏毓婉手被严严实实绑着,她的脸上还有淤青,却是对上了吟欢的眼里尽含笑意。讀蕶蕶尐說網走到了苍凛尘和吟欢面前不跪下,只是瞪着。

  元祥用力一脚在夏毓婉的膝盖上踢了一下,只见夏毓婉的身子微微前倾,倒在地上。

  “皇上,奴才刚才在后院中走动,却是看见她在后院中乱走,便将她带来了,刚刚有东宫的奴才反应,今日上午婉郡主曾经鞭笞东宫的下人,不让东宫的人效忠于皇后娘娘。所以奴才猜测,这件事也许和婉郡主有关。”

  元祥的解释让苍凛尘的神色倍加难看,他的声音提高了一度,严厉道:“怎么又是你?夏毓婉,怎么你白天在义玄宫还没有闹够,今日又闹到东宫来了?你难道就不害怕朕将你赐死吗?”

  夏毓婉对着苍凛尘冷哼了一声,道:“你本来就没有把我当做是一回事,你难道就不知道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的道理吗?为何你明明知道我们姐妹是来到擎国和亲,却从未将我们当过是妻妾呢?你难道就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残忍的事情吗?若是你不能给我们姐妹二人一个好去处,又何必将我们放在了夏吟欢的宫中,让我们看尽你对她的好呢?”

  “你说我今日闹了,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件事情明明就是因为你而起的吗?不管是以前如何,至少我们姐妹二人远远来到擎国,你就不能给我们应该有的名分吗?若是你想要侮辱我们姐妹二人,直接将我们赐死好了,何必给了一个郡主的身份,将我们放在一个永远见不到你的地方呢?你对我们的残忍,远远要比我对夏吟欢做的事情要狠得多!”

  夏毓婉凄凉的声音在东宫中宣扬起来,却也没有让苍凛尘的表情有任何的温柔。只见他将夏毓婉的下巴紧紧掐住,冷笑道:“你凭什么和吟欢相比,她为朕还有擎国做的这些你用什么相比?听好了,若是朕再看到你将吟欢欺凌,哪怕是一分一毫,朕都一定会要了你的性命!”

  夏毓婉不甘心看着苍凛尘的眼,她的心此时是痛得。她不甘心!在赢国的时候,本该是她有的所有荣耀,顷刻间因为夏吟欢回去,而全部到了她身上!在这里,她怎么会输给这个女人这么多!她不甘心,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是夏毓婉一日不死,她便终会有一日将这一切都报复回来!

  夏毓婉冷冷盯着夏吟欢,那眼神中所含的所有愤恨都如同是一根针刺在了吟欢的心中。她那样的恨,就如同是昔日紫烟的恨,还有莲妃的恨,那些女子无论怎么恨她,她的心都不会有疼。可夏毓婉和夏毓秋对于她的恨,却还是不由自主让她的心中疼痛了一下。帝王家从来未有亲情,不只是夏楚雄不会给她的父爱,还有这些姐妹不会给她的血缘情分。

  吟欢忽然想到了今日,安德带走她的时候,一定是将她严加看管了。可她为何会逃出来呢?若是没有人帮助,她一个人怎么会有办法逃走的呢?若是有人帮助,这个人会是谁呢?夏毓秋吗?可夏毓秋不也是自身难保吗?

  吟欢顾不得那么许多无所谓的情感,她大步走上前来,抓住夏毓婉的领口,将她向上提起,斥问道:“告诉本宫,你究竟将萧格怎么样了!”

  苍凛尘眉头一皱,萧格今日不是回去了应该回去的地方吗?怎么和夏毓婉有关系呢?

  “你在说什么,本郡主听不懂,你最好放开本郡主,否则有朝一日,本郡主一定会将你给本郡主施加的一切都加倍奉还!”夏毓婉也是毫不退让盯上了吟欢的眼。她分明就是想要遮掩些什么!

  “本宫不要听你的狡辩,不管你做了什么,本宫都会一一查出来,在这之前,本宫一定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皇上,这个人是不是交给臣妾处理了?”吟欢双眼紧紧盯着夏毓婉,夏毓婉在这短短出来的时间里,究竟见了谁?究竟是谁知道告诉她一些需要掩藏的话?这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苍凛尘深深知道萧格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应该是他唯一的朋友。若是萧格真的犹如夏吟欢所说,是被夏毓婉带走,那么不管夏毓婉怎么说,他都一定会让夏毓婉交代清楚!对于他来说,一个夏毓婉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可一个萧格对于他来说,可不仅仅是一个侍卫!

  “当然,若是皇后喜欢,想要怎么处置这个人都可以。朕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苍凛尘高傲扬起下巴,对着夏毓婉的眼神带着挑衅还有看穿,却只是迎上了夏毓婉轻佻的眼神,似乎还带着蔑视。

  吟欢嘴角一扬,一个大大的耳光便是在夏毓婉的脸上绽放开来。只见吟欢用力将夏毓婉的衣领放开。便是见夏毓婉由于方才被吟欢的那一耳光击中,没有反应过来那用力过猛的耳光,身子朝着地上坐了下去。

  吟欢抬起嘴角笑道:“来人,将这个贱婢拖下去,本宫要知道萧格在哪里。若是她不交代,那你们自然有办法让她说的。”

  吟欢轻描淡写说完了这几句话,正要见安德等人将夏毓婉带走,却是听到远远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声音说的悠然漫长,却是带着不容抗拒的音调道:“若是本宫记得没有错,这后宫中的事情,一向都是由太后做主的吧?若是这个后宫中,皇后的权利竟然比太后还要大,是不是就太不合常理了?”

  声音从远处传来,那样的高高在上,分明不是太后,却说着太后才是后宫中最有权利的人的话。吟欢只觉得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却不知道吟欢今日为何会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

  苍凛尘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颤了颤。不知道为何,每次和虞贵太妃见面的时候,他都会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每次见到这个人,都感觉很是亲切,可每次听到她的声音,他又会觉得有些害怕。总觉得在小的时候有些事情忘记了,但究竟是什么苍凛尘也想不起来。

  虽然这些年在后宫中,太后一直是苍凛尘最重要的人。可不知道为何苍凛尘却是一直不敢见到虞贵太妃。后宫中虞贵太妃和太后一直都被人说是感情最亲密的人,可从小到大,苍凛尘都没有看到几次虞贵太妃到太后的宫里去。可今日为何虞贵太妃会回来呢?

  吟欢见那人依旧是一身的血红,那样耀眼的颜色,倒是和夏毓婉今日的着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虞贵太妃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从从门口进来,嘴角的微笑却是让人看了有些不寒而栗,倏然,她看着身后的人笑了笑道:“米勒,将婉郡主扶起来。本太妃今日倒是要看看,是何人将本太妃的人都要带走严惩。真是后宫没有了章法也不可以大呼小叫,你这个皇后真的是没有家教啊,看来从赢国来的人,就是欠教训。”

  只见那个被虞贵太妃称作是米勒的人,一步步走到了苍凛尘身边,笑着伏了伏身子:“皇上吉祥,老身身体不适,所以就不给皇上跪拜了,还请皇上恕罪。”

  吟欢一直听说这个被叫做是虞贵太妃的女人,在后宫中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却没有想到一个一般般的下人,也竟然敢和皇上讨价还价。

  苍凛尘的眉头一皱,眼神对上了这个叫做米勒的女人。在苍凛尘的记忆中,这个女人从他有记忆的时候,就一直追随在虞贵太妃的身边,这个女人若是说嚣张倒是和虞贵太妃有的一拼,但是苍凛尘却从未见过她有一日竟然也会这样对待他。眼神中哪里是在恳求,分明就是在命令。

  吟欢看了身后的人,笑着说道:“一个下人都可以和皇上这么说话,倒是本宫都没有见过一个人竟然可以将对皇上的礼仪都说成了是一种负担,真是不知道是因为虞贵太妃是怎么教育下人的。”

  吟欢的话让苍凛尘回过来神,为何每次见到虞贵太妃都会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苍凛尘回过来神,淡淡走到吟欢身边,将她拦在怀里,安慰道:“吟欢,算了,毕竟米勒已经在太妃身边待了很久了,就算是身体不适吧,朕今日就原谅她了。”

  虞贵太妃微微一笑,抬手朝着身后的人说道:“本太妃的人就连皇上都给三分面子,倒是没有见过皇后娘娘竟然这么大的架子,这样实在是让本太妃的恶名远扬啊。若是本太妃就这么被你吃定了,才是真的配不上本太妃的身份。”

  虞贵太妃悠闲地从吟欢身边跨过来,悠然自得看着吟欢的背影。原来虞贵太妃一直以为吟欢是一个有些计谋的女人,可她却从来不知道吟欢竟然还有这么泼辣的时候。

  吟欢嘴角微微一动,笑着说道:“既然虞贵太妃都这么说了,若是本宫身为皇后一直这么不对劲,那么就让本宫给虞贵太妃赔礼道歉好了。因为本宫知道,虞贵太妃一直都是最最敬佩太后娘娘的人。若是太后娘娘知道虞贵太妃一直将她记在心中,那真的是你们感情很好。本宫身为儿媳妇,也会觉得很感激的。”

  吟欢娇笑着眼角带着笑容,对虞贵太妃微微鞠躬。她说的不错,但是这一切,一定不会是巧合。虽然直到虞贵太妃进门来,一直刻意都没有在看夏毓婉,可吟欢却是看的出来夏毓婉盯着虞贵太妃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求助。吟欢真的不觉得她们是初次见面了。

  一

  .|d!μ*0*0.(\(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