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三百八十九章 暗中手脚

凰医废后 第三百八十九章 暗中手脚

  苍凛尘眉头一簇,并未回答,只是同样认真扫视着苍靖承的脸,良久才是问了一句:“你这是何意?朕若是不为了她和孩子担忧,何必一晚上不睡觉,要在这里长留!”

  苍靖承也知道苍凛尘是为了吟欢担忧,但这句话他不从苍凛尘的嘴里听到,便是觉得整个人都难以安定。

  只见他眉头反倒是舒展开来,从怀里伸进去一只手,似乎在摸索着什么。不多时,便是见桌子上放着的是一个小小的罐子,罐子的外壁上还沾着些泥土,这些泥土还发着湿,并不曾完全干去。

  苍靖承将罐子放好,便是苍凛尘目不转睛盯着看,他也不曾问话,似乎是等着苍靖承自己将那谜底揭晓开来。

  只见苍凛尘示意太监将罐子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用牛皮纸包好的块状物体,这块状物体散发着极其浓烈的香味,让苍凛尘不由将鼻子躲开。

  只见苍凛尘拿了一只筷子将那牛皮纸挑开,里边的块状物体有些发黑,虽然看着不是十分精致,却是一股香味极其浓烈。

  苍凛尘将筷子放在桌子上,摆摆手示意那小太监道:“叫太医院派一个太医过来,朕倒是要查查这个是个什么东西。”

  苍靖承叹气,紧紧盯着眼前的东西。这个东西他是见过的,只是不甚确定是不是那个东西,若是这东西真是那玩意,那么吟欢可以保住这个孩子,倒是真的算得上是上天的眷顾了!

  等了一小会,便是见小太监引荐着张太医从门口进来。张太医见苍凛尘和苍靖承在,便是要一一行礼,却是被苍凛尘挡住道:“礼就不用了,快些看看这东西是什么。是不是什么脏东西,朕闻着味道有些奇怪。”

  “是!”张太医将已经半蹲着的身子立起来,随即凑到了桌子边上,将医药盒子放好。

  只见他从盒子中拿出来一块紫色的绢子,将那牛皮纸里的东西放在绢子上,仔细一看,这黑色还有些粘稠的东西,竟然是麝香!

  张太医又仔细闻闻,最后才是确定了十分!立刻跪在地上道:“回皇上的话,这东西是麝香!微臣方才已经仔细查看过了,是麝香不假,但这不是普通之物,用的是雄麝香中,挑选而出香味最浓,药效最高的麝香!”

  苍凛尘听闻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是想不出是何作用,便是催促一句:“你且慢慢说来,让朕也好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有何玄机在其中!”

  “是!”张太医方才悠然散漫的态度一下子变得严谨起来。先前他们太医院便是丢了一些上好的雄性麝香,只是却不曾想到,竟然在苍凛尘这里见到了,虽然不知道是从何而来,但若是细查起来,也是太医院的不是!

  “回皇上和王爷的话,这麝香原本是雄麝肚脐和生殖器之间的腺囊分泌物,干燥之后有奇香,故而可以当做香料使用。但也可以当做是一味药来入药,入药时候有镇痛、消肿的功效!只是这种东西若是寻常的男子和并未怀孕的女子接触,可以有开窍醒神、活血通经、止痛等功效,倒也算的上是味好药。只是若是有身孕的女子接触,便会导致……导致催产!”

  苍靖承见张太医肯定了这是麝香,心中便也肯定了他的推测。方才他不过是想要让苍凛尘看看,这物是否识得,却是不料苍凛尘不仅不认识,还有如今这样怒意的面孔!

  苍凛尘声音忽然变得深沉,似乎是在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他身子向后一靠,右手抚着那块白玉玉佩,越发用力。

  “所以说,若是有孕之人接触了这浓郁的麝香,便会导致小产是吗?”苍凛尘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气,说话时也是神色游离。天知道他此时有多么生气!

  张太医叩首答话:“是,正如皇上所言,这雄麝香是最具有阴性之物,寻常的女子都不宜长期使用,害怕伤害根本,导致不孕。更别说是怀孕的女子了,更是要当做洪水猛兽,远远避之才好!只是恕臣冒昧,不知道皇上的这麝香是从何处得来?”

  苍凛尘听闻麝香可以让人小产,便是想到了昨日吟欢那忽然倒地的情形!若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麝香而让吟欢倒地不起,那他定要让这带着麝香在昨晚出现的人的脑袋落地!

  苍靖承深知这麝香的重要性和可怕,打断张太医的话道:“张太医不必惊慌,这东西不会再伤害别人了。本王昨日思前思后,将所有皇后娘娘可能去过的地方都去了一遍,但并未发现不妥,后来便想着去水云台的阁楼一趟。却是在那花盆之中挖出来这种东西!不要说是本王都吓了一跳,就连随着本王去的随从都是吓了一跳!”

  “花盆?”苍凛尘眉头一皱,这才想到昨日和吟欢在水云台的阁楼上猜谜语,当时玩儿的起劲,倒是没有注意在那些花盆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

  “不错,正是皇兄所想,是昨夜臣弟和皇上还有皇后猜谜的地方。当时皇后娘娘还在其中逗留了将近两个时辰。”苍靖承回忆着昨日吟欢所经过的地方,便是约莫着去检查那些个花草。谁曾料到,他竟然在那花盆中见到这些脏乱的东西去!饶是昨夜已经是深更半夜,否则他定要禀奏了苍凛尘,让他好好查查事情的经过才是!

  张太医恍然大悟,右手拍了一下额头,随即紧张询问道苍靖承:“王爷方才所说,皇后娘娘曾经在花房中待了两个时辰之久,而那两个时辰中,竟然是与这香味浓郁的麝香相伴?”

  苍靖承颔首点头,苍凛尘则是别过去脸,只见那原本红润的嘴唇撅起来微微一撇,冷哼一声道:“居然有人敢和朕耍心眼了!”

  张太医眼神有些慌张,随即道:“怪不得,怪不得皇后娘娘昨夜的情况时好时坏,好在皇后娘娘身上带着些用甘草做成的温润身体的香囊,否则皇后娘娘和皇子都是不保啊!老臣在宫里这些年了,竟然未曾想到有人用这样的招数来毒害人!若是这花草不是被皇后娘娘撞见了,若是按照皇后娘娘的喜好被送去了东宫中,只怕是皇后娘娘的腹中之子早已没有了!”

  苍靖承深深叹气,挥手道:“这些麝香你先不用管了,本王来的时候已经挖了些花盆,但只不过是找到了这么一样。你是太医,自然是对于它比本王了解,剩下那些害人之物,便有劳太医走一趟,全数清除掉吧。本王想,皇上也一定不会想要再看见这些东西了!”

  “是!”张太医叩首之后,便是出门去。

  只是张太医前脚刚刚走出门去,苍凛尘便是随手抓了一个杯子扔在地上。只见那上好的青花瓷茶杯被摔得粉碎,有些碎片已然是在门口了。

  他悠然起身,左右踱步,一会冷笑一会生气,随即阴阳怪气道:“朕倒是不知道,竟然还有人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做这些小动作!好在吟欢没有生命危险,孩子也是保住了!可若是她昨日没有将那温润身体之物带在身边,岂不是要了性命!好歹毒的心肠,朕定要查出来!”

  苍靖承见苍凛尘忽然没有了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尊严,和平日里那神圣不可侵犯的端庄。此时的苍凛尘是一个因为妻儿受到了生命危险,而被激怒了的普通男人!他不过是要保住吟欢和孩子,可无论他做些什么,都是难以让这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苍靖承想着这一个月以来,朝堂上因为知道了吟欢已然被禁足,故而对于废后的声音也是小了许多。对于肖淑妃暂且管理后宫也是没有意见,只是偶尔还是会有那么一两个人撺掇着朝堂中的别的大臣们来废后,其中废后呼声最高的便是左相顾密!

  苍凛尘已然压制了这些人的心思,虽然顾密三番两次说了赢国的公主当皇后的坏处,但苍凛尘都是凭借着一己之力将这些事情压了下来。即便是他被吟欢嫉恨着和误会着,也是无怨言。只是他实在是不晓得,不过就是一个女子的身份而已,为何总是有人小题大做!先是在朝堂上议政,此时又是在后宫中陷害妃子!若是让他找到了那个人,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才算是解除了心中的怨气!

  苍靖承命人将那坛子收好,随即对苍凛尘道:“皇兄还记得臣弟问了皇上是不是真的想要皇后肚子里的孩子吗?”

  苍凛尘并未答话,只是站稳了身子,虽然只是背对着苍靖承,但苍靖承却是感觉得到他此时正在认真想着对策。

  只听苍靖承接着说道“若是皇兄真的想要皇后腹中的孩子,便是要和这些明里暗里的人作斗争。臣弟虽然也想要做一个清闲王爷,但臣弟知道此时擎国动荡,若是皇兄有用得到臣弟的时候,便开口。为了我擎国后继有人,皇后腹中的孩子,定要保住!”

  苍靖承紧握拳头在桌子上用力一砸,便是听闻桌子上的茶碗碰撞的声音响起。

  时间凝聚了一刻,苍凛尘倏然转身道:“靖王,你还否记得朕给你的那金牌?从即日起,你也不用将那金牌还给朕了。朕依旧要你可以随意出入后宫和平日一样!你既然想要做一个闲情逸致的王爷,那朕便是如你所愿!日后你上朝可以随意,但后宫却是要日日都来!”

  苍靖承不明所以,以为只是要他在后宫中多多走动,来保护吟欢,便是应了。

  ...

  ...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