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夜宿他处

凰医废后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夜宿他处

  茂元说着忽然有眼泪从眼睛中流淌而出,但她的嘴角依旧是扬着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呢?当时还小,不懂得其中的难过,今日想起来,倒是当时应了那一句了。若是我和他不过是点头之交,也就不必有今日之痛了。可皇嫂,你知道吗?我竟然不后悔。”

  吟欢见茂元对着她的眼中还有泪珠流出,那脸上的两行清泪让人心中生疼!若是换做是平常的女子来说,若是做了僭越之事,只怕是要自寻死路去寻死觅活了。但她倒是和一个没事儿人似的,淡淡然的。若不是吟欢今日发现了她有问题,还就真的会被她蒙混了过去。

  吟欢叹气,想着方才若是如她所说,她真的是一个普通的公主,和一个王爷成亲倒也算的上是一段佳话,只是如今她们是两种人,若是硬生生的将两个人凑到一起。倒是真的让人心中生畏啊。

  “你过来。”吟欢招手,示意茂元上前来。

  茂元将眼泪拭去,笑着走上前来。将手腕搭在了桌子上,见吟欢皱眉,她却是微微一笑道:“还好今日可以与你所说,这些话在我心里已经很久了。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藏着的,如今即便是被你骂了,心中倒是也舒服了许多。”

  吟欢将手撤回来,仔细看了茂元的身子才是随即说道:“你的身子已经有一个月了,想来是在上次从除夕夜里之后发生的。还好不是三个月以上,若是三个月以上,你想要让这个孩子没有了,也是不可能的了。一来会你的肚子会越来越大,被人发现了难免要出问题;二来,三个月之后,你若是要让这个孩子去了,只怕小命也是不保。若是你和本宫保证,在成为古赫勒的阏氏之前,可以和阿贝多滚保持距离,不再亲密,本宫便救你,如若不然,你便自己去寻了别人去医治。皇宫里,容不下你这么自私的人!”

  吟欢说的是气话,但也是心中的实话。她想要让茂元和阿贝多滚分开,虽然日后阿贝多滚的才能应该会在古赫勒之上,但如今漠东之主却是古赫勒!皇帝是最容不得女子背叛的,若是茂元日后不和古赫勒来往,也算的上是她自己有造化,若是不然,即便是吟欢救了她,将她的孩子流去了,日后也定会变得混乱不堪,她何必自己讯饿了没趣儿的事情来做,还要伤神伤力呢?

  茂元听闻吟欢的话之后,将手从桌子上撤回来,只见她目光低垂,伸手捂着肚子迟迟不语。

  吟欢知道她还是需要时间,但吟欢心中却是想了想,若是茂元在离开水云台之前,她未曾做出打算,那么她便是不会做这件事。她会当做是不知道,但茂元日后定当会死的难看!

  茂元紧紧咬着下嘴唇,暗自垂泪。吟欢见她如此,也不打断,她深知爱上一个人会有多么不易,但若是自己做出来的冤孽还是要自己承担的。即便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她所做出来的错事,也是要自己一力承当!

  迦鹿不知何时轻轻叩门,进来福身子道:“皇后娘娘用膳了。”

  吟欢点头起身,收拾了出了卧房到了一旁的餐桌上才是道:“你也来用膳吧,今日做的面条是本宫最喜欢的,想必你也会喜欢。”

  茂元红着眼睛从床榻边上走来,不由得让迦鹿一惊。但迦鹿却是欲言又止,想着今日让吟欢不高兴,她也是不敢多问。

  席间二人一句话都未曾说起,只是吟欢微微点头道:“本宫已经乏了,若是你没有什么事情就回去吧。本宫要早些休息,明日还要为孩子制作新衣。”

  茂元吞吞吐吐站在门口却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吟欢恨铁不成钢,心中想要一个老大的人儿竟然不能自己做主,日后在漠东应该如何自处?如何劝服古赫勒不再对擎国用兵呢?

  见茂元没有拿定主意,吟欢便是抬手对迦鹿道:“去吧,送茂元公主离开,日后本宫要潜心静修,任何人都不要再来打扰本宫了。迦鹿你嘱咐那些守卫,日后除了皇上和肖淑妃,谁也不见。”

  迦鹿不知缘由,只知道茂元和皇后的关系好的很,只是今日竟然下令让茂元公主不再来探望,虽然心中疑虑,但也是点头道:“是。”

  她转身便是对茂元道:“茂元公主请吧。”

  吟欢起身从餐桌上离开,转身朝着那里间的卧房走去,招呼着灵荷道:“来,给本宫卸妆,本宫要睡觉了。”

  “是。”灵荷机灵,转身便是朝着吟欢走来。

  吟欢坐稳了,对着镜子还朝着门口看去,只见茂元走路慢慢吞吞,却是一句话都不曾说出来。她只好是叹气,既然她选择了要留住孩子,便日后有着无尽的苦头等着她吃!身为女子,她怎会这般蠢笨!

  眼不见心为净,吟欢吩咐了灵荷将那卧房上粉红色和金色相互交织着的帘子放下来。

  只是帘子刚刚合上,却是听到茂元叫了一句:“皇嫂,我……我今日不想走了……”

  茂元站在帘子前,紧紧盯着那一个依稀可见的人影,却是觉得身子发抖。她方才一只脚都已经迈出了房门,却是觉得另一只脚怎么都迈不出去了!她从出生之后便是不曾享受到父母的关爱,是由宫里一个老宫女带大的,虽然那个宫女待她不错,但也总是打骂她。后来那个宫女死了之后,她连一个偶尔会给她温暖的人都没有遇见过!

  遇见吟欢之后,她便是一心一意想着要好好服侍主子,可以平安活下去便是万幸了。只是她未曾想到,吟欢竟然会待她那样好。甚至还教她读书识字!终于有一日,她知道了她是公主,原本以为这个公主当了之后,可以报吟欢的恩德。但却是一点忙都没有帮上,她只顾自己快活逍遥。反倒是自己今日有难了,又来找吟欢。

  她聪明,知道吟欢方才那逐客令是对自己下的。若是她真的离开了这水云台,只怕是在吟欢出月子之前是再也见不到她了。别说是她的肚子已经大了不像样子,就连那时候,她是否能够活着见到吟欢和她的侄子都是不得而知了!

  吟欢不为所动,她知道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想要活下去的。她不意外茂元会忽然停住了步子来找她,她在意的是,茂元是否会遵循她所嘱咐过的规定!

  见吟欢没有动静,茂元也知道她定是已经生气了。自己创下的祸事,有人愿意帮助她,但她却是将那人推开了去。换做是她是吟欢,定是也会生气,甚至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皇嫂,茂元是真的想要留下来陪您的,您能不能让茂元在您这里住上一阵子,直到茂元出嫁……”茂元低头咬着下嘴唇,她怎会不思念那外边的人,只是她如今这个样子,是怎样都无法安好的!为了擎国,为了她得来不易的亲情和友情和性命。她只能选择放弃那个人,那个永远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人!

  吟欢吩咐道:“灵荷和喜鹊去收拾一间干净的屋子来,打扫干净些,距离本宫这里又不算是太远的,让茂元公主住下来吧。”

  二人应了一声之后,便是离开了。吟欢又是吩咐了迦鹿送了消息去了义玄宫,说今日公主留宿在水云台。

  苍凛尘在义玄宫中收到消息的时候,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平日里爱打闹的茂元竟然能够受得了那水云台的冷静?

  只是听闻是迦鹿送来的话,便是也信了。太后一直想着要让茂元去陪她的,但苍凛尘也是回了太后。想着吟欢怀孕之后便是一直一个人独居,难得有人与她说话,便让茂元陪陪。太后听了倒是也未曾说什么,只是珍贵妃又难免不高兴了。

  自从赢国和擎国交战以来,珍贵妃的父亲便是一直在运筹帷幄。如今珍贵妃也是因为父亲在前线里打仗所以才会这般得宠优渥。即便是偶尔淑妃见了她都是要礼让三分,加上她一贯都是由太后惯着的,自然是不放肖淑妃在眼里。

  原本她也是不喜欢茂元的,毕竟茂元的出现,让她自己在太后心里的地位有所动摇,怎的都没有想到太后竟然真的是将她这个侄女忘记的一干二净了。还好她有太后的凤鸣剑,在宫里即便是肖淑妃不曾管理的事情,她都要管上一管,以此能出出气。

  后宫中,总是传着说珍贵妃因为有凤鸣剑,又是有深厚家事的人,所以才是不惧怕肖淑妃。但后宫中总共才只有四个妃嫔一个皇后,苍凛尘去的也就只有四个人那里而已,珍贵妃倒是管的严,除了肖淑妃协理后宫多少要给些面子之外,碧贵人和洛答应都是受尽了欺负的!

  如今又是见茂元在那个许久不见其人的皇后那里住下了,虽然人在义玄宫中,但是已经发了些牢骚了。

  苍凛尘皱眉,对她说道:“这是茂元自己的事情,茂元自己愿意去,便是去了就好。你倒是急躁,一个当嫂子的人,怎的能和妹妹过不去呢?”

  珍贵妃听到了苍凛尘言语中的不满意,也知道自己是在吃些奇怪的酸醋,便叩首道:“臣妾方才是迷了心窍,还请皇上恕罪。方才不过是臣妾想着又要见不到茂元了,所以才会有所难受,请皇上明察。”

  苍凛尘虽然也是知道珍贵妃素日里就是一个跋扈的人,因为先前是平安时节,那跋扈劲儿倒是有所收敛。如今用得上她的母家,她自然是人要跋扈些了。加上吟欢又是后宫之主,如今在静养待产,她更加是没有人管,放着性子在宫里欺负宫人。

  苍凛尘虽然心中对洛答应有所不满,但她好歹也是一个兵部侍郎的女儿。竟然被珍贵妃叫到自己的宫里去端茶倒水。吟欢倒是罢了,好歹是皇后,但当时也未曾见洛答应三天两头身上就是伤痕的。如今有了真正跋扈的人作比较,苍凛尘倒是觉得吟欢实在也是一个讲理的人了。

  ...

  ...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