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四百章 可心之人

凰医废后 第四百章 可心之人

  吟欢的话不曾吓坏那个花童,却是见花童进退得体,言语有状。

  那花童跪了一会,吟欢远远从卧房里边看去,只见茂元此时正在床榻上斜躺着,虽然依旧是捂着胸口,但吟欢看的出来,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许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吟欢示意迦鹿过来,在耳边说了几句话,便是转身叫了那花童道:“走吧,跟着本宫到院子里来,也好让本宫好好赏赏你!”

  花童随着吟欢走到院子中来,只见那花童跪在春日的地上。春日里潮气重,那人跪在地膝盖只是会受些凉气的。吟欢仔细看着那人,却是见她只管跪在地上,表上未曾有任何不敬的表情,吟欢倒是觉得新鲜。

  往日在宫里,只要是下人被柱子处置了,多半是心中不会觉得痛快的。即便是嘴上不说,脸上也是会有些不乐意的。可如今眼前的这个女子不过也就十**岁的光景,竟然有这样好的心性,不去埋怨吟欢的不是,也不曾有任何表情在脸上显露出来。

  吟欢仔细端详了一下那女子的脸蛋,只见她将流海剪得长长的,将眉头盖住,细细看着,那流海下边的脸蛋是标准的鹅蛋脸,想来不是一个丑陋的女子,可又是偏偏用了长长的流海来掩盖额头,想必是不想要在宫里成为焦点。如此有着美貌,却又有着隐忍的性子的人,在宫里倒是很少见,如今既然遇见了,吟欢怎的就会放过呢?

  “起来吧,本宫说了要赏赐你,那便是要赏赐你些许个好东西的,若是真的不是什么入的演的东西,只怕是你想要要,本宫也不会拿得出手呢。”

  吟欢忽然语气祥和,那一心赴死的宫女倒是身子一僵,随即起身对着吟欢笑道:“皇后娘娘说笑了,奴婢不过是一个贱婢,今日皇后娘娘肯放过奴婢便是大恩德了。若是皇后娘娘还真的要大加赏赐,才是奴婢的错处呢。皇上说了,皇后娘娘随便赏赐奴婢些什么就好了。”

  吟欢见着这丫鬟可爱,便笑着将她冻得红扑扑的脸蛋暖暖道:“你啊,还说呢。若不是皇上今日让你来了,本宫还不知道宫里竟然还有你这般衷心为主的人呢。你说这算不算是你我的福分呢?”

  谁料吟欢的话却是让那女子又跪了身子下去,只见她跪在地上叩首道:“皇后娘娘,奴婢不过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完成差事,请皇后娘娘不要拿了奴婢来寻开心了。”

  吟欢仔细看着地上跪着的女子,随口道:“本宫不过是给你些奖励,又不会要了你的性命。你怎的就这般害怕本宫了?一会本宫就让人回了皇上,你的差事办的利落漂亮,今后你就留在本宫宫里就好了。”

  吟欢也不去理会那宫女是否愿意,便是派了人去通知了皇上,才叫迦鹿带着这宫女去安排住所。

  吟欢从门口进去宫内,却是见此时茂元正在榻上痴痴地躺着,双眼无神看着那红色的帷幔。吟欢水汪汪的眼珠在眼眶中转了一圈,心中却是叹气,想着这件事是如何被苍凛尘知道的。

  不管是如何知道的,她如今都要去安慰一下茂元的,茂元有了孩子这件事,在东宫中的安德都是不知道,可怎的皇上就是知道了呢?幸而皇上现在没有怪罪她,否则她如今还能在这里难过吗?一定是已经送命了的!吟欢屏退了左右,仔细坐在了她的身边。

  茂元呆呆望着那桌子上的一盆杜鹃花,眼神有些空洞。良久终于开口道:“皇嫂,你可知道这件事是何人传到皇兄的耳朵里的吗?”

  吟欢见她许久不说话,第一开口便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岂不是在说吟欢吗?

  吟欢也不曾客气,为了她的事情,她可算得上是尽心尽力,不管怎么样,她都算的上是尽了心的。就连陌习都是被她一再要挟着,才救了她的命的。可如今,她竟然会怀疑她!

  “你难道是怀疑本宫说了出去吗?你若是觉得本宫会说出去,本宫又为何要救了你去!何不让你出去被外边的人任意知道了去,然后那些暗地里存心想要害你的人仔细了你的性命,这关本宫什么事?本宫何苦要挺着一个大肚子来救你呢!”吟欢气愤难耐,那个时候她是想了仔细才救了她的,为的也就是擎国的边境可以评定,她又何必这般紧张着将水云台封死了不让人进来呢!

  茂元双眼一闭,一行清泪从眼中流出,随即抽噎道:“是茂元误会皇后娘娘了,当时若是皇后娘娘不救我,我也活不到今天。你又何必一定要在康复之后来诊治我呢?是茂元多虑了,请皇嫂不要往心里去。”

  吟欢腹中生气,原本就是一个孕妇,又何必要这般紧张呢?

  茂元自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随即说道:“皇嫂,方才是茂元的不对,你不要往心里去了。起先我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后来看着这花儿竟然是红白相间的,这分明就是皇上已经知道了我不是正主的事情了。若不是皇兄手下留情,大约此时也不能在这里了。”

  吟欢心里虽然觉得苦闷,但心中却是想着是何人将这件事交代了出去。只是这一时间还是没有证据,但若是有了证据,吟欢心中定会觉得难过。苍凛尘竟然在她的身边安置了些眼线来监视她!

  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这件事便也一时间就搁置了起来。

  开春以来,便是见那冰雪日益消融,总算是有一种凉爽之感,只是在七月里的夏日却是觉得烈日炎炎了。

  日头越发的大,只是吟欢却是在东宫里坐着不能出门来。只见她如今一袭墨绿色的长衣,虽然是有些看着成熟,却也是夏日里的一抹清凉,让人看着心中舒坦。

  吟欢拿了一把小蒲扇,坐在摇椅钱,手里推着一个小小的摇篮,玉葱一般的指甲正在勾着那摇篮中孩子的脸蛋。

  “皇后娘娘,您还不能起身,怎么就自己起来了呢?”迦鹿从门口带着奶娘进来,只是刚刚进门,却是见吟欢一袭绿衣素颜坐在床边推着那孩子。便是紧张的不得了,从灵荷手里拿了一件披风便是给吟欢披在身上。

  吟欢笑着将那披风接到手里来,却是眼睛都不曾离开那孩子一分。只是听她笑着看着那孩子道:“奶娘,孩子应该也饿了,快些给孩子去喂奶吧,别饿着了。灵荷你跟着去!”

  吟欢说完便是见奶娘带着那孩子和灵荷离开了门口。吟欢见那孩子笑着便是心中舒坦,已经生了孩子一个月了,但身子还是虚弱的很。

  迦鹿别了一眼吟欢,将那披风给吟欢盖好了,才是笑道:“皇后娘娘真的是只看着小公主,就不顾着自己的身子了吗?即便是您有了孩子,也是要注意身体的呀。不管您的身子是不是见好,都是要自己珍重的。陌大夫都给您开好了补身子的方子的,可是您啊,总是不按时用,拖延着看着公主,这身子怎么能好起来呢?”

  吟欢微微一笑,随即吐吐舌头,调皮道:“本宫不是看着那孩子可爱吗?如今总算是有了一个孩子,本宫也算是多了一个亲人了!”

  只是迦鹿却是别了一眼道:“您还说呢,若不是有雪柳上次去冒险请了陌大夫过来,皇后娘娘当日的情况,在东宫也没有一个太医伺候着,岂不是要了娘娘您母子性命?”

  吟欢见迦鹿气不过,却是微微一笑,伸手抓着迦鹿正在系着蝴蝶结的手道:“这些话以后不要出去说了,虽然本宫不害怕生是非,但是如今有了公主,本宫也算是有了软肋,要是对付那些敌人,自然是要狠招,但也不能打草惊蛇。”

  迦鹿不甘心别了别眼,随即道:“是!”

  吟欢这才放了心,走到了桌子边儿上,看着那刚刚绣好了的红黄亮色相间着的肚兜,不由又是喜上眉梢来。她手里握着那肚兜,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摸着那肚兜绣着的莲花,不由点头道:“这雪柳的手艺是越发的好了,这莲花让她绣的十分的可爱呢。”

  迦鹿听闻也是微微一笑,看了看外边还在扫着地的雪柳背影,随即道:“还不是皇后娘娘对雪柳好,若不是皇后娘娘治好了她额头上那一块疤痕,只怕是她如今也是低头做人,到处都被人欺负冷落。皇后娘娘对她有恩德,她自然是对皇后娘娘极好的了。”

  吟欢伸手摸着那肚兜上的莲花,笑着说道:“不管是她如何想的,但也算的上是对于本宫忠诚。若不是她,只怕本宫母子都是难以逃出奸人之手了。她对本宫好,衷心于本宫,自然本宫也是看在眼里的。”

  迦鹿点头称是,转身却是见远处有一个明黄色的身影从外边进来。那是一身新做的明黄色料子,比起来那些旧日里的东西都是看着熠熠生辉。

  迦鹿老远看了那男子的气度非凡,心中倒是不由得乐了起来,笑道:“皇后娘娘,您可是不知道呢吧,这皇上虽然是忙于政事,一个月也是进不了后宫几次,但要是来了,便是每每都是来看皇后娘娘的。可见皇上有多么喜欢您和小公主呢!”

  迦鹿说着便是要扶着吟欢起身,只是吟欢那表情却是一僵。的确她曾经是认为这个男子至少是看的她的孩子是最重的,但自从在生育那一次,她便是知道这个男人看重的都只有他的皇帝位子!除了皇帝的位子,他还会看重什么呢?所谓喜欢她和公主,不过也就是一时图一个新鲜罢了。

  吟欢推开了迦鹿的手臂,起身朝着床榻走去,将披风解开,随手放在迦鹿的身上,钻到了被窝里严肃道:“若是皇上来了,便是说本宫身子还未曾好,有些乏得很。”

  迦鹿将那披风随意叠着,神情却是紧张的不得了,看了看,随即道:“只是虽然皇上每次都会来后宫中找皇后娘娘和公主,但皇后娘娘却总是避而不见,唯恐皇上会留下来陪您睡觉。皇后娘娘,其实那日的事情,皇上也有苦衷的,您又何必……”

  “做了就是做了,本宫看的是结果,你若是不听本宫的话,便去外边站着去!”吟欢将被子扯在身上,转了一个身子睡了去。

  迦鹿也奈何不得,便是跪了身子,离开了寝宫。

  ...

  ...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