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四百零一章 下马立威

凰医废后 第四百零一章 下马立威

  苍凛尘一脸笑容从门口进来,本来是想要看看公主的,却是听迦鹿说孩子已经被乳母抱走了,去喂奶了。

  苍凛尘也只得点头,随即便是走到宫里来,只见吟欢依旧是睡着,身上还是盖着一身大被子,便是问道:“怎么,难道皇后的身子还是不见好吗?都已经过了月子了,身子还是那般弱。”

  迦鹿想要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只好是福了福身子恭敬道:“可不是吗?沈太医也是说皇后娘娘的身子不太好,因为在生子之前受到了些惊吓,在坐月子的时候,也是一直在惊吓之中,便如此了。为今之计,也就只有好好的补着,身子也许能好上些。”

  苍凛尘暗自点头,那带着笑意的黑色眸子中,却是一闪而过的狡黠。

  “罢了,朕先走了,别和她说过朕来过了。”苍凛尘看了一眼吟欢,见她头朝着那边,心中便是有些难受了,随即便是离开了这里。

  “是。”迦鹿有心要留住苍凛尘,却也插不进去话了。

  只是迦鹿刚刚站稳了身子,便是听到门口的对话。

  “皇上接下来咱们去哪儿呢?回义玄宫吗?”元祥福了福身子,将拂尘放在了另一边。

  苍凛尘右手一直握着腰间的那通透的白色玉佩,又是看着那瓷缸中几朵开着的白莲花,,随即道:“去碧泉轩吧。”

  苍凛尘走了才不多一会,便是见吟欢张开了眼睛,将被子拿开,起身看着凝视着远方的迦鹿,便是知道此时的苍凛尘定是去了她不愿意让苍凛尘去的地方。

  “去找那个贱人了吧?”吟欢冷哼一声,不屑的笑容从脸上表现的十分精致。

  “是,皇上又去了秀嫔的宫里。”迦鹿冷着一张脸,随即跪在地上道:“皇后娘娘,皇上不过是一时的意气,您不要往心里去才好。”

  吟欢白眼泛起,随即从桌子冷言道:“就凭她也配的上一个秀字?若不是本宫还信得过她,又怎能容得她这般陷害本宫和孩子!”

  她永远忘不了,在她要生育的那一日,皇上正在碧泉轩里住着。那碧贵人原本不过是一个贵人,但是她那个时候竟然小产了!当时吟欢已经羊水破了,迦鹿去了太医院里请太医救命,可却是知道太医都是被叫到了碧贵人的宫里!

  吟欢倒是不知道她竟然会在那个时候小产!只是小产就算了,吟欢最恨的,还是她撺掇着皇上.将陌习关在了天牢里!当时情况危急,虽然灵荷去碧泉轩通知了,但碧泉轩里的人竟然说她碧贵人小产了,如今要用太医,供不上吟欢了!

  当时是在夜里,眼看着那东宫就要因为羊水破了而一尸两命,却是雪柳偷偷出了宫里,去求了那京中府尹刘万云,他虽然对于吟欢有些意见,但好歹也是一个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的人,终于还是让侍卫压着陌习带回到了宫里去。

  吟欢的孩子算是保住了,但是吟欢却是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后来沈太医把脉的时候,说若是当时陌习来的再晚一会,她便是要母子俱损!

  迦鹿见吟欢生气,心中也是不忍心,便是敦促道:“皇后娘娘不要伤心了,若是换了别人,倒也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碧贵人当时不是由身孕了吗?还是三个月的孩子,小产也许是无心的。”

  吟欢挑眉,冷哼道:“她是无心,本宫倒是要谢谢她,她没有了一个孩子不说,还让本宫有机会救了陌习!若不是因为她的那个死去的孩子,本宫也没有这么顺利生出来小公主不是吗?”

  午后,吟欢正要睡觉,却是听见安德在门口吵吵着,便是叫了他进来。

  谁知道安德竟然一脸委屈从门口进来,堂堂一个东宫的总管,竟然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吟欢一见,心里又是不免来气。

  迦鹿也是见了奇怪,问道:“怎么了?怎么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安德崔头丧气在地上跪着坐着,却是见了吟欢之后,害怕让吟欢伤心,只好是憋着心里的别扭平和解释道:“奴才想着皇后娘娘自从生了孩子之后,便是喜欢吃甜食,便是去御厨那里取了一道牛乳马蹄糕来给皇后娘娘。可是还未曾进门,便是遇见了碧泉轩的光明。光公公竟然说在御厨那里里好生找了一通牛乳马蹄糕,都是没有找到,见奴才手里有,便是非要要了奴才的东西去!”

  “奴才哪里肯啊!奴才是好生容易才得到的这东西,又是给皇后娘娘的怎么会给他带回去呢?可是他竟然不顾皇后娘娘,非要夺了去,奴才和他争抢之中便是见那牛乳马蹄糕在地上砸碎了。奴才心疼着,正要去收拾,他却是踩在了那糕点之上。说什么秀嫔娘娘还未曾吃呢,怎的就轮到她吃了!奴才气不过,便是叫了小卓子打了他……”

  吟欢早些没有看出来,那碧贵人竟然是在收敛锋芒,借着吟欢的手,将夏毓秋除去了。这下子倒是自己得意了!

  肖淑妃她都是不放在眼里的,更别说是洛答应了!虽然皇上已经恢复了她的嫔位,却还是被碧贵人处处欺负着。宫里现在除了珍贵妃便是秀嫔了!

  吟欢向来都不是不讲理之人,但若是遇见了道理讲不通的人,便是更加要好好惩治一番了!

  迦鹿皱着眉头,手也是紧紧攥着,为难看着吟欢道:“不管怎么说,那光明都是从东宫宫里出去的人,怎么就这个时候变了一个样子似得,对皇后娘娘这么不敬呢?当初若是知道他是一个得势小人,当初皇后娘娘是怎么都不能放过他的!”

  安德也是心中愤怒,光明在东宫里都是好好的,吟欢也未曾亏待过他,倒是他好啊,竟然这样仗势欺人!

  吟欢却是不急不怒,招呼了一声雪柳。

  只见那个被称作雪柳的女子身上一身和迦鹿一般翠柳色的宫衣,虽然是看着简单些,但上边绣着的白色花儿样,也算的上是极好的。能和迦鹿穿着一样的宫衣的女子,一定是不简单的!

  雪柳低首朝着吟欢叩首,那齐眉的流海随着她的俯身而微微飘扬,露出洁白的额头来。再仔细看看,这女子长得面容清秀,又是一鹅蛋脸儿,着实讨人喜欢。

  吟欢微微一笑道:“你主意最多了,方才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想必你应该知道本宫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

  吟欢让众人猜哑谜,大家自然是猜不中的。但吟欢刚刚说了一句,便是见雪柳微微一笑,随即颔首道:“谨遵皇后娘娘懿旨,奴婢定当将这件事办的妥当,让后宫的人,再也不敢欺凌皇后娘娘。”

  吟欢满意点头,雪柳却是在众人的惊讶之中朝着门口走去。

  不多时便是听到了东宫门口传来的阵阵惨叫!吟欢正在喝茶,打开那琉璃黄的杯盏,轻轻吸了吸那芳香,便是微微一笑道:“你说这样好的花儿香,是不是在宫里很少呢?”

  这花儿的香气自从是吟欢将那茶杯打开之后,便是在整个房中氤氲不散。

  只是这花儿的香气虽然是怡人,却是没有让吟欢觉得喜欢,吟欢倒是更加喜欢那门口的尖叫声。吟欢将茶杯盖好,递给了安德,随口道:“还不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也许这种快乐的事情可以让你心中舒坦许多都说不定呢。”

  安德似有疑虑,却还是朝着外边的长梯走去,远远从长梯上便是可以看见在远处正有一个女子手中持着一个木棒在给一个太监张嘴。而安德仔细看去,那男子竟然是光明!

  “皇后娘娘!”安德慌张从门口跑进来,摔在地上道:“皇后娘娘,不知道是哪个宫里的人,竟然在给光明长嘴呢!”

  吟欢闻之却是没有一丝的着急,将那凝脂膏涂在手臂上道:“难道你听着心中不痛快吗?方才他可是给了你好大的委屈受呢。”

  安德咽了咽口水,却是见迦鹿上前道:“皇后娘娘,皇上方才去了碧泉轩,若是那碧泉轩里的秀嫔知道了这件事,只怕又要借题发挥了。皇后娘娘又何必找不痛快呢?”

  吟欢却不在意,起身走到地上来道:“若是皇上已经去了碧泉轩,那便是不必让光明去碧泉轩了。前些时候本宫一直是病着的,也没有能力管好六宫的事宜,现在本宫已经病好了。自然是要好好管上一管了!”

  “可是皇上那里……”迦鹿正要开口,却是见吟欢冷眼扫视了一眼,随即道:“既然皇上去了那里,便让皇上安慰她一会吧。”

  碧泉轩中。

  今日的秀嫔依旧是一身清丽的紫色,那样明艳的紫色绸子上绣着些白色的莲花点。虽然是一袭紫色妖冶,却是有这些白色给她作为陪衬,这么衬托着,倒是也显得在炎炎夏日里有一种荷香的气味了。

  而她那雪白的手里拿着一朵从池子里刚刚摘出来的白色莲花,随着身子上的那紫色衣裙随意飘动,一舞一姿都是曼妙无偿。只是她唯独不同的,便是在一边起舞,一边与苍凛尘交谈着。

  “朕说了,你若是喜欢跳,便伴着。好歌声伴着好的舞曲,才是好样的。怎的就是喜欢这样说着话跳舞呢?这样喘不上气来,难道你不觉得自己有些累吗?”苍凛尘伸出一只手来,牵着秀嫔的手让她从远处过来,坐在自己的身边。

  只见那秀嫔的袖口上绣着一朵大大的白色莲花,倒是显得她的衣服十分的与众不同了。只见苍凛尘微微一笑,便是听到她说道:“皇上哪里是在心疼臣妾呢,只怕是皇上觉得臣妾的歌舞不好吧?觉得臣妾的歌舞不好,才会有如今的这番言辞呢。”

  苍凛尘哈哈一笑,将那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捏着她精致雕琢的鼻子笑道:“你啊,就是惯会撒娇的。朕不管是说你什么,你都是和朕撒娇来。倒是最后还是要朕来向你道歉,你这张嘴巴可是真够甜的。”

  ...

  ...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