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四百二十三章 赤金翡翠镯

凰医废后 第四百二十三章 赤金翡翠镯

  太后不曾理会吟欢的质疑,紧紧握着吟欢和金三水的手笑道:“自从三水出生之后,身体便是不好,她的母亲曾经到处为她寻得良医,才算是保住了性命。但从那之后,便总是生病。哀家一直挂记着呢,但如今她的身子好了,哀家也想要让她总是陪在身边呢。看着这样水灵的人儿,便是心中欢快。”

  金三水被太后夸赞,竟然不紧张,只是那样面带微笑坐着,一言不发。倒是眼神时而会在吟欢的脸上扫过,让吟欢微微愣神。

  “看来三水很是喜欢你呢,难得你们如此投缘。哀家还以为你们会不喜欢彼此,既然如此,哀家就带着丫鬟们去外边看看,你们姐妹二人好好聊聊。”太后笑意盈盈起身,被阿宁搀扶着从内堂出去。

  吟欢不曾开口,只是依旧那样端坐着看着这个人。

  金三水的容貌的确是一般,不及珍贵妃那样明艳动人。但她却有着一股冷如冰霜的性子,如同是塞外的野马,难以驯服。只是看着她的样子,便是让人觉得这炎炎夏日都不甚炎热了。

  二人相视许久,金三水终于开口了:“三水初入皇宫,还请皇后娘娘照顾,感激不尽。”

  吟欢美目微微一转,方才分明见金三水低头请好的时候,眼中有那么一丝的失落,但不知为何,吟欢却不曾觉得这个失落是故作矫情,似乎有很多难言之隐。

  但吟欢却不去问,难得后宫中能有一个如此干净的人,她倒是愿意交好。吟欢迎上她的目光,那样温柔又掩藏着严厉,道:“你为何要为本宫作画?”

  这也是吟欢想要知道的,即便太后是金三水的姑母,又是太后,她的性子可不会言听计从的。她这样讨好自己,难道是有何目的吗?

  金三水像是料定吟欢会这样问,波澜不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喜悦,但随即又被那千年的冰雪覆盖而上,柔声道:“因为臣女仰慕皇后娘娘。”

  “仰慕?这话从何说起?”吟欢心中不解,一个如此难得一见的奇女子竟然是因为仰慕自己才为她作画,说起来,吟欢倒是有些不相信了。

  可世界就是这般小,即便是吟欢不相信也是由不得她自己做主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约又过去了两盏茶的功夫,太后才算是从门口进来,进来的时候,二人已然是又说又笑,相谈甚欢。三人其乐融融吃了一顿饭,吟欢才是和太后,金三水二人一一做别。

  只是吟欢的身影刚刚从金三水的视线中走出,便是见她眼神中带着羡慕道:“皇后真是一个奇女子,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爱着她。”

  虽然金三水的声音极其小,但还是被太后听在了耳中。太后一脸不悦,皱眉道:“你日后是要在这个皇宫中生活的人,可不要失了分寸。皇后的确有其过人之处,但你也不差。哀家费尽心机让你进宫来,就是为了要让你和珍贵妃稳固金家在朝中的地位。你们不会成为皇后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们一定要牢牢抓住皇上的心,让他觉得没有金家是不可以的。”

  “是,三水谨遵太后娘娘的教诲,永世不忘。”金三水眼神闪过一丝失落,嘴上说着顺应的话,可眼神中那样的失落却是让人心中一疼。

  吟欢一路唱着欢快的歌儿回到东宫,安德在宫门口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看见吟欢顶着月色回来了。但却是不是出门时候的一副倦容,胸中不免得好奇万分。这皇后娘娘是撞到鬼了吗?怎么还唱上歌儿了?

  安德使劲将自己的小眼睛闭紧了,再次仔细看看却是见吟欢微微皱眉道:“你在这里眨眼睛作甚?眼睛不舒服就将本宫调制的润眼露滴上几滴便可。你堂堂一个东宫的总管,站在东宫门口挤眉弄眼,难道不觉得丢人吗?”

  吟欢说罢便是瞥了一眼安德,不屑与之为伍,朝着那长长的阶梯走去。

  独留下安德一人在冷风中站着,还未曾反应过来,便是见吟欢已然是朝着长梯走上去,再也不理会自己。安德看着吟欢那细弱的背影,不由得咽咽口水,心中想着,是不是皇后娘娘在外边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竟然今日和他打趣儿了?皇后娘娘有多久没有这样了!

  可吟欢才刚刚转身,安德就又是被人使劲拍了拍。安德哎哟一声,回头看见的竟然是雪柳!

  “你在这里做什么,皇后娘娘都已经上去了,你现在要关了门派人来守夜才是啊。”雪柳嘟哝了几句,便也是哼着小曲儿从宫门口走开。留下了安德看着这东宫的门口一阵阵冷风吹过,让他背后一凉。

  安德慌张将宫门关好了,吩咐了两个小太监守着门,自己则是一溜烟跑了上去,想要去看个究竟。

  只是安德刚刚进门,却是见吟欢正在卸妆。那长长的黑发已经披了下来,直到腰间。耳环也是刚刚摘下来,只是一身金色衣服却是显得富丽堂皇。

  迦鹿正笑意盈盈在个吟欢将头上所有的珠翠都一一摘去,一边伺候着还一边哼着小曲儿。

  安德这下可是傻眼儿了,今日是什么节日啊。不仅皇后娘娘唱歌了,连平日里不声不响的雪柳都是唱起歌来,还打了他!迦鹿一向都是冷冰冰的,居然是笑着给皇后娘娘摘下珠翠。安德越想越觉得阴风阵阵,背后发麻。

  吟欢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便是想到了今日的金三水送的东西。心下高兴,便是拉住了迦鹿的手,笑道:“将太后赏赐的东西带过来,本宫可要好好看看。那样精致的盒子里,一定也有着可以配的上的东西。”

  迦鹿福福身子便是笑着应下来:“皇后娘娘只怕不是要看盒子里的东西是不是金贵,而是想要看看盒子里边还有没有那金大师的画作吧?”

  吟欢嘟哝着嘴巴道:“就知道耍笑本宫,快去拿。”

  迦鹿福福身子便是去取东西,而一边吊着帘子的雪柳却是噗嗤一笑道:“可不是呢,咱们皇后娘娘是从来都不喜欢那么些个玩意儿的。别说是什么金银首饰,就算是皇上和太后搬了一大座的金山银山来,咱们娘娘都不带正眼看的。奴婢就是喜欢皇后娘娘真真儿的性格,从来都不是个功利之人。”

  雪柳说罢便是已经将那帘子拿了下来,换上了新的帘子。可走到门口却是见安德一脸的奇怪模样,便是将怀里的帘子递给他道:“你还看什么呢,皇后娘娘要休息了。难道你要服侍咱们娘娘沐浴更衣啊?”

  雪柳今日得理不饶人,安德也只有咽口水的份儿。眼见着皇后娘娘高兴,却是不能插进去嘴问一句,便也只好是在雪柳的质疑眼光中抱着那帷幔朝着门口走去。

  吟欢见镜子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门口走去,便是唤了一声:“安德。”

  安德听到吟欢叫了他,便是一溜烟跑到了吟欢的身边跪下来道:“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吟欢被他这么腿脚利索着扑过来都是吓了一跳,不由得笑道:“本宫不过是想要说,那润眼露还有些,一会让雪柳给你送去些便是。你怎么还跑过来行了这么大一个礼呢?”

  安德见吟欢和雪柳一起合起来捉弄自己,心中闷闷不乐,“哦”了一声,便是消失在了宫门之中。

  安德前脚刚刚走,迦鹿却是进来将门扣上道:“皇后娘娘,不知道方才安德是怎么了,看着好失落从这里离开了呢。”

  可她还不知情却是见雪柳和吟欢已然笑的直不起来腰。倒是弄得迦鹿也和安德似得弄不明白事情了呢。

  吟欢也不理会迦鹿是不是知道,随意敷衍了一句道:“他呀不过是没有吃到米还惹了一身骚.味,自己去除味道去了。倒是你有没有将本宫的东西带过来?”

  迦鹿抱着那盒子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埋怨道:“就是娘娘您着急,这种珠宝玩意能有什么看头?即便是太后赏赐的,但也都是些旧物件了。倒是不如有些人,总是拿些破烂玩意来欺凌东宫的人!”

  吟欢知道迦鹿还在生气前日看见珍贵妃的时候,那一串珊瑚珍珠红如红豆,美艳无比。吟欢当时倒是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是拦着迦鹿。可今日吟欢也是微微一笑道:“罢了,你也不是第一日知道珍贵妃的性子。原本秀嫔还可以牵制她,可如今秀嫔不在了,肖淑妃又是生病着,洛嫔也没有她得宠。她自然是要骄纵些,只要不大过分,都让着她就是了。”

  谁知道吟欢方才说完,便是雪柳插嘴道:“奴婢知道皇后娘娘您喜欢低调,可是有些人却是不知道她自己是几斤几两。不过就是一个贵人,再大还能比皇后大?奴婢也是看不惯她那个性子的。”

  吟欢这才是将脸上的笑容瞥去,微微皱眉道:“这些话在东宫中说说就是了,本宫就当做是没有听到。可若是说出去了,你们可就是要被那珍贵妃惦记上了。如今金家的势力大,皇上宠爱着也是有的。本宫有了婉月之后,便是想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婉月不受人害,健康长大便可以了。这样的胡话以后不要出去说了。”

  吟欢一顿数落,雪柳和迦鹿都是低头认错,显得闷闷不乐。

  “好了,不过是说你们两句,就这个样子,难道是给本宫脸色看?快些过来,看看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子送的什么好东西?”吟欢讨好似的将那盒子半打开,可是吊足了众人胃口。迦鹿和雪柳一溜烟便是凑上来。

  只见吟欢将那盒子打开,却是见那盒子中却是被一块金色的绸缎蒙上了的。六只眼睛紧紧盯着盒子,迦鹿将那绸缎拿开,才是见了太后赏赐的那赤金翡翠镯子。

  “果然是不同凡响,太后这次可真真是有心了!”雪柳双眼,目不转睛盯着被吟欢握在手中的一只镯子,赞不绝口。

  吟欢也是微微一笑道:“果然如此,不过应该不只是太后的心意。多半这创意是那个玲珑心的人儿想出来的。”

  ...

  ...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