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四百五十四章 木强则折

凰医废后 第四百五十四章 木强则折

  苍凛尘哈哈一笑,便是一手揽着珍贵妃朝着里屋走去。一众太监与丫鬟都是退后,那罗红色的帐子随着紫色流苏散落在地上,徒有两个人影消失在视线之中。

  这日太阳微暖,吟欢早已在太后的宫里抱着孩子了,自从吟欢解除禁足之后,便是想要带着婉月回去,只是每每提及此事,珍贵妃都会来搅和上一局,吟欢即便是想要以理力争都是无用。只要是苍凛尘想要惯着她珍贵妃,皇后又有什么用呢?

  只见吟欢朝着那襁褓中微微一笑,婉月便是学着她的样子笑,咯咯笑着,逗得太后也是眉开眼笑。

  “哀家看她这几日进食不香,还以为是生病了呢。你看这只要是看到母亲了,就是笑的开心,原来小家伙竟然是思念皇后了呢。这是不知道搅和着这安宁宫里的嬷嬷,乳母都成了什么样子,你自己看看去。”

  太后鲜红豆蔻刚刚触碰到了婉月的小嘴巴,便是见小家伙两只手紧紧箍着太后的手指放在嘴里便是开始吮吸。那嫩白的小巴掌刚刚可以攥住太后的手指,倒是哄得太后乐不可支,频频握着她的小手左右摇摆。

  见到婉月开心,吟欢心里也是舒心许多,苍凛尘不让她见婉月,竟然让他们母女分别这么久,简直就是害人害己!还好婉月没有什么事情,若是嬴国与擎国之间的战争,牵扯到了婉月,她定不会绕他们的!自己的孩子,只有自己心疼,别人最多也就是看着孩子可爱,若他日孩子长大了,闯了什么祸事出来,谁还愿意为她争辩,护着她呢?

  和太后说了一会话,吟欢便是看着金三水从门口进来,只见她依旧是一袭白衣。这样洁白,大约是成为了宫里的特色,也就只有她金三水才能够将一件白衣穿的如此风韵洁白,饶是她人定不会有如此的皓月之姿。

  吟欢微微一笑,抱着婉月逗乐,又是看着金三水的一双眼睛都是不离开孩子,便是晓得她喜欢婉月,只见吟欢抱着孩子走到了她身边道:“你看看,三天两头便是来太后这里看孩子,若不是你这么尽心尽力保住了婉月的命,只怕是如今她额头上留下的那块疤痕都要和一只碗一样大了!”

  吟欢笑着将孩子放在金三水面前,金三水神色冷艳如冰霜,却是见到了婉月之后眉眼笑开,轻轻勾勒着婉月的眉毛道:“皇后娘娘说笑了,婉月公主生的白,如此晶莹剔透的皮肤若是还有那么一大块疤痕在脸上,可真是毁了。臣妾不过是闲来无事,研究古书,发现有一妙方可以解除公主额头上的瘀痕,谁知道一试便是有这样好的效果!”

  吟欢斜眼小心看了金三水,只见她神态自若,说的倒像是真话。只是如此一来,难道是吟欢自己多了疑心,以为是她金三水做的方子,故而会有解药?想到此处,吟欢再看看金三水那冷若冰霜的面容,便也觉得她虽然身为金氏,但和珍贵妃素来不和,大约也不会是帮助着珍贵妃了。

  二人正在逗乐着孩子,太后则是远远坐在椅子上喝茶嬉笑,安宁宫中一片祥和。

  只是忽然从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仔细听听,才是听到了一个太监的声音从门口急切喘气进来。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不好了!”一个太监边跑着边喊着,只听到他大声喘气儿,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是说不明白。

  吟欢正抱着婉月哄着,却是忽然听到了这么大的动静,婉月方才还在笑着,却是忽然耷拉着一张脸,哭了起来。

  见到婉月嚎啕大哭,太后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只见她手里拨动着的佛珠忽然停了下来,沉声道:“难道你连话都不会说了吗?没看到公主在这里吗,这么大声,公主都被你惊吓到了!”

  这太监才是发现了自己的失礼之处,正要去看婉月,却是件金三水一脸怒容看着他,皇后一心看着孩子未曾注视他。但只仅仅是金三水的一个眼神,他便是咽咽口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太后娘娘饶命,皇后娘娘和金贵人饶命啊!奴才刚才进来的急切,不知道公主在里头,请太后恕罪啊!”

  一个个的磕头,吟欢的头都被他磕大了,只见她皱眉道:“有事说事,没有事情禀报就自己出去。难不成惊吓了公主还要本宫请你去喝茶吗?”

  “是,是!奴才有罪,请皇后娘娘宽恕奴才!”那太监一边叩首,一边不停说着好话。不多时,才是听到他咽咽口水道:“回太后,皇后娘娘,方才珍贵妃和姚贵人带着好多人朝着皇后娘娘的东宫里去了。说是宫里流言四起,皇后娘娘竟然在宫里行巫蛊之术!为了证明皇后娘娘的清白,想要……搜宫……”

  “搜宫?”吟欢眉头一皱,心里却是不由得冷哼一声。这个姚贵人到底不是什么可以沉住气的人。昨日刚刚被她惩罚,今日就敢带着珍贵妃大张旗鼓去自己的宫里去搜宫了!倒是可以见得她的心思,定是要将吟欢击败才愿意罢手!

  太后听着也是惊异,只是她抬眸看着吟欢时候,见她神态自若,抱着婉月正在哄着,心里倒是疑心着这也许是自己的好侄女做出来的事情了!

  只见她皱眉叹气道:“又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有没有人看见皇后在宫里行巫蛊之术,怎的就可以带着人去她宫里搜宫了呢?珍贵妃是被皇帝宠坏了,这样无凭无据的事情也敢做出来!”

  太后一边叹气,一边意欲起身来,只是刚刚扶着那桌角,便是咳嗽了几声。阿宁紧张将她扶好道:“太后娘娘的身子向来都是不愿意好的,平日里也就只在安宁宫附近去走动走动,如今即便是有了大事,也不要自己轻易走动出去才好啊。伤了身子,可是了不得了!”

  只是话岁如此,吟欢却是知道这句话,不过是阿宁讲给她听的!太后如今面色红润,忽然咳嗽起来倒是没有脸蛋上的红晕之色,身体分明就是好的不得了。大约是这件事她知道涉及到了金家的利益,不愿意插手了吧?

  想到此处,吟欢倒是不懊恼,将哭累了的婉月递给乳母,再三嘱咐之后,福福身子才是道:“太后娘娘的身子一直不见好,如今盛夏炎热,不如在宫里休息吧。这样的事情大约也是宫里的人喜欢以讹传讹,臣妾去看看就是了。臣妾是一宫之主,若是要搜宫,也是要臣妾在场的好。臣妾就先告退了。”

  吟欢行礼之后,太后却是叹气,摇摇手道:“哎,还是你懂事。去吧,哀家这身子啊,也是身不由己,也不能去一看究竟了。有你在看着点儿,哀家也是放心。”

  “是。”吟欢礼毕之后便是转身离开。

  只是她刚刚走出去没有多久,便是见金三水眉头微微蹙起,朝着太后行礼道:“太后娘娘,这件事来的蹊跷,要不要细细查查?臣妾看着皇后娘娘为人敦厚,是个聪慧之人,倒也不是那种会相信鬼神之说而在后宫里大兴忌讳之事的人。此事只怕是另有隐情吧?”

  金三水知道,今日吟欢一早便是离开了宫里来了这里。如今安德还在昏迷之中,迦鹿又是紧紧追随着吟欢。在宫里没有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只怕是皇后的宫里有什么人做了手脚。想至此处,她便是微微眯眼,眉头不由得蹙起。

  太后听闻此语,却是瞥了一眼金三水,咳嗽道:“你要知道,在后宫里,有些事情是可以管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够管的。若是皇后不能熬过去这一关,那她也就不是大擎国的皇后了。倒是你,不必在这里多事了,公主你也看过了,既然公主很好,你就回去你的碧泉轩吧,哀家要休息了。”

  金三水见自己说话碰了一鼻子的灰,眉眼黯然,点头行礼便是从安宁宫里退了出来。

  只是走到那门口看着安宁宫对面的雪池痴痴凝望着,回眸对身后的丫鬟道:“咱们去那里看看去吧,那里的鲤鱼很好,本宫也很喜欢。”

  泉儿行了礼答应着,从容淡定随在金三水身后,紧紧跟了上来。眼看着身后安宁宫的人远了些,才是见她对金三水小声分析道:“其实小主方才没有必要为了皇后娘娘求情的。皇后娘娘是一个好人,但她也是嬴国的人。擎国与嬴国交战,在宫里身为一宫之主,一国之母的皇后娘娘自然是首当其冲。您若是此时为了皇后娘娘求情,只怕是要得罪了太后和珍贵妃的。如此被别人诟病成了嬴国的奸细倒是不值得了。”

  泉儿是一心想着金三水好,现在这档子的风口上,皇上.将皇后放出来的目的众人都还不曾清楚。但众人却都是不曾与她亲近,只不过是为了要保住自己的地位。皇上对于皇后的态度模棱两可,若是她们擅自与皇后交好,岂不是会弄巧成拙?

  却是金三水听了这些话之后,两眼微微闭起,鼻尖轻轻嗅着雪池上的荷花香气,微微抿嘴上扬道:“本宫眼里的皇后,自然不会将这些小事情看在眼里。你若是信得本宫,便是知道皇后定是有本事在这场浩劫中存活下来的。珍贵妃即便是身边多了第二个姚贵人,对于皇后的地位都是毫无动摇。如今既然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本宫倒不如帮她一把,顺水推舟做了皇后身边的人,日后她倒台了本宫在宫里的时间还长的很。日子还久,不急。”

  泉儿听着,这才是笑着称赞道:“还是贵人聪明,知道韬光养晦,不像是她珍贵妃,只知道一味的用强,竟然是不知道强弩易折的道理。”

  只见金三水的笑意更加深沉,似乎是闻够了花香,微微张眼,看着远处的一大片油绿绿的荷叶道:“昨日见到姚贵人剥了那么多的莲子来,本宫倒也想要尝尝莲子的味道了,回宫吧。”

  “是,奴婢已经命人将莲子粥准备好了。用的可是昨日皇后娘娘亲自赏赐给六宫中人的莲子呢。”泉儿细心扶着金三水,紧紧随着她的步伐消失在了雪池之畔。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