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夏吟欢的后招

凰医废后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夏吟欢的后招

  在查,苍凛尘只怕会被她给完全的气死不可,他本来也觉得良妃一事十分古怪不堪,吟欢和宫女这一次又如此指责,他自然更多了不少猜忌,脑中的真相浮出之后,他的心开始狠狠的抽搐起来。

  苍凛尘手臂抬起来,“好了,皇后够了。”

  事已至此,只能在看清一个人,他转过头,还在不断要摇头的良妃眼睛里面只有哀求。

  就算那孩子真的保不住,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伤害无辜的婴孩,祸害皇后,每一条都是死罪。

  “臣妾不是故意的……”良妃也察觉这一次是自己真的做错了,她对苍凛尘也不是只有报复,眼眸干涩的看着这个人,只希望他还能够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可以重新开始,让他可以忘记那些事。

  吟欢冷冷的看着她,只是困惑不解,哪怕她有一万种恨她的理由,让她腹中的胎儿如此惨死,她的良心真的能安吗?难道苍凛尘知道真相之后不会难过吗?

  文武百官们一个个低着头,后宫之事本来就是朝廷的大忌,如今又发生这种大事,真不知是该同情皇后,还是责备良妃的阴险狠毒。

  良妃险些撑不住晕过去,旁边的几个宫女虽见她如此,仍是搀了几下,只不过大家都明白,良妃在皇宫中的恩宠定是不在了。

  后宫的宫女们都以为良妃娘娘迟早代替皇后娘娘,她明着是那么温婉,善良,可是背后居然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一切,只怕都不复了。

  所有人都看着苍凛尘,希望他能说点什么。

  “皇上,良妃一事该如何公平公正的处理?”大理寺的官员判了糊涂案,自然是第一个站出来,虽然这件事在后宫不是件光彩事,但总得有个公正公平的判决才是,可是苍凛尘那副冰冷的容颜,根本就让人不敢直视。

  苍凛尘看着大理寺官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许是良妃是这个宫中少许几个能读得懂他心事的人,他的眼中实在是有些不舍得,“这件事……”

  吟欢看着他,只想知道,他会如何处理?若是自己真的推了良妃,就算她能平安无事,但他对她,也是有疙瘩的,所以她更想知道,对良妃,他会怎么办?

  “你们……”那么多的文武百官眼巴巴的看着,良妃一事按律当斩,可是他亏欠了良妃那么多,他根本就不舍得去杀了良妃。

  吟欢的眼里倒是有一丝的冷光,苍凛尘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对良妃的不舍是真的,她倒是很想问问,自己是不是不如良妃重要?

  他每次对自己发起狠来,那是真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行欢?良妃一事你怎么看?”苍凛尘和夜行欢乃是兄弟,事到如今,也只能问问他的法子,拖延一下时间。

  夜行欢勾起唇角,看着吟欢,眼睛里面漫过一丝自信,他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皇上,良妃的事行欢并不知道,不过皇后娘娘既然没有伤害良妃娘娘,那我们应该还皇后娘娘一个清白。”

  苍凛尘点头出声,“是朕误会吟欢了,此事的确和吟欢无关。”

  说完扫了一眼刑部大臣,“立刻将皇后释放,皇后是清白的。”说完脑筋还转了一下,“将皇后的卷宗全部销毁。”

  吟欢的脸但是平静,只是好些官员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怎么良妃好端端一个受害者,怎么皇后还占了上风?而且还成了最无辜的存在。

  只怕今天的事会成为整个皇宫的笑话吧。

  另外一头,虞太妃正拿着佛珠不断的念着佛经,旁边的王嬷嬷俯下身子将最新打听来的情报告诉给虞太妃,“娘娘,果然不出您所料,皇后平安无事了。”

  “那个太医记得嘴巴要牢靠一些,最好让他永远不要开口。”虞太妃的五指一紧,双眸露出一丝阴冷。

  王嬷嬷唇角一勾,“太妃娘娘放心,那太医全家老小性命都在咱们手中,只不过这一次是良妃太蠢,居然听信宫中御医的话,若不然孩子定能保全的。”

  “本宫又怎么会让苍凛尘有其他子嗣?大漠那边你联系好了吗?”

  王嬷嬷点头,躬身退了出去,室内一片阴冷,她抬头看看佛祖,佛珠碎了一地。

  短短的几个时辰,良妃就从后宫最大的宠妃成了这个后宫中最阴毒的女人,吟欢眉宇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这女人说到底也是可怜,可是她没有办法找到太医和虞太妃勾结的证据,其实她心里面清楚,就算虞太妃刻意让太医假传消息,可是她害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人嘛,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是,微臣立刻就去帮皇后娘娘的卷宗清理干净。”那刑部尚书见皇上不怪罪自己已经很庆幸了灰,既然皇后是被污蔑的,那自然要把这些事处理的干净。

  “皇后,这样还和你的心意?”苍凛尘幽幽的吐出一口气,不知道是疲惫,还是难过。

  两个人的双眸对视,吟欢心中实在是有些不忍,微微躬下身子,“皇上圣明。”她不得不承认,在某些地方上,他做的的确公平。

  苍凛尘脸色渐冷,他真的圣明吗?看着一个个爱自己的女人离开自己,常常被她逼得进退无路,不知多少人在背后笑他的昏庸无度。

  他握着龙椅的把手,双眸嘘张着,把良妃的事情先压下来,出声道,“既然皇后无辜,从即日起放出天牢,重回东宫,虞太妃年事已高,前些日子也提出让朕将风印交给你来保管。”

  一来是安抚吟欢的心,二来是想让她别再闹事,安分的呆在宫中,别整日想东的西的。

  她有风印,就是后宫之中最尊贵的女子,是能陪伴他左右的女人。

  吟欢眉心一紧,露出几丝不悦。

  苍凛尘看到她这幅不满足的模样,握着拳头,“皇后难道还不满足?”难道要他亲自为了良妃道歉不可吗?

  吟欢的视线对上苍凛尘,显得有些幽深和复杂,她淡淡吐了一口气,“皇上,我已无心在呆在后宫中,我只想离开这里,做一个寻常女子!”

  “咻……”大殿上议论声此起彼伏,哪有皇后主动请辞的,夏吟欢莫不是在天牢之中给关傻了不成?

  “皇后,休要胡说八道,你是朕的皇后,是靖国的一国皇后!”许是害怕她的离开,苍凛尘匆忙的出声,当时把她关入天牢只是迫不得已,他怎可能让吟欢真的离开,如今既已查明真相,就无需在追究,立刻恢复她的位分。

  吟欢看到他如此紧张,眉宇间透出不悦,“皇上,吟欢自知无力打理后宫,在后宫中惹了诸多是非,还请皇上成全,放吟欢一条去路……”

  “夏吟欢,你这是要干什么?”苍凛尘紧紧的握着把手,胸口险些被吟欢气的吐出一口鲜血,高高俯视着吟欢,“朕到底要给你什么才够?你怎么如此不知满足?户部尚书可在?”

  一个老头躬身出列,给苍凛尘行礼,“皇上,臣在。”

  “自开国起?可有皇后离朝一事?”苍凛尘冷冷出声,吓得众人屏住呼吸。

  户部尚书那老头死命的摇摇头,“皇上,自开国以来皇后离朝几乎前所未闻。”说完有些颤抖,“不过被废的倒有章德皇后一个。”

  苍凛尘看着吟欢,那意思是问她听到没有?历朝历代,只有皇后被废,哪有皇后主动离朝?这和休夫有什么样的区别。

  所以,他绝不会允许,让自己成为奇耻大辱。

  “皇后。”苍凛尘的脸上笑意格外的温柔,但眼角却是冰冷一片,“朕看皇后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离开皇宫,只能一辈子做朕的皇后。”

  吟欢早知道他要这么说,浑身上下都膈应,在天牢的时候他不记得自己,他一次次有求于她,难道让她赖一次都不行了嘛?她可不想在继续呆在宫中,她好想自己像一只自由飞翔的鸟儿,出宫去漂泊。

  吟欢眨巴眨巴眼睛,“皇上,我已厌倦这个皇宫,难道你非得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留我继续在这个皇宫?”

  苍凛尘气的胸口都要炸了,她整天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每日生是非倒也罢了,如今要她待在自己身边都那么难?

  不少官员觉得稀奇,帝后虽然平日里针锋相对,但遇事一向对外,怎么今天皇后铁了心一样,要离开皇上?

  不少官员在心里面觉得怪异,但今日皇后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好像这次她是真的不想要皇后的位置了。

  他们抬起头看着苍凛尘,现在这种情况,皇上到底要如何处理?

  “夏吟欢。”苍凛尘心中的怒火被她挑起,一张俊朗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哪有皇后像你这个样子的,你不要胡闹了。”

  吟欢一副无辜的样子,她是真的想要走,没有胡闹的。

  “皇上若是觉得还不够,吟欢可以帮皇上写个休妻的书函,然后就能大大方方的离开皇宫了。”说完冲着安德瞪了一眼,“安德,去帮我拿文房四宝来。”

  ...

  ...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