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六百七十一章 地角天涯未是长

凰医废后 第六百七十一章 地角天涯未是长

  那是一首写关盼盼的诗句,她听的清楚,声音凄厉,不由脖子一寒,暗暗想,该不会是当初一代佳人关盼盼的鬼魂飘‘荡’在这大漠深宫之中?

  她胡‘乱’的想着,却咬了咬‘唇’想到更有可能的一种结果,就是这墙壁中有人,有个‘女’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

  电影里不是经常有演,殿中有机关重重,只要触发了机关就别有‘洞’天。

  确实,故人很喜欢做的一种东西就是机关,不管是房间之中,还是在坟冢之下,还是什么密道,他们都很热衷于这种事情。

  古代的房屋遭不起破坏,要真想有一处秘密之所,有钱有势的人家就会制造出密室来。

  夏‘吟’欢这么一想,也不说话,屏住了呼吸,开始四处找起机关来,她怕里面关押的人是虞太妃,她只要找到机关就能见见虞太妃,也好从她口中得知,这一切是她意愿中的,还是被欧阳晨强迫。

  可是机关哪有那么好找的,古人设计密室就是不想要人知道里面的秘密,若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找到那岂不是没有丝毫的秘密可言?

  夏‘吟’欢想到有可能找到虞太妃就不着急了,趴在墙上翻来覆去的找,这‘摸’‘摸’那按按,可是折腾的手脚发软,满头大汗也没能找到出发机关的东西。

  她不禁纳闷,电影里不是都这么拍的么,只要按了一处凹凸不平的转,那么密室就会显‘露’出来。

  可是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一整片墙她都挨着按了个便也没有找到机关所在,不由的有些灰心,蹲坐在地上更是眉头紧皱。

  这时候的苍凛尘已经参加了新帝登基的仪式回到了西偏殿中,原本期待推开‘门’就能看到夏‘吟’欢的身影。

  可是却不见夏‘吟’欢,不由的紧张起来,暗道她该不会是在宫中遇到了什么危险,或许已经被欧阳晨抓了起来。

  他本‘欲’去找,琢磨再三想她也许也可能是在宫中找到了什么线索,若是他现在再出去找夏‘吟’欢反倒是会打草惊蛇,或许是让欧阳晨警觉。

  纵使,担忧不已,他还是隐忍下来,等待着夏‘吟’欢的归来。

  夏‘吟’欢在墙角坐了一会儿,想了想决定先回西偏殿中,或许苍凛尘会有办法,古人的智慧是无穷大的,苍凛尘也是古董一枚,或许他有办法。

  她想着正‘欲’出殿,却又见到书桌之上一方砚台格外的独特,一般的砚台都是设计简单,能研墨能‘舔’笔也就足够了,可是放在桌上的砚台却是用白‘色’的‘玉’石所铸成。(好看的小说

  雕刻的是一朵曼陀罗‘花’的模样,夏‘吟’欢眼中猛地发亮,脑子里灵光一闪,立马凑了上去,二话不说就去搬那砚台。

  出奇的那砚台像是底部黏上了胶水,夏‘吟’欢按照平常拿起砚台的劲去挪动居然不能搬动那砚台。

  “是机关!”她几乎惊喜的叫出声,用尽了离去去搬,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砚台往右侧搬动了一点点,随着她的搬动,闻声仿佛地动山摇的声响。

  随着便见墙壁上裂开一道缝隙来,她笑了起来,仿若方才找不到机关的消沉都因墙上的一丝缝隙驱散,小小的身体里不知道从何处涌来的无穷力气,促使她去掰砚台。

  一点点,又一点点,墙壁上的缝隙越来越大,不多时便能容她一人通行的出口。

  夏‘吟’欢大笑起来,也顾不得会不会惊动密室中的人,提起裙摆便向那石‘门’处走去,一溜烟钻进了缝隙中。

  密室之中有微弱的灯光,是壁墙之上的油灯,能看到通往密室的是一道长长的石阶,石阶抵达何处她不得而知,只能扶着墙壁往下走。

  走在石阶之上,她才深深的感觉到体力透支,下楼梯的时候‘腿’在微微颤抖,她只能扶着墙壁一点点挪移。

  刚走到约莫一半,突然听闻了‘女’子的声音回‘荡’在密室中:“谁?”

  一个简单的字,让夏‘吟’欢愣在了原地,因为传来的声音警惕中带着清脆,如银铃悦耳,很明显是个年轻的‘女’子,而并非虞太妃。

  可她已经走到了一半,下也不是上也不是。

  当下又很好奇这密室中关押的到底是谁。

  “到底是何人来?”‘女’子又问了一遍,夏‘吟’欢放眼看去,只见一处亮着荧光的泓潭,潭边倩影孤单,一袭青衣,略显单薄。

  夏‘吟’欢叹了一口气,都走到这里了,她也不打算又出去,只好硬着头皮往楼梯下走,一边走一边回应道:“姑娘莫要怕,我只是误入了此处罢了,姑娘你是何人?”

  夏‘吟’欢还在天真的想着,这里或许是皇宫之中的天牢,不止关押了一个人,说不定虞太妃也在其中呢?

  她走下台阶,慢慢靠近了水潭,只见不知何处开了天光,从高处投下一束自然光亮来打在‘女’子的头顶,将她的身影照亮的如同虚幻的影子一般。

  “你是谁?新册封的妃嫔?”‘女’子嘴角一抹自嘲的笑意,带着冷嘲热讽的意味,听起来又像是怨‘妇’的口‘吻’,带着浓浓的醋意。

  夏‘吟’欢慢慢的靠近,看到‘女’子面容的刹那便认出‘女’子的身份来,不由吃惊道:“你……你不是那个齐妃?”

  她在殿中看到的画像她还记忆深刻,没想到这人如今就静静的站在了她的面前,若非是加画像在先,她定然不会认识‘女’子的。

  “你认得我?”‘女’子淡淡一笑,眉宇不似平常‘女’子一般的柳叶,而是平眉较粗,颇为现代化的感觉。

  夏‘吟’欢点了点头,想起殿中宫娥的议论不由的恶寒,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窜上,瞬间凉透了背脊骨,期期艾艾的疑‘惑’问道:“你……不是听说你,你被赐死了吗?”

  “赐死?”‘女’子不怒反笑,‘露’出贝齿来:“他舍得杀我吗,他要舍得杀我早在一年前就杀了,何须等到今日。”

  夏‘吟’欢听得出,齐妃口中的他指的是欧阳晨,她更是有些云里雾里了,这‘女’人的口气好像跟传说中的有些不一样。

  为何提起欧阳晨的名字竟然是这般厌恶的口气,他们不应该是有一段‘露’水姻缘,‘私’定终身的眷侣吗?

  “你不喜欢欧阳晨?”夏‘吟’欢也有一颗八卦的心,好奇的问道。

  “喜欢?”‘女’子更是嗤之以鼻,满眼的不屑:“他就是个风流成‘性’之人,我为何要喜欢他。”

  夏‘吟’欢‘摸’不准她说的是真是假,到底‘女’婢的那些话是真还是这‘女’子的话是真,她脑袋更是头疼了。

  欧阳晨的风流故事她是没有兴趣了解,偏偏误打误撞,让她遇到了这么一出出的戏。

  “你是谁?”见她不说话,‘女’子到是开了口,话语间目光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有补充道:“你是靖国的人?”

  “嗯。”夏‘吟’欢并不打算隐瞒,况且隐瞒了也没用,她的装束已经表明了一切,老实‘交’代道:“我是靖国君主的皇后,来到大漠只为找一个人,可惜没找到……”

  她还漫天欢喜的以为这密室中有虞太妃,看来是她痴人说梦了,异想天开,可是她今天几乎都将大漠的宫殿都找了个便还是没找到虞太妃。

  难道虞太妃被欧阳晨关押在了天牢中不曾,报当初被苍凛尘关押在天牢的仇?

  “哦,原来如此,你是误以为他被关押此处故而打开了密室?”齐妃早前不是齐妃的时候,就已经名扬天下,北方佳人才貌双全,她聪明伶俐,听夏‘吟’欢的只言片语便能推敲出她的心思来。

  夏‘吟’欢叹了一口气颓败的点了点头,索‘性’学着她方才的样子,斜斜的坐在清潭之旁,当心中更是失落不已。

  原本是来找虞太妃的,结果废了一身力气却还是一无所获,让她如何不伤心。

  “你们靖国君主也来了吗?”齐妃不带好奇也不带情绪的问道,坐在她旁边,也不怕夏‘吟’欢有坏心。

  夏‘吟’欢又点了点头,突然想起她念的那一段诗‘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联想起大漠皇帝殡天的事。

  不由开口询问道:“冒昧问一句,你该不会是思量着过世的大漠先帝?”

  她还记得,关盼盼就是思念夫君而死,而这齐妃刚刚念的诗恰好是那时候的诗人为关盼盼所写的。

  此话一出,齐妃噗哧笑出了声,一对梨涡煞是‘迷’人,笑起来干净又清新,如同遇‘春’而开的牡丹。

  “你错了,我不爱先帝,也不爱欧阳晨,你们这些人啊,为何将我和他们联系在一起,一个严重只有权势,一个风流只为美貌,他们都是没有心的。”刚开始还是笑意满满,却在说起话来后,笑意渐渐收敛,‘露’出满面愁容来。

  “你有喜欢的人?”夏‘吟’欢一颗八卦心被拨‘弄’到了极点,再高就要燃烧起来了。

  她还没这么好奇过,平素她都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是此事关乎到欧阳晨,她想或许能抓到欧阳晨什么把柄。

  比如说这个齐妃,他已经下了命令赐死齐妃,而且世人都已经以为齐妃已经死了,却被他关在这密室之中。

  他这么费尽心机掩人耳目做足一出戏到底是为了什么,起初夏‘吟’欢还想,或许是顾及世人的眼光,或许怕世人容不下齐妃所以才将她关在密室中。

  可听齐妃说了这么多,她又觉得事情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的简单,这事一定另有隐情。

  但是是什么隐情她却不得而知,只有像蓝猫淘气是的,一直问个为什么。

  “你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女’子淡然一笑,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俏皮的对她笑着,却掩饰不住眉眼中的英气。

  夏‘吟’欢无奈的‘抽’搐嘴角,最讨厌的事莫过于想要知道一件事却总是被人吊胃口。

  不过,她并不打算强行相‘逼’,想到那画卷之上齐妃手持长剑的模样想来,她定是个习武之人,想要跟她打恐怕一点胜算也没有。

  她只好勉为其难的跟着笑起来,样子滑稽:“是不是欧阳晨将你关押起来的,既然如此不如跟我走吧?”

  她想如果是欧阳晨将她关押在此处的话,她大可带她一起出去,怎么说也不能让一个‘女’孩子呆在这么‘阴’森冰冷的密室中吧!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