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七百零二章 拓拔策归来

凰医废后 第七百零二章 拓拔策归来

  苍凛尘和夏‘吟’欢一听拓拔策归来,都捏了一把冷汗,拓拔策归来若是进殿中,发现他俩的机率要比安定王多得多。<>热门</>--

  两人正紧张着,却见安定王一把将贤妃推开站了起来,走到‘门’口问道:“他到哪里了?”

  “回王爷,殿下他沿途从皇宫杀进来的,已经顺利的回宫了。”‘侍’卫面上抑制不住的喜悦,看起来像是天大的好事一般,说着话听到殿中‘女’子的嘤嘤啜泣,不由的往屋子里看去。

  只见房间里躺在血泊中的皇帝和死去的‘侍’卫,贤妃卷缩在两尸体旁不时的啜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啊!”来禀报的人吓得惊叫起来,连连后退险些跌坐在地上,哆嗦的指着过世的皇帝问道:“王……王爷,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安定王嘴角一抹‘阴’森的笑意,瞥了一眼惊慌失措的‘侍’卫道:“太子回来的正好,本王正有事要找他算账!”

  说罢,他拂袖而去,‘侍’卫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皇帝又看了看迈开步子离去的安定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安定侯顿了步子吩咐他道:“父皇驾崩,还不赶紧将父皇的尸身放入棺椁之中?”

  ‘侍’卫连连颔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从‘门’口便一路跪到殿中,匍匐在皇帝的身边哭喊道:“陛下,陛下您怎么去了,在***危难关头去了呢,您要我们怎么办!”

  也不知真心还是假意,哭的倒是有模有样,一边哭一边将对贤妃说道:“贤妃娘娘,奴才这就去找人来安置陛下……”

  他起身就要走,贤妃條地止住了哭声连忙拽住了他的袖摆,‘侍’卫愕然,再看贤妃,她殷虹的‘唇’瓣张了张却只是闭嘴摇了摇头九龙至尊>

  好似有什么话想要说出口,却有不敢说不能说,说了她就和方才的那‘侍’卫一样,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没事,你走吧。”她无力的说着,松开‘侍’卫的衣袖抬手‘摸’了‘摸’眼角的泪痕,眼神里满是无奈和哀伤。

  夏‘吟’欢见状都忍不住心疼,试想一个妙龄‘女’子年纪轻轻嫁给了一个年迈的皇帝,才两年就被人杀害,而她还要忍气吞声的被他的儿子威胁。

  这世道不缺这样的人,夏‘吟’欢一直觉得自己曾经的经历就已经够跌宕起伏了,旁的‘女’子又何尝不是一肚子苦水呢?

  ‘侍’卫见她什么也没说,只好一边吊唁一边往殿外走去,不多时人已经到来了,抬着一副厚重的‘玉’质棺椁守在殿外,几人小心翼翼的抬着皇帝的尸体放进了棺椁之中。<>棉花糖</>

  哭声一片,苍凛尘也不愿如此,大漠的皇帝刚刚驾崩,***就响起了哀乐。但是,他不能不为虞太妃报仇,做为虞太妃的儿子,他最后能为虞太妃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希望她若在天有灵能得到安息。

  随着哭声渐行渐远,地上的血迹还未干透,殿中已经空无一人,苍凛尘这才放心的搂着夏‘吟’欢跳下了房梁。

  夏‘吟’欢看着一片狼藉不由心寒道:“怎么不阻止他,那王爷实在太不是东西了,真是有违伦理!”

  “你就算说了又有什么用,他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么多的东西,难道要朕亲自出面说是朕杀了***皇帝?”苍凛尘叹了一口气,他当时只是想着为虞太妃报仇雪恨,没想到安定侯竟然窝藏了狸猫换太子之心,天意如此。

  夏‘吟’欢被苍凛尘的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确实不能说,若是当着***人的面或者是拓拔策的面讲出事情真相,恐怕到时候还不等他说完,已经被人拿下了,他们现在是在***,四处皆是敌人。

  拓拔策一心想要杀他而后快,见到苍凛尘在此还不奋不顾身都要将他斩杀?

  “算了,走吧,这里的一切都与我们无关了,还是先去和雪将军汇合的好总裁,我要离婚全文阅读。”苍凛尘走到‘门’口,四下看了看,并无旁人,牵着夏‘吟’欢的手走出了殿‘门’。

  不管***如何,就算是闹翻了天,他也不会再来‘插’手,好的一点是,拓拔策现在自身难保,恐怕也再没有心思来打夏‘吟’欢的主意。

  两人能凭着‘混’‘乱’溜进宫中,趁着昏‘乱’再溜出去并不是难事,雪一语的人早已经攻破了宫‘门’,已经打到了前庭,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尸体遍地,折断的武器散落了一地。

  尸体大多是***的羽林卫,大漠的人倒是损失较少,本来雪一语带来的人都是‘精’挑细选武艺高强的人,面对羽林卫丝毫的不惧。

  苍凛尘看了看在不远处回廊的战况,便见雪一语已经骑着马站在了宫‘门’口,他立马迎了上去,站在马下对雪一语说道:“雪将军,是该撤兵的时候了。”

  他们的目的不是要杀的***片甲不留,而只是让他们损兵折将自‘乱’阵脚罢了,五万兵马想要占领***皇宫痴心妄想。

  况且皇宫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应该早就有人派人去找援军来了,凭着安定王在殿中还想偷梁换柱的表现来看,他肯定已经有了部属。

  “急什么急,没看到老子的人杀的正爽,多杀几个人让老子解解闷!”雪一语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丝毫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不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百无一用是书生,他觉得苍凛尘来也就做做偷‘鸡’‘摸’狗放放火这种小事了。

  “雪将军,你若再不撤兵,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自己!”苍凛尘眯起眼来看着雪一语,带着半分威胁的口气。

  雪一语的强调实在太狂妄自大,自负的有点过头了,他也不想想,他身处的是***皇宫,而他们是偷袭,偷袭最重要的是得了便宜便撤,不可恋战!

  “你别婆婆妈妈行不行!老子看你就是贪生怕死,要走自己滚!”雪一语看都不想再多看苍凛尘一眼,倒是将目光落在夏‘吟’欢身上问道:“皇后娘娘该不会也赞同撤兵吧?”

  “行军打仗的事我不懂,走不走是你的意愿,你不走,我们可走了武魂全文阅读。”夏‘吟’欢说罢,反手握住苍凛尘的大手便走。

  这雪一语就是逞能,想要证明他很厉害还是怎么?

  夏‘吟’欢觉得没必要跟他一起留在这里等死,他是大漠的将领又不是靖国的将领,既然都已经提醒过他,他不识趣也没办法,强人所难不是她夏‘吟’欢做的事。

  苍凛尘回头看了一眼雪一语,心道不是我不管你死活,是你自己要自取灭亡。

  两人看着沿路的尸体出宫,夏‘吟’欢到是没有多害怕,死人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生在‘乱’世之中,若不习惯,早就被自己吓疯了。

  苍凛尘沿途都在打量着夏‘吟’欢的神‘色’,见她面‘色’无疑不由的赞叹道:“‘吟’欢,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天下多半男子见了你都自愧不如。”

  夏‘吟’欢冷哼一声,不搭理他,她本就是学医的,面对鲜血和死人比见过的活人还要多,尸体在她看来就跟尘土差不多,没有意识,等着腐烂。

  她不答苍凛尘也只好不再多言,两人站在了宫‘门’口,宫‘门’口的大‘门’早已经破的不成了样,到处都是窟窿和刀划过的痕迹。

  “我们现在去哪?”夏‘吟’欢深吸了一口气,总觉得宫外的空气要比皇宫里的好闻上千倍万倍。

  “回靖国。”苍凛尘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来,带着胜利的滋味,这一趟虽然没什么收获,但是好在,拆穿了拓拔策的谎言,并且还让他陷入了困境。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回靖国,好好的和夏‘吟’欢在一起享受每一天,过好每一天,若是能再有一儿半‘女’那就更好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见远处有黑乎乎的一片人马奔来,苍凛尘警惕的拽住了夏‘吟’欢的手大呼:“不好,***的援军来了!”

  夏‘吟’欢还没来得及多想,已经被苍凛尘拉着往外开跑,健步如飞,一下子跳上了房顶,可是就算是苍凛尘反应的快,但是还是被***赶来的援兵看到了无上神通>

  有人指着房顶喊道:“有人从宫里逃出来,在那!”

  话音方落,夏‘吟’欢便看见有黑影尾随而来,苍凛尘搂着她的腰更紧了一些,对她说道:“不要看身后,一切都会没事的。”

  夏‘吟’欢点了点头,专注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变了又变,好像是随之没完没了似的,让她眼‘花’缭‘乱’,一会儿是街头的小巷,一会儿是一棵被砍断的老槐树,一会儿是孩童站在街头哭泣,眼泪鼻涕一起流。

  也不知道身后的追兵距离他们有多远,只听到耳边的风声呼呼的刮在耳畔,让人听不清一切。

  风有些凉,灌进了她的衣衫让她止不住打了个寒颤,终于苍凛尘在一处屋檐顿下了步子,回头看去,追兵已经在不远处,还在不断的和他们拉近距离,一边追,嘴里还一边叫嚣着:“不要跑!”

  夏‘吟’欢弩了弩嘴,这时候不跑当他们傻啊,要是被他们抓住岂能有活路!

  苍凛尘不过停下歇一口气,喘了两口气又搂着夏‘吟’欢跑起来,夏‘吟’欢不免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苍凛尘摇了摇头,这么紧要的关头,他再怎么的累也要坚持下去,被***的人抓到可就完了,先别说拓拔策要将他碎尸万段,就是***的人知道是他杀了皇帝的话恐怕唾沫都能将他淹死。

  可是想要逃走哪有那么的容易,来来回回,发现依旧走不出***的主城,不能确定城‘门’口的方向。

  夏‘吟’欢和苍凛尘也就进城的时候走过一遭城‘门’,这时苍凛尘已经忘却了城‘门’口在哪个方向。

  虽然苍凛尘不说,但是夏‘吟’欢也看出他是找不到城‘门’的方向,这时候想起她在入城的时候曾经抬眼看了一遍天‘色’,这时候也忙抬眼去看。

  当时她看太阳的时候,太阳是在西方,是在与城‘门’口背道而驰的方向,还好太阳还挂在天上,她急忙指了指西边对苍凛尘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西边,赶紧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